第十六卷 第五章 圣域巅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六卷 第五章 圣域巅峰

    (-  卢瑟微微皱眉,他老哥只是答应让他当副团长,现在就叫团长了,似乎有些不妥,不过心情大好,也不计较那许多:“杨浩算什么东西,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要不是执事元老把他给杀了,我还真想会会他。”

    马屁精a缩了缩脖子,其实提到杨浩,他心里还是有点发寒,不过为了光辉的溜须拍马事业,也不得不迎头赶上:“卢瑟大剑师是帝都中最年轻的才俊,多少豪门名媛都等着你的垂青呢,那个杨浩只不过仗着有些小名气,说到底也不过是卖春药的而已,怎么可能获得公主的垂青呢。”

    “公主……”卢瑟的眼睛里放出迷乱的光

    芒,弦澜公主虽然恶整人的名声不太好,可毕竟是帝国皇帝的女儿,如果能够娶了公主,再有元老院的支持,说不定以后还能坐上皇位呢。更何况弦澜身边有两个至交,凌紫烟和蓝翎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如果能够三个都吃下,那这种艳福,还有谁能相提并论。

    “杨浩已经死了,只要卢瑟大剑师完成这个任务,当上了团长,公主迟早是您的。”马屁精B发现了这个吹捧良机,怎肯放过,“帝都里面,还有谁能比你帅,比你有势力呢。”

    卢瑟一听大乐,喜笑颜开,用力的点头。

    马屁精a本来开了个好头,却被同伴抢走功劳,不由大为懊丧,只能哼哼着赔笑。

    “咦?”马屁精a忽然发现一个奇怪的景象。

    “怎么啦?”卢瑟正高兴呢,并人打断情绪,露出不悦神情。

    “那儿,那儿……”手点着的,是远处空间

    站港口外。本来排列整齐的队伍,却忽然出现了三艘飞船,正歪歪扭扭的从斜刺里飞过来,将整条长龙似的队伍给搅乱了。港口的秩序顿时乱做一团,反而让这三艘飞船提前插进队伍。进了港口。

    卢瑟看到这三艘飞船上,都有神谕自治领的标志,便冷笑:“又有送上门的活羊了,插队又怎样,再插队也过不去。”

    元老院早有命令,只要是神谕自治领的飞船,来一艘就扣一艘,连一片叶子也不允许送入银河系。

    果然,当港口控制地粒子炮炮口都对准这三艘飞船后。它们不得不停在了空间港内,其中打头的一艘飞船中。跃出了十多个人。这些人倒是很有眼力,并没有和港口内的人多纠缠,直接就朝卢瑟这里飞了过来。

    “站住!”

    看来人飞的急,卢瑟的手下慌忙拦住:“没看到我们卢瑟团长在么?”

    来的人有十多个,带头的是一个高高个子,比卢瑟还要英俊几分的年轻人,身上没有佩戴任何武器。而另一个却是只老人熊。自从圣熊星叛乱后,帝国里已经少见人熊士兵了,尤其是这种连毛色都有些花白的老人熊。更是稀罕物。卢瑟见了这人熊,不由皱着眉头躲开几步,生怕沾染上跳蚤。

    那个年轻人看了看卢瑟佩戴地十字剑,疑惑的问道:

    “神恕剑团地团长,不是海克么?”

    “既然知道海克团长,那还不退开!”马屁精a力图挽回之前没奉承好的损失,率先出来说,“这位是未来神恕剑团的副团长,也是海克团长的亲弟弟。卢瑟团长。”

    “副团长……”那年轻人眨眨眼睛,抬头望

    天,嘴里念念有词,也不知想些什么。

    反倒是那老人熊很是客气,又是点头又是哈腰,把一张充满帝国币的钻石卡拿出来:“原来是卢瑟团长,幸会幸会,我们是做生意的。有点东西运到帝都去,行个方便吧。”

    卢瑟使个眼色,手下接着了钻石卡,迅速收起来。

    “东西?是药材吧。”卢瑟冷笑。“你们神谕的人整天往我这儿运药材,难道不知道丹鼎集团已经被元老院定位叛逆么?你敢给他们运药材,不想活了?”

    “我们只是做生意。”老人熊陪着笑脸,“才不管谁好谁坏呢,既然人家付钱,我们就要把东西运到,这是行商的规矩么。”

    “规矩?”卢瑟冷笑,“规矩是用我的剑定地。你们想要从拓海加速空间站过,就先要问过我的剑。”

    老人熊张口愕然,没想到卢瑟收钱收的爽快,却纯粹是吃肉不吐骨头。

    “我们能不能过?”那个年轻人堆起古怪的笑容,弯下腰,凑近一点问。

    “你干什么?”卢瑟心里一惊,已经握住剑柄。

    年轻人叹口气,点点头:“我刚才问你的剑,它答应让我们通过了。”

    “装疯卖傻!”卢瑟锵的将十字剑抽出,金色的剑身上,发出耀眼光芒,这是受过元老院特别加持过的好剑。

    周围的手下,也一个个抽出剑,直指着来人。

    马屁精B狞笑:“你们竟然敢惹怒卢瑟团长,这可是你们自找死

    路了。卢瑟团长地剑术可是大剑师海克亲传,又受过元老们的指点,别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

    “你叫卢瑟?”年轻人问。

    “这就是卢瑟先生,帝都最强年轻剑客,未来的神恕副团长,弦澜公主的未来丈夫。”马屁精a干脆将所有虚拟头衔都给他加上。

    “唉……”老人熊只能叹气了。

    年轻人却无可奈何的摇头:“上一任神恕剑团副团长就是我杀的,没想到下一任副团长还是留着我来杀。”

    这句话说的狂妄,可看他的样子,却象是阐述一桩事实般轻巧。

    “你……你是谁?”别人还莫名其妙呢,但卢瑟却想起了一件事情,一件也只有神恕剑团高层知道地事情。

    上一任神恕副团长抓了杨浩的手下,自以为可以要挟丹鼎派,可却没想到,堂堂一个大剑师,居然被杨浩用千里流杀,一招之内就撕成了两半。

    而杨浩这个人,竟然真的在千里之外呢。

    “你到底是谁?”卢瑟盯着眼前的年轻人,心中一阵阵发毛。

    年轻人微笑。他身后几个手下立刻为他也为自己披上了白色地披风,在这披风上,还绣着一个玄奥的标志。

    卢瑟浑身都在发抖,甚至连握剑的手都哆嗓的打滑了。在银河帝国中,只有一种力量是穿这白色披风的,而在三个月前,这白披风就像是茫茫大雪般,让整个帝国都震动不已。

    “丹……丹鼎派?”两个马屁精自然也是见多识广,顿时吓傻了眼,“真的是丹鼎派,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丹鼎剑派已经被剿灭了,在帝都被剿灭了,你到底是谁?是谁??”卢瑟一边后退,一边狂叫。

    “丹鼎!”杨浩冷然喝道。

    “浩!!”他身后的剑士齐声应。

    两个马屁精已经快要晕倒了,他们是除了卢瑟外最快认出年轻人身份的。这样年轻、英俊却带着无上之威的,在帝国中除了杨浩之外,还会有谁呢?

    可是这个人,不是由执事元老亲口证实已经被杀么?

    怎么可能又出现在这里。

    杨浩的白披风迎风飘扬,他面孔上带着冷寒之光,犹如一个死神般的望着面前的人:“丹鼎派会亡么?一千年前都没有灭亡,何况是现在。”

    “杀了他!快杀了他!!”卢瑟躲在人群最后,浑身抖的象筛子,可还是拼力命令手下,“杨浩全身没有功力,谁杀了他,就奖励帝国币一千万!!”

    说实话,卢瑟现在心里那个后悔啊,早知道是这个煞神到了,还不如收了钱就放他们走呢,如今跟这个该死的杀神对上面,自己可是危在旦夕了。

    两个马屁精躲的比卢瑟还后面,他们动嘴可以,动手当然交给其他剑士去办了。

    马屁精a用干巴巴的声音问:“你上么?”

    “上个鬼!”马屁精B的心思终于和同伴一样了,“那可是杨浩,最年轻的领主,最年轻的剑派宗主,最年轻的行商理事。连执事元老都杀不掉的人,简直就是不死战神了,谁上去谁就是送死。”

    “对。”马屁精a完全赞成,“谁上谁就是送死。”

    这两个家伙心中一片懊悔,要当个绝世小人,选主人真是太重要了,如果他们没有选卢瑟,而是选了杨浩,那这个机会上,该有多少奉承话可说啊。

    就在这两个小人痛悔错过了溜须拍马最佳时机的当口,一群神恕剑团的剑士已经冲了上来。这些人是海克正儿八经配给卢瑟的守卫,主人遇到危险,当然义不容辞。

    可惜,他们面对的,却是现在的杨浩。

    铮!

    杨浩的影月甚至都没有发出,只是在体内轻轻振了一下,弦动的杀气,就四散开,犹如利刃般飞向冲上来的十个剑士。

    在别人眼里看来,杨浩还是如常站着,一动都没动。

    但十个剑士的咽喉却集体爆开一团瑰丽的血花。

    齐刷刷的倒下。

    只是心念一震,就收割了十条生命,在杨浩身体的周围,有圣域的光芒绽放,这种光芒,可不是能够随便见到的。

    就算是象蓝翎和谢风霆这样剑圣级别的高手,也无法放出圣域的光芒,因为他们只有在战斗时,才会有剑圣的实力。

    而杨浩却不相同,他已经跨入了圣域的巍峰。

    圣域之中也有初阶和上位两者之分。

    刚刚进入圣域的武者,在战斗的时候,可以爆发出圣域的实力,但本身没有圣域光辉,他们只是比大剑师要强一些。

    可是在圣域巅峰的人就不同了。他们的力量是以几何级数增长的,几个圣域初阶的武者,都不一定能够对付他们。

    以前的三大剑圣中,至少有一个能达到圣域巅峰。而九大执事元老,也都已经是圣域巅峰实力。

    同样在这个级别的还有秦奉老头,也极有可能包括神神秘秘的赫德长老。

    不过现在也要加上一个名字,那就是杨浩。

    杨浩就像是看蝼蚁一般,看着心惊胆颤的卢瑟,现在的卢瑟,哪里还有一点点年轻高手的样子。

    事实也是如此,在整个宇宙中,要论青年才俊,恐怕没有人能够跟杨浩相提并论。以小小年纪就能成为帝国封疆,又统御行商总会和丹鼎剑派,元老院用出十成力量都没法歼灭,现在又达到了圣域巅峰。

    杨浩站在那里,圣域的光芒笼罩着他,也同时让白色披风熠熠发光,这是让敌人胆寒的光芒。

    卢瑟已经心神俱丧,尤其是他发现杨浩继续在朝他走过来,而身边再没有可以抵抗的高手了。

    杨浩的影月依旧没有出鞘,但是那凌厉的剑气,将周围都牢牢控制住。

    他向卢瑟走近一步,卢瑟的一只手臂突然从身体上掉落下来。

    “是你说,丹鼎派灭亡了?”杨浩冷酷的说。

    卢瑟嚎叫起来,他看着自己握剑的手在地上还跳动了几下,却已经与他的身体永别了。

    “是你说,我已经死了?”杨浩又走进一步。

    卢瑟的两只耳朵突然不见了。耳朵自然不会消失,只是当杨浩震动体内影月的时候,那耳朵被弦动的杀气给切割下来,趴在地上变成两坨丑陋的东西。

    “求求你放了我,我是……我是海克的弟弟。我是神恕剑团地人。”卢瑟跪在地上,涕泪横流的哀求,“求你别杀我。”

    “我不杀你。”杨浩又走近一步,卢瑟的一条大腿,也跟自己说再见了。

    谁都没有想到,杨浩的实力竟然有如此可怕的提高,每走一步路就能从卢瑟身上切下一个器官。

    “啊!!!”卢瑟抱着正喷血的狂呼滥喊,“我哥哥会杀了你的,海克不会放过你的。杨浩你等着吧,等海克来了。你就死定了。”

    “还嚣张呢?”杨浩眼睛发亮,又走近一步。

    这一次,卢瑟的肠子都疼地裂开了,因为杨浩的一剑,竟然是在他肚子里面炸开。这是何等诡异地剑术,杨浩的剑气剑意,竟能透过人身体,直接到达内脏。

    “海克在哪里?我正要找他呢。”杨浩酷酷的露出微笑,“他杀我的人。自然会比你更惨。”

    卢瑟眼神呆滞,他还不算笨,猛然之间想到,如今的杨浩既然敢杀过来,当然实力非同凡响,说不定都超过他那个哥哥了,如果把海克的行踪告诉杨浩,那不是等于将亲大哥送入虎口么。

    如此一想,卢瑟更是肝胆欲裂。他朝天喷血,剩下一手一足并用,想在地上爬着逃跑。正在他回头之时,却看见马屁精a和马屁精B两位仁兄一直站在远处观望呢。

    卢瑟象是捡到救命稻草似的狂呼:“快救我,快救我!!我给你们一亿帝国币,送你们每人一颗星球。”

    马屁精兄弟俩相互对视,心意相通:“好!”

    随后两人便抽出长剑,朝这里飞奔过来。

    卢瑟心中稍安。他自然不会傻到以为这两个家伙能胜过杨浩,但至少为他逃跑赢得了少许时间,让别人做炮灰,这是神恕剑团一贯的做法。

    就在卢瑟自以为得计。奋勇的往远处爬地时候,两支熟悉的长剑,一起刺穿了卢瑟的心脏。

    他呆呆的望着胸前露出的剑尖,认出这两把剑正是他送出去的,那时候,获得长剑的两人感恩戴德,几乎要舔他的脚趾头。

    可是如今,却一举攫取了卢瑟自己的性命。

    杨浩和赫德长老看着面前仆杀主地一幕,也不禁皱了皱眉头。

    那两个马屁精却反应极快,杀了卢瑟后,将长剑插在地上,朝着杨浩行了个极高的礼节:“杨浩大人,这点小事情,我们帮您处置。“

    “想用这个人来换你们的命?”杨浩摇摇头,“似乎不够分量,在我眼里,这种纨绔子弟还没条狗重要。”

    马屁精B迅速接话:“纨绔子弟算的了什么,杨浩大人威名远播武技超绝,要杀也要杀更厉害的人物才是。”

    “譬如剑团的团长。”马屁精a果然心念一致。

    “我们俩知道神恕剑团团长海克在哪里,可以为您指路。”两人

    一起说,笑的那叫谄媚。

    杨浩哦了一声:“海克在哪?”

    “就躲在一光年不到的火砂星上。”马屁精a全盘托出,“听说他在守护一种叫做火云草地植物,整个神恕剑团都驻扎在那里。”

    “火云草?”杨浩面容一动,点点头。

    “怎么了?”赫德问。

    “是我新一阶剑丹的主要材料,看起来元老院是防备着我呢。”

    赫德皱眉:“火砂星扼守加速站到地球之间的咽喉,我们就算冲破这里,也会被火砂星上的援军阻止地。”

    “那就杀了他。”杨浩冷然道,“谁敢阻止我送药到地球,谁就要死。”

    自从大宫殿一战后,杨浩已经发誓,再也不会让别人伤害自己的兄弟。在丹鼎剑派中苦苦支撑着的,都是曾为他抛头颅洒热血的手足。

    为了他们,杨浩亦可以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海克确实在火砂星。不过并不是躲在那里,而是努力了很久,这才争取到的光荣任务。

    这一次,海克只将弟弟留在加速空间站驻守,而将神恕剑团的主力全部都拉到火砂星,自然是有更加重要的原因。

    火砂星是一颗特殊的行星,围绕着半人马座主恒星旋转,自然条件虽然尚可有生物生存,但由于这里过分的炎热,所以一眼望过去,就是片火红色的砂石,并没有太多生命的迹象。

    而唯一带着点生命气息的,就是神恕剑团驻扎地旁的火云草。

    火砂星常年温度在摄氏三十度以上,空气里始终飘荡着一种硫磺的味道,有时候人躺在地面上,都能感觉到地表下面岩浆在脉脉奔涌的颤动。

    可是火云草却是一种奇异的植物,它们必须生长在如火砂星这样的环境中。火云草是种犹如火焰一样炙热红色的生物,它需要长年高温,并且由熔岩灌溉才可以生长出来,据传说,这种草的需要几十年的培育,才会从种子里发芽,但发芽后长势极快,两个月左右就能长到全盛。

    可是一旦进入全盛期,三天后,整株草都会被一团内部冒出来的火给包裹住,最终烧成焦炭。

    所以采摘火云草的时机,就只有三天。几十年的生长,也只有这三天可以采集和使用。

    而这几天,就是火云草进入全盛期的最关键时机。海克呆在火砂星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好好守护着这些草不被人采摘,如果火云草平安度过这三天,并且完全烧毁的话,就算是任务成功。

    火砂星本来就很炎热,而驻扎在火云草旁边更是热浪翻滚。海克已经将全身战甲都解除了,吹着由飞船直送下来的冷气,但还是压不住心中的一股股火气。

    这些火头并不只是炎热造成的,还有海克心里面的翻腾。

    最近一段时间,帝国中可以说风云变幻,势力争夺之激烈,几十年来都难得一见。

    但海克却觉得自己很厉害,因为他每次都站对了队伍。

    在十剑流和杨浩拼力厮杀的时候,海克聪明的保存了实力。而当杨浩势弱,神恕剑团就全力出击,不止摧毁了丹鼎集团的一系列商铺,还把丹鼎剑派的庄园给烧了,这才元老院面前,可是巨大的功劳。

    而当妖姬出现,全面夺取十剑流控制权时,海克又站在执事元老这边,没有参与冥色和王家愚蠢的反抗。

    正因为如此,海克才能获得火砂星驻守这样重要的任务。

    坐在自己的营帐里,海克一边狂喝饮料,一边盘算现在的局势。

    妖姬已经全面控制住了十剑流,而他海克做为有功之臣,在十剑流里的地位也大大提升。“绞杀”和“困龙”

    两个计策把帝都的局势牢牢掌握在元老院手中。丹鼎剑派几乎完蛋了,甚至连不可一世的皇帝陛下也成了困兽。

    现在只要杨浩的死讯一确认,元老院便大获全胜。皇帝或者被废,或者软禁,从此剥夺黄泉。而他海克则更进一层楼,戊一元老答应传授给他至尊留下来的秘术,让他可以有资格进入元老院,成为地位崇高的元老。

    只要三天,三天后,海克就可以带着神恕剑团回帝都,去做他元老的美梦了。

    正在海克自鸣得意的时候,外面忽然传出了警报声。

    这是神恕剑团和外围家族军约定好的最高警报。

    海克连外衣都没穿,抓起十字剑就冲出去,外面闷热的气浪狂迎面扑来,海克胸中的烦躁更是澎湃而起。

    “出什么事?”他一出门就发现营地里一片混乱,连着周围四个守护侧翼的小队也喧嚣异常。

    “报告团长,刚刚收到火砂星外围驻守家族军舰队的警报,有三艘神谕自治领的商船出现,在五分钟之前破防,朝地球飞去。”

    “你说什么?”海克一把揪住手下的衣领,恶狠狠的问,“破防?那支家族军舰队有两艘战列舰,上百艘战舰,会被三艘商船给破防?他们是干什么吃的?”

    “那……那三艘商船好像是战列舰改造的,上面有大规模武器。”手下结结巴巴,“家族军一时没防备,就被他们破防了,现在对方发动了迁越,大概朝地球飞了很久。”

    “废物!!全是废物!!!!”海克一把将手下丢到地面,心中那个怒啊。

    原本只要三天安然无事,元老的位置就唾手可得。但现在这岔子出的未免太大了。拓海加速空间站和火砂星防线都是他在管理,现在商船破防,如果真的将制药材料送到了地球丹鼎剑派,那妖姬的绞杀大计不是功亏一篑么?

    想到这里,海克就怒火中烧,他恨不得立刻飞出这粒热的象烧锅的星球,将那几艘该死的飞船给抓回来。

    可不等海克下命令,整个神恕剑团的营地却越发混乱起来,尤其是东北角侧翼驻防,竟然隐隐出现几条火龙在翻转。很快就看到那里的剑师抱头鼠窜,居然没有抵抗就完全撤防了。

    “有人攻击?”海克这满腔的怒火可算是有发泄的地方了,“集中所有人,给我杀!”

    他一个人率先提着十字剑。就朝东北方冲去。

    东北方向的神恕驻防已经全然崩溃,大约有五十多个身穿白披风的剑手上下翻飞,将神恕地人杀的溃不成军。

    而追着十字剑手们打的,正是一条火龙,这条火龙本来就头角峥嵘,力量惊人,在火砂星这样热力四射的星球上,更是如虎添翼,可以一直存在着。犹如是真的龙一样,将神恕剑师烧成了焦灰。

    “团长到了!”看到海克冲过来。神恕的剑师兴奋的狂呼起来,也站稳脚跟,没再逃跑。

    在这些人眼里,海克团长已经达到大剑师的顶峰,很快能成为元老级高手,是帝国中排的着地高手,除了元老院之外,还有谁能抗衡。

    现在海克一到,不管对手有多难缠。也不过是十字剑下的冤鬼而已。

    感受着手下投来地崇拜目光,海克嚣张的一笑,大咧咧举起十字剑,冲着火龙爆吼:“神恕!死!!”

    神恕之间夹杂着乳白色圣光飞出,与火龙撞击在一起。

    果然有一个黑色物体飞了出去。

    可换来的,却是神恕剑团小兵们撕心裂肺的惊叹。

    海克那威力无敌的神恕剑与火龙对撞,最后竟是海克倒飞了出去,并且在空中还连续喷出五口血雾,倒在火砂地上。居然连续挣扎几下也爬不起来,最终还要副官搀扶。

    在剑师们眼中,认为是没有对手的海克,竟然被一招之下就打垮了。这下,神恕剑团的信心都不复存在,最厉害的团长也如摧枯拉朽般输掉,更何况是自己呢。

    所以当杨浩收起炎龙剑,跟赫德两个人慢悠悠走过来的时候。所收获地,是敌人不可思议,不甘心却又畏惧到极点的目光。

    “杨……杨浩……”海克呆呆的望着面前

    的敌人,他所说的话。更使手下感到绝望,“你是杨浩,你真的还活着。”

    神恕剑团的剑师大惊失色,纷纷扰扰起来:

    “是杨浩!”

    “他还活着!!执事元老不是杀了他么?”

    “难道他真是杀不死的,传言是真的?”

    “上次就有人说过,杨浩是不死战神呵!”

    杨浩就那么安静地站在那里,他身后是另一个圣域颠峰高手赫德和五十个丹鼎剑派的顶级剑手。

    这一股力量,已经强大的骇人,不消说只是神恕剑团在这里,就算再增加几个流派,恐怕也难以抵挡杨浩冷酷而凌厉的杀气。

    “海克团长,很久不见呵。”杨浩淡淡的望着海克,“你杀我的弟子,烧我的房子,还能活这么久,真是不容易。不过你的好运到此为止了。”

    “你想干什么?”海克用力推开副手,做了一个手势。

    “我只是要告诉整个帝国知道,没有人可以杀我地兄弟却还活着。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这就是我杨浩的道理。”

    海克深吸一口气,才能抵挡杨浩所散发出来的冰寒气息,哪怕是在这炎热的星球上,都能让四面迅速陷入一片冰冷中。似乎这里地温度,也会随着杨浩的态度而改变。

    “你知道自己在跟谁作对么?”海克硬顶着杀气咆哮,“是元老院,是执事元老,是整个帝国的高手。你的丹鼎剑派已经完蛋了,皇帝也完蛋了,就凭你,就凭你!!”

    “就凭我!”杨浩朝前迈了一步,他身体内的影月破鞘而出,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猎取了海克身边几个剑师的头颅。

    速度快到,连海克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这时,海克才明白,杨浩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他的想象。当日在帝都的时候,海克就不是杨浩的对手,而如今,就连当他对手的资格也没有。

    他们俩,一个是黯淡而残破的彗星,而另一个却是如日中天的恒星,再也不是一个等级上的了。

    不过即使是这样,海克还是觉得自己胜券在握。因为他早就有准备。

    神恕剑团能够生存到今天,可不是单靠着武力和嚣张的,更多保命的手段都让神恕度过一次次的危机。

    海克刚刚推走的副官又回来了,可是这次。却抓着五个披裹白色披风地人。

    这五个人年纪不过十几岁,浑身都是伤口,白色披风代替衣服包裹在身上,血液已经将披风都染红了。

    看见这几个人,杨浩和身后那五十个子弟的脸色都变他们第一眼就认出,这是浩剑团里的五个兄弟,也是杨浩从雷蒙星带出来的孤儿中的五个。在大宫殿救援战的当天,他们五个人留守在丹鼎剑派里面,后来事情突变。

    反而皇城里危机解除,可神恕剑团却偷袭了丹鼎剑派。不仅把庄国烧掉,还将这五个人抓走。

    原来海克等待的就是今天,他要用这五个人做为自己保命的人质。

    杨浩怒到了极点。他对于十剑流的人,本来只有冷冷地战意,如果对方不抵抗,那打垮也就算了。可是海克一再对他的兄弟不利,这已经触到了杨浩心里地底线。

    对于他来说,浩剑团这些人的血液是和他相连的。当初他们决定去皇宫救杨浩时,就已经将性命牵在一起了。

    杨浩看着那五个奄奄一息的人。愤怒的火焰已经包裹住影月,而周围的温度,迅速升高,让火云草都有了提前自焚的迹象。

    “你想杀我?那他们都死定了!”海克将十字剑的剑尖对准一个人质。

    “你会死的很惨,我保证,你们每个人都会死地很惨!”杨浩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眼睛象是刀子一样,要从海克身上剐下块肉来。

    “立刻退出火砂星,滚回你的自治领去!”海克把剑尖刺入人质的脖子。血滴顺着剑身淌下,“要不然,他们都要死。”

    “团长!”海克手上的人质因痛而清醒过来,他看到杨浩,竟忘了处境似的欣喜若狂,“团长你还活着。”

    听着他虚弱的声音,杨浩心头一颤,影月上的火焰也微弱了。

    人质突然嘶声喊道:“团长。快杀了我,杀了我们!!”

    “什么?”海克愕然望着手底下的家伙。

    被充作人质的浩剑团成员几乎是用尽力气地喊:“团长,别管我们,快回帝都。那里的兄弟都快不行了。他们说,那里的兄弟快要死了,你去救他们。”

    他的一连串呼喊,把另外四个人也唤醒,他们同时加入了嘶喊的行列:“团长!救地球的兄弟要紧,快杀了我们,替我们报仇!”

    “不许去地球,不然我杀了他们!”海克觉得越来越难控制手中的人质,不由恐慌起来。

    “怎么办?”赫德轻轻传音过来。

    “一个也不放弃。”这是杨浩的答案。

    海克手上地人质,发觉杨浩并没有要出手的打算。他心里比刀割还难受,现在受苦的并不是他们这几个人,而是地球上丹鼎剑派里更多的兄弟,如果杨浩再不及时赶回去,恐怕真地要尸横遍野了。

    他一咬牙,鼓起浑身的力气,竟然用脖子朝海克的剑尖上撞去。

    这下可是海克万万没想到的,以他一贯来的处事方针,应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才对。可手上的人质却宁愿牺牲自己。

    但这更是海克保命的王牌啊,一直没杀了这几个人就是防止丹鼎派的人找上门来寻仇,怎么能让他这样平白死掉呢。

    海克毕竟是大剑师,眼疾手快的将十字剑缩了回来,让浩剑团的子弟撞了个空。

    但海克忘记了,他的对面,还有杨浩在,更有一个传奇人物赫德在。

    他们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