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第六章 无差别轰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六卷 第六章 无差别轰杀

    杨浩轻啸一声,出鞘的影月上爆发出璀璨的光芒,竟然让杨浩使出了光剑流的绝技“极光”。

    虽然这次的极光,并没有使用瑰宝之剑来的威力强大,但毕竟影月也是神器,一时之间,四面八方出现了细小火焰般的剑芒,朝着神恕剑团方向散射过去。

    极光可是无差别的群体攻击,面对的不止是海克,还有海克手上的人质。

    杨浩的这波攻击,大大出乎海克的预料,他以为杨浩是绝不会对自己兄弟下手的,可谁料到,一出手就是这样威力的攻击。

    “靠!果然跟我一样,专门出卖兄弟。”海克心中暗骂,但极光在前,也顾不得许多,率先将人质推在前,做为自己的人肉盾牌。

    既然杨浩已经决定出卖兄弟,那这个人质自然是没用了。不止海克这样想,其他几个神恕的副官,也是同样做法,都把人质当成盾牌挡在自己的身前。

    所以说,不同性格的人会做出不同的判断,自己出卖兄弟,就以为全天下人都是同样的。

    以杨浩的性格,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就在极光漫天飞舞,即将刺上那五个人质时。赫德长老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把长斧,看似随意的一斩。

    削金之裂犹如横空出世的开天辟地的一击。正击打在极光上面。杨浩射出的那千千万万缕剑芒,都同时消失了踪迹。

    而与此同时,杨浩整个人身体一白,有一道淡淡的影子掠出。这是他的元婴,元婴飞速射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五个人质救出。

    这一整作,说起来慢,但实际却只是在一秒钟内完成的。

    海克他们只是将人质往前一推的当口,却眼前一花,等清醒过来时。五个浩剑团的俘虏,已经站在杨浩的身后浩剑团的剑手,立刻为他们披上全新的披风。

    “丹鼎!”杨浩一振拳。

    “浩!!”呼应声响彻天地。

    海克傻了。

    他感觉到自己人生地悲剧马上就要开始。海克从来都没有这样后悔过,他痛悔自己干嘛要去惹杨浩这个小煞星。

    事实早就已经证明过,凡是惹到他的人,都已经被他干掉,凡是得罪他的剑团,都已经不复存在。

    十剑流里面,只要是和杨浩对敌过的。都失去了自己的神剑,从此一蹶不振。甚至于象兽心剑团。都完全覆灭可海克却还是去惹了杨浩,这简直就是把自己往火山口上放。

    火砂星的气候再炎热,也远远不如杨浩眼中怒火的温度。海克那大剑师的风范,也一点一点的退去,冷汗湿透了裤子。

    “杨……杨浩,你要干什么?”海克地嗓音无比干涩,每一字冒出来,都能感觉到喉咙口的疼痛。

    可杨浩根本不理他,做起了自己地事情。

    他随手一招。从不远处的地面上,拔起了一株火云草。在混元子的指点下,将银露倒在掌心上,几种药材拼接在一起,银露迅速包裹起来,形成一个滚圆的球体。

    杨浩真气吐出,让银露球滴溜溜的旋转,里面的药材被剥离,最精粹的药性合并在了一起。

    杨浩这么旁若无人的炼起丹来。让海克他们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也不知道等待着他们的会是怎样地结局。

    可浩剑团的人,却用一种看死人的眼光看着他们。

    很明显,杨浩是要用整个神恕剑团,来试验自己全新的剑丹剑术。

    “火系剑丹第三阶。”杨浩那令人心惊胆颤的声音发出,“成了。”

    一粒浅红色,却象是活着的火魂一般,不断喷吐烈焰的小药丸从银露中飞掠出来。正好落进了杨浩的嘴中。

    从剑丹落入杨浩嘴里的那一刻起,杨浩整个人都变海克他们有了一种错觉,似乎杨浩长大了,身体变得巨大起来。而且有一种冲天地火焰,包裹住他,让他犹如火神般威武。

    丹鼎派延续千年的火系剑丹第三式就这样被杨浩展现了出来。

    “火海三剑!”那个杨浩化成的火神,用威严十足的声音说道。

    随后,影月和火神混合在一起,让人看不清哪一个是人,哪一把是剑。冲进神恕剑团阵中,无边无际的火焰随着剑招蔓延开来。

    火海三剑共有三式,相传丹鼎派这剑招的来历,竟是天上的火神下凡所传投的,所以在吞噬剑丹后,杨浩会变地如同火神似的威严。

    而影月上喷吐出来的火焰,是具有黏性的,只要人地眼睛一看到,就会如影随形的附着在人身上,一直到这个人被彻底焚毁为止

    连绵不绝的三式,进行到最后一招,杨浩的身体已经成了如小太阳般明亮的火球,轰然落到了神恕剑师们的中间,随着剧烈的声,整个剑师团站立的地方,形成了个巨大的坑。

    而十剑流中赫赫有名的神恕剑团,已经在这坑里面变作一堆焦灰。

    火海三剑是丹鼎派中除了火系最高阶剑术外最厉害的攻击性招式,杨浩第一次使用,就在一套剑招中,将整个神恕剑团彻底消灭。

    彻底到只剩下渣的程度。

    当然,海克也没有死。他能活下来,绝对是因为杨浩特意所为。

    就在一个直径超过五十米的巨坑中,海克跪在正中心,他那把神恕之剑早已经落在杨浩的手里。

    海克全身都烧的焦黑,嘴巴和鼻子都变作一块黑糊糊的肉,他茫然的睁开眼睛,不晓得杨浩为什么会不杀他。

    “十剑流里一个顶级剑派驻防在此,不会只是为了几颗火云草吧。”杨浩就站在海克的面前,影月在他的头顶跃动,“海克先生,你在火砂星真正的任务是什么?”

    海克心里狂震,嘴巴裂开,凄惨无比的露出几颗牙齿。昔日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十剑流宗主,如今在杨浩的面前,却连求死的机会都没有。

    就算是杀了海克,他都不敢把火砂星上真正的秘密说出来。那可是执事元老们千万次叮嘱过的绝密,甚至连元老院的人都不知道。

    如果让杨浩拿到了那个东西,以他现在的实力来看,必定如虎添翼,恐怕连执事元老都压制不住了。

    所以海克不能说,他那最后一丁点大剑师的尊严,让他硬着头皮叫嚣:“输在你手里,快点杀我吧。”

    “杀你很容易,可这里一定还有别的东西。”杨浩和赫德对视一眼,这两个上位强者都感受到,在这粒星球的内部,似乎有什么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力量,正在脉动着。

    自从进入火砂星后,杨浩就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仿佛脚下的这颗星球是活的,在星球的内核里面,正有一样东西,散发出极其庞大的能量。

    甚至整颗火砂星上的热量,地表下的岩浆,都是因为这东西而产生的。

    如果说每颗星球都由造物主给予的星辰之力而运转的话,那么这颗星球上则是由另一种东西在供应能量。

    尤其是当杨浩使出曾经火神传授的火海三剑时,与星球内部东西的感应更是强烈,无穷的火焰威力涌进杨浩的身体中,让他的剑式更具威能。

    海克一心想求死,他实在不愿意让这个秘密外泄,如果杨浩真的掌握了那个东西,以刚才所使用的火焰功力来看,很可能会给元老们造成不可思议的伤害。

    海克比谁都清楚,杨浩已经无限接近那个秘密了。其实火砂星以前并不是这样的,据元老院的史册记载,在几千年前,火砂星本名为海沙星,这里超过百分之八十的土地被海水覆盖,大量的水,带给这里磅礴的生命力,无数生物纳入进化轨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几亿年后,这里也会产生新的智慧人种。

    但意外还是产生了。在某一天中,有件古怪的东西从地球飞出,这东西似乎是带有生命力一般的,直接就钻入了海沙星中。

    宇宙中任何一颗星球,都遭受过外部陨石的侵袭,它们一般都有自我调整能力,不会因此而受到巨大的影响。

    可是,当那件古怪的东西挟带着疯狂火焰撞入海沙星,就直接轰入了星球的内核里面。这一下撞击的威力,似乎并不是很大,只不过带来连续一个月的海啸以及数百米巨浪而已,这对于一个水星球而言,根本没有太大的变化。

    真正的变化在几个月后出现,当那东西进入海沙星的地核后,开始蔓延出无穷无尽的热量,这热量率先将大量岩石以及土壤液化成岩浆。岩浆汇聚成河流,淌进了海洋。

    从此后,以火焰凝成的岩浆便与水汇聚的海洋开始了对这个星球的争夺。这场战争持续了几千年,海洋终于从星球上消失,甚至每一滴水都被震发殆尽。而海沙星也变成了如今的火砂星。

    执事元老们曾多次派人过来,想要取走那东西,但每次接近的时候,都会有大量岩浆喷出,再加上超强的火焰守护,让人根本无法取出。久而久之,元老们也慢慢淡了夺宝的兴趣。但最近元老院又遇强敌,所以才想起了这东西,派海克来这里守护。

    看海克死硬不肯说,杨浩的目光越过他,集中到被火海三剑打出来的大坑底部。

    那里炙热的能量越发明显,而且杨浩的敏锐术抛过去时,会得到欢娱的回应,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呆在那里,等待着人们挖掘。

    “不说我就找不到了?”杨浩冷哼,他一甩手,就把海克的残躯丢出了巨坑。然后又吞进数颗剑丹。

    赫德感觉着杨浩身体里力量急剧增长,不由大为担心,护着浩剑团的人:“后退,退开五百米,***,杨浩这小子要发疯了。”

    一群人带着俘虏海克抱头鼠窜,一直跑到千米开外,这才头皮发麻的看着杨浩。

    杨浩已经变成了根火柱,他一次性吞进几粒剑丹,这本来就是种禁忌,可这个家伙做起事情来,从来不按逻辑。顿时间,他身体中的火系能量已经达到了巅峰,并且开始了连绵不断的……。

    “这是,焰爆?”连混元子都呆掉了。

    “焰爆”是火系剑丹第二阶的招式,杨浩曾经在斗兽场里使用过,每当焰爆发动时,杨浩的身体周围几百米距离内,会被火焰波覆盖,可谓是寸草不生。

    可是,丹鼎派传下来的剑招,焰爆就算威力再强大,也只是一次而已。

    当初杨浩与四条风行龙对决时,也只是了一次,就将上百只魔兽彻底毁灭。

    “这个世界简直疯了。”混元子真的怀疑自己徒弟是不是个疯子。他居然吞了几粒剑丹,连续释放出了几十次焰爆。

    拜托,那不是放屁,而是超绝于世的剑招。

    每一次都能够杀光几百米范围内所有生物的超级焰爆,都被杨浩集中能量,朝着巨大的坑洞底部炸去。连续轰炸了十多次。那个坑洞越来越深,简直就象是一个垂直向下的无底洞。

    到了最后杨浩每次轰击,都要过几分钟才会在洞听见回声,那距离。竟然有了足足几千米。

    杨浩居然用焰爆,在这粒炙热的星球上挖了一个几千米深的巨洞。难道他真地要挖穿整个星球么?

    海克虽然已经半死不活,可看见杨浩这疯狂的举动,还是惊的哀嚎不已。他现在已经不担心自己的命运了,因为他的命运早就被注定。

    真正可怕的,还是未来元老院的遭遇。得罪了杨浩这样一个疯狂的天才,他只是二十多岁,就能进入圣域巅峰,还有大批人誓死追随,如果再获得那个宝物的话。这世界上还有人能对付地了么?

    除非是至尊亲自出手。

    杨浩咬着牙,把第三十次焰爆丢进那个巨洞后,感觉到地表地下有强烈的喷发异动。他也吓了一跳,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孤身一人毫无准备地和整个星球对抗吧。

    于是杨浩便也急速飞到了千米之外,自己的阵营中。

    也幸亏杨浩他逃的快,随着他站立刚稳,在之前的巨坑里面,就立刻喷出一股高达二十多米的岩浆烈临。

    数千度高温的熔岩。在空中尽情倾撒着,甚至于,都快要覆盖到杨浩这边来了。

    “丹鼎屏障术!”杨浩只手遮天,一股源源不断的屏障力从手心里喷出,将所有人都包裹在内。

    岩浆如瀑布般落下来,可是掉在屏障上面,就像是雨点打在玻璃上,只能无奈的慢慢滑落。

    无论有多火红。多帜热的岩浆,也只能堆积在杨浩屏障术地周围,没办法击穿哪怕一个再小的口子。

    看到这一幕,海克已经完全认命了。杨浩能够战胜他。战胜十剑流完全就是实力的表现,曾经十剑流多次派人到这里来,试图取出那件宝物,但每次派来的人,都会被岩浆吞没,哪怕穿上再好的耐高温防护服也是一样。

    可杨浩却仅仅靠着一个术,就能保护几十个手下不受任何伤害。这种能力,完全递出了海克的想象。

    不止是海克,那些浩剑团的子弟们,更是用看神的眼光再看杨浩。站在人群最前面,一只手高高擎天,就象是能够将整个世界支撑起来的杨浩,就用一己之力保护所有人,这本来就是神才能做到地事情。

    足足三个小时的岩浆喷发,在这颗星球上演了恢宏的焰火表演,只是这焰火,却是曾经把覆盖星球的海水都吞噬干净的力量。

    一直到杨浩他们身边都堆积满岩浆凝结成的火山岩,奔流不昔的熔岩喷泉才稍稍有放缓的迹象。

    但在地核

    之中,一次更加壮观地喷发,却已经酝酿到了顶点。

    “快看!”杨浩感觉到星球里那力量正在解脱,那是一种被禁锢许久,终于获得解放的畅快感受。

    惊天动地的,大地被震的四分五裂,几乎所有地地块都被上下重组,在每条缝隙中,都有岩浆流出来。

    而杨浩轰出来的那个大坑,竟然被星球内部的扩大了几十倍,成了一个恐怖的天坑。

    一团足足有上百米直径的火焰,被喷上了天空。

    天空中,恒星的光辉被彻底吞没,明亮的让人难以直视的光芒,在骄傲喷吐着,肆无忌惮的释放着自己的能量。

    火砂星上原本就不多见的生物,在这波能量倾泻里,被完全消灭了。

    那团火焰在空中嘶吼扭曲,火焰中似乎有一颗不甘的灵魂,在竭力搏斗着。

    “老狗熊!”杨浩猛然喊道。

    赫德长老无奈的又变出他那把斧子,只是轻巧又随意的一挥。

    杨浩的屏障术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堆积在周围已经如河流般的帜热岩浆。

    海克看着一震,他发抖的身躯再也没有力气惊愕了。

    之前一个杨浩所展露的实力,已经远超想象。可这只老人熊随便用出的一招,竟也神乎其技,绝对不比哪个执事元老差。

    这个海克哪里知道,赫德长老的削金之裂,可是暗天使王撒安的夜斧传承,在这宇宙中,能够和赫德相提并论的传奇高手可不多见。

    周围的威胁被赫德清除后,杨浩飞上天空,竟然钻进了那团有些癫狂的火焰中。

    不禁让人把心提到了喉咙口。

    那火焰中是什么,任谁都不知道,但蕴藏的能量已经尽显无遗。如果这团火突然开,那杨浩真的能抵御住么?

    如果只是杨浩一个人,他恐怕也不敢冒这种风险。不过他肚子里毕竟还有个丹鼎派的老神仙,混元子一声令下,杨浩只有扑上去。

    说也奇怪,那漫天怒火纵然不可一世,但杨浩进入后,却乖巧的象是猫咪一般,甚至化作一丝丝细小的火苗,慢慢流淌进杨浩的身体。

    这些火苗在杨浩经脉里又变成了新的力量,在身体中周而复始的循环起来。

    很快,那巨大的火焰,完全被杨浩给吸收了进去。

    而在火焰之中,那件宝物,也终于展露出了真容。

    几千年来,首次有人看到这件被认为空前绝后的神物。它的威能,甚至超过了造物主亲手制造的任何一件神器。

    这件东西,在数千年前,曾经多次弑神杀龙,最后成为一次神魔大战的起因,数以亿万生灵因为它而惨招涂灰。

    它因为机缘巧合,落入了火砂星,这才让宇宙平安了许多年。

    甚至元老院中的领袖们,也只是知道火砂星有宝物,而不清楚具体是什么东西,否则就算倾尽举国之力,也非要将它据为己有不可。

    这样一件足以逆转天地的神物,已经被杨浩握在了手那是一把通体血红的长弓,足足有一米长,全弓不知用什么金属制成,比最好的剑钢还要沉重。在弯弓上,雕刻着一个面目狰狞的三面三首巨神,这个神有六只手,六只脚,踩火轮,手持火剑,口中更喷出浓浓烈火。

    更可怕的是,这个三面神竟象是活的,看人的眼神凶到了极致,杨浩将弓握在手里,能够感受到长弓里那彪悍而可怖灵魂的咆哮。

    “呵!!!”混元子快要昏过去了。

    “慢着,先别晕。”杨浩还不晓得自己拿的究竟是什么宝贝,“这个是什么东西,够不够劲?”

    “劲?”混元子花费很大力气,才遏制住自己疯狂的激动,“它怎么能用劲来形容呢,你个笨蛋,这是炎融弓啊,炎融弓!!!”

    “炎融弓?”

    “你知道这世界上最强悍的武器是什么?你知道可以逆转一场神魔战争的神物是什么?”混元子急不可待的咆哮,“在炎融弓的面前,撒安的夜斧简直就是小孩子的玩具,其他的神剑神器都是垃圾,彻底的垃圾。”

    杨浩深吸一口气,却没有太过于惊讶,因为炎融弓在他的掌握下还是蠢蠢欲动,里面蕴藏的能量,简直就像是一个宝库,一个不会枯竭的宝库。

    “造物主留下了三十把神器,每一把都具有强大力量,这些神器相互克制,并没有哪一个能够独领风。”

    混元子继续说,“撒安的夜斧,还是十大神剑,都只是造物主神器之一,炎融弓以前也不过屈居于这三十分之一。”

    “那它现在呢?”

    “现在你手上的炎融弓,可不再是造物主除造时的东西了。”混元子叫嚣道,“谁能够掌握它,谁就可以掌握这个世界。当初有一次神魔之战,就是为了争夺这把弓,没想到竟然会落到这颗小星球上。”

    “炎融弓怎么会变的厉害的?难道一把武器也能自己修炼?”杨浩不解。

    “这把弓是造物主所制造的火属性神器中的一把,以烈火为箭,威力巨大,一直掌握在火神祝融的手中。”

    杨浩点头,表示明白。祝融是银河系中火系神族,这一族很奇怪,并没有太多的族人,而只有一个主神,其他的火神族都是这个主神的亿万分身。

    据传,丹鼎派开山宗师就曾经遇到过祝融主神,并且蒙他赐予了火海三式的剑法。

    “祝融手中的炎融弓虽然是神器,但一直处于三十神器的末端,并不是最厉害的武器。”混元子声音放慢,有些森然的说,“可你手里的炎融弓却成了开天辟地后最强大的武器。因为在这把弓里面,封印了火系主神祝融的神力、神魂和神格。”

    “什么??”杨浩惊的大吼一声,差点从天上掉下去,“一个神被封印进了弓里面?”

    “没错,正是这把炎融弓曾经的主人,被彻底的一丝不剩的封印进了弓里面,而且永世不得翻身。祝融的神力神格和被封印后的暴戾,让这把炎融弓的威力翻了足足十倍,从此一举成为宇宙里最强大的武器。”

    “元老院早知道有这东西在,为什么不快点来取呢?”杨浩有些疑惑的瞟了眼海克。

    混元子却是冷笑:“那帮老家伙,就算知道这里有宝贝。也必然不知道是什么,也不可能知道这弓地秘密,因为这个世界上,除了神族和我们丹鼎派外,没有人真的了解炎融弓。”

    “丹鼎派怎么会知道这个大秘密的?”杨浩心里隐隐觉得,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果然,混元子开始吞吞吐吐起来:“其实,炎融弓的诞生,和我们丹鼎派有一点关系。”

    “一点?”

    “很大一点。”

    “多大的一点?”

    “呃……大概是百分百那么大。”混元子推搪不过。只能老实交代,“其实。全新的炎融弓,就是诞生在丹鼎派的手里。”

    “你是说……”杨浩那个汗啊,快象瀑布似

    的飞溅了,“你是说,丹鼎派的人把火神给封印进了炎融弓里?”

    混元子尴尬地哼了几声:“还记得火海三剑的来历吧。那时候,我们丹鼎派开山宗师遇上了火神祝融地真身。祝融分身无数,遇到真身可不容易,丹鼎派宗师求他传授绝技,祝融就教了火海三剑。后来……后来我派宗师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居然让祝融自己钻进炎融弓里面,随后将这个真神给封印了进去。从那时起,炎融弓就成了丹鼎派的镇派之宝,帮助我派开山宗师建立洞府,威震四海。

    “人至贱则无敌!”杨浩啼笑皆非,一个主神好端端的教你剑术,最终却被骗到万劫不复,被迫成为自己武器的驱动力,这简直就是人间最大的惨剧啊。

    看来丹鼎派的开山宗师。真是个人间极品。

    “不管怎么样,总之这把超品神器,是在我们丹鼎派手里诞生的。”混元子瞬间恢复了洋洋自得,丹鼎派的人,果然是完全没有道德感可言,“虽然后来被神族抢走,可是现在,居然又回到了我们丹鼎派传人的手中。真是天意啊天意。”

    杨浩手握长弓,深呼吸了几下,便运足功力,想要把炎融弓拉开。

    “嗨呀!”杨浩地小脸涨的通红。两只手所发出的力气,就算是座山也能被扒开了,可是炎融弓的弓弦竟如同是天生不可移动的,只是闪烁着妖艳的光芒,冷冷对着杨浩。

    “怎么拉不开?”杨浩左右翻看长弓,想找找是不是有什么口诀没背下来。

    这把炎融弓如果真的有弑神的威能,那对杨浩可真是如虎添翼,有了它之后,还怕什么执事元老呢,说不定至尊来了,都足以对付了。

    但不管杨浩怎么努力,炎融弓就是巍然不动,象是用这种方式来提醒杨浩,宇宙中最强大的武器,是不会随意让人使用地。

    “火系主神被封印进炎融弓后,这把弓的运行方式完全改变了。”混元子毕竟是丹鼎派的一代宗师,对镇派之宝很是了解,“曾经的主人被关进了自己的武器,这把弓更多了愤怒和暴戾,以前的法门再也无法开弓,唯有真正的怒火,才可以让炎融弓运行。”

    “怒火?”杨浩不解。

    “那是一种连血液中都能渗出愤怒火焰来的状态,你现在还感受不到。”混元子说,“就好像当年我亲眼看着你师娘死掉那一刻,如果那时候我有炎融弓。那个混蛋还能活到今天?”

    “至尊是不是活着还不一定呢。”杨浩嗤之以鼻。

    他举弓对准了奄奄一息地海克,用力一拉。

    笑融弓铮然作响,却依旧纹丝不动。

    帝都,噤若寒蝉的季节。

    元老院包围皇宫的事情,虽然经过严格保密,但毕竟还是流传了出去。纵然帝都的人们不敢大肆宣传,但私底下,却对此十分不满。

    就算元老院地位再崇高,可英烈皇还是帝国地皇帝。

    何况在几十年来,英烈皇征战四方,将银河帝国版图扩大至宇宙的边缘,这种超级英雄的形象,早就深入人心。帝国中的贵族,只要尚有一丝热血的,都不希望英烈皇就此倒台。

    正是害怕这种反抗情绪升温,所以元老院对帝都人采取了高压政策,十剑流侦骑四出,凡是有人聚集的地方,都会被十剑流剑师驱散。

    而有权有势的贵族,更是被圈禁在家中。包括抠密院昔席在内的帝国中坚力量,都关在自己的府邸中,不得出门。

    听说在有几个敏感区域,十剑流的剑师都已经和贵族子弟们发生了冲突,有不少将士后代,因为不甘受辱而流血牺牲。

    如今的帝都,就像是一个即将而显得异常沉默的火药桶,黎明前的黑暗,已经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

    迦陨叶也是热血贵族中的一员,做为皇室外系子嗣,他并没有住在皇宫里。不过迦陨叶的父亲,做为枢密院里能说上话的大臣,也被十剑流中一个剑派给圈禁了起来。

    幸亏迦陨叶一直在外面,才得以逃脱。

    可是天地虽大,元老系人马已经彻底控制住了地球和银河系,迦陨叶又能往哪逃。愤怒之下,他干脆组织了一帮贵族子弟,淮备冲进皇宫里去护驾。

    也不知道算他运气好还是坏,没等这几十个热血冲昏头脑的贵族杀到皇宫送死,就被他们遇见了十剑流旗下幻羽门的剑师,几番打斗下来,迦陨叶一方被打的落花流水,只有逃跑的份。

    就这样,迦陨叶带领几十个残兵败将,逃到了尼科商业郡。

    “我们现在怎么办?”一个贵族浑身是伤,气喘吁吁的问。

    迦陨叶回头看看,这些年少时的玩伴,都已经没法再支持下去了。家族被元老圈禁,而他们的力量,根本不足以保护家人。虽然无奈,但逛陨叶还是鼓舞士气:“没事,现在皇帝还活着,我们也活着,有命就有希望。”

    “可现在我们去哪?整个帝国都被元老控制,我们还能逃到哪?”

    迦陨叶已经想了个点子,可自己都没有太大的把握:

    “我们去投奔丹鼎剑派,现在只有杨浩还能拯救帝国。”

    “杨浩?”另一个贵族叹气,“他恐怕自身难保吧,执事元老说他早就死了。而且现在丹鼎剑派完全被十剑流打的抬不起头来,我听说那个浩剑团的人都快不行了,我们过去,不是陪着他们送死么。”

    “是啊,现在十剑流这么厉害,幻羽门、修士林,还有神恕剑团的海克,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啊。”年纪最小的贵族心有余悸,“我上次还在这附近看到海克团长出手呢,一剑就摧毁了丹鼎集团半栋房子,实在太厉害了。”

    他说的事情,就发生在杨浩被抓入皇宫审判前。海克带领神恕剑团来丹鼎春药店捣乱,结果里面留守的浩剑团子弟自焚,与丹鼎春药店同归于尽。

    这桩事情在帝国中传的众人皆知,每个人都对丹鼎派门徒的英烈赞叹不已。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