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二章 射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七卷 第二章 射鬼

    (-  在他正对面的鬼元老分身竟象是有智慧一般伸出了两只手。一只手拍在英烈皇的重剑之上,千钧之力牢牢卡住重剑,让英烈皇无法抽身。

    而另一只手,冷酷的朝前点去,正点在英烈皇胸口那朵娇艳的血花上面。

    浓郁的死亡之意,朝着花朵逼迫进去。将里面的生命力一点一点的吞噬掉。英烈皇整个人都定住了,他的身体迅速衰竭,肌肤褶皱老去,肌肉松弛无力,长发更是如银很显然,鬼元老已经找到了英烈皇的弱点,他看清楚英烈皇的所有生命力都来源于胸口上的一个加持,只要击破这个加持,就能兵不血刃的将皇帝给杀掉。

    一个死局就这样形成了。

    鬼元老的分身融入结界,只要结界不灭,分身也不灭。英烈皇被分身之一制住,再不用多久就会生命力丧失。

    秦奉则被镇压在屠龙钉之下,也是危在旦夕。

    唯一一个尚没有危险的圣域巅峰高手杨浩,却与结界做殊死较量,他只要一撒手,本来已经撕开的足够一个人钻出去的洞口就会合拢。

    杨浩并没有撤手,因为在这个结界里,有一个他必须要救的人。

    杨浩的目光一直凝视着蓝翎。蓝翎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刚才所受的创伤,使她苍白无比,在血衣的衬托下,蓝翎犹如是个血色的天使。她回眸,也望着杨浩。

    在这一刻,并不需要太多的言语。

    天色已经逐渐明亮,但遍地鲜血,生命的逝去,却让这个黎明更像是黑暗。

    一句句惨烈的呼号,在人们耳边想起。禁卫军团的旗帜,就像是波涛般的倒下,鬼幽手指到的地方,就有黑甲武士的死亡。

    炼狱般的时代。

    蓝翎的脸上。有悲伤和哀婉。她如玉琢般地脸庞,滑过两行清泪,这泪水是给杨浩的,是给她这一生唯一爱过的男人。

    虽然这爱是短暂的,却一样刻骨铭心。

    冷风从结界外,通过杨浩勉力拉开的口子,抚过蓝翎的长发,这让她对血腥的眩晕稍稍缓解,初生的旭日。将光芒从一端,缓缓铺过整个大地。

    蓝翎露出了笑容。

    她紧握住银枪。

    “出来!!”杨浩用尽全身力气。将结界的口子撑到最大,“蓝翎,你出来!!”

    这也许并非是杨浩地私心,因为在这时,整个结界里,唯一还能逃生的就只有蓝翎了。英烈皇将死,秦奉将死,雪夜星狮团将死,所有黑甲武士都将死。

    这是英烈皇迦冉淮备出宫时就能预料到地。而即使是蓝翎一个人能逃出生天,也是皇帝的一种胜利。

    “出来……”杨浩张大嘴,声音却越来越微弱。蓝翎早就背转身,没有去看他。杨浩深知这女人的执拗,他也知道蓝翎会选择什么。

    但杨浩还要试一试。

    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是真的相爱的。

    有些人,面对面看了千年,也没有缘份走在一起。而有的人,只需要一眼回眸。就可以将对方记在心中千年。

    杨浩怎会忘记当日,智脑星上蓝翎悄然留下时淡淡的神采。

    怎么会忘记在大宫殿里,她一枪刺向师父时的悲婉。

    怎会忘记在丹鼎剑派门口,她单枪血战,受伤后却孤身背倚着门喘息时的寂寞。

    那是一心爱着杨浩地女人啊。

    杨浩仰天怒吼:“蓝翎!出来!”

    他的全身上下,都有熊熊的火焰喷出,就象是个矗立与火中的神一样。

    但结界内的血,就是流淌在蓝翎脸上的泪水。她握着银枪的冰冷。是这世界上最孤傲的尊严。

    一个武者,一个战士,一个同伴的尊严。

    这个结界中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踏着伙伴地血泊。钻出杨浩撕开的洞口。

    蓝翎缓慢的朝着天空中飘去,她的决绝,从背影就可一目了然。伤口中洒落的血滴,让她的身体在空中时,仿佛洒下了一场血雨。

    蓝翎的银枪向前,目标是空中的鬼元老。

    那是不可破,却不得不破地目标。

    三十六鬼幽结界,屠龙钉,鬼尸,一切的起源都在鬼元老,而现在,这结界中所有人都濒临死亡时,蓝翎唯一能做的就是这样。

    持枪,冲向鬼元老。

    冲向一个她注定杀不了的人,她注定要死地结局。这是蓝翎唯一能为同伴所做的事情。为了这件事情,她情愿在自己所爱的人注视下死去。

    或者那样,也是种幸福吧。

    能为杨浩做的,都做了。

    现在,蓝翎要赴死了。

    天空中的景象悲壮而惨烈,蓝翎就像是一只飘摇的风笋,惨白又柔弱的朝着鬼元老飞去。鲜血从女人的身体上不断落下来,让这里更是迷蒙着血雾。

    黎明的阳光,照耀的这一切都是圣洁的,圣洁中更有冷漠的血色。

    “长剑犹在手。”英烈皇已经苍老成一副枯瘦的模样,他却呵呵笑着,用最后的气力,嘶吼道,“长剑犹在手!”

    “喝啊!”还没有死的人们这样回应。

    杨浩紧紧抿着嘴唇,他仰头望着蓝翎赴死的姿态,泪水以火焰的形状流淌下来。

    “啊!”杨浩突然撤手,鬼幽结界在一阵

    白芒闪烁下,迅速修复了漏洞,一切屏障又完好无损,一如从前。只是在这结界中,又多留下了上万具尸体,或者还会有英烈皇、秦奉、蓝翎的尸体。

    可是杨浩却再不顾这些,他疯狂的退了几步,不知从何处来的火焰从他的丹田,从他的嘴中、眼里倾泻而出,他就像是一个火的源头,将那炙热的力量喷涌出来。

    炎融弓也起了不可思议的反应,那长弓之中的灵魂,唱起了一首古到开天辟地时的歌谣,那专属于火系上神地歌,时隔几千年,又在地球的上空飘荡。

    而这熊熊烈焰。包裹了杨浩又熔炼了炎融弓,甚至将这两个人变成了一体。

    真正的火系奥义,终于从炎融弓中喷涌出来,灌注进杨浩的大脑中。那几乎没有穷尽的关于火的一切秘密,都毫无保留的向杨浩打开了。

    杨浩似乎进入了一个非凡的宝藏。这世界上的一切之火,一切火之本源,都对他展露自己地奥秘,那些火,都成了他的孩子。

    就是在这一瞬间。杨浩竟领悟了火系主神地一切。祝融的力量,在杨浩身体内生根发芽。再度复苏了。

    现在的杨浩,是丹鼎派的杨浩,是混元子的杨浩,也同样是祝融的杨浩,火的杨浩。

    乃至于,他是火之神。

    明焰照彻大地,天空震动,四海翻腾异常。

    杨浩也高声吟唱那首凄厉的火之歌谣,那是祝融在长弓中被封闭千年的悲伤。一支火焰组成地长箭。在杨浩的指尖形成。

    他竟拉开了炎融弓。

    在比怒火还要怒,被烈焰还要烈的歌声里。

    第一支炎融弓之箭射出,那就是火焰的怒涛,以人眼来不及捕捉的速度,射中了第一个鬼幽。

    绵延古今,一切火之源的力量,在这支箭里爆发出来。

    鬼幽甚至是鬼元老的分身,竟然完全无法躲开,那包含着执事元老一份能量的鬼幽。凄惨无比的嗥叫起来,它撤出了自己地力量,但仍然躲不开那团火,这火焰,犹如是自它灵魂内烧灼起来的,根本就没办法甩开。

    鬼幽没有生命,但它却保留着灵魂的碎片,只要有一丝灵魂在。就没法躲开这火焰。

    看着刚才还不可一世的鬼幽,现在竟变成可怜虫一样,在地上卷曲打滚,发出阵阵呼号。没过多久,已经在这火焰里烟消云散了。

    如火神临世般的杨浩,再度让所有人震惊了。

    每一个人都停下来,惊骇无比的看着杨浩,纵然他之前已经有了圣域巅峰的实力,但也不过与执事元老堪逢敌手。但是此刻,杨浩竟然能将天下无人能破的结界给破甚至还把鬼元老地一个分身给活活烧死。

    这是何等的力量。

    在火焰里面,宛若重生的杨浩长发飘扬,此刻的头发竟然是赤红色地,他双足赤裸,身上出现各种火系法器的幻像,整个人就犹如当年的祝融主神降临一般。

    杨浩的攻击并没有停止,怒火之箭再搭上炎融弓,随着颂祷天下之火的歌声,这凄怆又绝美的歌声每唱一句,杨浩都会射出一直复仇的箭。

    那箭,是这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器。

    宇宙里蕴藏着最不可思议能量的三十把武器中,炎融弓位列第一,它不止有杀人之力,甚至有了杀神的威能。

    那每一只箭,不止是杨浩的怒火,还有祝融主神被封制在长弓里面,绵延千年余的恨,上天入地都无法消解的永世之恨。

    混元子的恨,丧妻之痛师门血仇的恨。还有杨浩的恨,杀自己兄弟,伤自己女人的恨。

    所有的恨意变成了一支支箭。

    那箭,谁都不能阻挡。

    杨浩射出了十二支满怀恨意的怒火之箭,将鬼元老的十二个分身,十二只鬼幽都统统烧死,那号称不破的鬼幽结界,终于抵受不住力量的削减,而撕开了一个巨大的口成千上万的禁卫军武士,得以逃出生天。这个死局纵然还没有解开,但至少有一半的人可以活下来了。

    而现在,只有三个人还危在旦夕。

    英烈皇被一个分身遏制住了生命之力,秦奉在屠龙钉下勉力支撑,蓝翎更惨,她已经被鬼元老的本体击破,现在被鬼元老一只手椅着脖子,在空中犹如白纸般摇晃着。

    鬼元老只需稍稍用力,就可以杀了蓝翎,杀了这个已经突破圣域的年轻武士,帝都最美丽的女人。

    可他却纹丝不动,不能动,不敢动。

    杨浩的怒火之箭,已经对准了鬼元老的本体。当那不可阻挡的十二支箭射出后,每射杀一个分身,鬼元老的力量就薄弱一份。现在鬼元老的能力,以前减少了足有三分那可是几百年的修为啊。

    更可怖的是,杨浩所用炎融弓,是所有神器中最强大的,仅凭鬼元老一个人,根本没法破,他也没这个胆量去破。

    所以当杨浩冷冷的将怒火之箭对淮他时,鬼元老感受到一阵前所未有的恐惧,这种恐惧只曾在生前渡劫之时才有过。

    而杨浩浑身喷发的火焰,目光里冰冷到极点的神情,让鬼元老只是将手握在蓝翎的脖子上,不敢用力。

    怒火之箭的光辉,在杨浩的掌心灿烂。

    这并不利用神器短暂的辉煌,杨浩根本已经拥有了火系力量的所有奥义,他在这世界上,就是火神的代表。

    鬼元老能和一个神对抗么?

    更何况他有十二个分身被毁,力量消失三分之一,不要说和杨浩对抗,就算继续维持结界,维持对英烈皇和秦奉的压力,都难以为继。

    所以,鬼元老只有退。

    他一手握着蓝翎当作盾牌,整个身体在空气里悄然的黯淡下去,鬼元老那诡秘的身影,终于消失在帝都的上空。

    乃至于下面的三十六鬼幽结界,也在一瞬间消失。

    英烈皇和秦奉压力一轻,跌坐到地上,来不及追击鬼元老,就地打坐疗伤。

    蓝翎却象是一片落叶般,从天空中颓然飘荡下来。她苍白而轻盈,更像是羽毛,沿着飘忽的轨迹。

    最终却落在杨浩的怀中。

    “我救到你了。”杨浩松了口气。

    蓝翎用力撑开眼皮,膘了一眼,说:“我不喜欢红头发。”

    说完,又沉沉睡去了。

    朝阳正好开始散发浓烈之光,和熙的暖风吹拂在受伤的人身上,就像是酒般让人沉醉。

    帝都历史上最惨烈的一次厮杀,在这样一个明媚的早晨结束了。

    但对于整个帝国而言,最黑暗的时分,其实才刚刚拉开帷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