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三章 潜龙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七卷 第三章 潜龙阁

    银河帝国英烈皇纪元。

    注定是要载入史册的,当这个智慧生命史上最漫长又最强盛的帝国发展至末世,掌握最高权力的两个集团终于发生了剧烈冲突。

    这种冲突仿佛是场有预谋的,由无数个,大约延续五百年左右的小预爆积累,导致最终的惊天巨炸。

    寂寥宇宙,苍茫世间,这世界的每个角落,都被强烈的震撼着。

    元老院所布下“困龙”和“绞杀”两局,被一夜之间冲破,而完成这一切的,居然只是一个人。

    这个人,以一己之力,竟完成了数万禁卫军和成千上万帝国士兵都做不到的事情。

    这个人的威名,已经传播到四海之外。这个人的剑派,甚至是标志性的白披风,都成了帝国中最风靡的潮流。

    但创造这一切的杨浩,并没有陶醉其中,他甚至都感觉不到身边的变化,自然也感觉不到,自己已经逐渐成为这个世界的中心。

    击破三十六鬼幽结界后,杨浩救下了蓝翎,他没有在宫廷里多停留,更没有向英烈皇要什么赏赐,只是抱着蓝翎飞走了。

    就像他出生入死,不惜与执事元老硬拼,就只是为了救这个女人似的。

    蓝翎昏睡过去,连续几个月的恶战,已经耗尽了这女人所有的心力,她的面孔愈发瘦削,长发贴在脸颊边,让脸庞显得很苍白,但那份深藏其中的美丽,却更是显露无疑。

    只有躺在杨浩怀中时,蓝翎才不像是个战士,而变成了个真正的女人。她就象是小猫似甸缩着,嘴角避孕莹的口水淌着,浑身肌肉因为过度疲劳而发颤。

    杨浩把蓝翎搂的很紧,在丹鼎剑派属于他们俩的小楼里面,这夜过的很漫长,也很短暂。杨浩似乎是才闻着蓝翎的发香睡着。却又立刻循着淡淡芬芳醒来。

    这一睡一醒之间,已经过了二十个小时。

    几乎是夕阳又快下山的时候,杨浩从梦里面笑醒,可他怀中地女人已经不见了。身边的余香还在,被枕了整夜的手臂还在酸疼,可蓝翎却连影子都没了。

    杨浩坐在床上,苦笑着摸自己的头发,刚刚长出一点的发梢,被蓝翎割了一缕走。可除此之井。这个执拗的女人却连片言都没有留下。

    “杨浩!”一团褐色的物体,从门外冲了进来。

    “什么?”杨浩跳起来。差点影月就飞出去了,“是谁?”

    等他这问题出口,也看清楚了那灰溜溜冲进来的家伙是谁,除了神谕带来的老狗熊外,还有谁会这么大胆,敢往杨浩地屋子里冲。

    赫德长老杀进来后,非常不怀好意的遗巡了房子一圈,发现根本就没有想象中地裸女,或者是脱光光的人在妖精打架。很是失望:“人呢?你的小妹妹呢?”

    “走了。”杨浩比赫德还要失望,“睡着睡着就走“啊?”赫德上下瞟杨浩,发现杨浩还穿着昨天回来时的衣服,丝毫不像是有过激情,嘻嘻贼笑道,“居然还没搞定,这次可创记录啊,这女人了不得。”

    “是了不得。”杨浩走到镜子前整理头发,“她还不是记着我跟公主的婚约。不高兴了呗。”

    “对了!”赫德这才记起自己冲进来的原因,“那个什么皇储来了,说要见你。”

    “皇储?”杨浩眯起眼睛,似乎还记得有这么号人,当初在兽心剑团,在大宫殿上,这个人连着救了自己几次。

    “我看不是什么好事情,他坐立不安的。不像刚打了胜仗。”赫德也学杨浩梳理毛发,不过他是越梳越乱。

    杨浩努力把思路从蓝翎身上拉回来,问赫德:“你看呢?”

    赫德毕竟老谋深算:“虽然鬼元老受重创,皇帝也救出来。可元老院的实力并没有受很大打击。而且看他们只是困龙而不是杀龙的样子,本来也没到不可收拾地局面。

    但这次被你一打,皇帝和元老院算是彻底兵戎相见了。”

    “没什么不好的。”杨浩撇嘴,“英烈皇这老家伙想躲在背后,让我一个对抗元老,完全是嫌我命长。”

    “这下皇室算麻烦了。”赫德和帝国打了一辈子仗,多少有些幸灾乐祸,“元老们不会忍下这样失败的,这次皇储来,大概是要求你帮忙。”

    “看看再说吧。”杨浩换好了衣服,“几百个元老,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杨浩不知道元老们去哪,皇储可是心知肚明。昨天那一战的凄厉,皇储虽然没参与,但却历历在目。英烈皇的这个儿子虽然没有老头的豪气和武技,但脑子不笨,在击破鬼幽结界后,几方面讯息汇聚起来,让皇储惊出满脑门子汗。他不等英烈皇下令,就直接跑杨浩这来了。

    今天的阳光明媚,丹鼎派庄园内植物茂密,花红柳绿,一片外面见不到的欣荣景象。

    可就是这样的美丽,也丝毫没有让皇储心情好转,他总是有种担忧,一种风雨欲来,天崩地裂地担忧。

    当杨浩出现的时候,皇储更是按捺不住,一把拎着杨浩的手:“你闯大祸了。”

    “喝什么?”杨浩笑眯眯的坐下,“茶要么?神谕出品的,宇宙第一香。”

    皇储板着面孔:“还有心思喝茶,都什么时候了,难道非要死到临头才知道怕么?”

    “我死到临头很多次了。”杨浩点点自己鼻子,“可不还没死么。你急什么,就算天塌下来,也有秦奉大佬顶着么。”

    皇储死死望着杨浩,似乎想透过表情看清楚,杨浩究竟是不是那么没心没肺。

    杨浩摊开双手,大义凛然的让他看。

    皇储终于叹口气,一窝进椅子,头也不抬:“我知道自己很没用,连父亲陛下都觉得我窝囊,可是这天下,整个字宙都是元老院打下来的,我们真能和元老对抗么?父亲他宏图壮志,不想一辈子被元老院压着,可他也不想想,元老院何等强大,执事元老有多大力量,这背后还有一个至尊在呢。今天一个鬼元老就能让你们束手无策,未来九大执事到齐,有谁能挡得住?”

    “按你说怎么办?”杨浩问。

    “负荆请罪。”皇储以为杨浩真心在问,急切的说,“我们立刻去元老山,向执事们负荆请罪,请他们裁决。”

    杨浩一笑,皇储地天真,让他更加感觉到英烈皇的无助和孤独。

    “杨浩,尤其是你,更要诚信请罪。你犯的错实在太多了,居然连至尊都敢刺杀,元老院主要不满的就是你,现在还连累父亲陛下也被怪责。”皇储愁眉苦脸,倒是真心犯难。

    “你是未来地皇帝,真的愿意成为元老院的傀儡么?”

    皇储呆了呆:“怕没这样严重吧,毕竟元老们,是需要皇室的。”

    “英烈皇这样豪情,也做了半个傀儡。”杨浩貌似不经意的说,“何况你呢?如果有一天,你真登了位,真要做元老们手上的软球?”

    软球没什么用,正可以搓扁了,捏圆了,任人摆布。

    “杨浩!”皇储霍然站起,“你这话,是谋逆!”

    “谋谁的逆?”杨浩纹丝不动,“你有两次想救我,所以才会说些肺腑之言给你听,要是别人,看我搭理他。”

    皇储哀怨的叹了口气,刚才的怒火瞬间消失无踪,其实他也知道,杨浩说的半点错都没有,如果有一天他登位,一定会被元老院给活活玩死。

    皇储自治没有英烈皇的力量,更加不可能去反抗,似乎除去当傀儡外,再无他途了。

    “你找我,应该有别的事情吧?”杨浩问。

    “哦,是!”皇储这才想起自己来这的目的,“我是来告诉你潜龙阁的事情,让你早作准备。”

    “潜龙阁?”这是杨浩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可是肚子里的混元子却发出了一声难以捉摸的叹息。

    甚至连刚刚走进来的赫德,也愕然道:“潜龙阁?它还存在?”

    “你也知道?”皇储皱眉看看赫德,这老狗熊外貌不堪,所以很难让人觉得这是绝顶高手。

    赫德面色肃然,他伸出一掌,手腕奇诡一翻,又紧握住拳,做出个匪夷所思的手势:“长剑扰在手!”

    随着声音,一股剑气破体而出,直冲霄汉。

    杨浩眼睛发亮,这句呼吼,在皇宫里,他也曾听英烈皇喊过,每一次呼喊,都成了提振士气的兴奋剂。

    看起来,这句口号里,还大有名堂啊。

    果然,当赫德做出这手势时,皇储惊的退了一步:

    “你是谁?你也是潜龙?”

    “赫德长老。”杨浩简短介绍,“圣熊星终生长老,人熊族精神领袖,曾经外蒙左旋臂之战的英雄,也是神谕自治领的副领主。”

    “赫德!”皇储跳了起来,要不是杨浩在场,他恐怕就夺门而出,并且大叫有刺客了。

    这也难怪皇储大惊小怪,赫德这只狗熊的名字,实在是臭名昭著。他在元老院和帝国通缉榜上,不晓得挂了多少年,帝国花了多少精力,也始终都没能干掉他。

    可以说,这个反抗组织的精神领袖,是帝国几十年来的噩梦,也是一根眼中钉肉中刺。就算反抗组织已经成了神谕自治领,但赫德依旧能让帝国贵族闻名丧胆。

    “正是我。”赫德不怒自威,一双绿豆眼射出的寒光,能活活把皇储给冻死。

    皇储努力遏制惊恐,但一双背在身后的手微微发颤,早就出卖了他。

    啪!

    杨浩用力拍了赫德一下,把这气势十足的场面给彻底破坏了:“老狗熊,费什么话,赶紧说潜龙阁的事情。”

    赫德吓吓皇储可以,对杨浩一点办法都没有:“潜龙阁可了不得,他是一个组织,一个名扬四海却又默默无闻的组织。”

    “是父亲陛下建立的组织。”皇储想以此挽回面子。

    “错!”赫德毫不留情的反驳。“潜龙阁的存在,至少有五千年,是地球上最古老的传承,你父亲最多只是其中的一分子。”

    “五千年……”杨浩乍舌,反正比混元子老

    地,都是老妖怪了。

    “何止五千年。”混元子忍不住出声,“在远古时期,潜龙阁就已经存在。”

    杨浩对此兴趣大增,随着实力的提升。杨浩对远古时期的各种武技和神物都保持着很好奇的态度:“快说快说,潜龙阁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织。”

    “潜龙阁。是不灭的存在。”

    赫德和混元子,用了同样一句话做开场白。

    “在远古时期,有一群人建立了潜龙阁,这些人,都自称是潜龙。”赫德说,“这名字,出于地球上古奇书易经里‘潜龙勿用’一段。潜龙阁自成立来,就成为每个执政势力追杀的对象,在历史上。有无数次因潜龙阁而起的战争,也不晓得有多少拥有大力量的统治者为此一怒冲冠,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但潜龙阁一直都在。”混元子应道,“因为他们是不灭地。”

    “五千年的岁月,势力更迭,血雨腥风,每一个历史地瞬间,都有它在背后,几乎没有哪个朝代。没有哪场战争,是和它无关的,但无论潜龙阁帮助了谁,成就了谁,任何人登上高位后,就一定会想法铲除它。”

    “但它是不灭的。”混元子说。

    “为什么一定要铲除潜龙阁?”杨浩皱眉,“它应该也帮助过君主登位,让豪杰霸业成功。潜龙阁应该是有功之臣才对。”

    “潜龙阁从来都不是有功之臣,它是一个失败者的组织,那些潜龙,都是世界上真正的失败者。他们被对手打的抬不起头,他们失去自己所爱,失去自己的一切,除了自己外,就一无所有。”赫德说。

    杨浩愕然,这个世界上的组织可谓数不胜数,但不管哪个,都自称是最强大的,这样才可以吸收到更多人才,才能够扩充,可从来没听过谁会自认失败者。

    一个失败者地组织,真是不灭的么?

    “失败者有许多,有些人遇到丁点挫折,就自哀自叹,这种人,怎么能称做失败。真正的失败者是历经千险,磨难重重,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败的一塌糊涂,败的生离死别,败的一无所有。但是他们还没有放弃,无论到了什么样的绝境,他们的胸中还有一团火焰,这团火焰,迟早有一天,能够变成燃烧这世界的天火。这些人,才是真正地潜龙。”赫德赞叹道,“每一代的潜龙,都无不是大英雄,大豪杰,他们虽然是失败者,但却拥有让人惧怕的力量,他们跺一脚,依旧能让山河变色,能让天地翻覆。这样的人组成的潜龙阁,怎会被消灭。”

    “五千年,潜龙阁不灭,失败者的魂灵也不灭。”混元子长笑,“我也差点能成为潜龙一员,可惜我报仇心切,才夫之交臂,要不然,今天手握长剑的,还不知是谁。”

    “那你呢?”杨浩问赫德,“你是潜龙阁的人?”

    “我不是。”赫德脸色一红,居然连毛发都掩盖不住,“当初在外蒙左旋臂,我和司徒海一战身负重伤,几乎被炸成肉酱,就是潜龙阁地人把我们救活的。我和司徒海都想要加入潜龙阁,可里面的人说,我家国都在,不算是真正的失败者。”

    “呃……”杨浩点点头,“你就很丢脸地被

    人家给抛弃了?”

    赫德却冒出一句要紧的话:“不过司徒海是潜龙阁的人,他一直都是。”

    “有什么道理他是你不是的?”杨浩有些抱不平,“你们好像一起打仗一起受伤的吧。”

    “人家比我惨。”赫德叹口气,却不多说了,“那么多年过去,我还以为潜龙阁早就不在了,没想到……”

    “可潜龙阁现在却要灭了。”皇储听了毕天,终于有机会说话,“这就是今天来告诉你的事情,潜龙阁,延续五千年的潜龙阁,马上就要被消灭了。”

    杨浩和赫德默默看着皇储。

    “潜龙阁其实一直都在支持父亲,他们就是父亲最后的依仗。”皇储把刚刚得到的讯息都说出来,“父亲把一批皇室子弟送进潜龙阁,就是希望有一天,能依靠潜龙们的力量,彻底推翻元老院。”

    “元老们知道了?”杨浩突然想到元老的离开,和行商总会传来的关于高手的讯息。

    “没错,三百元老和八大执事已经把潜龙阁给团团包围。”皇储苦笑,“整个元老院都倾巢而出,有多大力量,你们都很清楚,你说这一次,潜龙阁会不会灭亡?”

    “潜龙阁完蛋了,元老就会回来。”杨浩嘀咕着,“似乎不太妙啊,这帮老妖怪杀回来,我们小命不保。”

    “没那么简单,元老现在包围着潜龙阁,正在和父亲陛下谈判。”皇储眼睛盯着杨浩,一字一顿的说,“元老们要求父亲交出一个人,才肯放过潜龙阁。”

    “交人?”赫德和混元子同时惊呼。

    杨浩呆了呆,搞半天,还是和自己有关的。他本着倒霉事情一力承担的决心,抓头发:“他们要的那个人,不会是我吧?”

    皇储和赫德默默看着杨浩,那悲哀神情,分明就在说:“不是你又是谁呢……”

    杨浩这倒要催的,真是有冤屈说不清楚啊,他郁闷道:“潜龙阁是皇帝老头搞的鬼,关我屁事么,我这么年轻有为的,干嘛人人都针对我。”

    皇储可算是从杨浩这找回点面子,他同情的拍拍杨浩肩膀:“兄弟,话我可给你传到了,很快这件事情要庭议,估计高官们一定会牺牲你的,你早作准备啊。”

    杨浩面上没什么表情,不过心里对皇储有些感激,这件事情和皇储并没多大关联,他完全可以不来告诉自己。

    “放心,那些老怪物可不一定能吃下我。”杨浩朝皇储微笑,“今非昔比,我可不再是那个在大宫殿里乖乖受审的人了。”

    “恩。”皇储心里大安,他确实不希望杨浩被白白牺牲,“哦,对了,还有件事情。”

    “还有?”杨浩小心肝又跳开了,今天莫非是倒霉星附体,全世界都要自己那美妙的。

    “明天晚上,有一个庆祝皇宫解围的舞会,是弦澜和我举办的,全帝都的年轻贵族精英都会到。”皇储笑容满面,“你可是我首推的贵宾啊,更何况你现在是弦澜的未婚夫,帝国皇帝未来的女婿,我未来的妹夫,一定要早点到哦。”

    “啊?”

    杨浩看着皇储那不怀好意的笑脸,心里的郁闷越来越甚,这简直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一边蓝翎都没搞定,却还有个见鬼的弦澜。

    但皇储已径将一张金色的请柬塞进杨浩手里,希翼的眼神都要把杨浩烤熟了:“我看好你哦,妹夫!”

    杨浩确信,皇储绝对是个倒霉神的化身,每次出现,都是走霉运的象征。

    真希望后天慢一点到来。

    元老院要皇帝交出杨浩。

    和弦澜公主见面。

    在这两件事情里,杨浩最不想发生的,居然是后者。

    弦澜公主的可怕,竟然已经超出了九大执事元老,让杨浩这个新晋圣域巅峰高手,也避之莫及。

    可惜,越是怕什么,它就越是来什么。而且杨浩现在名义上都是弦澜公主的未婚夫,他们两人要想不见面,就算自己答应,全天下人也不会答应。

    所以这一天,很快就到来了。

    宫廷舞会,向来是帝国年轻贵族精英们表现自己的舞台。尤其是皇储和公主联手召集的舞会,更是帝都中一等一的大事情,能够接受到邀请的人,无不是达官贵人的子弟,如果谁可以拿到那一张金色的请柬,那就说明他已经被帝国上流社会所接纳,就算是整个家族,也会觉得很有面子。

    要说皇储那还是很为杨浩着想的,虽然这么长时间来,杨浩已经成为帝国中公认的年轻高手,甚至连英烈皇都是他救的。在中下阶层的贵族子弟中,杨浩享有的盛誉无人可比.简直与神一样。

    但是帝国上流社会却并没有接纳他,在真正的高层贵族里面,绝大部分人都对杨浩的功绩视而不见,他们从心底里看不起这个平民出生的小人物。

    皇储亲自邀请杨浩参加舞会,就是苦心孤诣的要杨浩正式踏入上流社会,为以后成为公主丈夫做淮备。

    今天的舞会,是为了庆祝皇城脱困,所以举办地就设在皇城之中,距离当日鬼元老三十六鬼幽结界不远,是禁卫军团一个练的宫殿。短短几天之内,整个房子就被修茸一新,布置进了精美的装饰,成吨重的舞会器具搬运进来,一个艳丽夺目的聚会场所很快诞生。

    当杨浩走进这奢靡场所时,已经是黑夜。外面伸手不见五指,也更看不见那天在这里所倒下的上万禁卫军的尸体,但杨浩进入灯红酒绿的聚会宫殿,还是能隐隐闻到些许血腥味。

    很快,他就看到那些禁卫军誓死保卫的人了。

    杨浩一进门,整个聚会瞬时安静了下来,包括音乐和喧嚣都刹那停顿,一屋子地人,扭头过来。以各自不同的目光紧盯着杨浩。

    今天的杨浩很英俊,几乎英俊的有些耀目。他并没有学别的贵族,穿些俗不可耐的金色豪服,更没有搞些奇装异服来吸引女人的眼球。杨浩只是穿上了一套帝国最高武将才有资格穿的黑色统帅制服,合身的军装让他显得高大挺拔。而淡银色地披肩更是除皇室成员绎最高的大臣佩饰,不要说这里地贵族子弟,就算是他们的父亲,也只寥寥几人有资格。

    杨浩瘦削的面孔,黑色中泛着微红的头发,在一片黑夜沉寂里浮现出来。让那些高傲的贵族少女瞪大了眼睛。

    在她们的群落中,有人在低语:“不死战神,那就是不死战神杨浩了。”

    这些声音,让女人们更是青眼相加,恨不能立刻扑上来。

    杨浩站了一会,聚会里的沉默才宣告结束,新的音乐和新的交谈又此起彼伏,只是这次有些不同,似乎每个人地眼睛。都多多少少的朝杨浩这里瞟过来。

    杨浩稍微逡巡了下四周,贵族间的聚会,果然是很奢靡。食物和烈酒且不去说,单单是从神谕长途运来的鲜花,就已经布置了上千盆,几乎将整个宫殿变成了花的海洋。而每个贵族身上配带的首饰,一个比一个闪亮,大家似乎在召开闪烁大会似的。

    每个舞会。都有理所当然的主角,今天也不例外。但能够成为舞会的聚焦点,可不是地位高就行地,譬如皇储本人。就因为早就结婚,并且夫人在场,而周围显得冷冷清清。

    在杨浩加入前,这舞会绝对的聚焦点有两个。其中之一自然是弦澜公主,今天的公主依旧浓妆艳抹,穿着低胸银色晚礼服,长裙一直拖地,可裙摆却开的很高,若有若无的露出粉嫩的大腿。弦澜公主虽然恶名在外,但实在是长的漂亮,而且手段高明,所以始终有一堆不开眼的贵族子弟围着她打转,一直象捧仙女一样捧着她。

    另一个焦点就比较古怪了。蓝翎今天也参加了舞会,她可没弦澜那么爱交际,只是随便穿了身紫色地裙子,裙长过膝,露出匀称的小腿。

    只是脚上难得穿了双高跟鞋,让她看起来更加修长。蓝翎平时从不带首饰,今天却配着耳钻和项链,这份意外的娇柔,更是让人眼前一亮。

    蓝翎身旁连一个人都没有,她只是坐在舞会角落里,淡淡的喝着饮料,当杨浩走进来地时候,目光甚至都没斜视一下。但蓝翎绝对是舞会中的另一个焦点,因为就在她的不远处,围着一大圈贵族子弟,他们不敢走近一步,但眼睛一直盯着蓝翎,并且窃窃私语,似乎是在研究怎么取悦冰美人。要比起人数来,向蓝翎表示青睐的贵族人数,居然还超过了弦澜。

    蓝翎是帝都第一美女,艳名更在弦澜公主之上,但同时也是人所皆知的冰美人,不好接近是出了名的。那些贵族子弟平时追蜂引蝶很厉害,但都在蓝翎手上吃过苦头,所以见了面也不敢造次,只好远远看着,但只要蓝大美女能够朝谁看一眼,就足以引发一大段对话。

    “刚才蓝翎看我了。”

    “你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我这么帅,都没瞟我一眼。”

    “你说我是不是能去请她跳舞呢?”

    “想死就去吧,你难道忘了她银枪的厉害了?”

    “那你还在这,你怎么不去公主那,公主可不会拿枪刺你。”

    “废话!帝都第一美女,是可以随便接近的么,我五岁就看上蓝翎,一直等到今天也没能和她跳上一支舞,我容易么我。”

    “听说蓝翎和那个叫杨浩的小子有点绯闻。”

    “绯闻而已,蓝翎会看上他?我们帝都第一美女,超级冰美人会看上那个平民小子?那小子走一辈子狗屎运也难吧。”

    这些贵族口中的平民小子杨浩,在不经意间,居然也成了众人瞩目的一个焦点,只是他这焦点有些不同,大堆大堆围着他的,都是贵族女子。

    这些人来头都不小,大部分都是帝国高官的女儿和上流社会的名娱,她们平时眼界高着呢,纵然不如蓝翎那么冰冷,但看见中下阶层贵族,连眼皮都不会抬一下,更何况是杨浩这样平民出身的军官了。

    但如今却大不相同,杨浩已经是帝国里的新贵,他不死战神的威名,已经传播到四海,而宇宙第一剑派,神谕自治领领主的身份,更是不亚于一个首席大臣。

    象这样年轻、英俊又首屈一指的人物,当然会让那些交际花象苍蝇见了蜂蜜似的趋之若鹜了。

    杨浩可算是头疼,他以为舞会就是一帮没事干的小贵族应酬应酬而已,他来这里,完全是想看看蓝翎,可一进来就被一堆涂脂抹粉的女人给团团包围住。还有一股股怪异的香水味道往他的鼻子里钻,杨浩强忍着打喷嚏的,竭力想离这些女人远些。

    可众女人以为杨浩是矜持,更是蜂拥的紧了,一大堆触手软绵的胸部往杨浩的身上蹭,把杨浩给挤的,恨不能就此一把影月杀出去。

    其实杨浩早就看到蓝翎了,他刚进来就想跑到蓝翎身边去,可一路上,身体挂满了各色上流社会的美女,连走一步都艰难的很。杨浩发现蓝翎虽然没往这边看,只顾淡淡的喝酒,可脸色却越来越冰冷,越来越难看了。

    就在杨浩快要爆发的关键时候,倒霉神附体的皇储陛下又出现了。

    “杨浩!”皇储兴奋的声音,简直让人怀疑他和杨浩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断背秘闻。

    皇储一点都不避讳,他出现后,直接就拉住杨浩的手,把他施到了聚会场的中央,举手示意所有人噤声,高声宣布道:“向大家介绍,我们今晚最重要的贵宾。”

    虽然几乎每个人都认识杨浩,但男人们的目光中更多的是不屑,他们完全是看在皇储面子上才走过来,围成个圈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