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四章 舞会风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七卷 第四章 舞会风波

    (-  皇储还是象打了针似的兴奋:“这一位,就是不死战神杨浩爵士,神谕自治领领主,浩剑团团长,丹鼎剑派首领,行商总会十大理事之一,是我们帝国年轻一代最厉害的高手……”

    皇储的介绍,简直就是把杨浩的封号全部累加到一起,虽然这对女人很有杀伤力,可这舞会里与杨浩最有关系的两个女人都表情欠奉。弦澜公主冷笑,蓝翎好一些,却连头都没纽一下。

    皇储真是个衰神临世,他好死不死,居然又提了那壶不开的水:“杨浩爵士,也是皇帝陛下亲自选定的女婿,是弦澜公主的未婚夫,据我所知,不用过多久,他和公主就要成婚了。我建议,现在就由公主和未婚夫共舞一曲,做为我们今天的开场舞。”

    沉默……死一样的沉默。

    不要说杨浩,就连弦澜都张口结舌,没想到皇储会来这一手。那个倒霉神把杨浩给推出去后,自己倒闪一边,自以为得意去了。

    这下好了,杨浩和弦澜的关系公布到众人皆知。伟大的不死战神杨浩爵士身边的狂蜂浪蝶立马散去,这群女人就算再不开眼,也不敢得罪公主的。

    反倒是公主旁的男人,还立着那么三四个,大有要找杨浩麻烦的姿态。

    舞池被清了出来,悠悠的音乐飘荡起来,开场舞是一场舞会最重要的,只有主人和最重要贵宾才能开始。

    杨浩有些尴尬的站在舞池中间,他也不晓得该不该去邀请弦澜公主,以心情而言,自然是离这女人越远越好,可皇储刚刚话都说开了,自己要没什么表示,似乎有些失风度。

    就在杨浩左右为难的时候,弦澜的冷哼已经把音乐给压过了:“一个平民,也配和我跳舞?”

    “什么?”杨浩昂头,目光直射。

    弦澜公主本是傲然至极。被杨浩这么一看,居然脸上火辣辣的,她迟疑了下,还是硬生生说:“什么领主,就是个乡巴佬,还想做我未婚夫?我看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杨浩笑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是迸笨的,这个世界上有种人,根本不需要别人给她面子,自己又何必在乎风度呢。

    弦澜看到杨浩笑。还以为对方在取笑自己,她粉脸带煞:“乡巴佬就是乡巴佬。给我提鞋都不配。”

    这话说完,弦澜拉起身边一个年轻贵族,就开始翩翩起舞。

    她完全就是要给杨浩好看,所以根本不管皇储在远处焦急的眼色,一个劲的在杨浩身边旋转,长裙飘散起来,象是一只犯了花痴的蝴蝶。

    这下子,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杨浩身上,本来皇储安排地是弦澜和杨浩跳舞。如今开场舞被别人占去了,杨浩站在舞池中间,倒是象个多余的人。

    众人的焦点,根本没在公主的舞蹈,而是都想看看,杨浩究竟怎么接下这份尴尬和丢脸。这个帝都里新崛起的人物,如果不能找回这个面子,那他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恐怕永远都抬不起头来。

    杨浩沉默了一会。又笑笑,觉得真是很无聊,这群贵族所做的事情,都是穷极无聊到了极点。他对谁跳第一支舜,和谁跳都没什么兴趣,淮备转身离开。

    就在杨浩转身的一刹那,两只带着幽香的手臂搂住了他地脖子,一个带着红晕又美的让人心颤地女人。和他贴在了一起。

    浪漫的舞步,就是这样开始的。

    等杨浩从惊锤里清醒过来时,他才发现,和自己突然跳着亲昵舞蹈的。居然是蓝翎。

    那个一直坐在角落里,让最多贵族子弟想接近又不敢接近,那个十多年都没有和男人跳过舞的蓝翎。

    那个表面上看起来,冷冰冰生人勿近,但心里却象荡漾着暖流的帝都第一美女。

    整个舞池都沸腾了。

    那些贵族子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似乎永远都没人可亲近的蓝翎,竟然会主动跟男人跳舞,而且还是跳这种爱人之间亲昵的贴面舞。

    不知道多少醋罐子,在一瞬间打翻了,无论男人和女人,在这一刹那心里面都泛满了酸,似乎有些什么东西从他们心里夺走了。

    嫉妒、羡慕、崇拜各种各样地目光都聚焦在舞池里的这对壁人身上。

    就连公主也没人去关注了,局势刹那间逆转,原本大获全胜的弦澜公主立刻变成了讨人厌的小丑,而杨浩却翻身,成为舞池真正的主人。

    “好香。”杨浩趁着机会,在蓝翎长长脖颈上嗅了嗅。

    蓝翎咬着嘴唇,没说什么,面孔却愈加红了。

    “首饰……是带给我看的么?”杨浩笑眯眯的凑在耳朵边说,“想不想我?”

    “鬼才想你。”

    “对啊,你就是个鬼。”杨浩嘴甜道,“你就是我心里那个最漂亮的鬼。”

    蓝翎嗔怪的瞪他一眼,正色道:“你少乱想了,以为我真地在帮你啊。我是觉得你和弦澜既然有婚约,就别闹的太僵了。”

    “女人呵女人。”杨浩摇头叹息,“真搞不懂你们女人,帮自己喜欢的人拉媒很有成就感么?我跟你说多少次了,我对弦澜完全没兴趣,我只喜欢你。”

    “我知道……”蓝翎的面孔,都快埋进杨浩

    胸口了,“可是……可是……你到底是他的未婚夫,我……

    杨浩将她抱的更紧了。

    “我不会和弦澜在一起的,我保证。”杨浩很郑重,“蓝翎,我喜欢的是你。”

    蓝翎几乎要醉在杨浩地眼眸里了。舞会的音乐象是醇酒,让这两个人感觉不到别人的目光,也感觉不到这几乎来自全帝国的关注。

    杨浩吻着蓝翎地额头,就像是王子要救醒自己的睡美人,这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居然感人的让一些女人看着热泪盈眶起来。

    直到那抹剑光闪过,直接朝着杨浩的脖子砍过来。

    这完全就是班门弄斧,简直开玩笑,情意绵绵靠在一起的两个人,女的是圣域高手,男的是圣域巅峰的绝代高手,能被这一剑给暗算到。

    还不等剑光闪烁出舞池里的光芒,杨浩和蓝翎人影一闪,已经飘到五米开外去了。可那偷袭的长剑收不住,稳稳的刺中另一对在跳舞的人。

    “啊!”凄厉的惨叫声响起,这才让人们察觉到,这里有意外发生。

    那个被无妄刺中的贵族暴跳如雷:“是谁!是谁暗算我!快给我滚出来。”

    其实用不着滚出来,那个人就站在舞池中间,他正是被公主拉壮丁似拖着跳舞,还自以为陷进温柔乡的家伙。

    这人头发金黄色,鼻梁很高,譬如白的有点吓人,他名字叫尼科,是地球上血统很纯正的一支贵族,同样也是公主的狂热追求者之一。

    “尼科,你疯了!”被刺伤的贵族发现肇事者还呆呆站着,怒不可遏。

    灯火通明,禁卫军训练有素的冲了进来,皇城内居然也会发生刺杀案,这被抓住可是重罪。

    一群黑甲武士包围住尼科,这青年金发凌乱,汗水从额头泌出,他握剑的手微微发抖,目光一直看着背后的预谋者。

    “怎么回事?”倒霉神皇储再度出现,他看看被刺伤的贵族,再看看尼科剑尖上的血迹,不禁大皱眉头,“抓起来。”

    禁卫军应一声,就要上前抓人。

    可是又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传过来,弦澜公主挂着不知道什么滋味的笑容,立在禁卫军的跟前:“滚!”

    皇储呆了呆,禁卫军的统领更呆,不过他呆的比较聪明,只迟疑了一秒钟,就立马带人撤了出去。全皇城的人都明白,得罪皇储没关系,得罪公主是要死的。

    “滚!”弦澜的第二句,是对着那个受伤的贵族。

    这贵族算是倒八辈子霉了,被人刺了一下,还被赶走,可谁惹得起公主呢,这人哀怨的看了皇储一眼,皇储摊摊手示意爱莫能助。

    这下子,所有人都明白过来,这一剑动手的是尼科,但后面出主意的可是弦澜公主,既然是公主示意,那目标当然不是那个倒霉蛋,而只有飘飞的美妙的杨浩了。

    所以,每个人的目光再度集中到杨浩的身上。

    杨浩觉得很冤枉,那剑明明就是对着两个人斩过来的,为什么偏要认为弦澜的目标就是自己呢,说不定是女人间吃醋,要力砍情敌呢。

    可谁能理解得了他这份委屈,就连蓝翎也做了个鬼脸,大有不关我事的意思。

    尼科受到公主支持,自然是更加热血上头,他提着剑,剑尖直指杨浩:“我,要向你挑战。”

    灯光好像过于明亮了,都让杨浩觉得浑身火辣辣的炎热,他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我要向你挑战。”尼科冷笑,“我是尼科伯爵,我要向你挑战,杨浩子爵。我们之间只能有一个人活下来,谁胜利,谁就是公主陛下的未婚夫。”

    “啊?”

    “当然了,象你这种平民,象你这种乡巴佬,是根本没资格娶公主的。”尼科自我感觉良好,“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在剑术上证明自己。”

    “我证明自己?”杨浩感觉自己似乎是穿越了,到了另外一个平行世界,那个世界上,没人知道杨浩是不死战神,也没人知道杨浩有多强的武技。

    蓝翎实在看不过眼,悄悄过来提醒:“这些贵族,平时除了吃喝玩乐,根本不了解时局变化,他们就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还以为爵位越高,剑术就越强呢。你爵位没他高,他当然以为你的名声都是吹牛吹出来的。”

    杨浩这才了然,他有些哭笑不得,那个尼科看起来战力介乎剑师和大剑师之间,最高也不过是大剑师,距离圣域都有十万八千里,更何况是和圣域巅峰的高手挑战呢。

    “井底之蛙。”连混元子都受不了了,“他们如果知道,你和执事元老在同一层级上,那还不疯掉。”

    杨浩他们如此想,可周围的贵族却不尽然了。他们听说有人要向杨浩挑战,一个个欢呼雀跃,简直如同过上狂欢节一般。杨浩四周看去,每个贵族眼睛里放着异样的光芒,在糜烂的灯光和音乐之下,他们就像是附着在地球的寄生虫般让人觉的丑陋。

    “这就是帝国未来的一代,将来的统治者。”杨浩叹息。

    “这个秩序已经腐朽了,如果再不出现新的秩序,宇宙一定会走向没落。”混元子地话。就像在验证当初智脑王所说的。

    尼科看杨浩没动静,还以为他怕了。更是舞了个剑花,想在气势上压人。说起来,尼科的剑术倒颇有几分十剑流的真传,架势一点也不弱,赢得周围女士一片尖叫。

    “杨浩!你难道连一个武士基本的荣誉感都没有么?”尼科讥笑道,“居然连对手的挑战都不敢接受,象你这样的人,怎么敢自称是第一年轻高手,怎么配做公主陛下的未婚夫。公主陛下的丈夫。一定会是这宇宙间最伟大地武者。”

    杨浩叹口气,朝前走了一步,整个局势陡然有了变化。

    在杨浩的身体上,源自圣域地光芒释放出来,一种迫人的力量,压在了这舞池中的每一个贵族的心上。

    而杨浩的声音,更像是长钉般,一记记的锤击进人们的耳膜中。

    “我不是武士,我是武圣。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存在。”随着这声音,尼科的长剑已经化作了粉。

    杨浩又跨出一步:“我从来没想过要娶公主,她也不是我妻子地人选。”

    弦澜脸色惨白,她几近呆滞的望着尼科,可是这个口出狂言的家伙,此时早已经被杨浩压迫的动弹不得。

    尼科到了这一瞬间才了解到自己有多可笑,杨浩的力量,早就已经超出了他可以理解的范畴。尼科此时就像是汪洋狂涛上飘荡的一叶小舟,杨浩只需动动手指头,就可以杀死他。

    可杨浩却没有动手,他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周围人却压力一松。杨浩身上的圣域光芒全消,居然不再发力就在杨制拉着蓝翎,朝舞会外走去地时候,最后留下一句话:“我不想娶公主,我也不想输。”

    所有人目光呆呆的看着这对壁人消失在视野之外。一直默立的尼科突然凄厉惨叫起来,有一股黑色的火焰从他肚子里燃烧出来,只用了几秒钟,就把这个活生生的人烧成了一堆黑骨。

    直到望着地上焦臭的尸骸,那些贵族子弟们才明白,自己惹上的,是个什么层次的人物,他们从心里到身体都在发颤,脑子中唯一地念头,就是这辈子再也不要得罪杨浩。

    那是这世界上最可怕的煞星。

    无望之海,距离帝都足有几干公里,但对于两个圣域高手来说,却是瞬息间能到达的地方。

    深夜的时候,是观赏不到这里细白如面粉地沙滩的,海水也变成了深黑色,只有海风夹着潮湿的气息吹拂在人的脸上,才让人能感觉到所面对的,是多辽阔的海。

    “你杀人干嘛?”蓝翎有些嗔怪,但靠在杨浩身上,那种温热的感觉,还是让她没法再变回以往的冰冷样子。

    “嘘!”杨浩阻止了蓝翎继续说话,把女人搂紧,轻轻嗅着。蓝翎身上的幽香,和别的贵族女子涂抹的香味绝对不同,这是种处子才有的体香,唯有在对着自己爱人时,才会绽放出来的私密的香味。

    蓝翎把全身的重量都靠在杨浩身上,她都记不得,有多久没这样轻松过了。或许是这一生,都从没有把自己的一切都交托到别人。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你会陪我留下来么?”这个问题,是杨浩在智脑星问过的。

    “还问?”蓝翎咬了下嘴唇,恨不得在这男人身上痛咬一口。

    “我会想办法和公主退婚的。”杨浩说,“我会找英烈皇,大不了我自己胳告天下,反正是不会娶弦澜。”

    “不要!”蓝翎的身体突然僵硬了,“不要,杨浩,不许你这样。”

    “干嘛不要?”杨浩有点莫名其妙,“难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我们经历了这么多,你还不想嫁给我?”

    蓝翎忽然感觉到眼眶里涌出了一团温热,很少有的泪水在脸颊滚动:“杨浩,不是你想的。可弦澜是我的朋友,我一起长大的最好的朋友,你是她的未婚夫,全天下人都知道,我不可以……”

    “你怕别人议论?”杨浩不以为然,“这不像是你性格嗳。”

    “我怕弦澜不开心,她人不坏,只是小时候太不幸,所以性格才有些古怪。”蓝翎的哀怨埋在心里,“我不可以抢她的丈夫,还有凌紫烟,她们都是你的女人,我不可以……”

    杨浩抚摸蓝翎的面孔,触手一片湿滑,才知道这女人心里有多伤心。也许杨浩并没有女人心思那么细腻,他只知道想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没人可以阻止。可是看着蓝翎这样痛苦,杨浩却又根不下心。

    他轻柔的擦掉蓝翎的泪水:“交给我吧,我会解决的。”

    “不。”蓝翎又执扮起来,“我们的感情,只能今天一晚,到了明天,我还是禁卫军团长,你还是弦澜的未婚夫,什么都不需要改变。”

    “你固执的时候,一点都不可爱!”杨浩真拿这个女人没办法,有些恼了。

    可蓝翎向来比别人先发脾气,她直接从杨浩身上借力,一弹就是几米远:“你……你说我不可爱,那今天晚上也不要在一起了。”

    借着海面上的微光,杨浩看见蓝翎那满脸的小女孩样子,竟也看的呆了。这个女人在什么时候都给人冰冰冷和坚强执拗的感觉,什么时候有这种女孩子撒娇的情怀。

    就在两个人发着微妙的小脾气的时候,无望之海的海面上,也有了动静。

    在深黑色诲面上,居然出现了一艘船,一艘灯光璀璨,高达数十层楼,庞大的不像话的一艘木船。

    这艘木船从很遥远的海平面出现,却开的异乎寻常的快,只是几次眨眼的时间,已经快接近杨浩他们这边了。

    这个场景真是太古怪了。就连杨浩这种算是见多识广,四处游荡的家伙,也从来没经历过。

    现在是什么时代,简单来说是后宇航时代,科学技术和宇航技术都到了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境界了,就连前宇航时代那种乌龟似的火箭推动式飞船,都只有博物馆才有展览。现在的宇宙,是智脑飞船横飞时代,现在的空中,到处纵横着瞬间移动轨道,现在的地面,最不济也是陆行飞船和个人飞行器。

    可面前的大海上,居然出现了一艘木船,这莫非是从远古时代穿越来的。

    等到那船近了,杨浩才从木船的主帆上看到一副巨大的小丑图案,原来这艘大木船,竟是一个马戏团的承载。

    蓝翎见到船的时候,不比杨浩迟,可她的面孔上,出现的不止有吃惊,还多少有点尴尬。

    两个人就这样呆呆看着木船冲上了沙滩,又不合逻辑的随便搁浅在了沙滩上。

    “海洋,不是属于元老院么?”杨浩这才觉得奇怪,“怎么会有这样一艘船的。”

    蓝翎张张嘴,似乎想解释什么,可又无从说起,只能皱着眉。

    从木船上,突然飘飞下来一个人,随着这个人的飞出,大船上始终有一束聚光灯对准他,仿佛他是个超级大明星似的。

    不过这人长的确实有几分明星相,他留着一头飘逸长发,用发环扎成马尾辫,面孔上有一种十分奶油的帅气,身上穿着宽松又炫目的衣服,有点象是表演服,一把灿烂夺目的长剑,佩在腰间。

    这个男人从船上飞下来,直接就冲着蓝翎过去,他落在蓝翎身前,居然毫不客气的一把抓住蓝翎的手,肉麻的说:“小翎,你怎么会来接我的,你怎么会知道我今天到的?”

    小翎?

    杨浩肚子里酸水泛滥成灾了,尤其看那个长发帅哥居然敢抓着蓝翎的手不放。更是无名之火燃起,他噔噔噔噔走过去。可惜,男人眼里只有他的小翎,已经将杨浩完全的无视。

    “周耀,我……”蓝翎用力抽回自己地手,

    脸上的尴尬都不用再多说。

    “小翎,我好想你。”这个叫周耀的男人居然又抓起了蓝翎的手。

    “给我放开!!”杨浩终于忍不住,完全不顾自己绝代高人的面子,怒斥道。

    周耀到了这会。才算发现有杨浩这位仁兄在,他一手拉着蓝翎。一边用鄙夷的眼神望杨浩:“关你屁事,我和未婚妻说几句话又怎么了。”

    “未婚妻!!”杨浩怒吼,影月和混元子都在他肚子里嘶叫开了。

    “废话!蓝翎的未婚夫,除了我周耀外,还有谁?”

    这个男人恬不知耻的居然还伸出双手,要去拥抱蓝翎,完全没看清蓝翎脸色有多难看,“这段时间,真是想死我“放手!”蓝翎和杨浩同时吼起来。

    蓝翎一把甩开周耀。俏脸生煞的退开几步。

    周耀还不知死活:“小翎,你怎么还这样啊,我这次回来,就是来跟你结婚地,以后你可以跟我亲热一点……

    蓝翎必须用十二分的冷静,才能遏制住自己杀人地冲动,不过更让她恼火的还是杨浩那股子憋屈加疑惑的眼神。杨浩他一榷女人,居然还不相信自己,真是让人气的恨不得一枪戳死他。

    蓝翎郁闷的跺脚。她狠狠瞪了杨浩一眼,也不管这两个男人之间的误解,自顾自的象银光般出去。

    “小翎!小翎……”周耀望着蓝翎飞去的方

    向,还自怨自哀的挥着手。他没看到,杨浩地神情已经快要吃人了。

    这世界上送死的人实在数不胜数,居然不等杨浩发飙,从那艘木船上又飞下来两个更是弱的只有剑师层级的人,一脸马屁精的神情。开始朝着杨浩乱喷。

    “路人甲,你给我死开。”

    “路人甲?”杨浩点点自己。

    “说的就是你,在我们周耀周公子面前,一切雄性生物都是路人。都是配角。”

    “没错了,我们周耀公子,可是星空马戏团的少爷,是这宇宙里最伟大的表演家。”

    “周耀公子同样也是帝都首席美女蓝翎小姐的未婚“未婚夫?”杨浩被一阵乱七八糟地搞乱了,只听到这句。

    “周耀少爷和蓝翎小姐,在很小的时候,就由元老院指婚,很快就要完婚。路人甲,你要是不想死的话,最好离蓝翎小姐远些。”

    杨浩很想让自己没那么暴躁,但这个世界上不怕死的人太多了,多到他想躲都躲不及。

    也许是看到杨浩流露出来的杀气,那两个家伙和周耀都有些意外,只是象杨浩这个层级的人,如果收敛起力量,别人看起来就连剑师都达不到。所以那两个人,大概觉得杨浩只是个最低级的剑士吧。

    居然……他们居然拔出了长剑。还用剑尖指着杨浩说:“路人甲,你可知道我们周耀少爷,很快就要进入圣域,成为新一代的剑圣了。满帝都去看,有谁是周耀少爷地对手,我劝你乖乖滚蛋,要不然,灿若星辉剑的威力,会让你后悔莫及的。”

    杨浩拿眼角瞟瞟叫周耀的家伙,着这奶油小生,似乎没什么厉害地,倒是他腰上那把剑,似乎闪烁着神器的光辉,有点古怪。

    星空马戏团。杨浩感觉在哪听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我也给你们一个活下去的机会。”杨浩淡淡的说,“从今后不再提及你和蓝翎的婚约,然后开着你的木船滚出地球。”

    “什么!”那三人快发癫了。

    两个随从挺剑直刺杨浩,剑身上的力量,就算杨浩刚入门时都不会太在乎。所以杨浩直楞楞的站着,就好像不会躲闪般,任由他们刺过来。

    等两个随从面露欣喜,在几人前黑影一闪,已经多了个干巴巴的老头,这老头子头发胡子灰白,穿着小丑的七色宽大衣服。

    “班主!”周耀吃了一惊,吃惊的不是班主的出现,而是他轻飘飘的捏住两把剑尖,不让他们刺向杨浩。

    “够了!”班主一抖手腕,两个随从跟路着退了回“为什么不杀了他?”周耀还愤愤不平,指着杨浩骂,“这个家伙居然敢缠着小翎,还要我们滚出地球。”

    “在下周川千,星空马戏团的班主。”老头行了个礼,是对宇宙百强武者的礼节。

    这动作,让另三人看的呆了。

    杨浩却受之无愧,他也同样行了个礼,这老头子浑身上下,连一丝一毫力量都没有外泄出来,如果没达到圣域是不可能的,弄不好甚至亦是圣域巅峰的绝代高手。

    “请问您是?”老头子询问,在他脸上写满迷惑,帝国中似乎并没有这样段位的年轻高手。

    杨浩正要开口,可突然感应到什么,他一回身,玛雅所化的金光,已经落在面前了。

    “皇帝老头开大会,要你赶紧去。”玛雅面无表情的说了句,又化作金光回去。这个女人跟杨浩混久了,连用词都一个样。

    这句皇帝老头,让周耀他们几个更是张口结舌,见过彪悍的,可没见过这种当面都敢辱骂皇帝的彪悍人物。

    杨浩眯着眼睛看看天,天色已经蒙蒙白,新的一天早就开始,不知不觉中,他和蓝翎在海边已经过了整晚。

    今天正是庭议,皇帝和帝国大臣们讨论元老院谈判的事情,事关要不要交出杨浩,自然比较重要。

    “我有事要办,那几条命先欠着。”杨浩对周川千说,“尽快滚出地球,别让我送你们一程。”

    “你这个路人甲,是不是找死!”两个随从不敢造次,却躲在周耀身后破口大骂。

    杨浩冷哼一声。

    那两个人噗噗喷出两口鲜血,已经再说不出话来。

    周耀已经被唬的完全没了章法,他那奶油的脸蛋都吓的有点扭曲。

    周川千也是嘴角抽搐,又一拱手:“请问阁下大名,来日星空马戏团一定有礼送上。”

    杨浩转身,淮备离去。

    周川千有些急了:“阁下,我不能为你一句话离开地球,星空马戏团在宇宙间也是有些地位的。如果阁下不嫌弃,请您后天来帝都看我们的马戏表演。”

    这老头子罗嗦的话还没说完,杨浩已经御剑射入星空“会来的。”杨浩冷冰冰的话,更像是支剑。

    但射出的却是火焰,在一片喧嚣声中,周川干和周耀募然发现,他们那艘大木船上,不知何时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这无名之火猛烈到几百人迸来扑救都只能勉强控制。

    周川千的神情变了,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人,一个被元老甚至执事元老都认为是煞星的人。

    “班主。”周耀居然还有些委屈。

    周川千啪的一个巴掌甩在侄子的脸上:“蠢货,这种煞星,是你能惹得起的么?”

    周耀畏缩的退开几步。但周川千却又跺跺脚,无奈的摇头:“可是……我们回来,不就是为了惹这煞星么。”

    这老头子眼眸中的星辉,只是强盛闪烁了片刻,就又微弱了下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