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六章 星空马戏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七卷 第六章 星空马戏团

    “天!”弦澜张大嘴,傻掉了,“这是什么宝贝?”

    “这就是冰丝风铃,纯粹透明的物体,只能够听到,但不能够看到。”老板得意的竖起三根手指,“原产地是北部宇宙,但现在已经不存在了,这种冰丝风铃存世不选过十件,卖三千万帝国币,我算是亏本大出血了。”

    “冰丝风铃?”杨浩疑惑的看着,“这世界上有这种纯透明的东西存在?”

    老板又朝着手指间吹了口气,那悦耳的声音再度回旋起来,老板得意说:“这种风铃可不简单,它的主材料是北部某个星球上的千年不融冰,这种冰不管放在什么环境下,都是不会融化的,再经过工匠的打磨以及用最坚韧的无魂蜘蛛丝串连,才能够制作成功。就算北部宇宙还存在,象这样的极品,一年最多生产半副而已。象这样的宝贝,有哪个女人会不喜欢?”

    “喜欢!喜欢!”弦澜眼睛发光,已经恨不得抢过来“我要了。”杨浩微笑。

    老板喜出望外,连忙将冰丝风铃装进盒子里,又用期盼的眼神着着杨浩。

    不过杨浩的微笑很快就变成了尴尬,他发现自己出来匆忙,居然连信用卡都没带:“这个……我好像没带钱。”

    老板兴奋的神情停滞了,这果然是个精明商人,连一丝表情都不舍的浪费,迅速将那盒子藏到了背后。生怕被歹人多着一眼。

    “既然如此,那就请带了钱再来吧。”老板声音冷冷地,“不过,象这样的好东西,过一个小时就可以被买走。

    老板的话音未落,杨浩已经一挥手,那只盒子不知怎么的,就呼一下飞到了他的手上。

    “喂,你明抢啊!”老板跳起来。

    杨浩白了他一眼:“过会自己去丹鼎剑派拿钱,我犯得着抢你么。”说着。就径直朝门外走去。

    “慢着慢着!”那老板一听大惊。三步并作两步飞快赶到杨浩身前,“你说什么?你说丹鼎剑派?”

    “怎么了?”杨浩不悦,“我就是丹鼎剑派的杨浩,还怕我不给你钱?”

    那老板已经满头大汗,呆了至少几秒钟,这个老头子怎么也不会想到,面前的居然是行商总会十大理事之一的不死战神杨浩。

    虽说这家店是跟着星空马戏团混饭吃,可照样归行商总会管辖,如果杨浩早点报出身份。就算借这老板几个胆子,他也不敢有分毫不敬的态度。

    老板立刻恭恭敬敬的对杨浩行礼:“不知道是理事大驾光临,我错了。我错了。”

    杨浩倒是怔了怔,虽说当理事有段时间,不过他还从来没用这身份压过人,也不知道居然这么管用。

    “恩,理事应该不会欠你钱吧。过会自己去剑派拿钱。”杨浩说。

    “不敢不敢。”老板大惊。“怎么能收您地钱呢,这东西我赠送,免费赠送。”老板又快步从柜台上抓了一把宝石,双手递给弦澜,“这些不象样地东西,就当是小礼物了。希望理事和理事夫人能够喜欢。”

    理事当然不会喜欢,不过理事夫人这个称呼,弦澜似乎蛮受用的,她很给面子的接过宝石,象普通小玩意似的塞进手包里。

    杨浩大大白了她一眼,一个公主居然还贪这小便宜。

    “欢迎杨浩理事常来。”当杨浩走出商店时,小老板还在门口殷情的告别着。

    弦澜公主才出门口不远,就对着杨浩手一摊:“拿来!”

    “什么?”杨浩装傻。

    “风铃啊!”弦澜噘嘴了,“不是买来送给我的么,快拿来。看在你有诚意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原谅你以往的不敬。”

    杨浩装傻装不过去,干脆直截了当:“谁说是送给你的,我买来自己挂。”

    “你一个男人,挂风铃干嘛。”

    “我喜欢,你管地着么。”杨浩手一晃,那盒子已经隐没在身上,弦澜再想抢也无从下手。何况杨浩已经大摇大摆的朝着星空马戏团的大棚走去。

    “你!!!”弦澜气急败坏,她站在那里用力跺脚。

    可除了周围人投来奇怪地目光外,扬浩连表情都欠奉这次,扬浩算是把弦澜公主给彻底得罪了。这女人的冷战,一直到星空马戏团表演开始还没有结束。

    不过跟公主出来混,还是大有好处的,譬如看表演时就不用跟别人挤,直接坐在位置最好的贵

    宾包房里面,边上还有机器人伺候着,新鲜的水果和美酒络绎不绝地送上来。

    但表演开始不久,杨浩的注意力就被别的事情吸引过去了。杨浩发现,就在离表演场最近的一个贵宾包厢里面,看翎赫然坐着。而且还是周耀表演时正对着的方向,很明显,这是周耀为了讨看翎欢心而做的手脚。

    扬浩似乎听到旁边弦澜地冷笑,他顿时明白,这个妖怪的公主才没这么好约自己看表演,她要自己看的,恐怕是另一出表演。

    台上的周耀,和台下的看翎,两个人之间会有什么精彩演出?

    杨浩冷冷的看台上的表演,周围一片山呼海啸的喝采,仿佛发生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其实不过是马戏团将一些宇宙中的异兽驯服,让他们做些充满诗意且超出人们想象的动作而已。

    杨浩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想起了一桩事情,一桩他早就该想到,却迟迟没记起来的事情。

    星空马戏团。

    星辰之剑。

    十剑流里面,似乎就有一个剑派,叫做星空马戏团,只是这个剑派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所以杨浩才无视了这么久。而这个剑派同样也掌握着十把神剑之一的星辰之剑。

    这么说来,不就是眼前这个马戏班子么?

    杨浩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星空马戏团果然有两下子,以自己的副业闻名,居然都掩盖住是十剑流之一的身份。

    不过,现在想起这件事情,对扬浩来说却是个好消息,因为他终于找到痛击对方的借口了。

    如果只是为了看翎而争风吃醋的话,未免有失高手的风度,但对方却是十剑流中实力保存最好的一个剑派,以杨浩和十剑流的仇怨,就算消灭了对方,恐怕别人也不能说什么。

    就在扬浩为找到扁人理由兴奋之时,台上的马戏到了一个新的。

    几十只宇宙异兽被人驱赶到台上,几种精神力的异能碰撞在一起,居然炸开了一朵朵的冰花,而那些粗壮丑陋的异兽在冰花洗礼下,跳跃开笨拙的舞蹈,让人看了忍俊不止。

    “既然这么高兴,那就再添点笑料吧。”杨浩挑眉,不怀好意的振振手腕,几十道充满春药成分的真气,以细若游丝的状态出去,全部都准确刺进异兽们的大鼻子以杨浩现在的功力,只要他愿意,那些真气绝对可以当成超级烈性春药来用,而且起效时间快的惊人。

    台上立马就有变化,首先是马戏团驯兽师感觉异兽反应强烈,似乎不再接受指令,尤其是几只精神力强劲的异兽,开始甩着大脑袋,疯狂嘶吼起来。

    那支排列成行的舞蹈,也顿时散架。

    慢慢的,连驯兽师都被异兽们的疯狂给惊呆了,有几只平时温顺的小兽,竟然也四处奔跑,到处顶人了。

    观众席上此起彼伏的欢呼声被惊叹压过,大部分人都诧异的站起来,想看着台上发生了什么。要知道星空马戏团成立近百年,在表演中从来都没有失手过。

    就在马戏团所有成员登上台,准备强行控制异兽的时候,今天最大的诞生了。

    那几十只种族各异,肤色不同的异兽,竟然在台上公然的……交配了……

    这简直就是千古奇闻,众所皆知的是,宇宙中的兽类虽然都不被认为是智慧族群,但它们同样有自己的规矩和性情,异种之间不要说交配,就算是好好相处那也是很难的事情。

    就算星空马戏团的人费尽心机,这些异兽平日里还隔三岔五的要打一架。

    但是,今天真正的奇迹出现了,那些品种不一,甚至还有仇恨在身的异兽们,竟真的拔枪相向,在大舞台上面公然交配起来。

    最令人发噱的是,因为母兽数量有限,至少有两只公兽被挤了出来,最后竟也相互楼做一团,场面令人难以置信。

    “天啊……”

    观众们都快疯狂了,到这个时候,就算至尊来了也不可能让人相信,这是马戏团原本的节目安排。

    那种不堪入目的场面,让带着孩子的父母开始愤怒的斥骂。更有一些纨绔贵族疯狂喝起倒彩来,那种嘘声排山倒海,简直象是要将整个马戏蓬都震塌掉。

    星空马戏团建团百年,游历过整个字宙,表演场次何止过万,但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如果这个危机不解决,那么星空那不朽之艺术的招牌也可以摘掉了。

    肇事者扬浩端坐在贵宾包厢里,喜滋滋的观望着,就像与他完全无关似的。弦澜虽然对这场景充满了怀疑,但看扬浩连动都没动过,自然不会怀疑到他的头上。

    更让扬浩开心的是,坐在最前面的看翎也舒服的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一点都没有为马戏团的现状着急,可想而知,看翎对那个周耀是丝毫不上心的。

    不过扬浩高兴的似乎略早了一些。

    星空马戏团能够生存这么长时间,自然拥有很多绝招,有时候,这些绝招还不止一手两手。

    就在所有人出动,都没办法制服那些异兽,而台下倒彩声音到达顶峰的时候。

    整个表演场的灯光完全熄灭了。

    观众席上爆发出更强烈的怒斥和惊恐的喊叫。不过这些声音,却被随之而来的奇异景象给熄灭了。

    只见在一片黑暗之中。出现了几点闪亮地银光,就仿佛是宇宙最初时候朦胧的星光。激烈而雄壮的音乐声中,这些星光快速扩散,变作了璀璨的星云,和广阔到没有边际的银河。

    展现在大家面前的,竟然是一副宇宙由无到有,星辰诞生和消亡的场景。

    而这场景,居然是由一个人和一把剑表演出来的。

    那个人一出场,扬浩就由心里不舒服的哼了一声。除了周耀这个奶油小生外,整个星空都没人让杨浩这么不满。

    让他更加不满的还有周耀手上地剑。那把闪烁神器光辉地。显然就是十把神剑之一的星辰之剑。

    奇异的景象,依旧在表演台的上空展现着,星云仿佛呼啸着成长,一粒粒的星球在美妙光晕中诞生。

    这些玄妙的幻像,让观众们全然忘记了刚才台上发生的一切。

    而杨浩这个层级的高手,则更可以看到,周耀不止是在表演,他每一下的剑术,都能够将巨大地能量折。并且准确击中黑暗中的某只怪兽,这么一小会时间,那几十只异兽大概都已经被他给刺死了。

    星辰之剑的能力。似乎能够让人在使用过程中,折射宇宙间各大星辰地力量。

    而周耀现在展现的剑法,更是十剑流中赫赫有名的“灿若星辉”剑法。这套剑术不止是威力强大,在使用的时候还能呈现出异常美丽的景象。周耀用这套剑法不仅踏入年轻高手地行列,更是骗了不少的美女。

    一套灿若星辉剑。就将星空马戏团史上最大危机消弹与无形之中。周耀在空中曼妙的姿态,又引发了无数少女尖叫,甚至连弦澜的眼睛都有些发亮。幸亏前面坐着的蓝翎还无动于衷的闭目养神,要不然,杨浩非得立刻发飙不但该发地飙始终少不了,周耀接下去的一个动作。让杨浩按搽的火气彻底爆发了出来。

    就在灿若星辉剑舞完,而表演台上的异兽也被清理干净的同时。在一片摧擦星辉的光芒熊耀下,周耀以大明星的姿态,伸开双手,从空中缓缓落地。

    他停落的地方,正好是看翎的身前,而当周耀笑容满面的站在看翎身前时,一束巨大的鲜花陡然出现在他的手心里。

    周耀半跪在看翎面前,把上千朵鲜花递上。

    这个意外的场景,让所有看表演的女人都疯狂了,如此浪漫的景象居然会出现在眼前,整个表演中最出彩的明星,居然当场跪在面前,这让几个女人受的了。

    弦澜终于灿烂的笑开了,她自然事先知道这一幕,要不然也不会拖着扬浩来看了。弦澜就是要让杨浩知道,蓝翎不属于他就是不属于他的。

    “周耀很帅吧。”弦澜不怀好意的说,“他和看翎可是青梅竹马,很小的时候,执事元老就指婚了,今天一过,他们随时都会结婚,你……”

    弦澜公主话还没说完,却挂异的发现,刚才还坐在身旁,脸色

    暗沉的扬浩已经消失不见了。

    看翎确实有些意外,今天她来这里看表演,也是弦澜安排的,虽然晓得周耀会耍些花样,但却没料到搞这么人。

    当周耀将上千朵花放在看翎面前时,这个女人连一点欢喜神情都没有,只是轻轻叹了一声。她叹的自然是送花的人,并非心中所想。

    如果面前的周耀换成杨浩,看翎大概会连睡觉都幸福的笑醒。可偏偏又不是。

    看翎双手放在胸前,任由周耀跪着,连半点接受的动作都没有。

    可周耀却正在兴头上,他这招也不是第一次用了,以往只要使出来,无不让少女彻底眩晕,从此后任他为所欲为。

    所以周耀坚信,自己对女人的绝招,一定会奏效的,现在只欠一点点火候而已。

    正是这种想法,让他预备增加一些甜言蜜语:“小翎,我对你……”

    周耀的悲剧人生,就此拉开了帷幕。他这句话才刚刚起了个头,就突然发现手上一轻,那捧上千多花形成的巨型花球陡然消失了。

    看翎昂起头,正好看到那些被粉碎的花屑飘飘扬扬的洒下来。随后,她的手就已经被一个人拉住了,而且拉的很紧,根本不容挣开。

    看翎也没想要松开。

    扬浩的怒气值已经达到了顶点,在弦澜说话的时候,他已经陷入暴走,而飞到看翎身旁时,刚刚轮到周耀开口。所以周耀的那束花,成了杨浩剑下第一个牺牲品。

    要不是看翎肯乖乖让杨浩牵着手,那个周耀绝活不过下一秒去。

    “你……你是谁?”周耀惊诧的站起来,他的表情,不比周围那些观众要好多少。只是当他问出这愚蠢问题后,已经认出杨浩的身份,迅速把下半句威胁的话给咽了回去。

    杨浩的脸色冷的能冰冻整个世界:“我告诉过你,蓝翎是我的女人。”

    “我……我……”周耀被扬浩能杀人的眼光逼退了两步,他仗着是自己地盘,还想强横几句,“我才是……”

    周围的人也都认出杨浩,那些大部分都是帝都的贵族,对杨浩这个近期崛起的新贵自然了若指掌,不少女人都在窃窃私语。

    “不死战神来了。”

    “原来不死战神和第一美女真有绯闻啊。”

    “看起来扬浩可比周耀帅多了……”

    周耀听见周围人的议论,脸色更是剧变:“你真的是不死战神杨浩?”

    “看翎是我的女人。”杨浩一字一顿的强调,“你给我滚出帝都,不然就抬着尸体出去。”

    周耀活这么大,从来没被人这样侮辱过,更何况还是在自己的马戏团里面。就算这个家伙是泥菩萨,恐怕也已经受不了了。周耀怎么说也是年轻一代里数得着的高手,纵然没有看翎厉害,但平素的剑法也不是好惹的。

    “不死战神?”周耀亮了亮星辰之剑,“在我的灿若星辉剑术下,没有谁是不死的。”

    “是么?”杨浩笑了。

    看翎用那种同情的眼神看着周耀,说实话,看翎虽然对周耀没什么感情,但毕竟一起长大,也不想看着他在面前死掉,所以小心翼翼的拉了拉杨浩的手,想让扬浩在吃醋之余,能够手下留情。

    看着所爱的男人为自己大发雷霆,这实在是女人的一种幸福呵。

    就在杨浩被看翎的示意分心之际,周耀的灿若星辉剑术发出了。不可思议的星际光辉,在那把神剑上绽放开来,以最美妙的弧线,向杨浩的身体刺去。

    周耀的全身,仿佛都笼罩在星辉的光晕里面,十分的漂亮。

    所有观众发出惊呼,大家都看见杨浩转头的时候,周耀已经发出了偷袭的一剑,而且距离近到杨浩都无法拔剑抵挡。

    难道不死战神的神话,真要在这里终结么?

    别人都忘记了,杨浩的剑,是不需要拔的。影月就藏匿在杨浩的身体里面,只要一念动,就足以出鞘。

    所以当影月那几乎无可阻挡的力量汹涌喷出时,周耀连带他那漂亮的剑法都象是枯叶般飞了出去,空中喷洒出一片鲜血。

    周耀飞出了整整三十米远,落在了表演台的中间,连爬都爬不起来,唯有发出可怜兮兮的呻吟。

    “剑术漂亮是没用的。”杨浩冷笑着松开看翎的手,以别人难以察觉的速度咽下了一粒剑丹。

    “千一里一流一杀!!”杨浩一字一顿的念出剑招的名字,随着他的声音,那股嗜血的力量,已经将周围的一切都带的蠢蠢欲动了。幸亏看翎能够稳住身边,不然,那些观众早已被杨浩磅罐的力量给卷的粉碎。

    千里流杀的剑光喷薄出去,变成了一道血红色的剑芒,朝着表演台中间的周耀劈去。这不可一世的剑法,就连剑师团的团长都难以抵御,更何况是没有反抗能力的周耀呢。

    锵!!

    惊人的一剑,居然在半路被人拦截了下来。

    杨浩象离弦之箭般射出,与拦截剑光的人连续对撞了三次,令人夺目的圣域光辉,在两个人的身上同时绽放出来。

    等到这两个人分开,人们才诧异的发现,在扬浩的对面,是星空马戏团的班主周川千,这老头子浑身也如杨浩般闪烁着圣域之光。竟然也是圣域巅峰地超级高手。

    刚才这两人飞快的交手,很明显是杨浩占了上风,因为此刻杨浩威势十足的站立着,影月在头顶呜呜打旋。而周川千却嘴角有血痕,喘的上气不接下气。

    但不管怎么样,能够着到两个圣域巅峰高手的决斗,已经是可遇不可求的场景了。周围的贵族们观众们疯狂鼓噪起来,简直将这一幕当作表演的节目。

    周川千面露苦涩,他是接下了杨浩这一连串打击,才知道有多厉害。简直厉害到难以想象。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鬼元老会铩羽而归,甚至实力大受损害。

    杨浩的力量,根本就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的。圣域巅峰只是他所处地境界,再加上丹鼎派地功法以及剑丹,还有影月神器的威力。杨浩无需使出火系奥义,就足以大杀四方了。

    如果周川千自己不是圣域巅峰的话,在刚才这一轮攻击中早就被轰杀而死,不要说救周耀,就算自己逃掉就不错了。

    在元老院中。本来确实只有九位圣域巅峰高手,既为九大执事元老。周川千做为十剑流的一派门主,原来不过刚到圣域。普通元老而已。只是这次出去游历,让他屡有奇遇,这些奇遇和至尊还颇有些关系,总而言之,周川千是刚刚才升级到圣域巅峰。也成为元老院第十位巅峰级的高手。

    按理说,这样的级数应当世间无敌才对,可惜周川千偏偏碰上了扬浩这个小魔头,杨浩的实力已经强横的不像话,根本没人能压制的住。

    所以周川千唯有叹息,自己怎么会与杨浩为敌才是。

    面对着气势磅礴地杨浩。以及周围喧嚣的擂鼓助威声,周川千心肝儿直发颤,他颇为谦卑的向杨浩行礼:

    “领主大人,何必总是与我侄子过不去呢。”

    “那要问他,为什么总纠缠我地女人。”扬浩这话说的响亮,也说的毫不遮掩,反倒是把看翎以及周围的人吓了一大跳。

    现在全帝国的人都晓得,杨浩与弦澜公主早就指婚,再过不了多久就会结婚。这世界上,除了弦澜外,还有谁敢自认是杨浩地女人。哪怕杨浩有些绯闻,甚至有些情人,那也自己知道就好,哪里有这样光明正大说出来的。

    上万观众的目光,刹那间都投向了看翎,如果这些目光是光波的话,恐怕早就把看翎给烤熟了。

    可杨浩还不肯停歇,他用更响亮的声音,几乎让这个房子里的每个人都清晰听到:“看翎,她就是我地女人!”

    “呵!”周围更是一片喧哗,有好事者发现弦澜公主也正坐在贵宾包厢里,这下子,两女共侍一夫的联想一发不可收

    抬了。

    贵族们都敢担保,不用等明天,只需几个小时,网路上和各种八卦报刊,都会纷纷登出这则消息。

    不死战神扬浩带着未婚妻看表演,却为了另一个女人争风吃醋。这样的消息简直太引人注目了。更何况八卦的主角是帝都三大美女中的两个。

    连周川千都不禁为杨浩担心起来:“既然,杨浩领主快要和公主成婚了,为什么还说看翎是您的女人呢?帝都的人都知道,看翎和小侄周耀是有婚约的呀。”

    “婚约就是用来撕毁的。”杨浩压根就没准备给弦澜留面子,“星空马戏团如果还想存在的话,就离我的女人远些。”

    “可是……”周川千还要苦苦相劝。

    看翎却霍然站起来,这女人的脸色可极不好看,估计是被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给看的恼了。

    “元老院的指婚,我从来没答应过。”看翎这句话,是说给周川千听的,“所以请周元老以后不要再提了。”

    还不等扬浩露出个满意的笑容,看翎下一句话就到了:“我也不是杨浩领主你的女人,你还是跟公主尽早完婚吧。”

    这句说完,看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稍歇,弦澜也从包厢了冲出来,满脸焦急的跟随着看翎去了。看的出来,虽然弦澜阴险了些,却也还在乎自己的挚友。

    杨浩本来就一肚子的火,又被看翎给抢白了一句。所以当他望着看翎的背影消失,又慢慢转回去对着周川千的时候,那老头子的心肝儿又颤了起来。

    “很好,你们很好。”杨浩说,脸上还露出阴阴的一天。

    “领主大人,如果真要动手,我自然挡不住你,可这周围数万无辜的人,一定会遭殃的,请您三思啊。”

    周川千的话,可不是瞎说说的,两个圣域巅峰高手之战,真要打起来,那不要说伤及无辜,连轰掉大半个帝都都是极有可能的。

    杨浩眼睛一瞪,影月嗡嗡声大作。

    周川千赶紧全身戒备,以防扬浩真的枉性大发。可谁料到杨浩连一丁点的动作都没有,可周川千偏偏感觉到身后的空气中有种炙热的杀气,而观众席上更是发出惊天动地的尖叫。

    周川千急忙回头,正好看见一个硕大的火球凭空出现,并且以不可阻挡之势,狠狠的砸在了周耀的身体上。

    “啊!!!!!”周耀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凄厉惨叫,整个人便被笼罩在一团烈焰之中。而更恐怖的是,这团烈焰又迅速的开来。

    扬浩的临爆,已经修炼到呼之即来的程度。

    周川千这才晓得杨浩刚才只是吸引注意力,真正的杀抬是对着周耀的。等周川千赶回去帮侄子扑灭大火和控制的时候,周耀浑身变成黑色焦炭,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虽然还不致死,但已经形同一个废人。

    “扬浩!!!!!”

    周川千勃然大怒。

    这个老头子没有子女,乃止整个周家都人丁单薄,几代之内唯有周耀这个传人,这是整个家族的希望所在。

    如果周耀被废,那周家,星空马戏团又让谁去传承呢。

    周川千就算是个纸人,看了侄子的模样,也会燃起火。他愤怒的咆哮,他要和杨浩决一死战。

    “杨浩!!!!我要杀了你!!!!!!”

    可表演台上已经空空荡荡,杨浩一击得手后,根本没有停留,急匆匆的飞去哄女朋友了,压根不关心什么周家的传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