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七章 潜龙之首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七卷 第七章 潜龙之首领

    (-  杨浩找到看翎的时候,已经快到深夜了。他是很干脆的从窗户飞进看翎房间,因为不想跟看翎父母解释为什么会和他们女儿玩地下情,以及和公主之间的关系。

    当杨浩突然窜进窗户,进入看翎闺房时,弦澜正非常无耻的大讲特讲扬浩的坏话,基本上已经从五岁开始讲到二十五岁,接下来就要开说关于色情的话题了。

    弦澜公主讲的眉飞色舞,起劲的要命,以至于杨浩阴森森在她背后站半天都没有发觉。

    “你说的那个人,也叫杨浩?”杨浩冷笑着问。

    “哇!鬼啊!!”弦澜蹦了起来,不等落地就被杨浩象抓小鸡似的抓在手里,“你……你想干嘛?你再碰我,我喊非礼哦!”

    “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谁有空非礼你。”

    杨浩必须要忍得很辛苦,才不会失手掐死这卑鄙无耻的女人。

    在弦澜大讲扬浩是非的时候,看翎正在洗澡中,听到外面有尖叫声,还以为弦澜出了意外,只披了条浴衣,头发湿漉漉的冲了出来。

    “怎么是你……”看翎呆了呆,眼圈却红了,“杨浩,你放下弦澜。”

    杨浩火大的把弦澜丢床上,他真是搞不懂这群女人,明明是情敌,却还要做朋友,简直无厘头到了极点。

    “你来干什么?”看翎声音轻轻的。

    “我来告诉你。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我地女人,是我一个人的!”扬浩恶狠狠,“你等着我,我现在去找英烈皇退婚。”

    “不要!”看翎吓一跳。就算她真的有些生气吃味,但大是大非还是清楚,英烈皇指婚来对抗元老院,这是蓝翎再明白不过的道理。

    可杨浩已经如开弓的箭,再也没可能回头了。他把一个精美的盒子放在桌子上,再不说一句话。就驾驭着影月飞速离开。朝着皇城的方向射去。

    “野蛮人,乡巴佬!”弦澜委屈的从床上爬起来,揉着被摔疼的胳膊,还想再说杨浩几句坏话。可却看到一副让人不忍出声打搅的画面。

    看翎从盒子里拿出了那副弦澜一心想要地风铃,把它挂在自己地窗损上,然后腿伸出窗台,就坐在窗口边,靠着墙,一边听着风铃那悦耳的鸣奏。一边遥望着远方。

    人造月的光辉,从万米高空上洒下,银色之光包裹着看翎。让这个浑身如露珠般晶莹的女人,显得尤为动人。

    皇城。

    经过连番的恶战,皇城中的禁卫军损失过半,几十年培养的精锐也折损非常严重,再也径不起更多的折腾了。

    但越是这种时候。秦奉就越是小心,他知道,元老院和皇室之间,已经没有和穆共处的机会,暗杀地毒手,随时会伸向英烈皇。而这种时候。泰奉就是英烈皇最后的一道防线。

    所以今天晚上,禁卫军总统领秦奉居然亲自带队巡城,让黑甲武士们大为诧异。

    秦奉带队巡到东正门,忽然感觉天空中有巨大的能量波在闪烁,按理说,皇城之内地所有能量都应该达到一个稳定值,任何额外的波动,都是有入侵者的警讯。

    而这警讯,也未免太大以及来的太快了。

    泰奉只是一招头间,就已经看到入侵看了。那是空中犹如人造月一样大小的火球,从无疆黑暗里,轰然地撞入了英烈皇的寝宫内。

    “有刺客!”秦奉疾呼,“保护陛下!”他不等禁卫军反应,自己双手一搓,已经犹如黑烟般朝着寝宫飞去但无论秦奉怎么迸,他始终没有扬浩的速度快。杨浩这一击是又准又狠,干脆利落的直接杀进了英烈皇睡觉的老窝。

    他自然没准备刺杀,只是要用这方式表明自己坚定的态度。

    杨浩地来势汹汹,如若没有抵挡,恐怕能将半个寝宫都轰掉。

    但在他要落地而未落地的当口,一支剑伸了出来。这支剑很奇妙,它上面并没有带了不起的力量,也没有特殊的剑法,只是象只水墨画写意的毛笔似的伸了过来。

    所刺的,恰恰是扬浩坠落时的命门所在。

    杨浩不得以,只能用影月挡了一下,他去势慢了一分。

    那支剑被挡开后,却又从另一个地方伸了过来,还是那么缓慢,那么写意,那么的若有似无。

    这回杨浩可真的不敢小视了,用这把剑的人,确实非同小可,他所掌握的根本就不是力量,而是剑的真正奥义,他的剑术,已经完全不需要圣域力量的支撑,只是纯粹的剑术,就能有极强的杀伤力。

    影月再度出鞘,与那支剑撞击在一起。可杨浩那庞大的力量推出,犹如泥牛入海般消失不见,反而影月呜呜的飞了回来,仿佛吃了小亏。

    随后,那支剑的第三击又递了出来。

    扬浩的势头完全被遏制,他无奈的现出原身,退开至少十步,这才避开了那支写意之剑的锋芒。

    一个老到不能再老的人,穿着宽松的灰色袍子,站在扬浩不远处。这老头手里撮着把剑,他拿剑的方式很奇怪,只是两个手指夹着剑柄,就像用筷子似的轻松自在。

    英烈皇坐在床上,冷冷看着杨浩。

    纵然扬浩的脸皮再厚,那也知道自己这样闯进来是犯了大忌讳的,他清咳一声,消除尴尬:“陛下,连睡觉都带着高手呢。”

    “杨浩领主,这么晚还来试探皇城的防御?真是用心良苦了。”英烈皇讥讽道。

    扬浩又转头去看那老人。

    “这位是我的师父,帝国首席剑圣。”英烈皇简简单单的介绍。

    杨浩啊了一声,顿时明白过来,眼前这个,就是银河帝国中传奇式的人物,独立于元老院外的第一个剑圣,也是皇室最高守护者。

    老剑圣微微一笑,对杨浩点点头:“你不错,很不错。”

    杨浩恭敬的行礼,对于别人他可以傲一些,但面对这种不可思议的存在,除了敬佩外没什么可做的。

    当年至尊仙宗一统后,全天下修炼者都被归入元老院系统,可唯有这位老剑圣,能够凭借一己之力独立出来,形成了帝国的剑圣系统。老剑圣经受住元老院超过二十年的追杀,执事元老们始终拿他没有办法。到了后期,老剑圣还教导出了三个弟子。

    英烈皇逛冉、宇宙第一游侠司徒海、禁军统领秦奉。

    这三个弟子,都达到(曾经达到)圣域巅峰。如此的功绩,这样的传奇,除了至尊外,几乎无人能够取代。

    英烈皇脸色稍缓:“有事情白天可以进宫,深夜闯进来,真不怕奉奉发火么?”

    “等不及了。”杨浩直冲冲的说,“我要退婚。”

    “你要做什么?”英烈皇眉头紧锁。

    “我要退婚。”

    “你到底要做什么?”英烈皇的语气,非常非常的不愉快。

    杨浩稳了下心神,最后重复了一次:“我要退婚!我不会和弦澜结婚,我要和看翎在一起。”

    英烈皇沉默了。

    整个寝宫静的可怕,连玲风吹进窗缝的呜咽声都清晰可辨,除去床头的灯光外,其他地方昏暗昏暗,扬浩的影子长长拖在地上,更显得萧索。

    “年轻人。”老剑圣打破了这令人窒息的沉默,“你很强大,少年有成,很少有人可以在这个年纪,达到如此的成就。可少年有成往往众矢之的,我有一个弟子,在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达到圣域巅峰,用剑天分之高无人可及。但如今呢,他却在挫败中爬不起来。所以你做每件事情,都要想清楚,不要有令人追悔莫及的冲动。”

    “我和司徒海不同。”杨浩知道老剑圣说的是谁,“我想的很清楚,而且一直都很清楚。我不喜欢弦澜,也不喜欢政治交换,如果要推翻元老院,我希望能凭借自己的力量。”

    “自己的力量?”老剑圣叹了口气,“你有多少力量呢?你的丹鼎派能打垮十剑流,但能对抗三百元老么?你和赫德两个人可以打败九个圣域巅峰高手么?元老院存在几百年了,现在的力量匪夷所思,三百元老就是三百个圣域高手,这股实力就算潜龙阁都抵挡不住,更何况是你呢?”

    “你说的对,如果真的开战,我挡不住。”杨浩没法不承认。

    老剑圣点点头,喜欢扬浩的态度:“元老院要皇室用你的命来换潜龙阁,任何有头脑的人,都知道怎么选择。

    皇帝陛下是惜才,所以用通婚的方式来保全你的性命。如果你退婚,等于彻底拒绝皇室的帮助,也同时拒绝了行商总会和智脑王的帮助。等到元老院彻底拿下潜龙阁,回到地球后,你还有什么资本来保全自己,保全你身边的人?”

    “我不会和元老院谈判的。”杨浩苦笑,“我和他们之间的仇怨,和至尊之间的仇怨,绝对没法用谈判来解决。既然迟早要死战,我更不会牺牲自己的女人。”

    “通婚,是现在最好的办法,能够给你更多的时间。”老剑圣最后相劝。

    “我有我自己的决定。”杨浩寸步不让。

    “你想做什么?”英烈皇显得很疲倦。

    杨浩说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震惊的决定:“我要去拯救潜龙阁,我一个人去,不需要皇室任何的援助。潜龙阁被围多少与我有关,我会负起这份责任,让五千年传承的潜龙阁不被消灭。”

    “呵!”老剑圣深深吸气,目光中闪出惊讶和赞叹。

    “匹夫之勇。”英烈皇摇头,“小小年纪,就要逞这种匹夫之勇,难道你要做第二个司徒诲?”

    司徒诲二十岁达到圣域巅峰,世上无人能及,但为了阻挡帝国的军舰,却几乎粉身碎骨。虽然被潜龙阁所救。

    但一直到了今天都没有恢复当年地武技,并且一直沉溺于酗酒中。

    老剑圣眼睛一直盯着杨浩:“年轻人,你知道三百元老是什么概念么?一个圣域高手,已经可名震天下,可那是整整三百个圣域高手。再加上八个圣域巅峰的执事元老,几乎是整个元老院倾巢而出。不消说你,就算是皇室倾尽举国之力,由我亲自带队,也最多拼一个两败俱伤,潜龙阁该亡还是要亡的。你一个人单枪匹马想救潜龙阁?

    痴人说梦还要现实一点。”

    “这不是匹夫之勇。”扬浩却笑了。有超乎寻常的冷静。“元老院围困潜龙阁,不管你们是否交人,潜龙阁一定会被消灭,这是不可逆转的。元老们不会让这样一根眼中钉继续存在的。而我,我和元老院的仇恨,注定了潜龙阁被消灭后,丹鼎派就是下一个牺牲品。既然如此,既然元老们已经都安排好了,我不如逆水行舟。放手一搏。”

    “你想要置之死地而后生?”老剑圣若有所思。

    “在元老眼中,潜龙阁是一个死人,我也是一个死人。那就让我这个死人去拯救潜龙阁。”扬浩身上。一股凛然之气冲出,“既然事情由我而起,那就让我去结英烈皇看着杨浩那无比的豪气,双手紧紧握拳,却流露出一丝苦笑:“莫非我真的老了。一个孩子的壮志,都能让我觉得惊惧。”

    “陛下,那种气吞万里如虎地气概,是要有人传承地。”杨浩并没有谦虚。

    英烈皇看杨浩的目光变的柔和,就像是在看自己的孩子:“你这一去,等于和皇室决裂。弦澜且不去说她,但你为看翎做这一切,值得么?”

    “她为我在宫殿上刺了她师父一枪,却没人问她是否值得。”杨浩低头,轻轻的说。

    英烈皇叹息不语,良久才摇头:“也许我真的老了,做错了,以为活下去真的比什么都重要。”

    连空气都变得有些苦涩,扬浩最后说:“陛下,困龙局和潜龙阁曝光的事情,必然有内奸在您的身边,请陛下小心。”说完,杨浩就要转身离去。

    “站着。”老剑圣却把扬浩召了回来,“跪下。”

    扬浩愣一下,问混元子:“我连你都没跪过,不至于再拜个师父吧。”

    “老子不在乎这一套,那小鬼可能会给你好处。”混元子说完又呼呼大睡去了,不过心里面对徒弟地尊重还是很受用。

    扬浩单膝跪下。

    “我只做一次,你看好了。”老剑圣伸出一手,腕子一抖,手掌匪夷所思的逆转,划出一个绚烂的孤线,最后往下一切,握拳。“长剑犹在手!”老剑圣说。

    这个动作,赫德做过,英烈皇也做过,可老剑圣却做地极慢,让杨浩能够看清楚。

    杨浩学了一遍,也说:“长剑犹在手!”

    老剑圣满意的笑笑,将一个黑色玄铁指环套在杨浩的手指上:“从今天起,你就是潜龙阁的首领,统御所有潜龙和龙佑军团。”

    “师父!!”英烈皇震惊的叫道。

    “师父!!”刚刚冲进门地泰奉看到这一幕,也惊讶万分。

    杨浩更是呆的莫名其妙,他今天来是宣布退婚,准备一个人去救潜龙阁的,怎么突然就成了潜龙阁的首领。就算老剑圣是以前的首领那也不令人意外,可要传也得传给自己那三个徒弟吧。

    “为什么?”杨浩的脑子里完全都是问号。

    “就像是你说地,那种气吞万里如虎的气概,是需要人传承的。”老剑圣背转身,不再去看杨浩,“你就是潜龙阁的传承,这不是我的选择,而是潜龙精神的选择。”

    英烈皇有些黯然。

    他自然知道,老剑圣就是潜龙阁的首领,而且一直以来,都在寻找新的首领传承。英烈皇有时候想,如果再早上几十年,或许他真的有资格去做这个首领。可是如今呢,有太多的厉害需要权衡,他的斗志早就磨灭了大毕。

    秦奉更不可能,泰奉是那种黑暗里阴郁的人,永远见不得阳光。

    所以当老剑圣将这枚代表着历史上最伟大组织领袖的戒指交给杨浩时,英烈皇和秦奉心中都有说不出的滋味,甚至是有点嫉妒杨浩。

    扬浩的身上,不只是有圣域巅峰的力量,更拥有他们年轻时吞食天地的勇气。而这种越挫越勇,不死不灭的精神,正是潜龙们的生存之本。

    皇城的这一夜,注定是无眠的,在表面稍瞬即逝的波动后,没有人知道,其实发生了多大的权利更迭。皇室以外最大的一支反元老力量,终于交到了杨浩的手上,而五千年不灭的奇迹,终于也有机会,再度延续下去。

    杨浩回到丹鼎派时,已经过了子夜,他的心情复杂,仿佛有一陀象手上戒指那样沉重的东西,堵在胸口跌不下等飞到丹鼎派庄园时,突然看到剑派里面一道五彩的圣光冲天而起。

    杨浩怕里面出意外,急忙飞进圣光四溢的地方看。只见赫德正威武异常的站立着,一只手搭在龙云的腰上。而那些炫丽的圣光,居然是从龙云身体上的。

    “哈!”杨浩喜出望外,“龙云,你终于也达到圣域一屋子的人都随着扬浩欢呼起来,今天可算是大日子,谢风霆、玛雅、XII、诸葛建还有浩剑团的几个高手都在,大家一起见证龙云正式跨入圣域的时刻。

    前几个月,龙云在拼死护卫丹鼎派的战斗里,已经隐隐出现了升入圣域的迹象。等赫德到后,这老人熊一直帮龙云修炼,并且教了他许多隐秘的修炼法门,经过一段时间的闭关,龙云终于也成为了圣域高手。

    龙云被大家簇拥着,难得有这样眉飞色舞的时候,一伙人吵吵着要龙云快点请全丹鼎派喝酒,把龙云给难为的,直向杨浩求救。

    杨浩见大家这么兴高采烈,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自己将要去潜龙阁的事情。其实这是明摆着的,解救潜龙阁的任务九死一不生,几乎是必死的行程,杨浩明天一出发,能回来的机会估计微乎其微。

    今天晚上,扬浩原本是想和大家告别的,他不希望丹鼎派任何一个人陪着他去送死。以前就不想,现在他成了潜龙阁首领,那就更加不想了。只是现在朋友们都在兴头上,扬浩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启齿。

    要说起来,毕竟玛雅和杨浩有些心魂相连,比任何人都要了解扬浩。没过多久,这女人就察觉出他情绪的变化。

    “扬浩?”玛雅狐疑的看他,“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没事。”杨浩眨眨眼睛,“没什么。”

    “肯定又被看翎给甩了。”谢风霆嘻嘻笑,“杨浩,你有这么多美女,还第一次被人甩吧。”

    “甩你个头!我这么英俊,当然是人见人爱车见车载,谁敢甩我。”杨浩嗤之以鼻,“一点小事情而已,我明天要出趟门。”

    “去哪?”赫德也感觉到有些异样。

    扬浩沉默了下,他看一群人都安静下来,目光直视着自己,知道不说实话也难过关,只好直截了当说:“我明天要去潜龙阁星系。我和皇帝老头谈好了,只要我一个人能把潜龙阁之围解了,他就准许我退婚。”

    “潜龙阁?”

    扬浩语速加快:“行了,我去几天就回来,大家早点洗洗睡吧。”

    他这番话,可没能蒙混过去,这里的人,一个赛一个人精。谢风霆皱眉问:“潜龙阁星系,是不是被元老院围困的那个?”

    “是。”杨浩心虚的承认。

    “是不是三百元老,八大执事联手围困的那个?”赫德也问。

    “没错。”

    那几个人集体哦了一声,然后相互对视,最后突然笑起来。

    “喂,有什么好笑的。”杨浩额头上的汗水已经劈哩啪啦掉下来了。

    赫德笑眯眯的宣布:“大家早点睡,明天一早准备出发,散了吧。”

    就散了。

    留下杨浩一个人,站在那空荡荡的屋子里发呆。

    阳光明媚,庄国里花草繁茂,异兽游走,真是个送死的好天气。

    杨浩自以为起的够早了,可等他穿戴妥当,走到丹鼎派大门口时,发现几千号人都已经等在那边,很有长亭相送的意思。

    杨浩走到队伍地最前面。有几个手下为他披上了白色披风,这已经是丹鼎派和杨浩的象征,不死战神的名号,就是这样打出来的。

    赫德、龙云、谢风霆、玛雅已经在飞船上等他。整个丹鼎派的人都知道,这次扬浩是要冒一场天大的风险,全派上下,唯有这四个人还能帮忙,其他人就算去也是拖累。

    昔日浴血奋战的人,只有看翎不在,杨浩颇有些忧伤的看了四周一圈。才登上了飞船。

    末日号战列舰。杨浩已经很久没坐过了,这艘雷蒙星送的战舰还是那么平稳,每个角落都显得很熟悉。甚至在冲出大气层,划入近地轨道时,机舱外嗡嗡的声音,也能让人觉得亲切。

    “你带我去哪儿啊?”杨浩居然被谢风霆拖着,走到一个宿舱门前,“小谢,拜托你好不好。这是我地飞船,怎么搞地你比我熟悉。”

    “是你的飞船当然没错。”谢风霆邪气的挑眉毛,可你也不一定什么都知道呀。

    “我有什么不知道的?”扬浩纳闷。这次连星际图都是他画的,整个计划都是他指挥。

    “飞船上有多少人你知道么?”谢风霆笑嘻嘻的问,看起来很有古怪。

    “就你们四个,外加XII开飞船。”杨浩莫名其妙的,“其他人都被我留在地球了。这么危险的事情,当然人越少越好。”

    “你也知道危险啊,那干嘛要去,为了谁呢?”

    “什么为了谁。”扬浩撇嘴,“别罗嗦,到底怎么回事。”

    谢风霆指指杨浩背后的宿舱门:“进去吧。保证你有惊喜哦。”

    扬浩回头看看,这是战列舰上一个闲置地宿舱,今天根本就没有人住,金属门一直禁闭着,听不到里面有什么动静。

    “别是有惊吓就成了。”杨浩打开门钻进去时,嘴里还嘟嘟嚷嚷着呢。

    惊喜果然迎面扑来。

    一个白色的俏影扑上来,和杨浩紧紧拥抱在一起,异乎寻常的热情把杨浩给包围了,温热地嘴唇,主动和杨浩吻在一起。

    令人窒息的热吻……持续了很久。

    “呼……”两人分开后,杨浩几乎要大口喘气,才能补充大脑刚才的缺氧,“小姐,你吻技好烂,以前缺少训练吧。”

    “你……”看翎涨红了脸,有点恼羞成怒,“你是我第一个吻的男人,我当然……”

    杨浩拉住看翎的手,饶有兴趣地看女人脸红的样子,要说起来,平时越是执拗的女人,娇俏起来就越好看。

    “看什么看?”看翎嘟着嘴,不太好意思。

    “你怎么会来的?”杨浩心里的惊喜就别提了,这次出来,他最大的遗憾就是没和看翎告别,但又不敢去找她,怕这女人真地跟来。

    没想到看翎早就已经埋伏在飞船上。她得意的说:

    “你要为我去送死,难道我真的看你一个人去么?”

    扬浩抬高看翎的下巴仔细端详,尖尖的下巴和精致的脸蛋就托在杨浩的手心里面,看翎的美貌,在这个宿舱内,就真的只属于扬浩一个人了。

    两个人又义无反顾的吻在了一起,这一次,扬浩主动展示了

    他那久经考验的超级吻技,让看翎喘息着软倒在他的怀里。

    几乎没有女人可以忍受自己所爱的人有这么温柔,这么深沉的吻。

    看翎几乎要醉了。

    如果杨浩没有把手伸向外甲扣子的话,看翎或许是真的会醉。

    但杨浩这个几世投胎的大色狼,完全是下意识的,出自本能的开始去解看翎衣甲上的扣子。人一下子就惊醒了,下一秒钟,那把长枪就出现在她的手心里。

    永远都不要忘记,看翎是圣域高手。当银枪的枪尖顶到扬浩咽喉上时,那只不安分的魔爪只能讪讪的收回来。

    “你干嘛?”看翎嘴角还挂着笑,可一点都不像好惹的。

    “我估计这次九死一生,实在担心你啊。”杨浩装出副可怜相,“万一到死的时候,你还是怎么办?太亏了吧。”

    蓝胡顺着银枪,一步步走远,和杨浩保持距离:“帝都三大美女,凌紫烟为你怀孕被你抛弃了,弦澜跟你订婚被你抛弃了,你还想怎么抛弃我?”

    杨浩的可怜相更甚,他居然没什么话可以反驳。要说弦澜是为了看翎才放弃,可凌紫烟确确实实怀着杨浩的孩子呢。

    看翎看着杨浩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想想为自己做了那么多事情,又心软下来,放下银枪说:“不管这次生也好,死也好,我的身子总归是你的,可……可也得等事情解决了再说。”

    看翎这番话说的脸色绯红,她用力把杨浩推出宿舱门外,关上舱门后,她捂着胸口,一颗心在里面剧烈剧烈的跃动。

    似乎也要为谁而绽放了。

    五千年前,地球的历史上,有一个云帝,因为奸臣所害,而流落民间。皇帝的亲兄弟登基为新皇后,开始大肆捕杀云帝亲信,并且千方百计的要将流亡的云帝杀死。

    潜龙阁第一次见于史册,就是从那时开始。云帝从高高皇位下摔落,几乎一无所有,还时时背负家仇国恨。一波波的暗杀和接连不断的背叛,并没有摧垮云帝,恰恰相反的,这个人成为历史上最为著名的潜龙。

    云帝一边卧薪尝胆,一边暗暗建立了潜龙阁这个复仇的组织。所以从最初开始,潜龙阁就以神秘莫测而著称。

    除了真正的领袖和极少数几个人外,根本没人知道,潜龙阁的实力有多少。潜龙阁的核心团,或者分散世界各个角落,或者隐藏在最秘密的地方。

    “不蒙召唤,永不出现!”这是他们的誓约。

    曾有多少潜龙,终其一生也没有离开隐居点。可是一旦领袖召唤,天南海北的潜龙汇聚起来,将形成一股巨大的鸿浪,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够抵挡。

    潜龙阁见于史册的第一次召唤还是和云帝有关。

    当初新皇将未成气候的云帝包围在郴州,大云朝三十万铁骑,这从来没有对手的武力将云帝一个人团团围住。

    云帝发出了首次潜龙召唤。

    天下都为之呼应。整整三天三夜,从世界的每个角落中,都走拢隐藏着的潜龙,他们或者是农民,是商人,是书生,甚至是行将就木的老人。这些人一起徒步来到了郴州。

    那一战的过程,没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提起。

    但云朝三十万铁骑,却连一骑都没有活下来。而潜龙阁的核心成员,也如在空气里消失殆尽。

    自那时起,所有人都明白,潜龙阁的力量,是永远都不能小视的,哪怕你觉得自己稳胜券,但潜龙永远都有办法反败为胜。

    正是这些历史,才让执事元老们小心翼翼,即使将潜龙阁的全部力量逼退到最后核心星球上,也不敢轻易放松。

    三百元老,都穿着元老院特有的玄金袍,已经杀到潜龙阁核心星球的最后一片林子外。三百个玄衣飘飘的圣域高手,他们联合起来的力量,足可让天地逆转,而他们的对手,却已经弱到再无力反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