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八章 最后的剑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七卷 第八章 最后的剑圣

    (-  八大龙佑军团,人数不到一毕,基本上人人受伤疲惫不堪,大部分人都倒在树林里面,喘息着起不来了。甚至是从帝都赶回来的擎厉,也已经浑身染血,他的龙首剑团是龙佑军团里实力最强的,勉强能用剑支撑着站起来,但要继续厮杀,怕也是不可能了。

    唯一还能抵挡元老们进攻的,只有一个人,一支剑。

    司徒海斜靠在林子外沿的一棵树上,手中紧握锈剑,他这一生都没有遇见过这么多强劲对手,但是此时,司徒海依旧神色轻松,他就那么犹如无人之境般站着,却使得三百元老停下脚步。

    八大执事元老排开人群,站到了司徒海的对面。

    戊一阴霾的盯了司徒海一会,说:“交出潜龙阁,放你回去见逛冉。”

    司徒诲苦笑:“上师,潜龙阁都被你们破了,还有什么可交的?”

    “五千年不灭的潜龙阁,就只有这点实力?”戊一指指林子中的龙游军团,“这些人就是逛冉所依仗的最后力量?”

    “时至如今。”司徒诲流露出几许怅然,很无奈,“有一点血性的人,都不会苟且偷安。如果潜龙阁还有一个人的话,都会出来与你们搏杀。”

    “不蒙召唤,誓不出现。”戊一冷笑,“这难道不是你们潜龙阁的誓约么?”

    “多说无益。”司徒海挥挥手上的剑,虽然他早已经踏入圣域。却始终没有恢复到年轻时圣域巅峰地水准,这使得他着起来更加颓丧,“各位上师,潜龙阁传承五千年都没有亡,今天虽然只剩这些人,但依然能战到最后一刻。”

    八个执事元老逡巡四周,展开各自神念,把意识的触角伸到这星球的每个角落。但八个人的神念都毫无回应,除了林子里的龙佑军团外,整个星球。似乎都没什么高手的气息存在。

    黑风凑到戊一耳边。悄悄说:“似乎真的就这些人,不如我们尽早杀光,可以回地球摆平逛冉那不知死活的小戊一虽然心中仍旧怀疑,但也开始有了动摇,这倒不是因为黑风说的几句话,而是因为这么多年来,元老院掌控天下修炼者,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地步。戊一相信,就算潜龙阁有隐藏地力量。也微弱到可笑。说不定连几个圣域高手都凑不起来。

    如此想来,戊一便也决定,只要杀光林子里地人。潜龙阁就不会再对元老院有威胁。没了这支力量的支持,英烈皇和杨浩就算想要翻天也很难。

    “司徒海。”戊一厉声道,“我念你是老剑圣的弟子,英烈皇的师弟,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闪开。不插手此事,我不仅留你的性命,甚至还允许你加入元老院。”

    冷风呼啸,吹动了元老们身上代表荣耀的玄金长袍。

    在银河帝国中,能够加入元老院绝对是种无上的光荣。穿上这身袍子,便代表着可以予取予夺。代表着可以修炼前人留下的各种典籍,代表着力量和权势。

    可除此之外呢?

    司徒诲的酒瓶已经扔掉,他不再需要这个东西。司徒海地人生,犹如一部跌宕起伏的电影,大喜大悲,风光荣耀,少年成名,中年失意,几乎一切的一切他都品尝到了,现在正是这部电影谢幕地时分,他还需要什么呢?

    司徒诲手腕一翻,锈剑以匪夷所思的角度,划出一个绚烂的弧线,他轻轻说:“长剑犹在手!”

    “喝!”震耳欲聋的应和声,从龙佑军团口中爆发出来,让人很难相信,这些濒临死亡的人,居然还有这样地气势。

    戊一假装长叹,挥挥手,元老们蜂拥而上。

    无穷的剑光,从司徒海的手中爆发出来,他的锈剑瞬间褪去所有锈迹,又变得光华万丈。纵然元老数量众多,但却始终无法接近司徒海锈剑所划下的范围。

    这个曾经的少年剑圣,只是毫无目标地朝前刺出一剑,又刺出一剑。

    这是破天的一剑,连宇宙苍穹,都曾为这一剑而退散。

    剑光所到之处,无人敢于争锋。哪怕是身穿荣耀之玄金袍的元老,他们也没能再向前一步。

    元老们早已经祭起各自的法宝,几十种模样各异的修炼法器,在空中迸发出自己的力量。而徒手的元老,则联合击出一掌。

    曾经在大宫殿外,十个元老联手一掌,就能逼退四条飞龙。如今却是几十个元老联手推出,那份力量,那份杀意,就连林子中的擎厉都感觉到窒息。

    可司徒海却挡了下来,不知如此,他又刺出了一剑。

    那是比风还要风华绝代,比光还要光彩夺目的一剑。

    射出这一剑时,司徒海笑了。

    憔悴、颓废的脸上,展露出傲视群雄的笑容,一如少年成名时的孤绝。

    疾风逆吹,黑暗如洪流般反扑,那不可思议的一剑,居然使得上百元老集体退了一步。

    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震惊的神情。元老出手,从来都是只进不退,更何况如今倾巢而出,势必要将潜龙阁一战击垮。

    难道,却冲不破一个普通圣域的剑么?

    戊一元老却已经看出端倪了。司徒诲此刻依仗的根本就不是圣域的力量,或者对他来说,圣域之力可有可无,象司徒诲这样的人,他只需有一支剑,就能够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戊一想到至尊在远游前曾对他说过。元老院虽然掌握了全天下修炼的功法,但这并不代表除此之外就不会有高手出现,因为智慧生物是有创造性的,他们可以自己领悟出更强悍的修炼法门。

    所以,出了一个老剑圣,仅仅凭着手中长剑,就让元老院十年追杀功亏一篑。如今看来,老剑圣三个弟子中,只有司徒诲得到了剑的精髓。

    现在的修炼者,过于依靠圣域的力量,必须凭借着修炼所得之力,才可以对战。但在这个世界上,道路并不只有一条,如果将武技之术提升大最巅峰,同样会获得至高的战力。

    司徒诲所依仗的,就是剑的灵魂,剑术的灵魂,司徒海本身,就是剑魂。

    至尊说过,这个世界上,除了力之外,还有魂,而魂是控制着力的。司徒海以手中剑魂,力敌元老,竟能不败。

    戊一感到了心惊,甚至有些恐慌,他不敢轻易出手,连三百元老都无法击溃的敌手,就算八大执事出手,也不一定能拿下,如果到时司徒海仍旧站着,那元老院面目何在。

    为今之计,只有击溃司徒诲的剑魂,才能使他无力再战。

    “司徒海,你少年才俊,不到二十岁时,就达到了圣域巅峰,帝国上下无不为之震动。”戊一眼见着司徒诲面目苍凉,轻飘飘的连续刺出几剑,却让元老们越退越远,便开始讲起旧事来,“但是你年少轻狂,自以为天下无敌,竟然想以一人之力,阻止帝国扩张的脚步。”

    “我成功了。”司徒海眼中放出光芒,手上的剑魂更是异彩夺目,“帝国的舰队,再也没有扩张一步。”

    戊一的话居然不像是摧垮司徒海,而是给他加持更多的勇气和斗志。

    “不错,你成功了。你和赫德两个人,创造了宇宙史上的奇迹,两个人就制造了外蒙左旋臂之战,让无敌的舰队全军覆没。”戊一见司徒海回话,便知对方已中圈套,“可是司徒诲,这难道不是你悲剧的开始么?”

    “悲剧?”司徒诲果然剑式一滞,面露凝重。

    “外蒙左旋臂一战后,帝国中人都传言你已死,所以一个女人,你的女人,就开始了她复仇的生涯。司徒海,你还记得这个女人的名字么?”

    司徒海仿佛被子弹击中,他颓然退了一步,依旧仗剑:“生死不敢忘,这个女人,就是我的妻子,她叫长容,这宇宙里最伟大的刺客。”

    “没错,长容,这是她的名字。”戊一玄衣鼓起,神采异乎寻常,“长熔知晓你的死讯,决定不惜代价,去刺杀帝国皇帝为你报仇。这个女人,曾经有多爱你。”

    “曾经有多爱我?”司徒诲的悲愁,真的象海一样喧器。

    “长熔为了刺杀皇帝,她找到了你的师父,还找到了你的师兄,他叫什么名字?”戊一嗤笑。

    “迦冉。”

    “逛冉,漂亮的名字,他年轻的时候,人也长的漂亮。”戊一说,“那时的逛冉,夜夜流连花丛,没人知道他是谁,没人知道他的身份。听说长熔找到逛冉的那夜,逛冉正在凌飞星辰海中喝酒,醉舞佳人夜,谁都想不到,当长熔走进那扇门时,所有的佳人都失掉了颜色,没有人能比长熔更美,没有人能比得上她若星辰的眼眸,若凝脂的肌肤,世界上的美色都加起来,也不到她的十分之司徒海停下了手上的剑式,他对面的元老们也都停了下来,整个世界都仿佛停滞,时光不再流。

    戊一元老露出的是令人冷彻骨的讥笑:“那真是段美妙的日子,逛冉帮助长熔刺杀皇帝,他一步步的为长熔排除障碍,帮长熔度过了无数的难关,他们每天都呆在一起,不管是白天黑夜,不管是春夏秋冬,每个寒寂的夜晚,长熔都会和逛冉并肩坐在一起。”

    “他们没做什么。”司徒诲的声音,象块冰,冰的象铁。

    “是啊,也许。”戊一残忍的回忆还在继续,“注定改变历史的一天终于到了。长熔在艰苦卓绝的跋涉后,终于到了皇城的大宫殿上,她见到了银河帝国最高统治者,她一心想杀的皇帝,那个害死她丈夫的人。”

    沉重的呼吸,在司徒海在龙佑军团在元老们之间流转着,没人可以打断戊一的叙述,就像那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声音,象刀子一样,在慢慢撕裂司徒诲灵魂的声音。

    “你猜怎样?长熔见到了人生中最美妙,最不可思议的场景。那个她要杀的仇人,那个死敌,那个害死丈夫的混蛋,居然就是逛冉,就是风度翩翩流连花丛,就是每夜安慰照顾长熔的人。逛冉就是帝国皇帝,人们也许知道,但没有人说,没有人去告诉长熔。长熔就是最孤独无助的棋子,她一直在别人的棋盘上,被人摆布。”

    “够了!!”司徒诲怒喝,他的面孔变的苍白,那段被他压抑在灵魂最深处地记忆。已经开始发疼,疼到连握剑的手都颤抖起来。

    “够了么?真正的还没有到。”戊一长笑,“更可怕的是,长熔发现,自己居然已经爱上逛冉了,她竟爱上了最痛恨,一心想刺杀的仇人。这多可笑,多可笑。”

    笑声若雨点,打在司徒诲的魂魄上,他周身都颤栗起来。

    “但那是长熔。宇宙中最伟大的刺客。”纵然是戌一。他也无法不对这女子起敬意,“真正的刺客,怎么会被感情左右。没错,她爱着逛冉,爱着英烈皇,但长熔还是在所有人的目光里,将匕首刺进了逛冉的胸膛,锐利地刀锋刺破年轻皇帝地心脏,鲜血嘶嘶的喷出来。那个辉煌的时刻,谁会忘记?”

    戊一闭上眼睛,他仿佛在回想当日。美妙的鲜血喷涌的声音,英烈皇逛冉英俊而微笑的面庞,还有长熔脸上挂落的泪水。

    大宫殿的地面上,应该还留有皇帝当初那一腔热血。

    “呵……”司徒海的泪水奔涌不停,这一生地悲凉。都化在泪水里了。

    “故事真正的结局,竟那么精巧,就算是天策,也绝预料不到。”戊一赞叹道,哪怕只是个叙述者,他也忍不住激动起来。“就在长熔刺杀英烈皇后,你,你,宇宙里最伟大的游侠剑客司徒海,那个只会呈匹夫之勇地人,竟回来了,你居然完好无损的,来到了大宫殿里,你亲眼看见妻子是怎么为你报仇的,你亲眼看见,你的师兄是怎样死在你妻子的怀抱里地。”

    “长熔看着我。”司徒海失神了,喃喃道,“长熔看着我……她说,你还活着。”

    “你还活着,可她却杀死了深爱的人。”戊一那么说,没有留一点余地,“长熔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她以为自己是逛冉棋盘上的棋子,一直被英烈皇控制,其实不然,真的造就这一切悲剧的是你,是你这个少年英雄,是你这个字宙中不倒的精神领神,是最伟大地剑客,是不可超越的巅峰。司徒诲,你的妻子,在你心里,没宇宙里的一棵草重要。”

    司徒海沉默了,他陷入了长久长久的回忆和孤寂里面,往事以不可阻挡的势头,将他完全酒没,这么多年酗酒,堕落,司徒诲觉得自己已经忘记了,已经舔舐完所有的伤口。可那却并没有完,伤口已经埋的更深,最深,深到了连他自己都没法探究的地方。

    “长熔感觉到自己怀里那个爱人尸体的冷却,她终于明白了一切,她知道自己该选择谁。司徒海,你妻子能为你做的,全都做了,她终于要为自己所爱做一点事情。”

    戊一冷冷询问,“你知道,她做了什么?”

    司徒海当然知道,这世上没有人比他知道的更为清楚:“长熔用了秘法,她那个家族最后传承的秘法,她用自己的生命换做了逛冉胸口上的加持,这个加持是用长熔所有生命力换回的,她让逛冉死而复生,并且永远活在她的

    爱里”

    “所以,你失去了她。”戊一冷笑,“就为了你要当英雄,就为了你想成名,想要证明自己的力量。结果你得到了什么?”

    “我失去了她。”司徒海垮了。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司徒诲垮了,他的整副精神,灵魂和力量,彻底彻底的被击垮了。

    击垮司徒诲的,并非是戊一的声音,而是往事,是司徒诲的记忆。

    那漫长的痛苦,从无边际的悔恨,就象是无望之海般,在司徒海的胸膛里、血脉里汹涌澎湃,让这个男人,一如从前,看着妻子离开时般,彻底的垮掉了。

    没有什么力量,可以与爱相比,哪怕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人,他也不可能挽回爱的流逝。司徒诲是伤心的男人,他从一个少年天才,背负万千希望的超级高手,一直到如今,变作守护皇室的醉猫司徒,没人知道这男人发生了什么。

    只有司徒海自己清楚,他一直在守护,在守护逛冉这个帝国的皇帝。可徒诲不能让英烈皇死去,因为支撑着英烈皇身体的,正是他妻子的爱。只要英烈皇活着,长熔的爱就不会消失。

    为自己的女人而守护另一个男人。这无边无际的痛苦呵。

    终于将司徒诲击垮了。他的眼神涣散,双手颤栗,连锈剑都掷落地面。

    嗤!嗤!嗤!

    三把元老的长剑,刺进司徒海的身体。但这个天才剑手却没有丝毫反应,只是低着头,看这从没发生过的情形,长剑斜穿过司徒海的身体,鲜血在青虹上流淌,深红色浓稠的血,犹如是司徒诲的思念。

    “你可以去陪长熔了,司徒海。”戌一下了最后的判决。

    又有无数把剑,杂乱无章的刺进了司徒海的身体,如今流淌的,不止是他的鲜血,还有他的生命力,那些牢牢固守在体内的生命力,也顺着剑上流失。

    “长熔……”司徒海忽然捂住了胸口,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他的眼睛遥望苍天,天空中白云苍狗变化万干,有光明笼罩下来,将世界上的温暖遍撒大地。

    “长熔……”司徒海的泪水停住了,那份悲伤,往心里面流,身体上的痛楚,仿佛被往事一点点冲淡,当日当时在大宫殿里发生的一切,竟逆转在眼前。长容的音容,爱人之间的亲昵,美妙的时光,都一一展现。

    “长熔……”司徒诲露出了前所未有轻松的笑容,那种笑容,并非年少成名的轻狂,而是对过去最幸福一段时光的回忆,他和长熔之间,并非只有痛苦与悲伤,并非只有大宫殿里的生死离别。还有更多更多,他们曾经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的相爱,他们互相涌着述说天荒地老。

    原来这些,并没有遗忘,而是藏着,藏在了痛苦下面,藏在了悲伤中。只有当戊一将司徒诲压抑的最痛楚的往事揭出来,将那个伤口狠狠撕开时,那些幸福的往事,才会象暖流一样淌出来,流淌在血管里,流淌在眼眶中,流淌在司徒海的指尖。

    这让他的颤抖停住了。

    他又感觉到了力量,感觉到生命在回归,灵魂在弥补伤口,一切的一切都由弱变强,甚至更强。

    司徒诲将目光从辽阔天空收回时,最后一支剑从他的胸口穿过,可是他却感觉不到任何的痛楚,仿佛生的力量已经在迅速膨胀,并且超越了一切的死亡。

    司徒海双目紧紧盯着戊一,他的目光中有恬静和幸福:“长熔把爱留给了逛冉,可是,我还有回忆。”他捂住自己的胸口,那里的暖流,正在喷薄。司徒诲又闭上眼睛,满脸幸福。

    一种光辉,在司徒海的身上湛现出来。

    那是圣域的光辉,是圣域巅峰的光辉。时隔数十年,曾经的少年英雄,终于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再度回到了圣域巅峰。

    司徒海看着自己身体上,无数剑穿过而留下的残破血洞,却没有止血,那鲜血的流动,是时光般无法逆转的。

    司徒海挺起身体,他不止是回到了圣域巅峰,也回到了从前,从前那个不可一世的少年剑客,也在此时复苏了。

    戊一神色凝重,他不知道在司徒海身上发生了什么,但看的出来,这个濒死的人,却变的更不可战胜了。

    “长剑……犹在手!”司徒海仰天长啸。

    “喝啊!!”

    无数的剑光,在司徒海指尖出现,他轻轻的抬手,朝着三百元老阵中点去,空中出现了三百、三千、三万道剑光,几乎是难以穷尽的攻击,向元老们倾泻而去。

    象是决堤的洪水,象是崩绝的积雪,带着难以言述的能量,将元老们团团困住。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

    八大执事元老惊诧到了极点,因为他们在司徒诲的身上,见识到了真正的剑术,那不是依靠力量支持,甚至都不需要技巧。而是一种奥义,剑术的奥义。

    剑术的最高奥义,在司徒诲的心中绽放。也许这是早就埋藏于中的,这个二十岁就已经达到巅峰的不世天才,或者早就掌握了剑之奥义,只是过去的悲伤,一切的愁苦才将这些埋葬。

    直到今天,直到司徒海处在生死边缘时,才真正绽放出来。

    孤身站在林子边地司徒诲。以苍茫的一指间,控制着无数道绝世的攻击,控制着整整三百个元老。那已经不是人可以做的,而是神。

    司徒诲或许已经成为剑神,只有剑之神才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剑术奥义。

    普天之下,若论剑术,恐怕已经无人能与之相比。

    或许连至尊都不行。戊一心里突然有了万分的惊恐,这种恐惧,唯有在最深的黑夜中,他想到曾死在他手上的冤屈的魂灵时才会有的。

    但让戊一稍稍心安地是。无论司徒海爆发出怎么样地能量。他都快要死了,任谁都能看的出来,司徒海只是依靠最后的一口元气支撑,他身中无数长剑,鲜血几乎流干,他的精神和灵魂早就摧垮。

    现在,只要最后的一次重击,就可以将他杀死。

    一个死人,是不可能成神的。

    戊一使出个眼色。身边四个执事元老振出,若鹰般长驱直入,扑向司徒海。四个圣域巅峰高手之力。是何等的庞大,只是飞扑的劲风,已经将整个林子的树叶吹落,青叶飘飞在林中,沙沙声竟若一曲灭魂。

    四个执事元老全力向司徒诲推出一掌。必杀之掌。这宇宙里,从前并没有如此强悍地联手出击。

    但司徒海抬目。四道剑光凭空出现。

    嗤嗤嗤嗤!

    刺破的并不是风,还有四大执事元老的衣诀,鲜血飘飞,红色若烟尘般,四大执事居然被司徒海一目之力逼退、逼伤。

    但与此同时。就在司徒诲地身后,戊一的身影如鬼魅般出现。这个最为老谋深算的家伙,竟然以四个同僚为诱饵,自己毫不顾及风度的偷袭在后。

    戊一的白掌,紧贴在司徒诲地背心上。

    “呵,五个执事才能杀我,我当为世上第一人。”司徒诲笑。

    戊一手掌吐出劲力。没有声音,也没有轰然巨响。但司徒海脸色已变,这个剑之神已经到了末路,他不仅身体上刺穿无数血洞,他的内脏也被戊一彻底震碎。

    “长剑……”司徒诲喷出口鲜血,挥手阻止了林子里不顾一切冲出来的龙佑军团。

    “长剑……”司徒诲惨然,一口一口的黑血喷涌出来,这已经是他最后的那丝元气,他必须撑着边上的小树,才不会倒下。

    “长剑呵……”

    戊一眼中凶光大盛,双手撂在司徒海地头上:“再送你最后一程。”

    “长剑犹在手!!!”长啸声从远处传来。

    与之而来的,是一支箭,一支怒火之箭,这支箭曾经重创过鬼元老,也蕴藏着火神千年的积郁,它是这世上最强的武器炎融弓发射的。

    怒火之箭的目标,是司徒海身旁的戊一元老,戊一竟不敢挡,急忙丢下混元子,疯狂退到同伴的身旁。可那支箭依旧不屈不挠的跟随着过来。

    四个执事元老怒斥一声,同时递出全力。

    烈焰箭上喷出凶焰,将四个人同时灼伤,最后自己也慢慢消溶于空气中。

    如此一箭,救下了司徒诲。

    “是谁!”戊一怒到须发贲张。

    扬浩高高站在云端,面目沉寂,双手拉开弓,一支火箭又出现在指尖。此时的杨浩,真如战神一般,临死的司徒诲,已经让扬浩的战火熊熊燃烧。

    “竖子!!”黑风跺脚大叱,“杨浩,你也敢来送死么?”

    赫德带领的几个高手,从侧翼杀出,在赫德长老的带领下,这群剑圣将元老们杀的人仰马翻。虽然有三百元老,可突遇逆袭,也难以抵挡。

    在连伤数十人后,三百元老才终于建立防线,将赫德的攻击承接下来。

    时局却已改变。

    元老们的对手,已经从司徒诲变成了杨浩。司徒海虽然没死,却已经与死无异,但杨浩的突然出现,真的太出乎执事元老的预料之外。

    没人料到,杨浩真的敢来,而且是只带着这样少的几个人。

    飞蛾扑火,是奔向光明。可杨浩今天,却是来送死的么?

    戊一长吸一口气,他缓缓擦拭手,从刚才被怒火之箭追击的窘境中解脱出来,又抬头遥望着扬浩。

    “你来了。”戊一竟像是和个朋友打招呼。

    “来了。”杨浩点头,双手稳定持弓。

    “我想不到,你为什么要来。”戊一迷惑的问,“应该没有道理,你的命,你朋友的命和潜龙阁相比,哪个更重要?”

    “理由有很多。”杨浩淡淡笑,黑色的指环,在他的手上静静呆着,宛如已经呆了几个世纪。

    那穿越千古的宿命,象是一道暖流似的,紧紧围绕在扬浩的周身,也同样贯穿了临死的司徒诲和树林中的龙佑。

    “长剑扰在手!”杨浩高呼,犹如前人般。

    “喝啊!”龙佑军团应道,“喝啊!!!”

    戊一也看见了扬浩手上的指环,他当然清楚,这个指环代表了什么意义,它本该在谁的手上。

    “你现在是潜龙阁的首领?”戊一怒吼,“潜龙阁的传承就是你?”

    龙佑军团已经跪满一地,哪怕是曾经与杨浩在殿上冲突的擎厉,也流着泪跪在地上。

    他们本是弃子,自度没有人会来救援,可如今,杨浩却凭借区区几人,敢于闯到这里。潜龙的精神,那种不死不灭的精神,终于又有了传承。

    擎厉的战斗被彻底的燃烧起来,他挥舞着长剑,朝着天空里的扬浩呼应:“喝啊!喝啊!!!”

    整个龙佑军团都站了起来,虽然他们遍体鳞伤,已经奄奄一息,但哪怕只用一条腿,也让他们支撑起自己的尊严。

    “长剑犹在手!!”

    “喝啊!!”

    “长剑犹在手!!”

    “喝啊!!”

    “长剑犹在手!!”

    “喝啊!!”

    随着杨浩和龙佑军团之间的一呼一喝,元老们的脸色变的灰败,他们搞不懂究竟谁才是包围圈中的死卒,究竟谁才是败者。

    龙佑军团这支部队,已经在元老全力打击下支撑了许久许久,他们的使命早该完成,他们已经陷入了死地。

    如果不是司徒诲撑住最后一段时间,那些人早就应死了。

    但是如今,这支败军却又复苏了,他们又象是战士般站着,握紧拳头,在空中挥舞,他们的长剑,沾满鲜血的长剑又拔出鞘。

    他们是不灭的。这些人并不是真正的潜龙,可他们仍是不灭的。

    “杨浩!”戊一的怒气,在鼓动的长袍上湛现,“我会让你后悔生出来。”

    还不等他说出第二句话,杨浩的长箭,已经破空出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