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第一章 失败者的胜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八卷 第一章 失败者的胜利

    那冒着浓焰的箭,那由火,由愤怒由怨恨所积累起来的箭,在空中变成了黑色的凶焰,再度以势不可挡的气概,朝着戊一射过来。

    四个执事元老,踏前一步,再度承接下来。但无边无际的热浪,已经犹如厉鬼般包裹住了他们,那黑色的凶焰,竟更胜刚才,只一触及,就开始反噬。

    更让人绝望的,是杨浩的影月,早已化作千里流杀,朝这里奔涌而来。

    史上最为强悍的明杀招式,在圣域巅峰高手的驱动下,在丹鼎派千年剑丹的推动下,要将拦阻的执事元老撕成碎片。

    这一次,执事们再不敢轻视,至少三个完全没有受伤的执事元老祭起法宝,其中甚至还有一件神器,将影月给挡了下来。

    可焰爆的火球,连续十次掉落在执事元老的头顶上。

    天策元老就算从无漏算,这次也没有料到,杨浩居然会有这许多杀招同时出现。他豁出了老命,将自己全部功力都压上,才将焰爆的威力,只控制在自己的身旁。

    但这个执事的半边身躯,已经被炸的稀烂,性命也去了大半。

    第一次有执事元老在眼前受到重创,整个元老院都发出剧烈的惊吼。

    扬浩却真的若扑火的飞蛾,飞进了执事元老群中。

    “我杀了你!!!”黑风与容逦怒不可遏,立刻围杀上去。

    但等待他们地。是无穷无尽的火系奥义。在已知世界中最强大的黑色凶焰,从杨浩的身体上倾泄出去,杨浩更已成了火焰之神,高唱那首苍凉到极点的远古歌谣。他的每一步踏足,都能让凶焰上升到更高更强。

    八个执事元老都被这凶焰包围住,深陷绝境。

    三百元老想要回身救援,却被赫德一行以及龙佑军团给拖住。

    只能看到八个身影,在凶焰里面摇动,听不见声音,甚至感觉不到任何力量的波动。杨浩的烈焰。已经形成了一个属于他的领域,是别人难以插手的。

    难道,延续数百年地元老院,真地要败了。难道号称宇宙巅峰的执事元老们,真的要被消灭在这浓焰之中,消灭在杨浩的一人手中?

    他们是至尊的弟子,是元老中的最强者。想杀他们,首先要问他们成为最强者的原因。

    这八个人在凶焰里,突然爆发出了光芒。是他们灵魂上所印记着的力量,这份力量融合在一起,就像是天地初开始蒙蒙之光。却带着不可思议的光明。

    这些光,短促而强大,当地时候,让八个人周身清洁,并将凶焰给熄灭的干净。

    杨浩象是个被清除武装的战士。坦诚在八人面前,至少五个执事联手一击,已经奇招出尽地杨浩长喷红血,在空中横飞出去。

    但即使是这样,扬浩还是疯狂大笑:“司徒诲,我比你行。八个人才能打垮我!!”

    那里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司徒海,看着顽童似却又豪气万丈的杨浩,嘴角露出笑容。

    就这样,八大执事元老和扬浩的倾力一战,在两败俱伤的结果中落下帷幕。双方战果为扬浩重伤而执事重伤三人,相比起来,元老院方面更是吃亏不小,现在没受伤地,似乎只有戊一了。

    但不要忘了,占尽上风的,从一开始直至现在,始终还是元老院这面。

    三百元老和八大执事,无论从数量还是力量都有压倒性的优势。潜龙阁一面所依靠的不过是司徒海和杨浩的个人能力而已。

    但这能力,也已经用到头了,剩下的结果,似乎还是什么都没变。

    戊一浑身被烧地焦黑,幸亏本体没有受到过重创伤,他回首一望,自己这方的人状况凄惨,完全没有以往杀人时飘飘欲仙的风度。

    戊一怒的切齿,遥指着在缓缓爬起来的扬浩:“我要杀了你,杀了这里所有人,你们谁都逃不过,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逃过元老的愤怒。”

    “那谁,可以逃过杨浩的愤怒呢?”杨浩擦去嘴角的血迹,他的双目中,露出了笑意。确实是笑意,那不是悲凉到绝境时的苦笑,而是发至内心,象是在云端俯瞰众生的自信。

    赫德一行,已经如光般,站立到杨浩的身旁。丹鼎派的高手,注定将永留史册。

    “杀!!杀!!!”戊一头发披散,厉声狂喝。

    三百元老纷纷出手,龙佑军团象麦子般倒下去一片。

    “赫德!”杨浩叫道。

    赫德挥起长斧,对着面前的虚空尽力一砍。削金之裂象是情人之间最无情的决绝,朝着空间斩去。

    赫德整个人,所有的力量都被这一斧抽干。

    个巨大的虫洞,伴随剧烈的波动出现。透过虫洞透明而扭曲的景象望去,空间的另一面,竟然是丹鼎派洞府,杨浩正对的,就是至尊的肉身。

    杨浩张开弓,炎融弓的怒焰箭已经张满力量,趋势待发。箭尖所指,便是至尊的肉身。

    风停,时间住。

    一切的一切,都静止下来。

    无需谁再下达命令,元老们的剑再也挥舞不下去了。

    这个世界上有神,但神都被囚禁,囚禁神的人变作了唯一的神。元老们全身心崇敬,他们顶礼膜拜的神灵,就是在虫洞的对面,杨浩怒火之箭对准的那个人。

    至尊!

    这宇宙的主人,没有人可以撼动的至高尊位,就算是九大执事元老也只有匍匐在他的脚下。

    却正被扬浩用宇宙中最强大的神器指着。

    谁敢动?

    谁不怕?

    扬浩说了一句让人更加心惊胆颤的话:“我受伤了,支持不了多久。”

    没错,杨浩的手在发颤,他显得虚弱,似乎因失血而摇摇欲坠。

    戊一嘴唇干裂,牙齿紧紧咬着唇。他很想说一句:

    “支持不住,就把弓放下吧。”

    但这显然不可能,杨浩一旦支持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放手,就是射箭,就是将这一支充满了力量,需要四个执事才能接下的凶焰之箭射向至尊的肉身,几乎没有防御,没有灵念的肉身。

    戊一甚至有种跪下去求他的冲动。

    可杨浩神色淡然,今天这个场面是死局,是必死之局,唯有用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办法。他的手指,牢牢掌控弓弦。纵然混元子无数次要他放手,甚至用师父的威能来逼迫他。但扬浩并没有,他因此而第一次仟逆了师父。

    因为,扬浩有责任。老剑圣为他带上的指环就是一种职责,是延续了五千年的职责,这种传承,不只是力量的交托,而是要他照顾那个隐藏的潜龙阁,那些永不相见的潜龙们。

    杨浩可以射,但却不能射,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用最疲惫,最无力的声音劝告戊一:“上师,今日一战,大家都累了。”

    是累了,满地都是伤员,甚至八大执事都伤了七个,包括奄奄一息的天策元老。今天一战,潜龙阁一战,元老院已经杀到了最后,他们付出了代价,也几乎击溃了潜龙阁最后的防线。

    可是累了。

    “回去吧。”杨浩继续劝告,“来日方长。”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戊一问的这句话,时常有人问杨浩。

    “我知道。”杨浩说,“我是丹鼎派的继承人,我是潜龙阁的首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戊一瞳孔收缩,他眼中的厉光,到了全盛。可是杨浩却还是那样淡然,那样稳定,几乎让人怀疑,那是一座不会动摇的雕塑。

    终于,戊一明白了,今天这局面已经彻底逆转,杨浩他掀开了底牌,这张底牌是稳赢的。不管元老们愿意付出什么代价,可至尊却是元老院的底线。就算三百元老全灭,九大执事横死,至尊也不能倒。至尊的肉身毁灭等于是元老院的天翻地覆,是这宇宙秩序的彻底颠覆。

    戊一回头,风刚好从林子里穿过,穿过那些光秃秃的枝丫。戊一看着司徒诲血流成河,身体成为一团碎肉。戊一看到龙佑军团的剑师们坐在地上,相互搀扶,他们的血融合在一起,让他们就像一个人。

    戊一也看到元老们呆滞的眼神,他明白这一仗是输了,对方虽然是惨胜,但毕竟元老院输了。

    输了,就要认。

    戊一疲倦的挥手,元老们浑身一震,有些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相信。

    尚能发力的几个执事长叹,走拢在一起,建立了一个移动结界。当灿烂的光芒从结界中爆发时,三百个元老和八大执事从这里消失,他们留下了遍地鲜血和整整一个残破的星系,却终还是无功而返。

    只是在临走前,戊一元老看着杨浩说:“年轻人,别忘了,还有明天。”

    “明天?”杨浩点点头,“每个明天,都是血战的开始。”

    当司徒诲颓然坐下时,冷风穿过他胸口的血洞,在身体里打转,而他已觉不到痛。眼前的一切,让司徒诲可以放下心,也放下肩上的担子,他舒服的尘在草地上,用目光召唤杨浩他们过去。

    谁都看的出,这已经是司徒诲最后的时刻。

    这个曾经年少轻狂,堪称无敌的天才剑客,如今成了将赴黄泉的中年人,他的剑仍在,剑意仍在,这世界上的一切剑术,在他的眼里都不过是孩子的玩具。

    司徒诲,已经掌握了剑之奥义,他是剑术之神,没有人能够超越他,他是剑的巅峰。

    但他却要死了。

    支离破碎的身体,已经撑不起他的沉重。

    司徒海问龙云:“我是谁?”

    龙云将阔剑狠狠插进面前的土地,吼道:“你是司徒海,宇宙第一游侠剑客。”

    “我也是你的朋友,你的兄弟。”司徒海大笑,“我从来不勾引兄弟的妻子。龙云,你妻子来找过我,但我没带走她。这么多年,她也许一直在等你去找她。”

    龙云神情大变:“你没有……”

    “我没有。”司徒诲点点头,“除了长熔,我不曾再有别的女人。”

    龙云深深吸气,他的目光里,透露出了悔恨。这是世界上最难以挽回的悔恨,龙云可以不失去这个朋友,也可以不失去妻子,但因为嫉妒带来地愤怒。让他已经再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司徒诲目光游离,正好看到了赫德,老人熊站在那里,与坐着的司徒诲差不多高。司徒诲微笑:“老朋友……

    “老朋友。”赫德眼里有泪水。

    “真怀念那段时光,我们在一起是无敌的。”司徒诲笑的咳出几口血。

    “我们还是无敌的。”赫德伸手,想要抓住司徒诲流逝的生命,但却徒劳,“你是无敌的。”

    “世界真不公平,我们一起受伤,你却早早回到圣域巅峰。我一直到现在。”司徒海叹气。“来不及了,是么,来不及了。”

    “我有人帮。”赫德说。

    “我总是没人帮。”司徒海苦涩的摇头,“老狗熊,你会帮我么?”

    赫德一震,他闭上眼睛,却阻挡不住泪水涌出,这个历经沧桑的老圣者,以为自己地泪水早就流干。可最后地一滴,却是为今天而留的。

    他执着长斧,跺地。一再跺地,终于点头:“会的,我会帮你。”

    司徒诲很满意,这才再转向扬浩,他艰难的举高手。

    拉住了杨浩带着黑色指环的手。令杨浩意外的,司徒诲并没有对他说什么,反而有一股力量,从司徒诲的指尖汹涌澎湃的进入了杨浩的身体。

    这让扬浩粹不及防,可很快,那股力量和思绪又象是找到新地居所。在杨浩的大脑中、身体中洁融开了。

    扬浩必须咬住牙,才不会放声大悲。他已经感应到,这股力量,这股灵念,就是司徒诲在生命最后时刻才领悟到的剑术奥义,是司徒海全部大能,这是上一代天才剑手对下一代天才地传承。

    还有潜龙阁的秘密,秘密结界的开启,司徒海完整的传承给了杨浩。

    这许多的秘密,确实无需言语。

    等到所有传承结束,杨浩悲伤地几乎支持不住:“为什么?司徒诲?为什么?”

    为什么要将这些交给杨浩,生命换回来的领悟,这一生的全部,为什么要毫无保留的交给一个年轻人。

    司徒诲没回答,他只是颓然放下手,手掌一翻,划出一道绚烂的孤线:“长剑……犹在手!”

    “喝啊!”赫德长老如霹雳般应道,一斧就砍下了司徒海的头颅。

    世界上最强地剑圣,就这样死了。

    冷风呜咽了两声,钻入了树林角落不见,太阳已经西沉。

    杨浩收敛悲伤,对赫德说:“你带上人,带着龙佑军团的人,先回飞船去,我还办点事情。”

    赫德点点头,去搀扶擎厉等人,这些剑师虽然还活着,不过身负重伤,需要一段时间休养才能恢复。

    看翎怕杨浩过度伤心,拉了杨浩的手。

    “没事。”扬浩拍拍她的脸,“我很快就回来。”

    一行人在末日号的引力舱作用下,很快消失在大气层外。扬浩用灵念覆盖了整个星球,确信这里再没有人还活着。

    他的指尖喷出了一团火,将司徒诲的尸体包围。火焰缠绕在血肉模糊的身体上,吞噬着司徒诲的每一寸。

    “可惜了。”混元子也叹息。

    杨浩眼神里很忧伤,他望着那堆火焰,这是迄今为止杨浩最不想看到的火。拥有了火系奥义和剑系奥义,可是杨浩却并没有欣喜的感觉。

    当司徒海的尸体被烧成最后的灰烬,有一丝生命的气息,突然从他的背后出现了。这是潜龙阁核心团秘密结界的钥匙。那个秘密结界几乎没有缝隙,只有这一道,做为打开结界的钥匙。司徒海为了掩盖这一切,将自己的身体屏蔽在上,除非将尸体焚烧到灰,否则是没有人能探查到,原来这星球上还有一个秘密结界。

    自然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个结界里会有些什么。

    用司徒海最后传送过来的法门,扬浩打开了这个用十多种秘法编织成的结界。

    一个跨越了无数个世纪,潜龙阁真正的秘密,终于展现在他的眼前。

    当杨浩跨入那扇五彩绚丽的门时,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

    在这结界里,默然坐着两百个人,两百个年龄、种族肤色不同地人。

    唯一相同的。这两百个竟然全部都已经达到了圣域。

    两百个剑圣,两百个圣域高手,这才是潜龙阁真正的实力,也是老剑圣和司徒海传承给杨浩的真正力量。

    在潜龙阁星系被攻打的时候,这些人并没有出现。

    在龙佑军团几近被消灭的时候,这些人并没有出现。

    甚至在司徒诲被杀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出现。

    因为这些人才是潜龙,真正的潜龙。“不蒙召唤,永不相见”的潜龙。

    杨浩很惊诧,他想不到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人可以看着自己兄弟死而不出手。他们居然还坐在这里,连一丁点精神波动都没有。

    “司徒诲死了。”杨浩在惊诧之后有些愤怒,刚才如果这些人都出手,就算不能反败为胜,至少也能让元老院损失惨重。

    杨浩地声音,只是让所有人看着他,但这些人象铁一样冰冷,无论是老者还是年轻人,都只是看着杨浩。以及杨浩手指上地黑色指环。

    “你们刚才为什么不出手?”杨浩提高声音,更是不悦,“司徒海死了呵。为了掩护你们而死。你们为什么不冲出去和元老们拼个你死我活?难道潜龙们都没有热血么?”

    “你是谁?”一个老者问。

    “我叫杨浩,是潜龙阁新的传承。”

    “原来你就是杨浩!”老者吃了一惊,连尘着的两百个圣域高手,都不禁再度仔细看面前的人,想知道近年来突然崛起的不死战神。是个什么样子。

    更何况,杨浩现在已经是潜龙阁的首领,可以指挥这里任何一个人。杨浩拥有了这样一支武力,可以说是除元老院外最强的势力了。

    “刚才为什么不出击?”杨浩不依不饶的问,司徒诲的死,实在是让他太心痛了。

    “刚才在外面地是我们中任何一个。都不会有人冲出去救他。”老者说,“因为司徒诲是死士,外面的人都是死士,他们唯一的任务就是掩护真正地潜龙。他们的职责,是保护潜龙阁不灭,潜龙阁五干年不灭的秘密……”

    “当缩头乌龟就是五千年不灭的秘密?”杨浩火气十足,这帮人的想法,和他差地太远了。

    “如果刚才我们冲出去,会有什么结果?”老者问。

    扬浩犹豫了下:“也许,元老院会损失七成的人手,我至少能干掉两个执事,司徒海……他可能不用死。”

    “然后呢?”

    杨浩就算再迟疑,也不得不说:“你们可能会全灭。”

    “是了。”老者点头,“潜龙阁五千年不灭的秘密,就是在这里。坐着的每个人,都尝试过世界上最苦难的失败,我们不再要失败。所以我们不会去做无谓的尝试,真正地热血,只是英雄末路时的无奈。”

    “司徒诲就是你们的死士,换回你们活命的机会?”

    “错。”老者悲凉道,“司徒诲换回的,只是一些时间,如果你不出现,我们还是死。”

    “你怎么知道我会来。”扬浩不解。

    “我们不知道。”老者说,“但有一点是失败者都清楚的,战局往往会在最后一刻逆转。所以潜龙的死士,会撑到最后。”

    “你们活下来的意义呢?司徒海做死士的意义呢?难道就为了潜龙阁的千年不灭么?”杨浩重重问。

    “最后一战。”老者半跪在杨浩的面前,两百个潜龙武士都跪下,“首领,最后一战,就是我们付出热血的时候。潜龙不会白白牺牲,我们都等着那一天。”

    扬浩懂了,他突然之间都懂了。

    眼前的这些人,都曾经象混元子一样热血万丈的去报仇,去厮杀,最后却落的家破人亡。所以现在的潜龙,是勿用的,是沉默的。但沉默不是永久,现在的沉默,要换的是未来的爆发,在最后一战,这些人将会付出全部的热血,用全部力量来报答为他们而死的人。

    “不蒙召唤,永不相见。”

    当杨浩准备走出结界时,二百个人同时低喝。

    “长剑……”杨浩挥舞手掌,“犹在手。”

    “长剑犹在手!!”

    这才是潜龙的应答。

    英烈皇纪元六十七年,潜龙阁星系在元老院倾力打击下覆灭,超过一千五百粒星球失去能量,整个潜龙阁受重创,八大龙佑军团损失过半,宇宙第一游侠剑客司徒海身但另一面,元老院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大约五十个元老死亡,七个执事元老受伤,天策元老更是重伤,几乎无法恢复战力。

    从表面看,元老院行动似乎大获全胜,潜龙阁已告捣破。但在清平之下,却是暗流横逆,宇宙中真正的力量已经获得了传承。杨浩和元老院之间的角力结果,正在发生潜移默化的偏转。

    面对元老山的最后一战,已经迫在眉睫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