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第二章 处子的芬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八卷 第二章 处子的芬芳

    (-  智脑星上,依旧是春风如酥。那日被烧掉的茅草屋,却再度树了起来。这一切,其实都是智脑王的幻像,他想要怎样就可怎样,以此可见,当科技到了某种境界,便也如神般拥有神域。

    两个老人站在茅草屋外的草地上,竟是智脑王和英烈皇。

    这一次的密谈,就连奉奉这样的近臣都没有参加。

    “杨浩回到地球了。”英烈皇说。

    智脑王几乎是无所不知的,自然早已获悉:“这次潜龙阁一战,元老院携全胜之势,最后却落的惨败。扬浩果然如我们所料,是元老的灾星。”

    英烈皇沉吟不语,似乎在评估这句话。

    智脑王又问:“潜龙阁情形怎样?”

    “杨浩回地球后,龙佑军团的八个剑师团跟着回来,并且对杨浩宣誓效忠,现在已经被编入了丹鼎派中。”英烈皇微笑,“他现在手上有超过十个剑师团,一群圣域高手,还有整个潜龙阁,再加上西部领总领主,行商总会理事。宇宙里最有权势的人,除了至尊和我,就只有他“元老们没有动静。”智脑王突然说了这一句,“从潜龙阁星系回来后,就钻入元老山,丝毫没有反击的意思。甚至连十剑流都收敛了很多。”

    就算英烈皇的侦骑再多,也不可能派到元老山上去,所以对元老山的动向侦查,完全由智脑王来做。

    “哦?”英烈皇偏头。笑着问,“你算无遗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说明,帝国中地力量,已经开始平衡。”智脑王还是望着天,“元老院这次损失惨重,十剑流又被杨浩折断了手脚,势力可谓重挫。而你们这面,本来远远不及对方,可加入了丹鼎派和潜龙阁之后。与元老的力量达到了一种平衡。元老山不敢妄动。也不想妄动。”

    “就这样了?”英烈皇哑然失笑,“难道几个执事就这样被杨浩给吓住了。”

    “他们在等,等平衡被打破的时候。”智脑王的神情并没有老皇帝那么轻松,“元老院几百年根基,不是那么容易拔除的,只要平衡被打破,最后的决战,一定难以避免。”

    “平衡会怎么打破?”

    “两种机会,其一是杨浩或者你的势力再增强。元老的势力再削弱。这种情形下,元老一定不能再等,唯有提前发动决战。”

    “呵……”英烈皇突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眉头紧缩起来。

    “其二,就是元老们请回至尊,让至尊重临地球。”

    智脑王果然说了出来,“到那时,一切都会逆转。”

    “第二种可能。有多大机会?”

    智脑王想了想,这一想之间,其实已经进行了超过百亿次的计算:“不到三成,应该不到三成。”

    英烈皇长笑:“这么说来,我们有七成赢的机会。超过五成地事情,已经可以做了。何况如此胜算。”

    “你真要动手?”

    “要动手地恐怕不是我。”英烈皇老谋深算,“有个人一定会比我急,要急许多。”

    就在两个老狐狸算命似的算天下时,那个更加着急的人,已经开始急色了。

    扬浩这几天真是忙死了,这辈子都没有这样忙过。回到地球后,他首先开始重组丹鼎派,自龙佑八个剑团加入,丹鼎派庄园就变的忙碌而拥挤,以前培养的中层干部都不够用,无奈之下,只能重新提拔和编组。现在丹鼎派下辖十二个剑师团,至少两个团全部由大剑师组成,实力非常可怕。

    丹鼎集团方面,也在进行重建,不过有诸葛建这老狐狸在,扬浩算是轻松许多。

    真正让扬浩烦恼的,还是英烈皇一早惹出来的事情。

    这皇帝老头在赐婚的同时,曾封杨浩为西部领领主。杨浩本以为一退婚,就连这职务也退掉了,哪里知道皇帝还是不依不饶的将整个西部都交给了杨浩。

    这是全所未有地版图啊,庞大的银河帝国四分之一富饶的土地,数不胜数地星系,每个星系又有数不胜数的飞船,其中要派驻的官员、征收的税赋,各种各样麻烦事情,几乎能把一个人给逼疯。

    杨浩在官邸内干了三天三夜,终于把堆积如山的事情做掉了一小半,实在支撑不住地他,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豪宅。

    扬浩超级想念自己那张两米多宽的大床,恨不能抱着它睡一辈子。

    不过,已经有个人睡在上面了,而且还洗了个澡,舒舒服服的抱着杨浩的大枕头呼呼睡。

    杨浩刚进庄国,就有人告诉他看翎来了好一会。但看见这女人居然一点防备没有地在自己房间里睡觉,杨浩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这叫什么,这叫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

    杨浩浑身上下疲倦一扫而光,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借着厚窗帘露进的几丝光芒,正好看看翎睡梦里的样子。

    谁说圣域高手做梦不嘬手指的,看翎正津津有味的吮着食指。她脸上的皮肤细白细白,连一点点瑕疵都没有,眼睛闭着,睫毛长长的,蒙着雾。

    看翎换了一身睡衣,和平时风格大相径庭的,这睡衣居然性感的不行,除了关键部位之外,都是透明的组成,将曼妙身材和浑身的肌肤都若隐若现出来。

    杨浩的欲火从丹田烧上了头。就算是火系主神,也挡不住这样的欲火啊。他急色的凑上去,在看翎的脸颊上,轻轻的嘬了一口。

    不过……偷袭失败。

    看翎猛然睁开眼睛,瞪着杨浩:“你干什么?”

    “亲亲啊!”反正被发现了。杨浩就摆出副无赖样子,反正都睡在我床上了,也不怕你

    逃走。

    “谁让你亲地。”看翎比杨浩还无赖,噘嘴的样子,让人恨不得再亲几口。

    杨浩也做到了看翎边上,伸手把女人搂在了怀里面:

    “我是你老公,为什么不能亲,我今天不止要亲亲,还要做的事情呢。”

    “啊!”看翎尖叫,抱着被子缩进墙角。

    但杨浩已经扑了上去。令人意外的是。看翎居然没有如往常般用出她圣域的力量来反抗,而是红着脸,默默的看着杨浩。

    杨浩没猜错,看翎这次来,本就抱着把一切都交给杨浩的打算。

    看翎确实是杨浩有生以来,最难搞定的一个女人,也是杨浩真心实意爱着的女人。看翎和杨浩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斗兽场上,她亲眼见着杨浩已一人地力量。杀死了整个兽心剑团。那时,身为雪夜星狮团团长地看翎,把扬浩当作生平的对手。

    后来的见面。就是对手了。杨浩以刺杀至尊的杀手出现,看翎还跟他有了生死相搏。

    直到智脑星,这两个人的关系才有了本质的改变。杨浩成了看翎心里面的暖流,一直都停驻在心间挥之不去。

    审判日,赐婚。退婚,潜龙阁大战。

    这两个人之间,真的经历过太多太多,多到他们都难以把对方从生命里分割出去。

    “我要走了!”看翎突然挣扎了下,头扭到一边。

    “走?”扬浩坏笑,手已经悄悄的伸进去。“你洗得香喷喷,换上性感睡衣,不是为了让我看一眼就走地吧。”

    “讨厌!”看翎脸红的象个苹果,哧溜一声缩进了被子。

    不过扬浩的手,已经深入内地,掌握了她地身躯。

    平时看看翎穿紧身的外甲,都会惊讶那丰满的胸围,如今没有紧身的束胸,扬浩掌握到软软的,触手香滑地胸部,才真正感觉到不可思议。

    那胸部简直可以用伟大来形容,扬浩那魔爪就算伸了两只,也勉强可以完全握住。这样丰硕的美胸,竟然还能傲然挺立着,嫩红色上翘,骄傲宣告自己处子的身份。

    杨浩简直是爱煞了。看翎长期训练出来的完美身材,在他的指下腻滑。从纤细的腰肢,一直慢慢眼神到胸口。

    杨浩地舌尖绕着打转,看翎发出娇羞的嘤咛。从来未经人事的女孩,怎么受得了扬浩这老手的调教,只是几下挑逗,就只有软瘫在床上,无力呻吟的份了。

    是这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说的不止是性,还有爱与性的融合。当这两个相爱的人真正融合在一起,那种火焰炙热的要把床也融化了。

    当杨浩深入到看翎的身体,女人浑身都绷紧,尤其是刺破处子之身的冲击,让她皱眉,疼痛不堪。

    不过随后杨浩的柔情蜜意,在缓慢又执着的动作里显现出来。看翎的身体一点点放松,酥软,到最后,竟像是块蜜糖般的稠稠溶解了,黏附在杨浩的身体上,随着男人的冲击而摆动。

    这一定就是灵欲合一的境界,是和任何其他女人都不可复制的。扬浩感觉不到疲累,甚至都察觉不到尽头,他探索看翎身体的每一个部位,让女人尝尽了世界上所有的温柔。

    而看翎也没有平常时的执拗坚硬,反而柔情的象是个小女生。她完全配合杨浩的动作,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杨浩,尽情的去享受的欢娱。

    象水与水融合在一起,唇吻着唇。

    等到两个圣域高手从的喷薄中清醒过来时,天色已晚,这一次颠鸾倒凤,两人不知不觉里已经做了几个小时。如果看翎没有那么强悍的武技,是绝对承受不住杨浩的挞伐。

    扬浩可算是捡到宝了。他的女人,不仅外表美丽到了极致,而且有一身惊人武技,可在床上,却又温柔的黏附在他身上。

    扬浩搂着还在颤栗的看翎,手指从圆翘的臀一直划过腰线,到湿淋淋的背上。

    “恩。”看翎舒服的叹气。

    “帝国第一冰美人让我得到了。”杨浩笑的像只狐狸,“明天我就会成所有的男人公敌。”

    “他们敢!”看翎娇羞的白了一眼,胸部蹭着杨浩的手臂,“你是我男人,谁敢说什么。”

    “给我生个孩子。”杨浩很感慨,抚着看翎的背。

    “你刚才不是已经在里面……”看翎脸红红的,“我会不会生啊?”

    “那要看你够不够大。”杨浩用力拍了下女人的翘臀。

    没想到看翎眼睛里发光,牙齿咬着嘴唇,大着胆子要求:“我要生,我还要!”

    “还要!”

    “你上次在智脑星给我吃过的丹药呢?”

    “那可是春药!”

    “我要!”看翎把头都拱进杨浩的怀里了,“我要吃么。”

    杨浩哑然失笑,果然不愧是圣域高手,就连恢复起来也比别人快许多。看翎万一吃一堆春药的话,真的索求无度起来,那可不是随便能抵御的呀。

    “好!舍命陪老婆了。”杨浩嘻嘻笑,“不过,老婆,这种事情,不只是这么玩的哦,还有别的地方也可以。”

    如此一夜,谴倦不已。

    扬浩算是理解到了,就算是冰山美人,也不见得没有热情埋在身体里,只不过还没等到让她释放热情的人。

    杨浩当然就是看翎等的人,所以当杨浩品尝到看翎释放出的所有热情,简直就被幸福给彻底冲晕了,晕到腰腿酸软,浑身酥麻无力。

    他昨天和看翎之间的战斗,几乎持续了一整夜,连整幢楼都差点被他们两人给震塌了。

    不过最后大获全胜的还是扬浩,蓝钢毕竟初经人事,就算有圣域力量撑着,也受不了在几颗春药作用下,杨浩长达几小时一次的挞伐。在这番缠绵里,扬浩算是把看翎身上能开发的潜能都给开发了,最后埋头在伟岸的胸部上睡觉。

    看翎……自然早就被冲击的晕过去了。

    到了早晨,这甜蜜的小夫妻自然不会起床。

    不过偏偏有不识趣的人找上门,嘭嘭的敲门声,把扬浩给惊醒了。

    “扬浩!臭杨浩!死杨浩!!你给我滚出来!!”居然是弦澜公主的声音。

    看翎直截了当的从睡梦里跳起来,在床上焦虑的不知如何是好。

    扬浩却好整以暇的抬头看着女人修长匀称的双腿:

    “急什么?你真以为她是捉奸啊。我们两个人名正言顺,想干嘛就干嘛,当着她面我都敢。”

    “谁象你这么不要脸!”看翎手足无措地抓着衣服往身上套。“她是我姐妹,我不想让弦澜看到我,别说出去哦,不然要你好看。”说着,她就一溜烟的闪进了浴室里面,把门关的死死的。

    扬浩侧耳听着外面弦澜的敲门声更加剧烈了,叹口气,慢条斯理的穿衣着裤。

    等打开们的时候,已经是十多分钟后了,弦澜早就气的七窍冒烟。不过这女人就算是兴师问罪。也不忘把自己打扮的象个瓷娃娃般粉嫩剔透。耳环颈饰一点都不能少,如果装的淑女一些,还真能迷倒不少人。

    “杨浩!”弦澜一进门就很不淑女地起脚飞踹,不过她哪踢地到杨浩,没等脚伸起来,这个女人就已经让鬼魅般出现在身后的杨浩给拎着脖子提溜起来了。

    “你还想打我?”杨浩哭笑不得,这还真是个大小姐,敢对圣域巅峰高手下手。

    弦澜虽然被提在空中,可还是手舞足蹈。咬牙切齿的简直要将扬浩给吞下去。

    等到她对着空气打累了,杨浩才把这公主丢在沙发上,冷冰冰的问:“一大早。找我干嘛?”

    “你为什么要退婚!”弦澜有点气急败坏。虽然她早就知道扬浩不想履行婚约,可当今天一早听手下说,扬浩正式上书英烈皇,要求退婚后,还是忍不住杀过来问罪。

    “大家没感觉。就退婚咯。”杨浩懒洋洋的斜靠在床“你居然敢先退婚!不知道我是公主么?”弦澜干脆耍赖了。

    “我不在乎你把退婚申请放在我前面。”杨浩笑着杨眉,“只管和你老爹商量去吧,我只要结果!”

    弦澜脸色一变,居然有些楚楚可怜,她慢慢走到杨浩面前,挺着胸说:“我有什么不好。为什么不要我?”

    “呃……”杨浩被吓了跳,弦澜的胸部正好对准他的鼻尖,一股香味扑鼻而来。

    “难道我真的没有看翎漂亮么?”弦澜高傲的昂着脸,她公主地光辉,毫无保留的洒了下来。

    “没有!绝对没有!!”杨浩用异乎寻常的大声喊道。

    在这种关键地时刻,自然要说标准答案,扬浩的面前就算有十万八千个胸部在,他也不会忘记浴室里还藏着一个美女剑圣呢。

    有人说,得罪了美女剑圣会很危险很后悔。

    “你!”弦澜被气的快疯了。

    那几乎半露的酥胸离开扬浩鼻尖,让扬浩松了口气,大脑也恢复了正常:“我说,你不是一直都不喜欢我么?

    退婚不正好遂两个人的心愿。”

    “我现在喜欢!”弦澜赌气似地扑了上来,居然把杨浩扑倒在床。弦澜也不管男人有没有反应,就一阵乱吻,吻的扬浩上气不接下气。

    “啊!”杨浩惨叫起来。

    弦澜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八爪鱼一样缠绕着杨浩,和扬浩在床上纠缠,撕扯。突然之间,弦澜从一堆皱巴巴的被子里,发现了一样东西。

    似乎……是女人的内衣。

    这让弦澜放弃了杨浩,转头研究起来。棉被掀起,弦澜趁杨浩还没反应过来,一把抓起了那件内衣。

    颜色和牌子似乎有些眼熟,香味更是熟悉,关键是尺寸,弦澜一下子就明白过来。这张床

    显然不是杨浩一个人享用,而是有另一个女人正在大被同眠。

    弦澜抓着那件胸衣,蹬蹬蹬跑到浴室门口:“看翎,你给我出来!”

    门打开,两个女人尴尬的面对面。看翎虽然穿好了衣服,可没穿胸衣,傲人地胸部真实的凸显出来。

    “小钥……”弦澜眼圈红了,“小钥,你答应过我不和杨浩在一起的。”

    看翎低头不说话,可脸色却带着坚毅。这女人从不轻易做决定,可一旦决定,也很难再改变。

    “小钥你对得起我么?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为什么要抢我的未婚夫?”弦澜跺着脚喊。

    扬浩有点看不过去,走过去扯开弦澜,护在看翎身前:“谁是你未婚夫,那是皇帝老头瞎搞,都什么年代了,还想玩指婚。我早就和英烈皇说好,只要解了潜龙阁之围就退婚。”

    弦澜退了一步,泪水喷涌,她咬牙切齿,满怀恨意的看着两人,尤其是盯着一直低头的看翎,弦澜的恨已经到了极点:“你们好,你们真好!”

    “我们本来就是真心相爱,而且已经在一起了。”扬浩抓住看翎的手,尽可能的温暖她,“弦澜,如果你真当看翎是好姐妹,就该祝福她。”

    “好姐妹?”弦澜泪眼婆娑,“我有好姐妹么?”

    “弦澜……”看翎抬头,同情的望着她。

    可弦澜公主已经再听不进去,她把胸衣丢回给看翎,冷冷的看着杨浩:“你记着,一个公主的订婚不是那么好退的,全宇宙的眼睛都会着着你,全世界的人会逼你。”

    “是么?”杨浩摇头,“对我来说,没什么不同。”

    “得罪我,是你这一生最大的错误。”弦澜说完这句狠话,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杨浩看着女人出去时决绝的背影,不由对看翎有些担心。要知道那女人对姐妹向来都最看重。

    谁料到看翎只是鼓鼓嘴,吐出句意外的话:“我饿了!”

    杨浩感觉到背后冷汗嗖嗖直冒,女人心,果然是海底针呀!

    接下来的日子,简直就是杨浩的幸福时光。他和看翎整天都腻在一起,看翎干脆住在丹鼎派里不回家,蓝家派了几拨人来叫,也没把自己女儿给带回去。

    要知道,扬浩跟公主的婚约在名义上,可没退掉呢。

    全帝都的人几乎都知道看翎和杨浩间的事情,可看翎显然是那种一旦要做,就不在乎别人怎么看的人。

    所以,杨浩要带看翎去星空城逛的时候,她一点都没犹豫就答应了。

    换上常装的看翎越发青春逼人,脸上几乎四射的光芒,一路上,不少贵族都用羡慕眼光看着扬浩。

    扬浩也确实值得羡慕,帝都三大美女,凌紫烟在为杨浩怀孕,看翎已经天天黏着,还有一个公主为了退婚的事情要死要话。做男人到这种程度,实在也是够了。

    星空城确实名不虚传,自星空马戏团到后,这里几乎成了全地球最热闹的地方。当然不止是因为这里卖的东西新奇古怪,更重要的是,星空城内的商家,还能为客户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譬如走私,譬如贩运一些违禁品。通常情况下,十剑流掌握着帝国大部分权力,自然也没人敢检查和星空一起回来的那些商家,所以星空城里有门路的商户,都会带一点违禁品回来,譬如军用的,譬如是禁猎的异兽。

    杨浩带看翎去的这家,叫做襄蟾逸品店,招牌就是能弄到别人难以买到的东西。

    “什么店?”看翎站在绿色门媚下,有些迷惑。杨浩只说要给她一个惊喜,可偏偏不肯说要送什么。

    “反正是好东西,你一定喜欢!”

    “哈!”看翎故作高傲的昂头,“要我喜欢,可不容易。”

    这句倒是实话,以看翎的身份,从小就要雨得雨要风得风,有什么是得不到的。曾经有一个贵公子,将一个几乎完全由钻石组成的星球送给看翎,可这女人连星空图都不愿意望一下。

    “我这件东西,你一定喜欢。就算我不送给你,你也非要不可。”杨浩神秘兮兮的。

    看翎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扬浩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过狂傲。这种态度在帝国里面,迟早会吃亏的。

    所以看翎决定,无论过会看到的是什么,她都先装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来,非要杨浩再讨好几句,才转而笑纳。要不然,这男人的狂傲毛病还真改不了了。

    如此主意打定,看翎好整以暇的面对着店门,任由杨浩瀚脸神秘,小心翼翼的将绿色的双开店门打开。

    “啊!!!”看翎一秒钟都没耽搁,立刻尖叫起来,然后冲进了店内。

    唯有扬浩五分得意五分傲气的侍在店门口,看着看翎惊喜无比的扑在地上,几乎是用颤抖的手,小心翼翼的去抚摸地上的小生物。

    那是白色的,现在只有人小腿这么高,却依旧能看出雄狮的模样,但与普通雄狮大为不同的是,在它的身上,长着一对小翅膀,而眸子里,更是若星夜般璀璨。

    竟然是一直幼小的雪夜星狮,宇宙里面最为神奇的异兽。

    看翎就像是见到了生命里的伙伴似的,把那只小小的雪夜星狮抱在怀里,眼眶里有泪水淌下来。蓝钢的尘骑雪儿,就是在护卫丹鼎派之战里牺牲的,从那以后,看翎就再也没坐骑了,她这个雪夜星狮团团长。多少有些异样。

    现在地小星狮,一点都不怕看翎,伸出舌头轻轻舔去看翎脸上的泪滴,用头在看翎下巴上亲昵的蹭着。

    看翎破涕为笑:“真好,太好了,杨浩,我的雪儿又可以回来了。”

    杨浩笑的很开心,其实这么长时间来,他一直都想为看翎再找到一只雪夜星狮,但这异兽几乎绝迹于宇宙。就算有。也被发现的军队或者剑师团牢牢控制,几乎没可能弄到。

    所以杨浩就想到了走私这条路,最近常逛星空城,果然让他发现了这家逸品店,那老板虽然生的市侩并讨厌,不过确实有些本事,居然从外域带回来了一头刚刚出生的雪夜星狮幼仔。星狮一般三年后就会长到成年的大小,而后又有极长的寿命,看翎只需要几年后。就会再有同样地雪夜星狮坐骑。

    看看翎这喜出望外地样子,杨浩自然是大为得意,他走到柜台边。对那个贼眉鼠眼的老板说:“我前几天预定的,这是两亿帝国币。”杨浩递过一张钻石卡。

    上次买风铃,老板因为知道扬浩是行商总会理事,压根就没敢上门收钱。赫德他们把杨浩好一顿嘲笑,说他假公济私。哄女人也不舍的花钱。所以这次扬浩根本就搬出自己的地位,而只是早早预定。

    可谁料到那老板见着杨浩的钻石卡,根本不接,反而拿出了另一张卡:“先生,这是您上次预订时的一百万帝国币,请收好。”

    “什么意思?”杨浩开始皱眉了。

    老板把两张卡都推到杨浩面前。脸上居然还有冷笑的意思:“没什么意思,这只雪夜星狮另有人要了。”

    “什么?”扬浩和蓝翎同时喝问。

    老板摊开手,还是冷漠的样子:“没办法,对方是达官贵人,出价又高,我们做生意地实在得罪不起。”

    “哦?”杨浩听到达官贵人几个字,已经眯起了眼睛,“难道不是我先预定的么?”

    “预定是您先,不过我得罪不起的人,相信您也得罪不起。所以没办法,还是请您割爱了吧。”老板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地态度。

    “行商总会有规矩,预定的东西,在限期内不得转卖。莫非你连行商的规则都不遵守了?”杨浩的声音越来越冷。

    “这里是星空城,可不受行商的规矩约束,我们唯一地规矩,就是星空马戏团,就算是行商执法队,也不敢得罪星空马戏团。”

    “好,很好。”杨浩能杀死人的笑容又堆了起来,“看起来,行商总会真的约束不了行商了。”

    正在说话间,那扇沉重的大门又被吱呀一声推开,三个贵族打扮的人走了进来,带头的,正是油头粉面看了就令人讨厌地周耀。

    “老板……咦!”周耀一眼就看到看翎,目光落在看翎怀抱中的雪夜星狮,顿时喜出望外,连店铺里有多少人在都没在意,“小钥,怎么是你?你在就太好了,这只雪夜星狮,就是我买来送给你的。”

    你送给我?”看翎愕然。

    扬浩简直快气晕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自己先预定的东西,居然被情敌抢去送给自己的女人。这口气杨浩要是能吞下,那简直就是乌龟王八蛋了。

    杨浩当然不是乌龟王八蛋,他一把揪住店老板,恶狠狠的问:“明明是我预定的东西,为什么还要卖给他?”

    “他……他是星空的少年,而且,而且还多出了不少钱。”老板到现在才感觉到,扬浩并非是容易欺负的人,不过他的察觉已经太迟了,实在太迟了。

    杨浩黑着脸,缓缓转过去,甚至还有些狰狞的神情:

    “星空马戏团的钱很多么?”

    周耀打了个寒颤,接着就看到杨浩那如死神般的面孔,他浑身一震,双脚发软,差点就倒在了地上。

    这个世界上,周耀最不想看到的人,第一位肯定是杨浩,因为他给于周耀的教训和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当初在星空马戏团表演台上,周耀以为自己的灿若星辉剑是不可战胜的,可在杨浩面前,却不堪一击到了极点。哪怕是伯父这个圣域巅峰挡在面前,杨浩都用焰爆狠狠的教训了周耀。

    那时的周耀,命悬一线,几乎是要死了。幸亏周川千迅速把他送进炎氏家族,那个杀不死的家族多少有些救人的本事,这才将周耀给拯救了回来。

    但即使是这样,周耀的胸口上还是留下了超级难看犹如太阳般的疤痕,而且他的实力一落千丈,几乎不能再恢复到从前。

    有了如此惨痛的教训,周耀哪里还敢再去惹杨浩。

    但很明显,现在他惹了,不止惹,还已经惹毛了。

    “是你……是你……”周耀连续打寒颤,哭丧着脸哀求,“我不要了,我不要了,我没想跟你抢,我绝不要了。”

    周耀的表现,让跟着他一起进来的两个贵族子弟很是不解。这两个花花公子也是最近从其他星球过来的,压根没留意过不死战神扬浩的事情,所以没认出来,居然敢刷的拔出剑,耍了几个剑花,盛气凌人道:“你是什么人?

    敢和我们抢东西?”

    “我抢?”杨浩的剑气弥漫出来,自从司徒海传承了剑术奥义后,他还没来得及使用一下。

    “你没抢,你没抢,是我错了!”周耀连哭的心都有了,他连忙凑在那两个狐朋的耳畔,急促的说了几句。

    两个家伙脸色大变,长剑丢在地上,根本不敢捡。刚才周耀只是说了一个名字,但扬浩这个名字,已经让这两人象是听到丧钟一般。

    帝都中传言着一句话。做杨浩的敌人,都已经死了;就算没死,也已经离死不远。

    谁敢去招惹这个煞星。

    周耀深知杨浩的禁忌是什么,连再看看翎一眼都不敢,就和两个难友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这逃跑的速度之快,就连杨浩想趁机发飙,彻底把这小子做掉都来不及。

    这下子,整个店铺里又安静下来了。

    “那个……这个……”店老板舔舔干裂的嘴唇,刚才那一幕,虽然让他很惊心,毕竟周耀一个被老扳认为是保护神的家伙都被杨浩给吓退了。不过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一只雪夜星狮价值几亿呢,他丢了一个客人,当然不能再丢另一个,“先生,既然周耀公子不要了,那恭喜,这只雪夜星梆又归您了。”

    扬浩还是冰冰冷的,他回头看了蓝翎一眼。

    看翎已经将那只雪夜星狮放下,对着杨浩摇摇头说:

    “不要了。”就算是再好的东西,经过了周耀这么一析腾,蓝翎这么清傲的人,又怎么会要。

    店老板还真是鬼迷了心窍,还不知道怕,看杨浩要走,居然一手摁下了店内的警报器,一手扯住扬浩的神子:“不行!你预定的东西,怎么能不要,你不买了不准走。

    杨浩不走了,他何止不走,就算别人赶他都不走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