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第三章 星空城的覆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八卷 第三章 星空城的覆灭

    (-  杨浩的目光,采针一样扎着店老板连连例退。一时之间,也没见扬浩有什么举动,可整家店里面的东西,竟然如同着了魔一般,四处飞舞,互相撞击,搞的一塌糊涂。

    “哎呀!哎呀!”店老板一坐地上撒泼,“没法活了,没法活了呀!!”

    “什么事情?”行商执法队来的倒快,看来是常驻星空城的。这种行商执法队是每个商贸城都有的,以普通士兵组成,和警察差不多的身份,只是处理一些纠纷。几个穿着灰色制服的执法队员冲进来,看四处一片混乱,就拔出粒子枪,对准了杨浩,“你是谁?”

    是谁?杨浩懒得回答,他的身份,根本就不是这些小兵能承担的起的。

    看在执法队也是行商下辖的份上,扬浩挥挥手,也不和他们多计较。

    可谁料这几个人也是不长眼的东西,拦在门口咆哮起来:“居然敢到星空城来捣乱,不知道这里是星空马戏团的地盘么?”

    “你们不是行商的执法队?”看翎都皱眉了,“怎么也听星空马戏团的。”

    “谁给饭吃就听谁的。”行商执法队员的几句话,注定了他们的悲惨下场。

    杨浩脸色又阴霾下来,这次可不是对屋子里人的,而是对行商总会。自己好说歹说也是十大理事之一,掌管天下所有行商的人。可自从多了这个职务后。除了责任外就没得到过任何好处。

    行商总会地老头,居然连这些手下都管不住,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

    杨浩抬起手,随便一指,一道火光从指尖飞出,准确命中了停在门口的那辆执法队的战车。

    轰然一声巨响,整个星空城都地动山摇。那辆战车被火焰包裹,的飞上了几米高空,翻滚几下后才颓然落地,震起巨大的烟尘。

    “你……”那几个行商执法队的人这才明白。杨浩是那种自己不可能对付的硬手。他们幽怨的瞪了老板一眼,急忙让开路,大有护送杨浩出去的意思。

    不过扬浩却不走了,他背着手,安安静静的等着。

    大概等了十多分钟,这一区地空气中有了剧烈波动,一个剑师团竟被瞬移装置投送到这里来。行商们地管理不怎么样,不过反应还是挺快的。

    看到剑师团到了,几个执法队员又活过来。连忙迎接上去:“陈铁大剑师,你来的正好,这里有个捣乱的人。

    连星空城都敢捣乱。”

    “违反行商法规者……”陈铁正要开口述法,然后动手抓人,突然看见正缓缓回过头来的杨浩。

    “啊!”陈铁吓了一跳,他身后的那些剑师也都吃惊不小。这一行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剑师团,立刻跪倒在杨浩的面前。

    “杨浩理事!”声音震天响。确实有行商四十剑师团之一的风范。

    “陈铁,你来地倒快!”杨浩冷冷的说。这个陈铁自然认识,是行商总会旗下四十大剑师团的团长,杨浩正式上任理事时,这四十个剑师团都宣誓效忠。

    “嘿嘿,扬浩理事怎么在这儿?”陈铁站起来。讨好地问。

    “问他们。”扬浩朝周围几个人抬抬下巴。

    店老板和执法队已经吓破胆了。尤其是店老板,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周耀会屁滚流的逃掉,因为面前的这个人,他压根就不是人。

    在行商中,简直就是如神一样的存在。

    有谁可以在短短一年内,将集团变成十大行商之一。

    有谁可以凭借小小年纪,当上了十大理事。还有谁能够驱逐十剑流,让行商们压柿多年的憋屈一扫而空。

    这样一个人物,店老板竟完全没认出来,他何止是吓破胆,简直连魂都吓地没了。

    “杨浩理事!”店老板噗通一声跪下,涕泪横流,“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陈铁左右逡巡,只是这场面就已经清楚是怎么回事,他使了个眼色,手下一群剑师立刻冲上去,把店老板和几个执法队员都狗了起来。

    “怎么处理?”陈铁陪着小心问,他可看出杨浩心情不好像了。

    谁料到,扬浩率先发飙的对象,居然是那么高的人物:“处理?处理个屁!回去告诉总会那九个老头,我对也

    们很不满意。什么玩意,九个人管一个行商总会都管不好,不如都回家养老算了。星空城!星空城里的行商到底是马戏团管还是总会管啊?”

    陈铁缩缩脖子,不敢搭腔。理事骂理事,还是一个骂九个,这话怎么搭。

    还是看翎拉住了杨浩的手,让他稍稍平息了怒意。

    “这几个人,全部都给我关起来,按照行商法规处理。”杨浩叹口气,眼神阴霾,“再给我调十个剑师团过来,把整个星空城都给我砸了。”

    “什么?”满屋子的人愕然。

    杨浩早已经打定主意:“这里我来过几次,整个星空城说是行商,其实都听星空马戏团地。再这样下去,究竟是十剑流管行商,还是总会管行商?这种情形绝不允许发生,所以……”

    陈铁面色肃然,他自然听懂了杨浩的意思:“明白了,我立刻回去调人,不过星空马戏团反抗怎么办?他们毕竟是十剑流里的主力,武力不可小视。”

    “他们要问,就说是我下令的。如果星空敢出手,那下次就是我丹鼎派动手了。”扬浩哼道:“我凉他周川千也不敢过问。”

    其实杨浩预料的并没有错。

    当行商总会旗下十五个剑师团入驻星空城,开始挨家挨户的砸店关店的时候。星空马戏团只是派几个人来问一下,当听到扬浩留下的那句话后,周川千就把头缩回去,屁都没敢再放一个。

    跟随着星空马戏团百年,几乎成为附属品和提款机的星空城,就这样在杨浩的一句话里,烟消云散了。

    自然,那天的杨浩和看翎,他们不会知道自己一次出行,将会给帝国的将来带出多大变数。

    虽然雪夜星狮没有买成,不过看翎的心情并不好,至少她见到了扬浩对她的一片用心。所以从星空城出来后,反而是她拖着杨浩,把整个帝都外围都逛遍了。这一路上风景倒没看见多少,反而撞见了全帝都的贵族。看翎用这种方法,悄悄的象别人宣告,从今以后,她就是杨浩的女人了。

    不过这事情并没有完,一直到了晚上,杨浩和看翎回到丹鼎派时,才发现庄园内人声鼎沸,几乎乱的象世界末日似的。

    杨浩还以为出了什么意外,急忙冲进去。

    谁料一进门,首先撞入眼帘的,居然是雪夜星狮。准确的来说,是很多很多的雪夜星狮。就在这庄园里,至少有三十头大小各异,形态有别的雪夜星狮,正撒开了欢呢,将整个庄园都搞的乱七八糟。这些狮子实在太厉害,轻轻一爪子就能椎倒一棵树,用头一撞,就能去掉一堵墙,这么撒欢打滚法,不用多久,整个丹鼎派都能被拆掉。

    所以丹鼎派的高手低手全部出动抓狮子,一大帮子人跟在雪夜星狮的后面围追堵截,玩的不亦乐乎。

    最好笑的还是赫德,他一个圣域巅峰高手,下面骑一头,手上抓一只,脖子上还赖着一只,可又无奈的不敢放看翎见着这场面,雀跃的欢呼一声,也投入到抓狮大行动里去了。

    “理事大人。”陈铁恭敬的站在杨浩侧前方。

    “恩?”杨浩这才看见他,无奈的摇头,“这是怎么回事?你带来的?”

    陈铁笑的贼眉鼠眼:“九位老理事大人,听了扬浩理事说的话,就命令我带三十头星狮过来。九位理事大人让我转告您,行商的事情他们会搞定,不过杨浩理事太闲了,也确实需要有点事情做做。”

    太闲?有点事情做做?

    杨浩真是有苦说不出,看着眼前一锅粥似的乱象,很明显是那九个为老不尊的家伙,报复自己白天骂了他们一顿。

    这些家伙,果然是睚眦必报的。

    其实睚眦必报的,何止是那九个老理事呢。理事报仇,最多也就送几只雪夜星狮过来,表面是报复,实际却在讨好。

    可如果得罪了女人的话,那麻烦就大了。

    正当杨浩一指烈焰,爆掉行商执法队的战车同时,在不远处的一个会所里,两个人正一边喝酒,一边欣赏着杨浩的威风呢。

    弦澜公主似乎一直都在等机会,所以周耀被杨浩赶出那家逸品店后,就被她拖着,坐在会所里面意气颓然的喝闷酒。

    轰然的声音,虽没有震碎这里的玻璃,却也让人们的耳朵不好受。

    弦澜皱眉,摸了下耳垂,又看看坐对面一脸丧气样的周耀,轻蔑道:“你看杨浩多威风,那才是真正的男人。”

    周耀一想起刚才被扬浩赶走的事情,就一肚子窝火,猛灌酒,简直把杯中物当成了仇人。

    “喝酒有什么用?”弦澜更是看不起面前的人,“连未婚妻都被人抢走了,就知道喝酒,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周耀本就是一肚子火,哪里受得了这样抢白,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放,恼恨道:“扬浩他连公主都敢退婚?这个小子什么不敢干?我能怎么样?”

    弦澜脸色一变,也是恨的咬牙切齿。

    这两个人,如今可真是同病相怜。他们原本一个是天之骄女,另一个也是帝国中出名的才俊。但在扬浩面前,却比一条落水狗都不如。

    弦澜脸上地恨意慢慢冻结,阴森森的问:“周耀,你想不想抢回看翎?”

    “想,怎么不想!”周耀大声的讥讽,“想有什么用,扬浩现在如日中天,十剑流见了他都退避三尺,他的事情,有谁敢管?”

    “只要你有胆量。象个男人一样。我就能帮你。”

    “你?”周耀不信任的摇头,“你连自己都帮不了,怎么帮我?”

    弦澜俏丽的脸上,流出一丝不相符合的阴狠:“你去和杨浩决斗!”

    “决斗?决斗??”周耀哈哈大笑,“你疯了,还是我听错了?难道我没和他决斗过?结果呢,我输了,输的太惨了,我的灿若星辉剑在杨浩面前。简直就是小孩子的玩艺。现在杨浩有多厉害?至少也有圣域吧,可是连我伯父都不敢和他动手,元老们都不敢。你让我去决斗?你觉得我还不够惨是吧。”

    “只要你敢向杨浩挑战,我保证你会赢。”

    “你用什么保证?”周耀根本就不相信弦澜。

    弦澜眉眼中有笑意,她凑到周耀耳边,低低地说了几句话。

    周耀果然脸色大变:“真地?你没骗我?”

    “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何必骗你。”弦澜说。

    “我比你更恨杨浩。”

    周耀深吸一口气,他了解弦澜确实是个有怨必报的人,更何况退婚之辱是弦澜公主怎么也咽不下去的。

    只是这个计划危险性实在太高,周耀随时都可能死掉,甚至带着整个星空马戏团死掉,所以他不得不慎之又慎。

    “我看。你根本就不是个男人,这点胆色都没有,难怪看翎不喜欢你。”弦澜又是奚落,“看翎喜欢的男人,一定是盖世英雄,是不怕死的。”

    说到了看翎,周耀心中的火又烧起来了,他这半辈子算是一心扑在看翎身上,可如今竹篮打水一场空,这哪怕是个最普通的男人也承受不住。

    “好!!”周耀吼道,“我干了,这次我非跟杨浩拼了不可。”

    “我们一定成功。”弦澜挑眉,媚色无边,“杨浩死定了。”

    “死定了!”

    两只酒杯撞击在一起,琥珀色的液体,象是叙述些什么阴谋似地,在杯子里旋转着黯淡。

    宇宙洪荒,星辰运转,从来不会因为某一人而改变。

    就像是弦澜公主所说,一个公主的婚约,并不是那么好退的。更何况此事还经过了皇帝御准,公告天下,甚至全宇宙地人都已经知晓。

    所以,不管杨浩和看翎这段日子过的有多甜蜜,外部的阻力已经陆续显现出来。

    首先是到处都流传杨浩为人,骗了公主后,又要骗走看翎,帝都三大美人全要收归一起。这事情估计是贵族群里流传开来,到最后整个银河系都已经纷纷扰扰,虽说在男人看来,这是面子大于缺陷的事情。不过至少许多老一辈实权贵族里,扬浩的声势已有削弱地趋势。

    另一面的反弹,居然是看翎自己的家族。看翎出身豪门,从小能受元老院和奉奉两面教育,又和公主做朋友,自然不是一般的人家。

    看翎家几乎个个都是贵族,父亲更是在内务部任高官,还有几个哥哥也是星系的首脑,可谓是实权派的家族。

    这样地家族有一个特点,就是好面子,尤其受不了人家的非议。

    所以看翎和杨浩之间的感情在蓝家人眼里是离经叛道。杨浩竟敢拒绝皇帝的指婚,看翎还一头载进去,连家都不回了,这根本就不可原谅。

    所以无论杨浩送什么东西过去,都被蓝家退回,看翎的父亲公开宣称,不会接受杨浩娶他们的女儿。

    这老爷子也是糊涂了,自己女儿都住在杨浩家,还来这一套,实在是多余至极。

    可不管如何,杨浩退婚这件事情,在舆论上已经处于不利的地位,所以这场庭议,就显得尤为重要。

    婚约本就皇室的家事,但弦澜公主却偏偏要弄出这次庭议,按她的话说,想让帝国高官们评评理。

    这理还有什么可评的?弦澜她早就做了好了舆论准备,还摆出一副怨妇的样子,满宫殿的大臣,自然是站在她那一面的。

    所以当扬浩孤零零站在大宫殿中间时,满耳都是大臣们的痛斥声,就好像杨浩这个负心人,如果不快点娶了公主,银河帝国就道德沦丧,国将不国了。

    杨浩忍耐了很久,实在忍不下去了,恶狠狠透巡一屋大臣,简直要将这些人八辈子祖宗都给咒一遍。

    被扬浩看的发毛,众人识趣的闭嘴。现在的杨浩可不是以前任人欺负的囚犯,而是保皇派第一高手,宇宙中最有权势的人,要是真惹恼了他,回到家里还能不能活着都不一定。

    弦澜看大臣们都不敢说话,不禁悲从中来,婴婴哭起来。

    这下子,站在金阶上的两个人有些站不住了。其中之一,就是救过杨浩好几次的皇储,弦澜毕竟是他的妹妹,看亲妹妹这样伤心,做哥哥的不说几句话,也实在过不“杨浩领主,弦澜虽然不是你的最爱,可帝国中早没有了单婚独嫁的律令,你实在没必要退婚。”

    皇储这番话,说的很有水平。先是提醒杨浩,帝国里根本就没有一夫一妻制的规矩,大部分的贵族权臣,家里都有一堆老婆,只要你养的起,也没人会说你什么。然后再暗示杨浩,就算不喜欢弦澜,大不了娶了再说,以后让看翎或者谁谁谁进门,也不会有人干涉。

    皇储总算是用心良苦,而且颇对得起杨浩,连英烈皇都微微点头。

    可惜这些人都没搞明白,杨浩退婚并不是因为嫌老婆太多,而根本就是不喜欢弦澜,不想跟这女人扯上任何的关系。

    “退婚的事情,我之前就和陛下说过,只要解了潜龙阁之围,就允许我退婚。”杨浩完全不给面子。

    “扬浩!”秦奉火了,很少拿出来的手指也点住杨浩鼻子,“你不要太过分,公主是何等的地位,愿意下嫁给你已经是天大的福气,居然还敢退婚?难道不知道指婚一事已经公告天下,全宇宙都知道了。还是你想退就能退的?”

    奉奉这么一表态,事情就麻烦了。

    这金阶上三个人,皇储动之以情,奉奉厉之与色,还有英烈皇虽然没表态,但毕竟是公主的父亲,总不可能站在杨浩这一面的。

    一殿的大臣心里已经有了准谱,看来杨浩退婚的事情算是失败了。现在无论是情理还是武力,扬浩都不占上风,除了低头屈服外,还能有什么好办法。

    不过这些人都忘了,杨浩小小年纪能够坐上这样的高位,总是有些办法的,有时候,这些办法还不是一点两点,他这样强硬,是因为还有一道杀手锏。

    此时,就是使用这道杀手锏的时候了。

    “陛下,我要退婚还有一个理由。”扬浩直接与英烈皇对视,“困龙和绞杀二局实际……”

    “住嘴!!”

    有三个人勃然怒斥,打断杨浩的说话。

    那自然是金阶上的英烈皇、皇储和奉奉。其中奉奉甚至已经怒的全身衣诀乱舞,有出手的征兆。

    扬浩并没有说下去,他本来就只准备说到这里,等着被人打断的。

    与大臣们一头雾水和杨浩的施然相比。弦澜公主却浑身一震,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金阶上的三人。

    很明显,杨浩要说的话,那三个人都知道。

    怎么知道的?

    又为什么不让杨浩揭穿。弦澜表面没有流露出什么,可心里却象是洪水泄闸,久久难以平息。

    扬浩不出声,就那么轻松自如的站着,因为他知道,这一仗他又要赢了,而且赢的简单,是对方都没办法逆转的。

    果然如他所料,英烈皇沉吟一阵后,左右观望。大臣们自然无话可说,秦奉也皇储阴沉着脸,弦澜更是默不敢扬浩所掌握的秘密,是皇室绝对不能外传的,也正好是英烈皇的痛脚。纵然扬浩以后要付出一些代价,不过此时此刻,他却是胜利者。

    “既然如此,那就……”英烈皇正待开口答应退婚,可事情又起了变化。

    在宫殿外。传来了一个声音,让弦澜公主颓丧地神情为之一振。

    “我反对!”随着声音,周耀颠颠的跑进来。

    大臣们为之一片哗然,这里的人都知道,星空马戏团可是十剑流的中流砥柱,也是现在唯一实力尚存的剑派。

    自从皇室和元老院决裂后,十剑流的人就再也没能上殿过。

    可周耀却凭借着一张皇室的通行卡而畅通无阻,很显然,这是皇室里有人安排的桥段。

    “你反对?”杨浩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连阉王都摆平了。却杀出个小鬼来反对。周耀他反对得着么。

    “我不止反对,我还要向你挑战。”周耀咬牙切齿,将一柄长剑丢掷在杨浩的脚下,“杨浩,我要和你决斗。”

    “你想送死么?”杨浩冷冷的看着他,在这大宫殿里,杨浩自然不会杀人。

    “我不是要送死,而是决斗,我要象个男人一样地挑战。”周耀说地十分有志气。“杨浩,如果你输了,就必须离开看翎。和公主成婚。”

    “我为什么要和你赌?”杨浩用很无聊的眼神看他。

    与公主退婚和看翎在一起,早就已经成为事实,还要打个架杀个人,那不是多事么。当然,杨浩是不在乎多杀一个周耀的。关键这赌局太无聊了。

    “难道你不敢?”周耀激他。

    “扬浩领主武技天下无双,他有什么不敢的事情。”

    弦澜开始说话了,“我看,他是担心一时失手,要遭天下人耻笑吧。”

    杨浩叹口气,望了弦澜一眼。真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今天周耀来这么一出,显然就是弦澜的主意。

    枢密院大臣轻轻咳嗽,这个老家伙自然是老谋深算,刚才大臣们竭力反对时,他就没怎么开口,目的就在于要看着英烈皇的态度。但如今很明显,整个帝国中,都没有比扬浩权势更大的人物了,扬浩一下决心,英烈皇也只能答应。

    为今之计,就是大家找一个台阶下。

    所以枢密院首席大臣站出来:“陛下,周耀公子虽然鲁莽,不过倒也不失为一个方法。”

    杨浩猛翻白眼,这叫什么方法,两个男人为了看翎决斗,输了的那个娶公主?

    全天下还真没比这更自虐地办法了。

    偏偏那弦澜就是这样一个自虐的人,她也悲戚戚的说:“既然是这样,我也不想让父亲为难,如果杨浩领主胜了,这婚事就作罢。”

    扬浩就奇怪了,这帮高高在上地人物,怎么老喜欢帮人家做决定呢,而且做了决定还自以为是恩赐,非要别人感恩戴德不可。

    当初指婚是这样,现在要决斗还是这样,杨浩都没开口说话呢,那边已经一副大局已定的样子。

    不过事实上,大局确实已定。

    弦澜敢布下这一个局,就早已预料到杨浩不会拒绝,自然,也有扬浩不能拒绝的理由在。

    周耀紧接着说:“除了婚约之外,我还会用十剑流的剩余的四把神剑做为赌注,如果我输了,这四把神剑全都归你。”

    “四把神剑?”扬浩悚然一惊,不由开始正视这件事情。

    十剑流便是以十把神剑闻名。据说这十把剑都是至尊亲授,虽然别人不知道十把神器地真正用途,但毫无疑问,它们都是十剑流的镇派之宝。

    杨浩已经夺到了六把神剑,他的目标,就算瞎子也看的出肯定是要将十把剑全部都收归囊中的。现在的问题是,那四个剑派都将神剑牢牢看管,如果派内没有高手地,也一定将神剑藏到不为人知的地方,杨浩就算是把别人给全灭了,也不一定能拿回神剑。

    但眼下,就是个机会。

    “十剑流会听你的?”扬浩有些不敢置信,周耀不过是个纨绔子弟,他向杨浩挑战,几乎是必输的赌局,十剑流哪里有这么好,乖乖把神剑交出来。

    但周耀说了一句话,却很是玄奥:“你忘了,十剑流现在是谁做主。”

    十剑流谁做主?当然是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妖姬杨浩明白了,这果然是个布置精巧的局,而且他相信,这个局一定不会那么简单,妖姬会设下重重陷阱,那四把剑,不过是诱饵。

    但杨浩还是准备往下跳。

    虽千万人吾往矣!区区几个陷阱,又算得了什么。

    周耀还在对着众大臣夸夸其谈:“只有全世界最强的男人,才可以配得上看翎。我一定要用这一战,告诉全宇宙的人,十剑流是不败的,永远都不败的!!”

    说到声嘶力竭处,面孔涨的通红通红,实在让人担心,下一秒会不会爆血管而死。

    “就这样吧。”杨浩淡淡的说了一句,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大宫殿。

    夜色如幕。

    帝都沉浸在一片不妥的动中,当周耀挑战杨浩之事公开后,整个银河系都为之沸腾。

    实在没有比这更好的八卦了。这里面牵涉了皇室,一个公主,一个领主,一个帝都冰美人,还有十剑流里的权贵。所谓的绯闻、秘辛和隐私,几乎都占全了。

    但事情焦点内的两个核心,丹鼎派和星空马戏团却从此险入了沉默,不再有任何反应出来。

    自从那日,行商总会派人铲平了整个星空城后,星空马戏团就不再对外开放表演。人人都说,马戏团是怕了扬浩,却无人知晓,周川千正在进行一桩秘密的事情。

    他要死了。

    按说圣域巅峰的高手,早就超脱生死之外,几百岁的生命,都只是眨眼虚度,何况周川千不过七十多岁,正值壮年。

    不过周川千正要做的事情,却会把他送进地狱,并且永世不得超生。

    星空马戏团的表演大蓬,除了日常表演外,还具备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练功。

    此时,整个星空马戏团的剑师都分布在大蓬周围警戒,他们都知道,在这看似宁静的夜里,即将有一桩大事要发生。

    整个大蓬内静悄悄,四周观众席,已经撤去,变成了一支支点燃的蜡烛,而原先实质的顶篷,竟然变成了一副璀璨的星空之图。

    千万闪烁的星辰在顶篷上变幻着色彩,这幅星空图,是宇宙中任何一部智脑中都找不到的,因为它上面的星辰,并非是这个字宙中真实存在,而是源自上古时期的星算大术。

    那上面闪烁的星辰,不是某一粒星球,而是在宇宙中星辰力量的分布。或者用神族的话来说,那是造物主力量在宇宙中残留的分布,星辰运转就是依靠这样的力量。

    星空马戏团的传承秘密就是在于此,而星辰之剑,就是这幅星空图的启动核心。每一个星空马戏团的成员,都拥有着自己独特的星辰来源。

    周川千的力量来源,叫做“谷玄”,在上古记载中,谷玄既为太阴,是与太阳相对立的,平时很难见到这股力量,几乎等同于宇宙中的黑洞或者反物质。

    周川千在这趟远游的时候,与谷玄有不期而遇,所以才能够如此迅速的晋升到圣域巅峰的境界。

    而即将与杨浩决斗的周耀,他的力量来源是紫微星,古称帝星,唯有皇帝之命者才可拥有这样的力量,所以周家才会如此全力的培养周耀,就是希望真有一天,可以登上皇位,光耀门媚。

    周川千站在蜡烛从中,黯然的抬头看星辰,属于自己的谷玄自然明亮万分,力量源源不断的传递过来。可是紫微宫中的紫微星却显得黯淡无比,有另一粒杀气十足的星辰,正要破宫而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