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第四章 疯狂决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八卷 第四章 疯狂决斗

    “来了?”周川千听到有动静,问道。

    “是。”周耀今天很恭敬,一身练功夫也穿的得体。

    “尘吧。”周川千招招手,让周耀坐到自己面前,“耀儿,周家人丁单薄,只有你这么一个子嗣,我向来把你当作唯一的亲人,唯一的儿子。”

    “大伯。”周耀鼻子发酸。

    “如今已是我们周家的关键时刻,也是十剑流的关键时刻。本来我打算带着星空马戏团远走他乡,避过此祸。

    谁想到你被那个妖姬说动,偏偏要跟人争锋。”

    “是侄儿不对,侄儿太冲动了。”

    “事虽至此。”周川千疲倦的摆手,“可你也要想想,妖姬所要的,是杨浩输掉一切,可是你的性命却并不在她的考虑之内。即使她留有陷阱,可杨浩亦可先杀了你。到时候,妖姬或许得利,可我们周家不是绝后了么?”

    周耀一惊,这才想起来,果真是这么一回事。以他自己的实力,不要说跟杨浩拼,就算看翎来了,也是死路一条,到最后,杨浩哪怕受制于妖姬的计策,但还是有可能不忿杀人,自己恐怕会落到人命两空。

    “这怎么办?”周耀慌了手脚,竟站起来,蜡烛都碰翻了几支。

    周川千叹口气,这个侄子实在不堪大用,做事情一点都沉不住气。只是周氏一族实在已经没有人了,若不依靠他。还能依靠谁呢。

    周川千再往往天上,自己地本宫谷玄星,那粒星辰散发出妖异的光芒。

    “如今,只能将你的实力提升到最高,甚至超过杨浩,这才可能保命,甚至于获胜。”

    “超过扬浩?”周耀傻眼了,杨浩现在的力量深不可测,据说连执事元老都不是对手,自已本来就功力平平。

    被杨浩重创后。更是一退千里,再也恢复不到以前。

    “我们周家,继承了一种连元老院都得不到的大术,这是至尊为了表彰我们先祖才私下传承的。”周川千把星空马戏团最后的秘密说出来,“只要用出这种大术,就算是一个再差劲的剑手,也可以瞬时间,变成一流的高手”

    “真的!”周耀地惊喜,简直难以言述。只是他想不通,有这么好地事情,为什么大伯现在才说出来。

    周川千苦笑:“这个大术。名叫‘移星入宫’,将两种星辰的力量合并为一处,也同时把两个人的力量变作一个人。”

    “那是……”周耀突然觉得有点心慌。

    “譬如我可以把属于我的谷玄力量,移入属于你的紫微宫,成功后。你便立刻拥有圣域巅峰的实力。”

    “那大伯你呢?”周耀问。

    “移星入宫是邪术,天大的邪术,一旦运行,就会立刻身死,而且永世不得轮回。”周川千长叹。

    周耀呆了,他凝立了好一会。又抬头看天,他自然能够认出自己的紫微星,如今已是岌岌可危,代表杨浩的异星随时破宫。再想想即将来临地决斗,和自己在帝国中的权位,周耀猛然之间朝周川千跪下:“请大伯成全。”

    周川千无语默然,惨笑。

    “请大伯成全!”周耀咬牙说,“事成之后,我一定将大伯当作父亲一样供奉,我会将周家发扬光大,绝不会输给杨浩。”

    “周家就你一个骨血,我自然要成全你。”周川千已经面无表情,“你获得我的力量后,也变作圣域巅峰,只要你刻意忍让,不把这力量表现出来,杨浩一定不会防备你。到时候一击必杀,他杨浩就算有再多本事,也唯有死在你地手上。”

    “是!”周耀双眼发光,紧紧盯着自己年迈的大伯,宛如是野狼看着食物一般。

    这个注定不会寂静的夜晚里,马戏团大蓬中的光芒闪烁了一整夜,那犹如是生又像是死的璀璨星芒,带着无数惆怅和壮志,在缓缓地流淌着。

    一如大蓬外,马戏团的成员们脸上的泪水,也缓缓流淌着。

    这一夜,帝国历史上首次有了圣域力量的转移,新的圣域高手,已经在黑暗之中默默诞生了。

    弦澜公主在这深夜,居然出现在元老山上,做为皇室地重要成员,这么紧要关头,竟可以随意进出元老山,也颇具玩味。

    不过弦澜到元老山,却不是见元老的,而是进了一个幽闭的房间里,看望自己的“好姐妹”。

    “紫烟!”弦澜一进门,就亲热的叫着。

    果然,凌紫烟在这屋子里坐着,在弦澜公主进门前,一直对着窗户流泪呢。

    凌紫烟穿着粉色的孕妇装,从肚乎隆起的程度来看,已经怀孕很久了。她这个元老院精心培养出来的密探,却怀着杨浩的孩子,并且为杨浩日日垂泪,也实在是讽刺。

    不着粉黛的凌紫烟,纵然没有弦澜那么娇艳,可眉目里始终流转着一种她人皆无的媚色,这是与生俱来的气度。

    “弦澜!”凌紫烟一见公主,就欣喜万分,忙着起来,抓着对方的手。

    “快坐下尘下。”弦澜嗔怪道,“要是动了胎气,我可担不起责任。”

    “这小东西,真恨不得打掉他。”凌紫烟作势要打自己的肚皮,可手落下去,却还是轻柔的抚摸。

    “熔逦上师可算疼你了,顶着其他执事的压力,一点都没伤着你和孩子。”弦澜羡慕不已。

    “唉……”凌紫烟叹息,悲愁又上了眉棺。

    “我可见着杨浩了。”弦澜忽然神秘兮兮的凑过去说。

    “真的!”凌紫烟惊喜的叫起来,又刻意压低声音,“他最近怎么样?我这儿一丁点消息都收不到,你把我的消息告诉他了么?他有没有说来找我?”

    这一叠声问,反而把弦澜弄的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她轻叹了一声,难过的摇摇头。

    “怎么?”凌紫烟问,“你没说?”

    “说了。”弦澜目光里闪烁出一线难以捉摸的恨,“可是杨浩压根不理会,他现在可了不得,是西部总领主,还关着十多个剑师团,在他心里,怕是没有你这个女人在。”

    凌紫烟一震,整个神情都垮了下去。抚着肚子的双手,也微微有些颤抖。现在的凌紫烟,可不是以前那个凌飞星辰海的老板娘,而是杨浩的女人,为杨浩怀着孩子的女人。她一直被元老们关着禁闭,接不到外面的消息,唯一能见到的人就是弦澜公主。而凌紫烟最大的希望,就是杨浩可以来这里接她走。

    从弦澜的嘴里面,凌紫烟听说了杨浩来到帝都,听说扬浩一步步的升官,丹鼎派越来越大,凌紫烟以为杨浩来接她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已经是近在眼前了。

    弦澜似乎觉得自己的话还不够心狠,又加了一句:

    “看杨浩的样子,他和看翎日子过的很甜蜜,怕是早就忘了你,就算有人提起你,他也不会理的。”

    凌紫烟的泪水马上掉下来,劈哩啪啦犹如梨花带雨。

    弦澜慌了手脚,拿出手绢来替她擦:“别哭别哭,你哭什么,早知道不告诉你了。”

    “弦澜……”凌紫烟带着哭腔,“我怎么办?我可怎么办?我想见他,我真想见他呢。”

    弦澜公主嘴角有了笑意:“不就是想见他么?我有办法,过几天扬浩和十剑流之间有一个聚会,我带你出去,远远的见他一面。”

    “真的!”凌紫烟破涕为笑,可又担心,“元老们,怕不会让我出去吧。”

    “我去跟元老说。”弦澜一副好人的样子,“不过你可要答应我,什么都得听我的,远远看看他就好了,别惹他生气。”

    “我知道,我知道!”凌紫烟双手捂着胸口,满怀期待,“我一定听你的,只要能看到他,只要能看一眼就好弦澜温柔的搂着自己的好姐妹,这两个女人的心房贴在一起,但明显,各自都有不同的跳跃方式。

    就在表面上的平静,和私底下的暗流涌动中,一连几天过去了。

    决斗的日子,终于到了。

    天色晴朗,矣热的阳光已经将地面烤的微微发烫,而周围山石的反光,更是让人眼睛难以睁开。

    这个决斗的地点,是弦澜公主选的。本来是兽心剑团斗兽场的地界,自从兽心剑团被杨浩一举歼灭后,这里就变的荒芜了,如今拾掇一下,却真是一个决斗的天然场所。

    周围群山林立,几乎连飞鸟都难以随便进入,而山脚下又有一些天然的躲避场所,是可以让围观者们观看决斗的。

    天空中,媒体的飞船在来回穿梭,今天这场决斗,将向全宇宙数以亿记的星球全程直播,而今天的胜者,也毫无疑问将成为这个字宙最大的明星。

    整个山谷的正中间,有一个巨大的决斗台,呈银白色,整个都是由合金制成,现在已经被太阳晒的极为烫了,若赤脚踩上去,一定会被烫脱块皮的。

    有四把萦绕着神器光芒的长剑,被插在决斗台的一侧。那正是十剑流手中唯一还剩余的四把神剑。

    星辰之剑!

    治疗之剑!

    幻灭之剑!

    众心之剑!

    这是至尊亲赐给十剑流的镇派之宝,如今在杨浩的强取豪夺之下,硕果仅存的四柄。今日一战,就是要决定这四把神剑的归属。而实际上,更是要决定十剑流地生死。

    如果十剑流连一柄神剑都守不住,那这个势力就可以在帝国里消失了,就算元老院也不会容他们再活下去。

    所以今天是周耀和杨浩的决斗之战,更是十剑流的生死之战。

    十剑流的人,最先到达决斗场。今天将要决定十剑流的命运,所以除了向来不合群的冥色外,其他尚存的剑派都到齐了。周耀被他们围在人群里,一脸傲然的样子,十分的嚣张。

    围观的贵族们对周耀并不太买账。知根知底地人都知道。周耀虽然泡妞厉害,但武技大部分都是花架子,就算有那么两下子,也不过在贵族圈中逞能,真地上战场,恐怕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所以在银河系的一系列赌盘中,基本上都是一边倒的压扬浩胜,而且许多人都压杨浩在五招内解决战斗。这个赌局实在过于倾泻,再怎么让盘也难以均衡。所以各大赌场在几天前就对赌杨浩赢的人封盘,现在唯一还能买的,只有赌周耀赢。

    可唯有笨蛋才会这么干。

    “雪夜星狮团来了!”在贵族群里。发出几声惊叹。

    果然,一队雪夜星狮从空中翩然而至,上面的武士都是白衣白甲,男的英气女的俊秀,每个人都象是复制版的看翎。这支队伍一到。也没有靠近十剑流,只是站在决斗台地一侧,他们在等待看翎的到来。

    看翎很快就到了,她当然是陪着杨浩一起来的。

    丹鼎派今天到地人并不多,除了几个骨干大将外,就只带了浩剑团和龙首团。在人数方面,是远远不及十剑流的,但杨浩的气势并不弱,他才站稳脚跟,周围就响起了一片欢呼声。

    “不死战神!不死战神!不死战神!!”

    杨浩微笑,朝四面抬手。看翎依偎在他身边,也是一脸幸福神情,这个女人做事情从来都我行我素,才不管别人怎么着。

    不过贵族们确实有些趋炎附势,如今杨浩势力强了,便都摇头晃脑,一副先知的样子:“我早就知道,他们就是天生一对,看那郎才女貌的,多般配。”

    “那是,那是,杨浩刚来地球地时候,我就有这种预感了。”

    “周耀算是什么东西,也敢跟不死战神比拼,他简直就是送死。”

    “何止是自己送死,他连十剑流也要一起送掉。听说前几天,周川千就是被侄子给气死的,这种纨绔,真是帝国的耻辱啊。”

    周耀听着周围的议论,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到这里,可不是来听别人的闲言碎语的,更何况看翎已经到了,让她听见这些话,自己岂不是更加没面子。

    一时之间,周耀气急攻心,也把伯父之前交代地忍辱负重和深藏不露给忘记了。他大吼一声,率先飞上了决斗台,把浑身的力量都散发开来。

    圣域的光辉,第一次在周耀的身体上闪烁。这是沾染着周川

    千的血,是凝聚着整个周家和星空马戏团的希望的光辉。

    谷玄和紫微在天空上,第一次合二为一的力量,催逼起来果然声势浩大。

    “嗨!”周耀暴喝一声,他的星辰之力猛然如海浪般散开,将周围聚拢的贵族看客逼退数步。圣域的光辉,都将台上的四柄长剑震的嗡嗡乱颤,周耀一伸手,星辰之剑已经破鞘而出,迅速飞进他的手掌间,“杨浩!快来受死吧!”周耀满怀怒意的大吼。

    这个场景,实在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尤其是围观的那些贵族,他们就算再执挎,也都是名将大臣的后代,怎么都认得出圣域光辉的威力。

    那可是圣域巅峰高手才有的呵。如今居然闪现在了周耀的身上。

    这难道说明……周耀也已经达到圣域巅峰了?

    围观的贵族们有些呆了,一直以来停留在他们脑中对周耀的印象荡然无存,只是刚才那潇洒的一个动作,这些纨绔们自诩练一辈子也练不出来。

    在决斗台上,周耀的圣域光辉在不断不断的散发着,仿佛是永远也不会枯竭的,在这光辉下,扬浩的白色披风和黯淡的身体都显得弱小了。

    终于,有一个贵族猛然惊醒,大喝一声:“快下注!”

    旁边的人这才省的,趁现在决斗没有正式开始,赶紧下注才是上上之策。赌扬浩赢的盘不是封了么,眼下在现场的人正好趁信息不对称时,可以加码压周耀赢,这样才能将庄家彻底的搏杀爆掉。

    一时间,成千上万的贵族打开移动终端,疯狂的下注。大半个字宙的赌盘都因此而撼动,周耀的赔率从1赔1000迅速上升到1赔1到最后,居然与扬浩扯平,甚至超出了。

    这个情形,完全源自于贵族圈内对杨浩的一贯看法。

    虽然扬浩已经被誉为不死战神,但那是形象而言。就真正实力,贵族们并没有统一的判断,而扬浩出手最厉害的几次决战,都被人给隐藏了起来。譬如困龙局,又譬如潜龙阁之战。这些都是皇帝和元老院之间的斗争,自然不能把详情说给别人听。

    所以,大部分人都不晓得杨浩真正的实力,以为他最高也就只是刚刚突破圣域,是普通的剑圣而已。如今看周耀都达到圣域巅峰了,这些贵族当然要买周耀赢了。

    力量越高则越强,这就是贵族们的看法。

    随着周耀在决斗台上喝骂,十剑流也没闲着,在祁连修士的带领下,十剑流的人马全体出动,将决斗台围了个水泄不通,将观看决斗的贵族都挤到了外圈中去。显然这些人并没安什么好心,简直是要将杨浩关进他们的包围圈。

    雪夜星狮团的人,看见看翎到了,便迅速跑了过去,当头的几个人却没有和看翎寒喧,只是冷冷的走到杨浩面前说:“你也看到了,周耀现在已经是圣域巅峰。”

    “恩。”杨浩点点头。

    “你最好能赢。”雪夜星狮团员说,“我们团长,只能嫁给最强的人。”

    杨浩笑了,笑的很自信,很有光彩。他现在力量内敛,就连一丝一毫的圣域实力都没有展现出来,可是他的自信,却足以让所有人心安。

    看翎白了自己手下一眼,帮扬浩整整衣领说:“能不杀,就别杀。周耀到底和我一起长大的。”

    “看看再说。”杨浩没说死,拍拍看翎的脸。

    下一个瞬间,扬浩已经出现在决斗台上了。杨浩看着已经陷入癫狂状态的周耀,他虽然吃惊,却并不担心。

    因为杨浩已经看出来,在周耀的身体中,那股圣域巅峰的力量,并不是属于周耀自己的。那是黑色的,与光明正好相反的谷玄之力,虽然通过秘术,可以融入进紫微宫中,但毕竟是两种不同的力量,即使是能一时爆发,但只要一个契机,必然会导致反噬。

    可周耀并不清楚自己离死亡的危险有多近,他还在咆哮:“杨浩!今天就是你不死战神的死期,你今天死定杨浩淡淡叹了口气:“看翎给你求情了,留下剑,滚出银河系,饶你一条性命。”

    周耀一震长剑,圣域光辉更是毫无保留的倾泻出来,将杨浩一点光彩也没有的身体包围住。可是杨浩却犹如逆流中的巨石,分毫不为撼动。

    周耀凄厉长笑:“留下剑,留下女人,再留下你的命,我什么都要,什么都要!!”

    扬浩不动声色,可是影月却已经散发出嗜血的光华。

    在决斗台下,默默看着的看翎不由摇头叹息。她知道,周耀已经放弃了最后一线生机,等待着他的,将是悲惨的结局,纵然所有人都把这场决斗当成是逆转,可看翎依旧知道,扬浩是不会失败的。

    因为他就是不败的。

    周耀把圣域的光辉释放的尽兴了,终于换了一个炫耀的方法。他再度使出了灿若星辉剑。

    不可否认,在星辰之剑的催动下,灿若星辉剑确实不容小觑,这也证明周耀从前没用好,根本就是力量不够。

    如果在圣域巅峰的力量作用下,灿若星辉剑潜藏的能力都绽放出来了。

    天空竟变得漆黑,艳阳从人们眼中消失,而漫天显现出一幕星辰的景象,这自然是星辰之力地分布。

    而周耀也有了变化。这男人浑身散发黑黝黝的气息,他手中的星辰之剑,变作了夜空里唯一闪亮的东西。

    灿若星辉,辉煌而玄奥。

    “泉神!比肩!伤官!阴煞!天伤!”每当周耀念到一个名字,天幕上的星辰就会有一粒明亮起来,并且持一道神力注射到剑上。

    当五道光芒齐聚,周耀的剑就散发出前所未有的亮度,来自于远古星辰之力的剑术,毫无保留的向杨浩射去。

    这一招,实在是漂亮。简直是漂亮到了极点。如果评选全世界最好看。最美的剑术,灿若星辉剑一定名列前茅。

    所以当周耀用出这一剑,并且刷地如此精彩纷呈时,周围响起如雷鸣般地喝彩声,所有人都相信,周耀美丽的一剑,足可以将不死战神扬浩的杀了。

    但这些人都忘了,现在并非在选美,而是在决斗。

    决斗是你死我活的。而不是比谁的剑招更漂亮。

    所以扬浩不动,甚至连周耀的灿若星辉剑射过来时,他都不动。只是朝天空看了一眼。

    这一眼,就已经显示出两人之间巨大的如若鸿沟般的差距了。

    一股火焰,突然出现在天幕上。杨浩根本无需出剑,甚至连一点力量都不需要用,这火煽就无端端的出现了。

    这就是火之奥义。扬浩所掌握地两大奥义之一。

    这个世界上,究竟有多少奥义,没有人清楚,但毫无疑问,这种奥义,正是造物主所留下的某一种力量的运行规律。这是造物主自己使用,并且使力量按之运行地规律。掌握火之奥义的人,便可以被认为是控制一切火的神。

    鲜艳的火把周耀美丽的星空给烧破了,就象是烧破一张旧报纸。明艳艳地太阳从黑幕后面跑出来,更是给杨浩增强了几分力量。

    在星空被毁后,灿若星辉剑一下子失去了能量,变的外强中干。

    “现在。”扬浩潇洒的张开双手,“让你见识一下,真正强者的威力。”

    他声音没落,影月已经如一条火龙般飞射出去,与星辰之剑撞击下,周耀几乎没有抵挡,就被撞飞了。

    而一串五个焰爆,又准确的落在了周耀的身体上。让这男人爆发出一片凄厉又屈辱地惨叫声。

    杨浩现在对焰爆越用越顺手,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功夫,就是当年的混元子也没这么方便。

    真正凄惨的是周耀,就在他还很弱小的时候,就曾经被扬浩的焰爆给砸到重伤。可如个到达了圣域巅峰,他自以为天下无敌,不沾说杨浩,就算是执事元老来了,也能够对付。

    但当扬浩的焰爆落下来时,那五个巨大陨石般的火球落到身体上。周耀竟然没办法挡没办法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球在自己的身体上轰然炸开。

    对人最大的伤害,绝非是,而是灵魂上的羞辱。

    当周耀发觉自己在杨浩面前,一直都象是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时,那种耻

    辱感是难以言述的。

    轰然炸开的,还有周围的人群。那些围观的贵族简直要发疯了。

    在他们的心里,已经有圣域光辉的周耀,显然是不可战胜的,不说宇宙中无敌,至少对付非元老院的人,一定是手到擒来。更何况杨浩看起来还不是那么的厉害。

    但一交手,胜负立分。周耀完全没有抵挡能力的在焰爆里惨叫,那身子,就像是一块顽铁,被火焰不断不断的炙烧着。

    “真的是战神啊!”一个贵族颤抖着叫起来,“杨浩,他是无敌的。”

    噤若寒蝉,其余的人连气都不敢喘,眼睁睁的看着决斗台上发生的一切。

    周耀没有死,周川千的力量毕竟不是白给的,一个圣域巅峰不会那么轻易被杀死。当焰爆落尽,周耀冒着黑烟,如焦炭般又站了起来。

    他华丽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身上也再散发不出什么光芒,只是颤巍巍的站着。不过周耀的脸上,却露出比哭难看的笑容,他不像个失败者,反而有些欣喜,有些嗜血的朝杨浩走过去。

    杨浩纹丝不动,如今他要做的,就是在无数人面前杀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可周耀用微弱到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从现在开始,你只能挨打,不能出手,只能输,不能赢。”

    “你脑袋被打傻了?”杨浩冷然道。

    “你往左边看,看清楚了。”周耀眼里放出光芒,阴狠的说,“看看吧,那是谁?”

    杨浩一怔,还是朝左边望了一眼。

    只是一眼,却再也收不回来了。

    站在人群中,有一个艳红色长裙,刻意打扮过的女人,身影如此熟悉。杨浩的目光落在了女人隆起的肚子上,他心里忽然有个呐喊声,一个剧烈的,象是野兽落入陷阱的呐喊声!

    凌紫烟。

    杨浩确实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凌紫烟。他从来没有得到过关于凌紫烟的任何消息,只是知道,容逦将凌紫烟抓去后,就关了起来,不让人去见她。

    杨浩以为,元老院早就将他的孩子打掉了,也永远不会让凌紫烟再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可是,眼前的女人,却正是那个曾经的妖魁女子,也是那个为自己夺到裁决之剑,甚至不惜去死的女人。

    也是一个怀着扬浩孩子,一直苦苦等待的女人。

    扬浩看的呆了,并不是因为凌紫烟的突然出现,并不是凌紫烟隆起的肚子,并不是凌紫烟保持至昔的美丽,而是这女人一双哀愁的眼睛。

    那是多深的哀怨。

    凌紫烟确实很哀怨,她望着决斗台上的扬浩。这个男人,这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也是她这一生唯一爱过的人。

    在凌紫烟看来,扬浩与以前决然不同。他更加的英气,更加的霸道,也象是个领神了。其实,凌紫烟是认识杨浩最久的人之一,她几乎是看着扬浩一步步变成今天的不死战神,也同样是一步步的爱上这个敌对势力的男人。

    一直到现在,几乎无法自拔。

    今天弦澜将凌紫烟骗来见扬浩,她原本是满心欢喜,以为终于能见着自己的心上人了。可到了这里才发现,原来扬浩竟是为另一个女人而决斗。

    这是莫大的悲伤,看着自己所爱的人为别的女人决斗,让凌紫烟几乎要恸哭了。

    但决斗台上,周耀并没有错失这个机会。

    他着出扬浩已经分心、分神,灿若星辉剑立刻启动,虽然没有天幕的支持,但是在圣域力量的催动下,还是爆发出了让人难以抗拒的力量。

    嗤嗤嗤嗤!

    恍惚中的杨浩被剑刺中,身上爆开了七处血花,正是北斗七星的图案。

    观众席和丹鼎派的位置上发出一片惊呼声。

    扬浩因剧痛而回过神,再怒意冲天的望着周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