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第五章 美女回归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八卷 第五章 美女回归

    (-  可周耀却很得意,他自持有人质在手:“杨浩,你只能输。今天这个局本来就是为你而设的。你的女人和孩子,在十剑流的包围中,你只要敢还手,她就死了,死定周耀说的一点都没错。虽然弦澜没在,可凌紫烟却完全夹在十剑流的人群里,从一开始,十剑流包围决斗台就是这个原因。

    虽然凌紫烟自身也有武技,但她有孕在身,一定没法抵挡那么多剑师的攻击,更何况十剑流里最厉害的几个元老级家主,王氏的海望公,修士林的祁连修士,都与凌紫烟相距不到百步,以他们的力量,轻而易举就能杀掉凌紫烟。

    杨浩能动么?他对凌紫烟是有亏欠的,当初三晶诲时,凌紫烟就差点为杨浩而死。被容逦执事元老抓走后,杨浩也没有去救凌紫烟。

    可想而知,这个女人为了保住肚子里的孩子,扬浩的孩子,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和心血。

    杨浩怎么可以让她死?

    周耀似乎看穿了这点,他心底里实在是佩服弦澜公主的妙计,那女人用这种阴谋果然是举世无双的。

    灿若星辉剑又闪亮起来了,扬浩身上的北斗七星伤口,喷涌出鲜血,看的观众席上惊呼连连。

    这一幕逆转,是谁都想不到的。刚才杨浩的一轮焰爆,已经让所有人觉得杨浩已经赢定了。可短短时间内,杨浩却象是木偶人一般。呆呆地立着,就算被剑刺中也毫无感觉。

    其实杨浩在愤怒,他的怒意,就像是狂波骇浪一样,在心胸中翻滚。

    杨浩并非是个嗜杀的人,但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发觉该杀和值得杀的人太多太多了,必须杀的人也太多太多了。

    譬如周耀,譬如十剑流,都是该杀必须杀的。

    周耀终于准备用出自己最强的一剑了。他牺牲了伯父。甚至不惜拿出四把神剑,就是为了向杨浩射出这一剑。

    星空马戏团研习了数百年,号称连神龙奇剑都可比肩的。

    “星之坠灭!”

    天空再度暗沉下来,那漫天星辰重新出现,灿烂的星辉,将太阳的光芒完全都遮盖了下去。那无数地星辰光芒,都突然爆发出来,银色地光链,一起射出。聚集到周耀手中的星辰之剑上。

    那把剑,已经凝聚了无数星辰的力量。这是造物主所遗留下的星辰坠灭前的能量。

    当周耀射出那一剑时,空气中飘荡着史前恢宏的气氛。仿佛无数的星辰,都在一瞬间如雨般坠落了。

    而星辉的光芒,笼罩着杨浩。

    任何人都能看出,杨浩已经面临着最大的危险。

    可他却恍然不觉,并没有认真地去看周耀的那剑。那最强的一剑。他似乎是放弃了

    周耀也这么认为,其实他早就胜券在握,当弦澜决定将凌紫烟做为人质时,他们就知道,杨浩是不可能再反抗地。

    现在果然是这样,杨浩站在那里。一点都没有反抗之力,似乎已经做好准备,用自己的命来换回凌紫烟了。

    但杨浩叹息:“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非要逼我杀人呢?”杨浩的目光,陡然之间转变成冰冷若寒谷。

    飞在空中的周耀心中一凛,但他已经停不下来,而且也不准备再停,他相信,现在就算杨浩出手,也不可能挡下“星之坠灭”。

    扬浩抬高一只手,他的指尖一震。

    突然间,成千上万道寒芒在空中出现,几乎毫无阻碍地,上百道剑光刺穿了周耀的身体。星之坠灭的光辉,在一瞬间消失殆尽,周耀那圣域的力量,在无数的伤口里面慢慢的流逝。

    他地身体犹如被凌迟处死般,被切割成了无数块,只有一根死的躯体带着头颅落下来。

    可是,这些剑光并没有停歇,当杨浩手指颤动的时候,剑光迅速扩张,朝着四面八方蔓延过去。决斗台边上十剑流的剑师,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扬浩的剑光撕的四分五裂。

    “这是剑之奥义,是这个字宙里最伟大的剑身司徒海的杰作!”扬浩愤怒的吼道,“现在让你们知道,一个剑神是不可战胜的,永不可战胜!!”

    无休元止的剑之奥义,在空中扩展,吞噬着周遭一切生命。杨浩完全没有顾忌的施展开来,当司徒诲将这奥义传承给他后,这是杨浩第一次使用,也是唯一的全力使用。

    周耀颓然倒地,他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他甚至连一个与扬浩正面全力对决的机会都没有找到,就已经被打垮了。

    “杀了她!!杀了她!!!!!杀了

    她!!!!!!”周耀用尽全力呐喊,他看出杨浩是想趁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将周围十剑流一举歼灭,救出凌紫烟,所以他用最后一点力气,提醒十剑流的高手杀人。

    但很快,周耀看见了一幕让他惊诧的惊险,这是他死之间最后的一次惊诧。

    凌紫烟跑了!!

    这个女人,这个着起来对周遭危险一无所知的女人,竟然在扬浩刚刚释放剑之奥义的时候,就趁边上几个剑师不注意,一溜烟的朝看翎这边跑过来。

    这绝对超出十剑流的想象,也绝对超出弦澜的计划安排。

    弦澜以为自己是牢牢掌控着凌紫烟的,凌紫烟几乎对她言听计从,今天来看杨浩,弦澜也安排好了一切,将凌紫烟处于十剑流的重重包围中,这是个无懈可击的计划。

    可凌紫烟却跑了,当周围的防御因杨浩攻击而出现千分之一的疏漏时,她就义无反顾的朝着丹鼎剑派跑去。

    看翎也发现了她,无比震惊、震怒的看翎带着雪夜星狮团和丹鼎剑派的人,疯狂冲过来,准备接应凌紫烟。

    在杨浩剑之奥义的掩护下,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接近,几乎就要汇聚到一起。

    可是,有几个人的出手,却改变了一切。

    十剑流的几大家主出手了,他们并没有赶去杀凌紫烟,而是围拢在杨浩的身旁,接下了杨浩射出的大部分剑之奥义的光芒。

    如此一来,十剑流的剑师们顿觉轻松,他们扭转目标,直接朝着凌紫烟包围过去。凌紫烟虽然跑的快,可毕竟怀孕,而且一直处在十剑流的包围中,她来不及跑到蓝翎身边,又被几个王氏家族的大剑师驱逐了回来。

    “紫烟!!”杨浩咆哮。他驾驭影月,疯狂飞射过去。

    “紫烟!!!”看翎撕心裂肺,她的银枪已经驱动到最高力量,将周围的人一个个爆成血块。

    “杀了她!快!!”祁连修士大呼,“杀了

    她!!!”

    杨浩和看翎用尽全力,但始终都没有十剑流的人快,有两个大剑师已经举起剑,对准凌紫烟的肚子就要刺下去。

    千钧一发。

    危在旦夕!

    正在这时候,凌紫烟却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这女人停下脚步,双手迅速击掌。

    三下。

    就在她的身边,嘭嘭爆开两团黑雾。

    两个冥色暗杀团的紫衣级高手突然出现,快似黑光的两剑,出其不意的将十剑流的剑师杀掉。

    随后夹着凌紫烟,以奇迹般的速度,射入了丹鼎剑派的人群里。

    局势彻底逆转。

    当杨浩也赶到凌紫烟身旁时,十剑流已经对整个局面失去了控制,他们只能聚集在丹鼎剑派的人群外围,眼睁睁的看着扬浩和凌紫烟他们的相聚。

    “紫烟,吓死我了!”蓝钢抱着凌紫烟,居然大哭起来。这个女人,向来不晓得谁是好人,谁是情敌。

    凌紫烟擦擦额头的汗,白了尴尬的站着的扬浩一眼:

    “死男人,等你来救我,早就一尸两命了。你不要我,总得要儿子吧。”

    扬浩差点没晕过去,这个女人,果然如从前一样的嘴巴不饶人。

    看翎听着儿子的事情,也松开了怀抱,瞄瞄杨浩,瞟瞟凌紫烟,居然聪明的不说话。

    “怎么回事?”杨浩其实还摸不着头脑呢。

    “我象是那么笨,会被人狭持么?”凌紫烟鬼笑鬼笑,“那天弦澜说让我来见你,我就知道她有阴谋。不过我将计就计的跟她出来,要不然怎么从元老山跑路?”

    扬浩嘴巴张的可以塞进一个拳头,真是见过胆大的,没见过胆大到这么不要命的。为了能够从元老山跑路而投奔杨浩,居然连被人挟持的危险都敢冒。

    不过很显然,凌紫烟可不是没有准备就敢乱来的人,就在所有人以为她毫无危险的时候,她其实早就留了一站在凌紫烟身边的两个紫衣杀手默然不语,看翎对他们多少还有些防备。

    不过凌紫烟却得意道:“放心,这是我的人。”

    “你的人?”杨浩愕然,冥色不是十剑流之一么。

    “笨!”凌紫烟修长的手指戳在杨浩额头,“我不是当过冥色的团长么,你以为我连一个亲信都没有么?”

    这下,在场的人才真的明白凌紫烟的妙计。

    弦澜要利用她来要挟杨浩,可凌紫烟却反过来利用弦澜逃出元老山。虽然是陷进了十剑流的狭持中,可凌紫烟找准机会就可以跑,实在跑不掉还有两个冥色的紫衣级杀手撑腰。

    真是女诸葛妙计安天下啊。

    这里地人已经安全了。就轮到杨浩找十剑流算账。

    那个沦为配角的周耀,早就被凌迟处死在决斗台上,今日一战,虽然波澜迭起,可杨浩几乎是完胜,那剑之奥义爆发的嚣张场面,早就随着直播信号,播放到了宇宙的每个角落。

    如今,危机已经降临在十剑流身上了。

    杨浩安顿完凌紫烟后,便冷然的回过头。朝着十剑流瑟瑟发抖的剑师阵走去。影月在杨浩头顶上盘旋。发出凌然的杀气,将十剑流的人逼的连连后退。

    “你……你要干什么?”祁连修士完全没了元老的风范,干涩地问。

    “我赢了决斗,拿我地战利品。”杨浩根本就不看周围,施然的走进了一片剑林之中,他回到决斗台上,就要去拿插在台上的四把神剑。

    “住手!!!”这一下子,轮到十剑流忌讳了,几乎所有人一起暴喝。

    杨浩冷笑:“这场赌局。是你们提出的,你们自愿用神剑做为赌注。现在周耀死了,还想反悔么?”

    刷刷刷!五条人影如电般闪过。阻挡在杨浩和神剑的中间。

    那是十剑流现在仅存的五个家族的家主。也是十剑流中地位最高,武力最强悍的人。这几个人都很清楚,今天的赌局可以失败,他们也可以失去周耀,但无论如何。都不能再丢掉这四把剑了。

    十剑流已经被扬浩夺走六把神剑,如果这四把再丢,那十剑流就不可能存在于世界,他们将会被抛弃,被元老院,被这个字宙中地贵族无情的抛弃。

    以往所有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杨浩!”海望公柱着拐杖,“你赢了,可是剑不能拿走。”

    “哦?”

    “就算拼了我们五条命,也不能让你拿走剑!”祁连修士声嘶力竭。

    “就怕你们五条命,也挡不住我!”杨浩的霸气,已经让所有人心中为之一颤。而随后,影月更是以令人触目地形式出现。

    它一分为五,变成了五道千里流杀,朝着五个家主,五个元老杀去。

    “千里流杀!!!”杨浩暴喝。

    五个家主拼死合力,祭出手中长剑。

    锵!!!

    四道千里流杀变成幻像,唯一真实的杀意,泯灭在了五人的全力一击下。

    但杨浩这个人,却已经变成了一把剑,一把足可刺破天空的剑,那剑光豪迈无比,冲天而起。

    “长剑犹在手!”扬浩喝道。

    凌厉的剑之奥义,撞击在五个家主地身上。

    哇!!!

    五个绝世高手喷吐鲜血,被打飞出去,他们各自门人手忙脚乱的接过去,这五位家主已经只有进气而没有出气,脸色惨白到极点了。

    炎氏家族的人赶紧上来疗伤,这才保住五个人的性命。

    但决斗台上,杨浩已经拔出了四把神剑,当着所有围观者的面高高举起。

    沉默,沉默只持续了一小会,很快,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此起彼伏。更有甚者,竟然有贵族下跪,冲着决斗台上,如战神般威风凛凛地杨浩顶礼膜拜起来。扬浩刚才爆发出来的力量,实在是太大太强,也太震撼人了,每个尚武的人,都唯有崇拜。

    这一战,扬浩正式成为宇宙中家喻户脱的奇迹之人,他剑之奥义的威力,展现在

    看直播的每个人面前。

    今天杨浩所战胜的,无不是曾经宇宙中一等一的高手。周耀已经是圣域巅峰,这在一开始就已经引起动,可是周耀却几乎毫无还手之力的被杨浩杀掉。五大家主更是十剑流里硕果仅存的高手,他们联手一击,恐怕执事元老都难以抵档,但杨浩却轻扣的将他们逼入绝境。

    这说明什么?这恐怕只能说明,杨浩的实力,已经起过了执事元老。而这一幕,完整无遗的直播在人们的面前。

    从这一战开始,杨浩被认为是如今字宙里当之无愧的第一高手,他的名望,甚至已经迫近了至尊。

    这是新的一天,一个新的崇拜诞生了。

    决战之后的那晚。对于十剑流和元老院来说,是异常难熬的。

    但对于某些人,却是幸福到了极点。

    譬如丹鼎剑派内,从门口到各个楼房,到处飘荡着人们的笑声,特别是诸葛建的狂笑,几乎能冲上九天云霄原来在这次决斗里面,获得最大利益的不是别人,而是诸葛建统领下的丹鼎集团。这个老头子居然悄无声息的尘着决斗的外围庄家,而且还是开盘买杨浩赢的最大庄豸。

    本来他这次赚不到太多的钱,因为大部分人都买扬浩赢,诸葛建很早就封盘,最多能保证个不赚不亏。

    可谁料到那该死的周耀帮了个大忙,那家伙爱炫耀的展示自己圣域光辉,在最后时刻改变了赌局的结果。

    全宇宙的人看到直播后,疯狂改买周耀赢,诸葛建乘机大肆收盘,到了最后,结果出来,丹鼎集团居然大杀四方庄家通吃,只这一把,就赚了几百万亿帝国币。

    毫无疑问,今晚之后,丹鼎集团将成为宇宙第一行商。

    诸葛建大发利市,自然兴奋,所以派出几亿帝国币的奖金来摆庆功酒,喝的整个丹鼎派都东倒西歪,欢声笑语。

    不过庆功的主角扬浩却不在,此时的他,正忙着和蓝翎一起做件重要的事情。

    哄孕妇!

    凌紫烟正在扬浩房间里嘤嘤的哭呢。要说起装可怜,凌紫烟和弦澜公主还真是不相上下,不过凌紫烟的悲泣,可是有现实基础的。

    她一边哭,还一边思路清晰的控诉呢:“人家千辛万苦跑出来,人家给你十月怀胎,人家想你想的睡不着……你倒好,勾搭上我的姐妹,你这个色狼,你这个薄情寡义的负心汉……”

    “是是是!”杨浩满脑门子的汗,只能低头认错。

    “小翎……”凌紫烟抓着看翎的手,把看翎吓了那一大跳,差点银枪都掏出来了,不过凌紫烟却还是梨花带雨,“小翎,我知道你最单纯了,一定是被那个家伙给骗的,他骗完一个又一个……”

    看翎呆了呆,又重重点头:“没错,我就是被他骗的。”

    “呃……”杨浩正要说话争辩几句。

    可凌紫烟当机立断:“不许说话!我还没哭完呢。”

    杨浩瘪了,又愁眉苦脸扮猪头样。

    “你现在让我怎么办?我一个大肚子孕妇,孤苦无依的,难道要去宇宙里要饭么?”凌紫烟重重的抽泣。

    “他敢!”看翎一脸的正气,“紫烟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他负责人娶你的,如果他敢不照顾你和孩子,我要他好看。”

    “他娶我?”凌紫烟手捂着脸,眼睛透过指缝偷偷看,“那你怎么办?”

    “我……”看翎这才想起自己,她突然发现,自己苦尽之后甘没有来,反而更苦了,“我……我当然离开他啦,你们才是一对么,你连他的孩子都有看翎心里面也很不是滋味,但这似乎是眼前唯一的处理办法。凌紫烟可是和弦澜不同,弦澜不过是婚约,退了就退了,可凌紫烟肚子里的孩子是杨浩亲生骨肉,这可不能随便退货的。

    看翎家里本来就对扬浩不满,扬浩只娶一个已经不肯答应,要是娶上两个,那蓝家非翻了天不可。再加上看翎性格孤傲,怎么愿意跟人分享老公呢。所以当看见凌紫烟的时候,看翎已经抱定了退出的打算

    “喂!”杨浩忍不住了。

    “闭嘴!”两个女人同时喝道。

    杨浩闭嘴。

    凌紫烟哇的一声又大哭了起来:“你们两个都要逼死我呀,要逼死我和我孩子,我不要活啦,人家不活啦。”

    “怎么啦?”看翎手足无措,“紫烟你别哭么,又怎么啦,我不是都说了退出了。”

    凌紫烟越哭越大声:“你们逼我吧,我得了产前抑郁症,以后就变成疯子了。宇宙里又要多一个疯子了。”

    “求你了,别这样。”看翎急的眼泪也掉下来,“紫烟,你到底想怎么样,我真的不会和扬浩在一起了。”

    “就算你不和他好,可别人会怎么看我,别人一定说我抢走了你男人,以后让我怎么见人啊?”凌紫烟的哭泣一点都没停,说话却全不耽误,实在让人佩服她的功力深厚。

    “好啦好啦。”看翎完全认输,“那你说吧,要我怎么做,只要你说的,我一定做到。”

    “是你说的哦?”凌紫烟的哭泣嘎然而至。

    “对,对。”看翎却抽泣起来,她已经预想到凌紫烟会让她终生不见杨浩,与杨浩划请界限等等等等各种方案。

    可凌紫烟却又鬼笑起来,竖着手指头说:“那么我就要……你和我一起嫁给杨浩!”

    “什么?”扬浩和看翎一起惊叫。

    “你们不答应啊。”凌紫烟地泪水又珍珠串似的掉下来。

    扬浩手忙脚乱。帮这宝贝擦眼泪:“答应答应。”扬浩赶忙朝着看翎做眼色,让她也尽快答应。

    其实到了现在,大家心里都清楚,凌紫烟演这场戏,不过是想让三个人间的关系没那么尴尬,她真不愧是元老们教出来最狡黠的徒弟,心机活络。

    凌紫烟早就看出杨浩和蓝胡间的感情,但她从小和蓝翎一起长大,明白这个丫头心底里有多执拗,如果自己冒然回到杨浩身边。看翎唯一的结局就是退出。并且永不可能回头。

    所以凌紫烟就用自己和孩子做为要挟,用这方法,逼着看翎答应,一起嫁给杨浩。

    到头来居然是凌紫烟心思慎密,又一心为扬浩着想。

    这让扬浩心里又惊又喜,又觉得酸酸痛痛的。

    “你……你不答应。”凌紫烟看看翎红着眼圈不说话,干脆下了床,“你不答应,我就带着我儿子跳楼。”

    她还真作势要爬上窗台去了。

    杨浩闭着嘴不说话。也不动。

    看翎终于挡不住,扑过去和凌紫烟抱着哭成一团:

    “我答应,我答应。紫烟,我都答应你。”

    凌紫烟一边抱着看翎哭,一边朝扬浩比出个V字手势。真是让人绝倒。

    等两个女人哭完,三个人便一起坐在床上,反正杨浩的床也够大。再来几个女人也照样睡的下。

    看翎一会贴着肚子听小宝宝的声音,一会又开始不满杨浩这么久没有照顾母子俩,闹地凌紫烟喜笑颜开。

    这两个女人合好了,倒霉地可是扬浩,他到现在,都没有摸一下自己的孩子呢。

    终于。看翎大发惹悲:“来吧,让你也听一下。”

    杨浩喜出望外的跃过去,先是亲了凌紫烟肚皮一下,又耳朵紧贴着听。已经差不多有七个月大了,小孩子发育应该完全,正在肚子里面翻腾呢,大概是觉得外面太吵,扬浩脸一贴上去,就被那小子隔着娘胎踢了好几脚。

    “师父,听见了没?”杨浩赶忙把闭关中的混元子也叫出来。

    “听见了听见了。”混元子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这是我徒孙啊,乖徒孙啊,我们丹鼎派有后了。”

    “什么?”凌紫烟和看翎都叫起来,“我们儿子也要学春药派?不行!”

    混元子迅速又回到闭关状态,这老神仙很明白,三娘教子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番热闹过了,这房间里面才缓缓回到了平静。

    凌紫烟开始说起她被容逦元老抓回元老山后的经历。

    原来凌紫烟、弦澜和看翎三个人,从小都是被容逦带着教养,是一起长大的同伴。后来看翎被家人带着,加入了禁卫军团,并受秦奉教诲。可凌紫烟却一直为元老院效力,做为元老的特派使者进驻各地。

    元老院知道凌紫烟怀上了杨浩地孩子后,不由大为光火,容逦将凌紫烟抓回后,以黑风为首的几个执事,要把凌紫烟处死,并且将扬浩的孩子挖出来,开设一场针对扬浩地大祭祀术,这是很歹毒的法术,必须用亲人的血来下几。

    在关键时刻,容逦元老毕

    竟不忍徒弟受死,将她护了下来,并关进了元老山的面壁室内。除了弦澜外,根本没人能见到凌紫烟。

    当那天弦澜公主要凌紫烟出来见扬浩,其实这女人早就知道弦澜心中藏着阴谋,也就将计就计的随她挟持,一直到决斗地关键时候,才突然发动逃跑大计。

    听到这,看翎就有些迷惑:“你说弦澜有阴谋,她有什么阴谋,为什么要害你和扬浩?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凌紫烟神秘兮兮的,还摆架子不肯说。

    “因为,弦澜就是妖姬。”杨浩毫不留情的戳穿,“那个控制十剑流,做元老院内应的妖姬,就是弦澜。”

    “什么?”看翎惊呼。

    “你怎么知道的?”凌紫烟也很郁闷。

    “我知道有什么可奇怪地?”杨浩这下可得意了,他翘起脚,一只架看翎身上,一只架凌紫烟身上,“不止我知道,恐怕连英烈皇他们都知道了。象潜龙阁这么秘密的消息,居然搞到元老院都清楚,宫廷里面没有内应是不可能的。”

    “那也不一定是弦澜啊。”

    “就是弦澜。”凌紫烟肯定的说,“弦澜一直都认执事元老们为师,虽然后来回到宫廷,但实际上,她一直都是元老们培养多年的妖姬。皇室很多事情,都是她搞出来的。”

    “为什么?”看翎到现在都不敢相信。

    “不知道。”凌紫烟回答的很干脆。

    不过杨浩却多少了解一点弦澜公主的心思:“这个妖姬啊,她大概从小和元老们生活在一起,知道元老的厉害,所以认定皇室是斗不过元老院的,想用讨好元老的方法,来保住皇室最后一线生机。”

    “这么说,她还是为了英烈皇好?”看翎着急的问,她希望弦澜能够良心未泯。

    “希望吧。”其实扬浩也不确定,他看看窗外,握着两个女人的手,“希望吧。”

    大甄选很快就要到了。

    其实杨浩也是第一次听到“大甄选”这个名词,但这次,他却要成为甄选的主导者之一了。

    在银河帝国中,所有星系的派驻官员,都是五年一任期,五年期满,帝国中央就会有一份大甄选的名单出来,让各级官员有各自新的驻守地。

    可以说,整个帝国,就是用这种方式来安排官员,划分势力。大甄选将决定帝国数以亿记星球的命运,而其中,又以上千个核心星系为主轴。

    这上千个核心星系的执政官名单,是大甄选的重中之重,也是多年来,各个派系力量争斗的重点。

    按照从前的惯例,大甄选的其他名单不论,这份核心星系执政官名单,将是帝国皇帝和元老院各推举一半人,将利益平均分配。

    帝国皇帝通常占据星系间的战略要点,而元老院则占据资源充沛的星系,弥补自身修炼以及下属剑派的消耗。

    但这一次,所有人都知道,情况有些不同了。以前元老院盛气凌人,甚至连帝国皇帝都不放在眼里,只派驻一半人,已经算是给面子了。

    如今十剑流几乎失势,元老院也几次三番败在扬浩手下,甚至两个执事重创,如此的局面,早就今非昔比。所以新一轮的大甄选,皇室和元老间将有怎样的势力划分,受到了所有人的关注。

    扬浩最讨厌的庭议,又开始了。

    几乎他参加过的每次庭议,都以杨浩受到众大臣的攻击而结束,不过现在扬浩已经贵为西部总领主,统管四分之一个字宙,帝国内的大臣们就算再不友善,也不敢随意开罪。

    英烈皇对杨浩的宠信,也是放在明面上的。甚至连扬浩跟弦澜退婚后,还是圣眷不衰,如今,居然让杨浩可以与奉奉分列在金阶之上。

    那可是近似于封王的荣耀啊,偏偏这个杨浩还嫌站着累,干脆就一尘在金阶上,看着大臣们说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