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第七章 效忠仪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八卷 第七章 效忠仪式

    大甄选尘埃落地,至少地球上的人们是这样的这一个月来的潜流滚动,让与之相关的家族们疲倦不堪。

    从表面上看,大甄选只是元老院和皇帝间的角力,其实大大不然。在皇帝势力的内部,附属于十剑流的贵族家族,都为之在暗中交手、过招。

    每一个星系的执政官,都会带来难以计算的利益,和光芒四射的政界知名度。依赖于政治生命的贵族们,是不可能放弃如此盛宴的。

    所以在一千个核心星系的执政官人选上,无数达官贵人的势力,都在暗地里拉拢、收买,就希望自己人的名宇,可以多一点上名单。

    尤其是元老院方面的名单出来,十剑流下属贵族系统分赃完毕后。皇室这一面的争夺更加剧烈了,枢密院系统,内务外务系统,禁卫军系统以及原本各大殖民星上的封疆政客,都纷纷插了一脚。

    在此间,最受人关注的居然是看翎的蓝家,他们本来属于内务外务系统,在朝野间也颇有些地位。但自从有了一个准女婿杨浩后,别人也不知该怎么给他们归类,并且有传闻,弦澜公主对蓝家很是不满,所以大甄选里面,吃亏最终的可能就是他们了。

    蓝家以前在一干星系里至少占据三个执政官位置,不过今年,看翎的父亲有点心灰意懒,都不肯去走动,已经盘算好全盘落空。反正蓝家出了个忤逆女,合该着落势但大甄选地名单最终公布时,那些背后说风凉话的人才真的是吃惊不小,在那几份由多个势力推举的名单上,蓝家居然张张上榜。

    内务外务系统照例推举了三个蓝家的人,这虽然与往年相同,但以如今蓝家所受非议来看,内务大臣和外务大臣已经非常给面子了。

    扬浩一口气推举了四个蓝家的子嗣,这让看翎父亲哭笑不得。自己没把扬浩当女婿,可杨浩却是肥水尽往自家流了。也是这时候。看翎父亲终于有了感觉。自己女儿找的可不是个麻烦,而是帝国中真正的实权人物,他能推举的人员数量,竟比首席大臣们还要多些。

    让蓝家感到不可思议的,竟连枢密院都推举了一个蓝家地晚辈。这在往年是不可想象地,看翎家虽然也出武技高手,可主要还是文官为主,和抠密院也没多少交往。枢密院大臣竟在寸土寸金,每人必争的名单上给不相干的蓝家让出了个名额。这恐怕也是给杨浩面子。

    不过,真正让帝国中所有贵族明白到,现在的蓝家真的今非昔比。已经高攀上一颗参天大树的事情,是英烈皇那份长长名单里,居然也有三个蓝家的人。

    这是莫大的殊荣,真正的殊荣。

    往年,英烈皇地名单中。只会有皇室成员,皇室后裔,就算近臣秦奉的人都不会列入其中,可以说,这是近二十年四次大甄选中唯一一次有非皇室成员上名单。

    一下子就有三个,而且都是蓝家的人。

    大家心知肚明。蓝家还是那个蓝家,本身力量没什么变化。而帝国中头面人物这样做,只是要向杨浩示好。

    如今地扬浩,可是西部总领主,统辖四分之一宇宙,手下十多个剑师团,还有丹鼎剑派都是帝国里数一数二的力量。

    有这样的人物做女婿,蓝家当然不需要再去走动关系了,自然有大把关系送上门来。

    现在,看翎的父亲可不是忧愁女儿的婚嫁,而是头疼蓝家到底还有多少子嗣,可以送往各大星系赴任。

    一门十一人,这在整个银河帝国中,都是无人难及地荣耀。

    蓝家在意料之外却情理之中的,成为了这场大甄选的最大赢家。

    甚至是大甄选的尾声“百舰齐发”时,蓝家都受到了最高的关注,每个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蓝家和另一群人。

    百舰齐发是大甄选所特有的仪式,据说早就传承了上百年,只是从前如此地大场面比较多,所以并不会引起轰动。

    所谓的百舰齐发,就是在地球最大的飞船发射场上,一次性发射上百艘飞船,这些飞船将满载着大甄选中选出来的执政官们,将他们运送到一百个空间加速站上,然后再赶赴自己的星系上任。

    由于宇航技术的发展,飞船的发射和运转,一般都中在空间站上,很少有陆地一次性发射这么多船的场面。

    所以每隔几年一次的百舰齐发,总会吸引大批人前来参观。

    而这种场面,恰恰也是受惠于大甄选的家族们感到门媚生光,可以大大炫耀的时候,所以灸家每户都用出浑身解数,把亲朋好友全都运去送行,还要搞搞仪式,做做样子,试图展示出自已大家族的风光。

    蓝家当然是众人瞩目焦点,不管认识不认识的人,都在打听哪里是蓝家的机位。他们感兴趣的当然不是那几个即将赴任的执政官,而是要看看,蓝家的准女婿“不死战神”杨浩会不会出现,而看翎父亲会用什么态度来对待。

    杨浩可是给岳父做足面子了。英烈皇给杨浩一百五十个推举名额,可杨浩只是推举了几个蓝家的人后,将剩余的名额还给了英烈皇。

    这个举动在不久之前还闹到沸沸腾腾,人们都说杨浩可能是觉得自己权势太大,功高震主,这才低调行事的。

    如果他们能未卜先知到后面将发生的事情,这些人恐怕连舌头都吞的下去。

    蓝应博就是看翎的父亲,这个老大人今天一身正装,黑紫色相加的帝国文官服加上他一头白色短发,在人群中尤为耀眼。

    蓝应博满意的看看站在面前的十一个蓝氏子弟,这可是蓝家年轻一代中最杰出的佼佼者。蓝应博做为蓝氏这一族的首领,以为要让子嗣磨砺出来,再扩大势力还需要很多很多年,可谁想光辉的一天,这么快就来到了。

    “伯父,什么时候开始?”一个蓝氏子嗣问。

    在上飞船前,有点历史的大家族都要举行些仪式,或者祭拜祖先,或者感谢栽培的上司。

    “再等等。”蓝应博皱眉,四处逡巡。

    虽然嘴上没说,可心里面,他还是期待着杨浩的到来。现在蓝应博对杨浩的看法,可与以前大不相同。这次大甄选,杨浩完全展示出新一代实权高官的力量,虽然没有点几个人的名字,但各方势力向他私下致敬的方式,已经足够瞩目了。

    如果今天杨浩和看翎能到,则蓝家的气势能够更胜一筹,未来蓝家也正式搭上扬浩这颗参天大树了。

    蓝应博没有看到杨浩,却看到了另一群人,让他眉头不由更是紧锁。

    当那上千人走进发射场时,大家都已经看到,并窃窃和语起来。今天全场的明星,除了蓝家外,更重要的就是他们了。

    那近千个人,就是十剑流下属的外派贵族和送行的人。也不知是为了壮大声势,还是展露力量,今天,十剑流剩余的六大剑派家主,带着剑派内的高手,几乎全来送行。

    周围看热闹的贵族们,全然没有往日对十剑流的敬畏,反而有些冷言冷语。

    “都什么时候了,还搞这许多声势。”

    “一群落水狗,仗着人多势众么?”

    “若不是他们占了一半名额,今年或许就轮到我了。”一个年轻贵族不忿道。

    周围的人宽解他:“别怨了,呆会看十剑流的人怎么出丑。”

    “出丑?”

    “那是。”有几个懂行的老前辈说,“每次十剑流的人出征,都要先摆自己门派的神剑,再拜至尊圣像,以示永远忠诚与元老院,完成仪式后才赶赴上任。”

    “那怎样?”

    “笨啊!”明显是幸灾乐祸的声音,“现在的十剑流,哪里还有神剑么,那几把剑不是早就被杨浩给夺去了。呆会就看他们拜什么东西,如果装模做样的拿出几把假剑来,咱们不是有热闹着了么。”

    这些话,虽然是窃窃私语,却传的飞快。而这里围观的,至少也有几万名贵族,他们早就是抱着这样看热闹的态度,准备瞧十剑流出丑。

    十剑流的人,巳径按照六个剑派列好队,果然是要举行仪式,参拜神剑和圣像。

    在一片淮备寞落的目光里,六大剑派的门圭,各自捧出自己的镇派神剑,放上香案,并带队参拜。

    “叩谢神剑!”六大门主齐声喝,纷纷跪下。

    周围的人有些发呆:“那是真货么?”

    有警惕性高的人嗤之以鼻:“你傻了啊,真的神剑不是在杨浩那里,我们亲眼见杨浩夺走的。”

    “那……”

    “必定是假的。”兴奋的声音在传递,“十剑流真的连假剑都拿出来了,他们真的巳经不行了。”

    “都成末路了,还要占据五百个执政官,真是老天不开眼啊……”

    似乎是听到了周围的声音,诲望公和祁连修士面色不豫。

    他们仍跪在地上,但抬起头,大喝道:“启剑!”

    锋锋!六声响,那六把神剑一起出鞘,神器的光辉和本身所蕴藏的博大能量,泛滥开来,让周围的人感到不可思议的震惊。

    这六把剑,自然是真的,但那些贵族们,又怎会知道杨浩和十剑流私底下的交易呢?他们只是吓的再不敢多言,还以为扬浩又被十剑流击败,神剑被夺回呢。

    正在这时,事情的关键人杨浩却出现了。

    丹鼎派的高手们并没有一起来,只是杨浩和看翎两个。悠哉游哉地逛过来,颇有点踏春游玩的意思。今天蓝翎有点小鸟依人,穿着长裙,脖子上系着丝巾,看起来很妩媚,扬浩倒是一身帝国领主的正装,合体的军服让他看起来更是英武帅气。

    他们一出现,就吸引了全场数万人的目光,犹如是这里最大的明星一般。看翎可管不了别人怎么看,牵着杨浩走到蓝应博面前。

    “蓝伯伯!”扬浩恭敬的行了个礼。

    蓝应博有些尴尬。论官阶应该他行礼才对。不过看女儿侍着杨浩的样子,让他也有些底气,点点头就算是应过“领主大人!”那十一个蓝家子嗣可是齐刷刷的半跪下来,行了个帝国里最高的礼节。

    扬浩嘴角有微笑,挥挥手让他们起来:“这次上任,你们肩负皇帝陛下地重托,要事必躬亲,不能有一点疏忽。”

    “是!”众人应答。

    “帝国中人事复杂,不过与你们无关。只要记得,今天地思典是陛下给的,效忠于陛下即可。”

    “是!”

    杨浩点点头。这效忠仪式就算是简单的走过场了。

    这边只是走走过场,可周围人却看的啧啧称奇,毕竟杨浩还不是正经的女婿,蓝家的子嗣就开始对他表示效忠了,那只说明。杨浩旗下,又多了一支世家力量。

    其他势力的人,嘴上不敢说什么,可心里面却还是有点酸溜溜的。以杨浩这小小年纪,就能收拢如此庞大的势力,若假以时日。那帝国中其他人连站都没地方站了。

    蓝应博对杨浩地表现极为满意,他现在可是对这女婿喜爱极了,笑吟吟的对杨浩说:“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登舰吧。”

    杨浩挑挑眉:“我还有点事情。”

    “还有?”蓝应博一呆,他记得杨浩这次只是选了蓝家几个人,其余的名额都还给英烈皇了。这里要登舰行礼地人虽然多,但也不可能还有效忠于扬浩的人吧。

    但扬浩已经朝着十剑流的队伍走去了。

    正在这时,十剑流的人又做了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那几个剑派地门主,端出了同一张画像。

    这本来就是应该的程序,祭拜完神剑后,就要供奉至尊的圣像。

    但问题却是,那画像上的人,竟不是至尊。

    这个发现,让周围的贵族们喧嚣的扰如世界末日到了,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地眼睛,往日言必称至尊的十剑流,竟会拿错至尊的画像。

    但也有些脑子请楚,政治触觉灵敏的人,他们巳经嗅到了其中不寻常的味道。再联系起前面失而复得的六把神剑,以及慢慢走过去的杨浩,他们巳然察觉到,马上要有惊天动地的事情发生。

    果然,十剑流下属的的一番祭拜语,让整个世界都震了一震。

    “叩拜三清丹鼎尊者混元子大神,大神赐我力,大神赐我剑,大神护佑我剑派!”

    旁观的人,甚至是即将上飞船赴任的人,都纷纷围拢过来,他们听十剑流的人念了一次,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念了第二次,开始不相信自己的大脑,等念到第三次是,这些人都怀疑,这个世界是否还真实,是不是还存在。

    混元子大神?这是哪门子大神。

    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至尊一个可以称之为神么,怎么出来一个混元子。

    这是萦绕在大部分人心里面的疑问,但对于各大势力的宗主而言,他们听到的,却是另外两个字。

    “丹鼎!”

    那不就是杨浩一门的称谓么。

    如果把扬浩给联系起来,这事情的脉络就开始清晰了。但不管怎样,这件事情委实太不可思议,就算是听起来有所联系,那这些人也不敢妄下断论。

    所以,当杨浩真的走到十剑沫的队伍前面时,数万人的呼吸都摒住了。

    没人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一场大战?相互厮杀?

    还是辱骂嗤笑?

    如果只是这样,那么今天恐怕就不会被记入帝国的史册,并且做为关键转折点而历代称颂了。

    当杨浩笔直如枪的站在六大剑派家主面前时,六个家主再度带领上千个十剑流的子弟跪下,齐声称道:“领圭大人!”

    旁观者的心,象是被子弹击中,都震的四分五裂,难以拼凑了。

    甚至还有一些吓的带哭腔的声音在说:“是效忠仪式,效忠仪式啊……”

    在场的高级官员们,尤其是枢密院首席、内务外务大臣还有蓝应博等人,面色肃然到了极点,甚至还有点寒意。

    “这次上任,你们肩负皇帝陛下的重托,要事必躬亲,不能有一点疏忽。”杨浩说。

    “是!”十剑流众人应答。

    “帝国中人事复杂,不过与你们无关,只要记得,今天的恩典是陛下给的,效忠于陛下即可。”

    “是!”

    这番对话,和刚才蓝家的一模一样,但其中的意义,却有天渊之别的差距。

    蓝家和扬浩,早就被认为是一根线上的蚂蚱了,不管蓝应博是否承认,帝国中人都已经将蓝家当作是扬浩力量的一部分。

    可十剑流怎么相同,那可是至尊在百年前亲手创立,并且亲手将十大神剑托付的超级亲信力量呵。

    可以说,十剑流就是元老院深入帝国内部的触手,是元老们强有力的工具,也是元老掌控一切星球资源,与皇室对抗的最强力量。

    可现在,十剑流居然向杨浩效忠?

    哪怕再没有记性的人,也会记得,不久之前,扬浩刚刚消灭了星空马戏团,而稍久以前,神恕剑团、兽心剑团都是栽在杨浩的手里。

    丹鼎派和十剑沫,那是帝国里最出名的两大死敌,号称不死不休的啊。

    但众目睽睽之下,大家都清楚的看到了,十剑流确实是在向扬浩行跪拜之礼,甚至还宣称要忠于皇室。

    “易帜!”杨浩冷冷的说

    刷刷刷几下,早就准备好的十剑流弟子,将高高飘扬的代表元老院的旗帜撤下,把代表着丹鼎派的标志旗帜挂起。

    从这一刻起,在帝国里就再也没有忠于元老院的十剑流,而只有忠于丹鼎派,率属于丹鼎派的六大剑流了。

    围观的人们,帝国中的大佬们,总算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这委实太今人吃惊,太今人难以相信了。

    在别人的目光里,杨浩确实是不世出的天才人物,确实拥有着人们不能理解的力量。但无论如何,哪怕是再会幻像的异想家,恐怕也没有料到,扬浩居然能收编十剑流

    “哦!!”枢密院首席大臣忽然惊呼了一声,他比别人更快想到,今日这场面发生以后,帝国里会有哪些变化。

    元老院失去了十剑流,就失去了掌握帝国政权和资源的触手,可以说,元老院的力量被削弱到了谷底。

    杨浩获得十剑流的效忠,相当于获得了五百个新任执政的效忠,那么扬浩在帝国里的势力,可不是一点点的增长,而是突飞猛进,甚至于,快要超过英烈皇了。

    抠密院首席目光复杂的看着挺立的杨浩。

    就是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外表帅气的年轻人,却已径掌握到骇人听闻的力量,明日的帝国,恐怕再也不是从前别人所能想象到的。

    而是属于扬浩,属于杨浩和未来的帝国了。

    上百艘飞船一起莲勃发射,尾焰喷发的使人难以睁目,可就算是看着飞船满载着执政们朝宇宙各个角落飞去,人们还是心有余悸。

    似乎他们巳经看到,一场史无前例的大血战,就要开始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帝国中始终弥漫着奇特的味道就连路上的行商,都有些心不在焉,三三两两的关店了事,借口进货而飞出银河系。头脑清楚的贵族就更不用说了,在几天之内,数以几十万计的贵族家庭以旅游之名飞往西部领。地球上的人口,一下子就少了许多。

    所有人都担心着大血战的爆发,可越是担心的事情,就越迟迟不来。

    元老山很沉默,沉默的吓人。

    当十剑流易帜叛变后,人们都以为,元老山至少会发作一下,显显自己的威风,要不然,还如何在帝国里立足呢。

    所以杨浩迅速妥排十剑流中的关键人物出逃至西部领,料想元老也无法找人撒气。

    但没想到,一连数天都过去了,元老们却象是什么都没发生,除了元老山脚下四个拱卫剑派内由元老自己入驻外,基本就没发生什么改变。

    倒是杨浩,他收编十剑沫成为帝国里最有权势的人,这等嚣张连英烈皇那都看不过去,老皇帝将杨浩叫过去根狠责备一番,大意为有这等好事,居然也不分点给我云云,也不了了之。

    所以杨浩板上钉钉,代替元老山成为帝国第一势力后,整个帝都乃止地球,反而平静了。虽然这平静的空气里有些不安的因子,但阳光里始终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可是黑夜中。却并不是真那么安宁。

    最近混元子混上了三清丹鼎尊者混元子大神后,更加努力地去闭关,他的希望,是可以独立生存,这样还能看看扬浩的儿子,享受下天伦之乐。

    丹鼎剑派里,杨浩舒服的躺在他那张大床上,这家伙已经腐败到家了。

    没有师父添麻烦,又有双美在身旁,杨浩自然是可以道遥自在一下。

    不过他最近。似乎并没这样的闲情。看他夹在两个女人间凝重的表情,若不知道的人恐怕是以为大小老婆争风吃醋呢。

    杨浩的麻烦,从来都不是在女人身上。他虽然处于帝国权力的巅峰,却感觉到外面吹来更加逼人的寒意了。

    “元老山,究竟想干嘛?”扬浩细细琢磨,“失去了这一千个核心星球,对元老院是致命打击。可他们没有追杀十剑流地任何人,也没有来对付我。”

    “元老们,似乎被逼到墙角了。”看翎自然没听过英烈皇和智脑王之间地那番话。却也一语中的。元老们自从没了爪牙和触角,又失去了生存立命的核心星球,甚至连日常必要的药材都收拢不到。这已经是到了没退路的时候。

    “这样沉默,不应该啊。”杨浩有点头疼,“他们要是做点什么,我还能见招拆招,可现在这样。反倒不好办“沉默是你觉得。”凌紫烟不屑一顾,“以我对元老们的了解,现在元老山上,大概是闹翻天呢。”

    “闹?怎么闹?”扬浩偏头,楼着凌紫烟。如今这凌紫烟可成了扬浩最佳参谋,有女诸葛的帮忙。扬浩的事业顿时蒸蒸日上。

    “元老们绝对不会吞下这口闷气。你想啊,一个占据帝国权力巅峰几百年的元老院,怎么会甘心被你打败?还是败地这么惨。至尊留下来的上百年的基业啊,被你在一年之内横扫,元老节节败退到了最后地底线。”

    “那是他们不得人心,自毁长城的事情,元老可没少干。”杨浩轻笑。

    “元老们没有动作,不代表他们忍气吞声,而只是在筹划,筹划一个大动作。”凌紫烟轻拍着肚子,若有所思,“几个执事的脾气,可爆裂的很呐。”

    “他们会干什么?”杨浩急忙问。

    “你猜!”凌紫烟偏着头,笑盈盈的卖起了关子。

    杨浩却脸色肃然,他当然心里早就有些底,不过事关重大,这还真不能随便乱说地。

    凌紫烟知道杨浩巳经猜出来了,便也意味深长的点点头。

    “你们到底说什么?”蓝钢哪嘴,她可没这么多弯弯心思。

    “元老院败到个天,就连三百元老出动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他们可打的牌巳径不多了。”杨浩抚着看翎的长发,“元老们可依仗的还是自己的武力,但这份武力要把局势逆转,却又不尽够,所以他们只能做一件事情,一件能够彻底扳回局面地事情。”

    看翎悚然一惊:“他们要杀你?”

    杨浩和凌紫烟一起笑,还是凌紫烟牵着看翎的手,嬉笑道:“你啊你,关心则乱,我们的老公现在还是一般人么,丹鼎派长期驻扎着十多个剑师团,几千号人,比皇宫还要难攻。元老就算要杀,也没必要选个难的呀。”

    “那……”

    扬浩终于揭开了谜底:“元老们要做的,就是刺杀英烈皇!”

    “啊!”看翎真的吓了一跳。以前元老和英烈皇无论怎么对立,最多也就是将老皇帝困在皇宫中,还从未真正出手刺杀,难道这事情,真要落到那一步了么。

    “不管怎么说,英烈皇是始终是帝国的皇帝。这点元老们不能否认,其他人就更不能否认。所以在反元老势力中,英烈皇就是领头人,是旗帜。”杨浩难得这么严肃的说话,“只要元老杀掉英烈皇,那反元老势力就群龙无首。我虽然手握重权,可资历还浅,没办法把持朝政,而皇储上台后,元老自然有办法将那个软弱的皇储搓扁捏圆。”

    看翎倒抽一口冷气:“按你话说,只要英烈皇一死,元老就可能彻底翻盘?”

    “至少有这可能。”杨浩叹口气,“恐怕现在,元老们就是在筹备这件大事情吧。”

    “那怎么办?”看翎跳了起来,她可没忘记自己禁卫军头目的身份,“我们怎么办?”

    “凉拌。”凌紫烟撇撇嘴,“英烈皇老都老了,老了就该死,有什么好可惜的。”

    “胡说!”看翎瞪眼睛了,这女人安静下来漂亮,凶起来可不得了,“陛下不可以死!保护陛下是我们禁卫军的责任。”

    “你……你……你凶什么?”凌紫烟一扁嘴就有哭腔,“我连男人都让给你了,你还救来救去的,想救谁啊。”

    “我一定要救皇帝陛下!”看翎又执拗起来,恨不能现在就披上战甲冲出去。

    “唉哟……唉呦……”凌紫烟捂着肚子叫

    起疼,“你气死我了,气死我啦,儿子都要被你气伤“唉!”看翎顿时慌了手脚,她最怕的就是凌紫烟来这招,只要这招一出,看翎必然认输。如今也不例外,只好温言抚恤,反而说起软话来

    凌紫烟却噗味一声笑,抱住看翎,乐的屁颠屁颠。

    “你还笑。”看翎噘嘴,满脸不高兴,“陛下都有危险了,你还笑。”

    “安啦!”凌紫烟刮鼻子,“我们老公也是个心软的人,当然不会看着陛下遇险,恐怕他心里早就有打算“真的?”看翎惊喜的望着杨浩。

    杨浩笑笑,模摸凌紫烟的脑袋:“鬼精鬼精,你怎么知道。”

    “废话!”凌紫烟嗤之以鼻,“你让十剑流的高手在外太空转了一圈,又偷偷的回帝都。你从西部领拼命的调集高手。你还让手下的剑师团长期驻守丹鼎剑派。甚至还偷偷发了潜龙令。要说没打算,怎么可能。”

    “潜龙今!”看翎一怔,又深深吸气。

    或许从这一点,真可以看出扬浩下了多大决心。

    潜龙令,是潜龙阁中最高的密令。那个隐藏千年的组织,始终都有一批秘密潜龙分批的,埋伏在宇宙的各个角落里。这些人从来不透露身份,哪怕早就巳径达到圣域,是难得一见的高手,却还是如普通人一般的生活着,甚至还要承受普通人所没有的困苦。

    他们也并非永不见天日,但潜龙阁中,就有一句誓言。

    “不蒙召唤,永不相见。”

    这些人,唯有在接到潜龙令时,才会从四面八方,从隐居的地方,抛弃他们平民的伪装,重新恢复圣域高手的身份。

    发出潜龙令,是潜龙阁首领的权力,也是职责。当一个组织可以延续千年不灭后,每次动用它的力量,都需要人想一想,究竟会不会中断这传承

    司徒诲宁可身死,都没有动一个真正的潜龙,那便是不敢轻率使用这权力。

    扬浩深知于此,但是这次,他还是动用了潜龙令,召唤宇宙间所有的潜龙到来。这并非杨浩为了自己,也不止是为丹鼎派报仇。

    而是潜龙阁的宗旨,这个失败者组成的庞大力量,他们一直在追求和维系的,就是全新的秩序,一种没有压迫,没有奴役的秩序。

    这是潜龙们的理想。

    扬浩觉得时候到了,很快,就会是创建新秩序的一天,同时,那也是颠覆旧秩序,将统治这宇宙数百年的元老院彻底拔除的一天。

    杨浩叹口气,朝两个女人点点头:“这一天,真的要到了。”

    那血战、血拼、血海似的一天,的确快要到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