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三章 大梵光防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九卷 第三章 大梵光防御

    杨浩伸出手,一只手掌向前,没有丝毫的劲力外冒,也没有言语,只是空气里,那些飞剑的面前,突然多了成千上万道剑的光芒。

    剑芒!剑之奥义。

    远远看着的苏寒静,见到这一幕,顿时心如死灰,他已经知道,这一波攻击已经失算了。

    扬浩的剑之奥义,元老们没有见过,但他们却见另一人用过,那个人,使得这三百元老时至今日,每每记起还心惊胆颤。

    那个人叫做司徒海,在今后的历史上,被成为最后的剑圣。

    并非司徒海死后,就再没有圣域高手出现,而是人们为了记住有这样一个英雄,一个传奇似的人物,将剑圣的名誉,永远的留给了他。

    无论是银河帝国还是未来的大混乱期,许多人自称剑神、剑王,却再没有剑圣这个称谓。

    老剑圣死了,司徒海也死了,人间剑再无圣。

    当初潜龙阁星系里,濒死前的司徒海领悟了剑之奥义,三百元老外加四个执事元老对之围攻,竟然一步都不能进。

    成千上万剑芒在空中飞舞的恐怖,就像是全世界的剑、剑术、剑气都围拢在身边,这对于任何圣域高手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体验。

    当别人都以为力量才是决定一切时,司徒海和老剑圣已经征明,剑术也可以超越力量本身,那是一种本质的力。

    而剑之奥义。正是剑地本质,是造物主所创造出来的剑的规则。扬浩接受了剑之奥义的传承,便是一切之剑的主人。

    所以当这剑之奥义用出来时,空中的上百把飞剑再也没戏唱了。

    这些飞剑,藏蕴着圣域的力量,可经过了冰墙的削弱,削金之裂的封制,再最后被扬浩的奥义掌控。

    飞剑在空中嘶吼,扭曲,一股股剑气从刃间穿过。犹如是风穿过林子。

    那上百把飞剑。被元老们尽心尽力修炼多年地神兵,居然在杨浩伸出手掌地同时,在半空里扭曲成了一块块废铁。

    落在地上时,连废铁都不如。

    苏寒静长叹,他也只有长叹了。其实他很清楚杨浩的厉害,只是没想到,居然能强到这种程度,自己这方的全力一击,他甚至能担保九大执事都接不下来。可扬浩却接下来了,还毁掉了元老院的上百飞剑,这是多大的战力。

    苏寒静为扬浩准备的第二道大餐。彻底的砸锅了。

    与此同时,第三道饭后甜点也不合时宜的送了上来。

    当扬浩费尽心力,终于解脱了飞剑突袭的危机,丹鼎剑派大队地尾巴上,却爆发了一阵乱。

    这次进攻。队伍序列的布置,杨浩也颇下了番功夫,实力最为强悍的龙佑军团九个大剑师团布置在前,几大高手在中策应,而尾巴上压阵地是丹鼎派内堂和浩剑团的人。

    表面来看,浩剑团应该是很安全才对。因为上山的道路只是一条。而前队一步步清理过去,在后面押阵的毫无危险。

    但是,他们却忘了这是座山,有山就有树林,而元老山的树林恰恰十分地茂密,茂密到可以藏进许多东西。

    譬如异兽。

    自古以来,历史征明,高人总是爱养些异兽的,而且越是难搞越是力量大的就越喜欢当宠物养着。其中又分不少种类,有飘飘欲仙喜欢天上飞的养白鹤。而暴力一点的就养老虎和狮子。真的喜欢另类地,也可以养养大象什么的。

    总而言之,一个高人如果不养点巨型宠物,就没有一个高人的样子,出门都会让人看不起的。

    而杨浩他们杀上元老山,搞了这么久,所见到的无非是人而已,还没有见一只异兽呢。

    事情出就出在这些异兽身上。

    当苏寒静带着人给杨浩当头一棒又设下百剑穿心的陷降后,还悄悄的埋了个伏笔,就是将元老院的所有异兽都排进了林子里面。那些密林,人不能走,有些异兽却是如履平地。它们悄悄绕过杨浩的中队,趁着人们不注意,就对着浩剑团下手了。

    浩剑团猝不及防,一下子伤到十几个人。

    这还了得?谁都知道杨浩这人没别的毛病,就是护短,而浩剑团又恰恰是杨浩从雷蒙星带出来的人,可以说跟着最久也最为忠心。

    是扬浩当做家人看待的。

    听到浩剑团发出的惨叫声,杨浩真是怒了,他迅速带着高手队杀奔后方。

    其实,后面的情况并没有想象的严重。异兽们虽然长相古怪,本事各异,但毕竟是灵兽,打起架来还是力量不足,而浩剑团早就成了剑师团,几个

    组长都有大剑师的水准。

    一开始受伤几个人,那是被异兽们偷袭,大黑天的冲出一群野兽,是个人也要被吓掉半个魂的,但回魂后真打起来,还是不落下风。

    更何况丹鼎派也是养着宠物的,四只飞龙早就从天空中呼啸而至,与异兽对战在一起,这些飞龙可不是好惹的家伙,它们一声龙吟能吓呆几只灵兽,一口龙息能再喷化掉几只。

    所以当杨浩赶到后队时,那里的场面已经控制住了。

    不过苏寒静调虎离山的目的也已经达到,虽然暗杀扬浩没有成功,但时至如今,元老们已经别无他途,唯有拼命了。

    看见扬浩带着人急冲冲的赶往后面,苏寒静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就冲向了龙佑剑团。

    要说这领袖的效应确实是无穷的,看带头人都仗剑直冲了,剩下那两百多号元老怎么呆的住,当然也奋勇向前,把吃奶的本事都拿了出来。

    算擎厉倒霉,他的龙佑军团是丹鼎剑派里实力最强,所以也排在最前面。按理说,这些人个个都是大剑师,而且久经沙场,纵然攻击不成,防御起来应该毫无漏洞才对。

    但不要忘了,如今这些人正在元老山的地盘上,元老们占着天时地利,又是从上到下攻击,攻势如洪流滚滚,根本难以遏制。

    元老的实力比大剑师要强太多,纵然杨浩这边人多势众,可也难以抵挡元老们不要命的攻击。

    丹鼎剑派的攻势瞬间崩溃,防御也节节后撤,居然快要被元老们击溃了。

    这真是大大出乎预料。扬浩挟着两个圣域巅峰,一谁剑圣还有九个大剑师团总共一万多人,气势汹汹的准备踏平元老山。

    可才一照面,就被对方给打的溃不成军。此刻两百多元老在剑阵中大开杀戒,简直把这里当成了屠宰场。

    连续的受挫,让杨浩也清醒了过来。他那个不死战神的名号毕竟不是白叫的,带着人打架,几乎从来都没输过,今天让人狠狠的当头一棒,使杨浩明白,自己遇到的可是真正的对手,而不是群龙无首的一盘散沙。

    在这片纷扰的血战里,扬浩没有跟随着赫德他们去第一线战斗,而是飘飞了起来,冷冷的看着战场。

    他昂首抬头。看着寂寥而空旷的星空,青黑色的宇宙,繁星在黑幕后闪烁。杨浩对着天空做了个手势,一个没人看的懂,也没人能看见的手势。

    但他很清楚,这会有效。

    因为杨浩确实留有后招,他还没有蠢到靠一个人的力量来和元老院死拼。而这道后援的攻击,是元老们决计想不到的,就算他们想到也防御不了。

    就算苏寒静在四面都安排了防御,也不可能会想到,杨浩会有这一招。

    因为攻击,正是来自天空,来自于元老院从来不可侵犯的领空。

    苏寒静感到了恐惧,虽然战局对他们有利,可这种恐惧感,却从来都没有消逝过。现在形式一片大好,元老们居高临下,步步进逼,不要说防御了,再过不了多久,他们就可以撕开丹鼎剑派的防御,将敌人彻底击溃。

    “杨浩呢?”苏寒静砍倒一个剑师,问身边人,“看见杨浩了么?”

    “没有!”

    别的元老正杀的痛快,哪里还管杨浩在哪里。现在丹鼎派几个圣域高手被一一敌住,连赫德都陷入了包围圈,只要再加一把劲,这些困扰元老院多时的强敌,就可以被完全的消灭。

    但苏寒静却仿佛听到了一个奇特的声音,这并不是战场上该有的,而是很遥远很遥远,仿佛是在无数光年之外,有些细小的动静。

    如果从技术上来说,苏寒静此刻绝对是心理作用,但元老的实力就是强在这种地方,他们能看到别人看不到,听见别人听不见。

    苏寒静同时也看到了漂浮半空里的杨浩,他发现杨浩正抬头。

    苏寒静也抬头,天空里,再不是青黑色,一种红彤彤的色彩,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元老院的上空,这种色彩,是来源于太空,透过大气层,映人的面前。

    “星辰变?”苏寒静第一反应,就是执事们赖以成名的大术,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九大执事应该已陷进了皇宫的陷阱,怎么可能用出这样的大术。

    而宇宙间的光芒,却愈加盛了,有浓烈的色彩拼命聚集,仿佛将天空当作调色板,油彩都涂抹上去。

    令人震撼的隆隆声,犹如战车驶过,又象是九天惊雷,在天空的最沉寂处炸响。

    随着第一声雷炸,血战停下了,在元老山上的人,都被惊诧的放弃了厮杀,手持着武器,抬头茫然望着。

    天空中除了色彩,浓郁而惊艳的色彩就别无他物。可雷声或者战车的聚集声却更是响亮,犹如整个字宙都在如野兽般咆哮,那撕心裂肺的声音,象是一记记打在元老心间的闷锤。

    苏寒静的手心全是冷汗,他心跳的比任何时候都快。

    “大梵光防御!!”苏寒静尖声厉叫,“快撤回去,开启大梵光防御!!快撤回去。”

    话音未落,他已经犹如道白光,朝着元老院射回去。

    事实证明,苏寒静确实是元老中最了不起的人物,他虽然平生默默无闻,可只是这一夜的燃烧,就已经一再的挽救元老们。

    许多年后,人们或许已经忘记了三百元老的名字,可却不会忘记苏寒静,这个曾经平凡,却县花一现的天才人物。

    苏寒静虽然不知道天空里蕴藏着地是什么。但他很明白,那绝对是杨浩用来攻击元老院的力量,而且包含着不可思议的能量。

    所以,他只能放弃进攻,退回去开启“大楚先防御”。

    他又做对了。

    在天空上,那些浓艳的色彩不过是烟幕,遮盖住的,是后面那惊人的景象。银河系的星辰,在一股不知名的力量作用下,悄悄的移动着轨道。而为地球周围空出无数光年的空间。成千上万地虫洞被凭空撕裂,一艘艘战舰,巨型地战列舰、驱逐舰甚至是泰坦舰、死星堡垒都从虫洞里面游移出来。

    只是短暂的时光里,却不知燃烧了多少能源,或许只是这一波的攻击,就要耗费这个字宙数百年的能源积累。

    但一切都很值得,因为只不过是元老们发现到退回元老院的这短短时间里,银河系里就开启了数十万个虫洞,而遍布宇宙各地。银河帝国从无敌手的舰队也都聚集到一起。

    整个帝国三分之一的巨型战舰,都在这风云时分,来到了地球的外面。

    巨大的质量。让整个银河系地运转轨道都发生了偏移,可背后那股神秘的力量,却使用了反作用力,在精确的计算下,星辰们仍旧能够按照既有轨道运转。

    数以亿记地星球与战舰。居然被那股力量管理的井井有条,没有任何一步差错。这绝不是人可以做到的。

    扬浩自然知道,那不是人的力量,而是智脑王在动用自己所有的资源。这个字宙地统治者是帝国皇帝,可真正的管理者却是智脑王。也唯有这个所有智脑的结合体,才可以改变整个银河系的运行轨道。才能够聚集那么多的战舰。才可以将银河帝国三分之一的战力都调集到地球地周围。

    如此数量的舰船,它们只为做一件事情。

    终结齐射!

    今天一战,不仅杨浩将老本都押上,智脑王同样使出了浑身解数。杨浩交给他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破掉“大梵光防御”。

    用银河帝国三分之一的战舰实力,来击破一个防御结界,这绝对不是小题大做。

    扬浩他们掌握这么强大的力量,却一直没有来攻击元老山,主要的问题也是出在这里。只要元老山上还存在着“大梵光防御”,那几乎就是不可破灭的。

    至尊仙游之前,为元老山留下的,可不仅仅是三百元老和九大执事,想要保护元老山和丹鼎洞府中肉身不被侵犯,他同时将两样神器放在了洞府与元老院中。这两种造物主创造的神器组合起来,元老们就可以启动号称史上最强防御的“大梵光防御体系”。

    这是预料中的事情,元老们突遇袭击,一定会打开这个防御结界。

    看着一道道带着梵音梵字的光芒,从元老院的屋顶上铺洒开,赫德也缓缓飘飞到杨浩的身边,摇头不语。

    “你的削金之裂能震开这道防御么?”杨浩问。

    “开玩笑。”赫德嗡嗡的哼,“用梵音杖和圣光盾组成的结界,再加上三百元

    老的合力支撑,我一个人要是劈开,那我就是至尊了。”

    “它真是不可破灭的?”杨浩淡淡的望着前方,从元老院顶飞起的梵音之光,已经与丹鼎洞府里射出的神光融为一体,变成了一个笼罩住整个元老山山头的巨大光罩。

    “九大执事元老曾经合力试过一次。”赫德说,“结果是九个人被震伤,休息了整整一年才恢复,可这个防御连颤都没颤一下。这世界上,唯一打开过这防御的,只有他。”

    “至尊?”扬浩点点头,“不过今天,再强大的防御,也只有一个下场。”

    宇宙中的终结齐射,已经开始了。

    难以胜数的飞船,将逆核装置开动到了最大功率,不可思议的力量,在飞船上汇聚,而齐射的主要武器,就是几艘泰坦舰上的猎光武器。

    终结齐射的威力,在于凝聚。将数不胜数的飞船的能量都聚集到一起,这可是在瞬间能够突破光速,随时都可以毁灭星球的巨大之能啊。当这些能量都默默聚集后,几具猎光武器还要再度凝聚,把最终的攻击,汇聚到一个点这些猎光武器齐射的威力,可以让巨大的星系灰飞烟火,

    可这攻击落到地球表面时,却不会比人的一只手掌大。

    聚集一点,无坚不摧。这就是杨浩告诉智脑王的话,纵然这世上没有人的力量可以起越至尊,但只要聚集起足够多的飞船,让半个宇宙的能量燃烧起来。

    没有什么是不可击破的。

    当终结齐射的光柱落下时,苏寒静正是站在梵光杖之除了元老之外,从没有人见过,当年至尊收集来的造物主神器之一的梵光杖是什么样子。这根奇迹之杖,实际已经成为元老院的一根柱子。顶梁拄!

    那粗大的足有几人怀抱的铁柱,平时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

    可当三百元老或者蹲下,或者飘飞的与它接触在一起,无穷的圣域力量注入时,一切都改变了。

    金黄色的梵光从柱子上飘飞,一重重震撼人心的楚音,从元老院的每个角落发出。这座屹立数百年的大殿,在梵光里更是显得坚不可摧,圣洁无比。

    但即使是这样,苏寒静心情仍旧不安稳。当他带领着人反攻时,真的以为自己有胜利的机会,可是,他的神念看到了宇宙间的变化,那种不可思议的场景,让苏寒静陷入深深的执念。

    这个世界,这个字宙,难道真的改变了么?真的不再是元老院所能主导么?

    究竟是什么力量,能够促使杨浩一而再再而三不顾生死的拼命。

    究竟是什么力量,让宇宙逆转,星辰无光,使那么多舰船汇聚于此。

    难道,至尊所留下的元老院的秩序,真的要改变么?

    苏寒静心若死灰,但他现在唯一的信念,就是要守住这里,守住这个至尊留下来,代表着无上权威的建筑。

    与此同时。当大梵光防御开启到最强力量时,天空中的齐射降落下来。

    一道光柱,不过手掌大小,撕开了地球的大气层,让空气中瞬时都冒着红色沸腾的光芒。光柱准确而沉重的落在了大梵光防御层上面。

    并没有想象中的或者震撼。这就像是一枚细针刺在了柔软又韧的橡胶上面。整个大梵光防御层只是被光柱刺的瘪了下去,也黯淡了不少。

    但却没有破,只差了一点点。

    杨浩抬头,再向空中做了个手势,唯有智脑王能够看懂的手势。

    宇宙间的飞船,又做了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它们开始了自爆。

    “自爆齐射!!”这下子,轮到赫德目瞪口呆了,“小子,你还有多少事情没告诉我?这些飞船莫非是你自己造的?”

    智脑王的事情,杨浩并没有跟赫德说太多,这也是英烈皇的要求。

    杨浩遥望着空中,漠然的,仿佛那不是代表了银河帝国最强悍武力的舰队在自爆。

    飞船最强大的威力,并非是终结齐射。每艘飞船都包含着一种特殊的能力,它们最后能产生的威力,是终结齐射的五倍以上。

    但从来都没人会用,帝国军官学校也绝对不会教这套东西。

    “你怎么会知道自爆齐射的?”杨浩反问赫德。

    这几乎就是银河帝国舰队司令官之中流传的最高机密,除非你能做到一支联合舰队的最高指挥官,否则绝对不会有人告诉你这个秘密。

    每艘飞船上的逆核装置,都有一个受智脑控制的阀值,这是逆核装置能量推动的极限。

    但这并非是真正的极限,一个逆核反应堆的最高极限,是这个阀值的五倍,也就是说,每艘飞船其实都可以再爆发出五倍的巨大能量。

    但这同样会带来难以承受的后果,逆核装置会自爆,整艘飞船会在发射一波齐射后,被自爆的烈焰给吞没。

    所以说,自爆齐射,其实是一种自杀性的攻击,是同归于尽的不要命战法。

    “当年,我和司徒海就是和泰坦舰队的自爆齐射同归于尽的。”赫德叹口气,“幸亏有潜龙阁的人救了我们,那种齐射的威力,太惊人了。”

    不得不承认。智脑王地控制能力确实厉害,可以让帝国三分之一的飞船齐聚于此,已经是匪夷所思,而让这么多飞船一起自爆,发出最后的齐射,那就算是英烈皇也是做不到的。

    但智脑王却做到了。那么多年来,智脑王唯一做的事情,就是用智脑来控制这个字宙的每个角落,而现在,正是它收取回报的时刻。

    更让人感到震惊的是。超过五倍终结齐射的力量。竟然还是凝聚成一线,垂直朝着大梵光防御落下来。

    智脑王用心良苦。这种层级的武器威力,随便泄露一丝出去,都可以毁灭整个地球,即要保住地球整体地安稳,又要消灭元老院,唯一地方式,就是将能量都集中于此。

    这下子,最最麻烦的。还是苏寒静他们。

    五百元老早就全力以赴,这才勉强顶住终结齐射。如今的自爆齐射虽然还没落下,但以元老们的功力。早就感觉到天空中那种恢宏的大能降落的感觉。

    说实话,那只有至尊降临时才会有的感觉。

    但落下来了。

    苏寒静的眼睛赤红,几十年的灵修,早就磨平了他地棱角,让他的心念犹如古井不波。但当想到这个巨大的宫殿、所有地同伴。都会被那一束光芒消灭,苏寒静心如刀绞,他伸出手,十根手指嗤嗤的撕裂出口子,鲜红鲜红的血喷涌出去。

    “血祭!”苏寒静飘飞在空中,双手朝前伸出。大颗大颗的血滴犹如雨下,落在了五百元老的头顶上。这些血滴犹如是有生命地,一遇到人身体,就会渗入,并且转化成一种古怪的能量。

    “血祭!!”苏寒静大声的呼吼,“血祭!!!”

    这是他能做的所有了。

    每个元老都有自己的绝招,那或者是自己领悟的,或者是至尊亲传地。那种绝技是旁人都学不到、学不会的,元老们也往往赖以成名。

    苏寒静一直默默无闻,就是因为他的绝技,还没有机会真正使用过。

    “血祭!”这是至尊留下的一本典藉里记载过的,却从没哪个元老去修炼,放了数百年,一直到苏寒静出现。

    元老们都很清楚,自己在帝国中的地位,可以说他们都是受崇拜的对象,是高高在上不可动摇的。别说生死彼关,就算是对敌交手的机会也是少之又少。

    所以,每个元老都苦修两种绝技。或者是攻击技,努力提升自己的对敌战力,让善战之名广为传播,这是一条成为执事元老的绝佳路子。而另一种则是主流,许多元老自任没资格成为执事,他们又不愁吃喝,最后便开始钻研长生术,也就是如何让自己活的更久一些。

    而血祭之术,虽然也是至尊留下的,但却是种辅助技。也就是当别人对敌难克的时候,再用血祭术来提升功力。

    但漫漫岁月中,有谁是元老难以战胜的?更何况血祭术还需要花费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力来做祭祀,实在是人们眼中的鸡肋。

    只有苏寒静修了,并且有所大成。他的成就从来都没有展示过,也没有人知道。

    但是今天,却着实是为苏寒静准备的,该是他灿烂绽放的时候。

    此刻的苏寒静,犹如是空中的一座血色喷泉,大颗大颗的血滴,毫无保留的洒下来。让苦苦支

    撑梵光杖的元老们力量大增。

    增长幅度之快,超出了人们的想象,他们就像是一块压缩过的海绵,当血液落到头顶,便吸足了水,开始迅速的膨胀开。

    大梵光防御的光圈也急速的膨胀,光芒之壁越来越厚。

    自爆齐射的光拄迅猛无比的砸在了光圈之上。连远远望着的杨浩他们,也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

    随后,并没有毁灭一切的能量释放,而是攻守不同的两种能量在相互吸收和震颤。

    一种奇特的光芒,以元老院为核心,迅速的铺开,几乎笼罩了整个地球。

    这种光芒,照人的身上,并不会造成伤害,但却给人一种空的感觉。那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空,是任何物体、任何物质都不存在的空。

    就好像正物质与暗物质相撞在一起,从此后什么都不存在。

    幸好,这种光芒只是在一秒钟内闪烁了一下,并没有长久的停留,否则地球上的生物,恐怕会彻底的毁在这空的感觉里。

    等杨浩和赫德睁开眼睛时,他们看见了惊诧的景象。

    “那……那是……”赫德张大嘴就没打算

    合拢,“要倒了么?”

    杨浩没有作声,因为他也被骇的说不出话来,赫德并没有看错,就在他们的面前,那座象征着至尊和元老的巨大建筑,已经摇摇欲坠了。

    元老院并没有建立在元老山的山顶上。因为山顶的洞府,是供奉至尊肉身的所在,自然是无比崇高。而元老院的本质,就是为至尊着护肉身,所以他们的宫殿,建立在元老山上的必经之路,扼守住关卡要地。

    元老院其实是一个建筑群,在几千米高的云层上,远远望过去,仿佛是悬空搭建的。

    不过就算是至尊有无上之能,也不能把建筑搭在虚无上几百年,那其实是山峰中往外凸起的一块平地,建立起了三宫一殿的元老院群落。

    三宫是元老们休息住宿的地方,分为寝、食、息三处,而一殿则是元老院的主殿,亦是元老山的象征之一。

    这三宫一殿外有围墙包括,统统是白墙黑瓦,凝重而圣洁。

    只是说说,恐怕很难解释清楚,这元老院有多么的宏伟,以主殿来说,从地基开始,一直到主殿中至尊的塑像顶端,竟足足有五百米高。

    而那座被主殿圈进内部的至尊大像,号称是全宇宙最高大,本来就是雕刻在元老山一面山峰上的,一个普通身高的人站过去,也就到至尊像的脚背而已。

    据说,站在元老院的墙根处,只能远远望到云层下的拱卫剑派,而飘飞到元老院宫殿一半高度,已经可以眺望到帝都的全貌,等到了元老院的最高处,眼力好的人,已经能见着一望无际的大海。

    这就是元老院建造的初衷,它就是让元老们能够看清楚自己统御的领土,不管这领土上发生的任何事情,都要进入元老的眼帘。

    但是现在,这个宏伟的建筑群,却在肝才的那记力量撞击的震颤波下,已经摇摇欲坠了。

    或者说,它已经开始倒塌了。

    就算是一心想要踏平元老院的丹鼎派众人,见到这地动山摇的场景,也是惊叹不已。甚至不少人,都难以自禁的退了好多步。

    砖石就像是风化了的土块般剥落,乃止倾泻。黑色的巨大瓦片,也被震成了碎片,象是雨点般洒落到山谷。巨大而宽广的白色围墙在顷刻间化为乌有,一片泥尘冲天飞起,将整个元老院都遮盖在了里面。

    这场面虽然浩大,可震撼人心的却并非如此。

    至尊建立元老院五百年,这几座立在半山腰上的黑白色建筑,几乎代表了至尊的神权。这种神权与皇城里的皇权分庭抗礼,在某种意义上甚至还凌驾于皇权。

    从来没人敢挑战元老院的权威,也没人敢随意的爬上元老山,损毁这里的一草一木。即使是皇室三十六分支的那次逆袭,也只是突入元老院而没敢损毁任何东西。

    因为这里的一切,代表的,就是至尊。

    可是如今,神权的象征,这座屹立几百年不倒的元老院,居然在英烈皇旗下的舰队齐射中,摧枯拉朽般的倒塌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