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四章 灵骨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九卷 第四章 灵骨塔

    (-  而在宇宙里,舰船的自爆正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火焰与核爆的冲击波,从一艘舰船覆盖到另一艘舰船,没用多久,大半个星系都被这种自残的光芒给笼罩了。

    这几乎代表着皇帝率领的力量,与元老们率领的力量同归于尽。

    虽然隔着无限的距离,可这上下一起摧毁的景象,实在是让人感慨,唏嘘不已。

    就在元老院倒塌的烟尘里,人们又连续发出几声惊叹。原因自然是那数百年都没有露出过真容的至尊雕像,终于出现在人们眼前。

    宇宙里最宏伟的至尊雕像,而且还是至尊仙游之前,以真人示范而雕刻成的,唯有在每年大祭司的时候,才可以让皇族和最高级的贵族们来参拜。

    如今,失去了元老院的护佑,终于露出了真容。

    那几乎就是一座山的山壁来雕刻的,至尊的容貌惟妙惟肖,尤其是一双眼睛,目光平视向前,包含着慈悲和平静,只是石刻的雕塑,却被赋予了神的光芒,神的气质,这真的只能以巧夺天工来赞叹。至尊的长发披散在双肩,每一缕头发都被精细的雕刻出来,而一根头发的长度,就有足足上百米。

    “当年,雕刻这座塑像,消耗了上万个工匠的生命。”赫德轻轻的对杨浩说。

    “他们没用法术?为什么?”

    “为了表达宇宙万民对至尊地敬仰。这伙元老居然忍住不用法术,反而要英烈皇从宇宙各个星系调集工匠来雕刻,数十万人,用最简单的原始工具,甚至连最基本的激光刻刀都不能用,硬生生从山壁上留下了这个至尊的塑像。”赫德冷眼看着,“你看他的目光,有多慈悲?可这慈悲的眼睛,却是我们人熊族最伟大的十个艺术家用心血和生命换来的。”

    扬浩凝视着至尊的雕像,为了一座石头的身体。就已经这样不顾人命。这个所谓地世上唯一神,他所做地一切,根本就不是为了别人。

    至尊统一仙宗各派,囚禁神族,改变宇宙间的秩序,看起来,似乎是给了宇宙中智慧人群一个自由发展的契机,可实际上,这背后一定隐藏着一个秘密。

    只有至尊自己知道的秘密。而这个秘密的本身,一定藏着至尊他的利益。

    为了他自己,可以牺牲所有的人。这是至尊所惯用的准则。

    扬浩心中虽然激愤不平。但这一切却都要结束了。至尊自己已经仙游许多年没有回来,而代表着他权威的元老院也已经崩溃。

    就在至尊雕像地脚底下,露出了许多灰色的尖塔,每个都有三米多高,灰色石头砌成。上面雕刻着繁褥的花纹,每一栋,似乎都有极深极深地含义。

    这些尖塔,并没有在以前的元老院宫殿中,而是独立的藏在雕像一侧,被元老院众宫殿挡住。外人很难发现。

    “那些是灵骨塔。”赫德又解释道,“传说,元老们一旦死去,就会被埋葬在灵骨搭内,尸体由专人看护。”

    “这些老家伙也会死?”杨浩冷笑。一般而言,达到圣域后,人的寿命会延续到智慧人种的极限,活上一百、两百年,那是很自然地事情。

    “极限毕竟是极限。”赫德说,“元老院建立好几百年了,最老一个元老的岁数,大概有五百多岁,他们总归是要死的。至尊曾经说元老不死,只是个口号而已。”

    “是么?”杨浩一笑,“你不比那些元老小吧。”

    赫德立刻抿紧了嘴,不再开口了。这个老家伙,对于自己的实力总是讳莫如深。

    扬浩也没有追问,再仔细看那些灵骨塔,在烟尘里面,灵骨塔肃穆至极,而整个墓园区内,只有一个扫地的老工人,可想而知,平时是不会有元老进去的。

    不知道为什么,扬浩总觉得这些灵骨塔有些古怪,似乎会带来什么意外。

    但现在已经由不得他想那么多了。因为当元老院地建筑崩塌后,从那里面,冲出了三百个元老,这一回,元老们可是真的红了眼,一副要拼命的样子。

    虽然舰队的自爆齐射击破了大梵光防御,也摧垮了元老院建筑群,可并没有伤到里面全力施为的元老们。

    元老刚刚让苏寒静的血祭术搞的功力大增,浑身是力量,又遭遇到元老院被摧毁的耻辱,怎么肯再当缩头乌龟。不用苏寒静说,他们自己就已经冲了出来,要和杨浩他们拼老命。

    那毕竟是三百个元老呵,在平时就是股没人敢惹的巨大力量,今天受到奇耻大辱,他们就连性命也豁出去,要和丹鼎派的人同归于尽。

    几乎在电光火石之间,龙佑军团的防线就被撕裂了。

    受血祭影响,浑身都冒着红光,一副杀气腾腾的元老们左劈右砍,简直象是绞肉机一样,要将丹

    鼎派的人统统搅碎掉。

    虽然丹鼎派这里人多势众,将三百元老围困在中央,可偏偏近不了他们的身,就已经被杀的七零八落。

    赫德一握长斧,加入了战团,龙佑军团气势大震,爆发出阵阵呼喝。

    元老们也有些吃紧,毕竟圣域巅峰的力量过于强悍,赫德出现在任何角落,都足以对周围几个元老造成致命伤害。

    而元老缺的就是人数。龙佑军团和丹鼎剑派这边人多势众,一个倒下就有另一个补上,几乎是没有穷尽的,而元老们满打满算就那么三百人,被赫德砍倒一个就少一个,少一个就减了一份对他人的压制。此消彼长之下,几乎只能自保,而再没有力量反击了。

    但他们的自保,还是让杨浩的人寸步难行。

    杨浩叹口气,元老院的警报拉响很久,这么大的动静,不要说皇城,就算是地球上任何一个角落,恐怕都会听的清清楚楚。

    如果老剑圣没能留住九大执事的话,那几个家伙就该赶回来了。

    杨浩心中明白,自己这点人,要对付三百元老已经不敷使用了,加上九大执事,那唯有败退一途。

    “快!必须要快!!”扬浩心念回转,手上已经抓起了炎融弓。

    苏寒静的末日来临了,这个几十年来最无名的小卒,今天用血祭燃烧掉了自己,他的一生,最灿烂和辉煌的日子,就在今夜。

    当杨浩举起炎融弓时,苏寒静已经看到。

    他的周围仿佛安静,时间都停止。苏寒静自然知道,杨浩手里握的是什么,火焰缭绕中金红色的长弓,早就已经名扬帝国。

    炎融弓!造物主三十神器之首,唯一封印真神的武器,连执事元老都伤于其下。

    苏寒静甚至都没准备反抗,他浑身的鲜血,早就随着血祭而流淌,干枯的身体,已经没有更多的用场。

    所以当怒火之箭犹如火龙一样在空中划过,刺破苏寒静的胸膛,他连吭都没有吭一声,整个肉身已经随着炎融弓的神力熊熊燃烧起来。

    但与此同时,一道灰白色残缺的影子,从苏寒静的肉身上脱鞘而出,朝着至尊雕像急速飞去。

    苏寒静放弃了自己的肉身,来承接杨浩的致命一击,却将最后的一口元气化成一丝灵念。

    退!速退!!

    苏寒静的灵念飞速退到了至尊雕像的脚下,那几百座灵骨塔的园子里。

    元老院里的灵骨塔,其实是个禁区,就算是元老本身,也不能随便进入。传说,那里沉睡着元老院建立以来的所有老上师。

    整个园子,只有一个老人在做清扫,每天洗刷灵骨塔。这个老人无名无姓,没人知道他是谁,也没人见过他的实力。

    除了苏寒静之外。

    从事实上来说,苏寒静正是这个老人的嫡传弟子,他的血祭之术,也就是跟这个老人所学的。

    现在,苏寒静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

    他的灵念悠悠飞到了老人脚下:“师父。”

    “真到了这境地?”老人惨然,“寒静?”

    “师父……”苏寒静虽然只是淡淡的残影,

    却未露悲容,“弟子不孝,再难伺候您了,今日一战,弟子已尽全力,也不负数十年灵修。”

    老人手柱扫把,面容枯瘦,一身灰布的袍子,也没有元老们光鲜,但他眼里精光一闪,却并不亚于哪个执事元老。

    “师父,元老院百年基业已毁,今日一战,必是玉石俱焚,请师父出手相救。”苏寒静气若游丝。

    老人闭上眼:“真到了最后一步么?”

    “九大执事陷入皇城后杳无音信,应是中了圈套。三百元老出手,被丹鼎派重重压制。杨浩的炎融弓更是神器中的神器,如果我们再不用出那招,杨浩的神弓,迟早将元老一个个射死。”

    苏寒静抬头,凝视着老人:“师父,弟子神魂已散……回天乏术……为今之计……只

    有……”

    说完这话,苏寒静最后那口元气消耗殆尽,他怀着忧伤,望着老人,灰色的影子渐渐散去。

    苏寒静此人前四十年毫无名气,但就是因今夜的挺身而出,历史将会记住他的名字。

    但是元老院的覆灭,却已经难以遏制了。

    扬浩射杀苏寒静后,又连续射出九箭,这九支怒火之箭准确无比的洞穿了九个元老的胸口,这都是苏寒静之后最有能力组织元老们战斗的人。

    杨浩的炎融弓,几乎是元老们最大的克星。如若平时,这些元老还可以近身与杨浩拼命一番,但如今前有赫德带领一帮圣域压制,后面是杨浩的远程攻击。元老院终于抵挡不住,逐渐的朝后退却。

    灵骨塔内的老人,看着苏寒静最后一丝灵念化进风里,终于长叹息,丢下扫把。

    自第一个元老进入灵骨塔,老人扫地的日子已经记不清了,但是至尊留下来的职责,还是在他的肩膀上。从刚刚入元老院时意气风发的俊杰,到现在苍老无比,他的任务,也终于要结束了。

    老人手抚一座特殊的灵骨塔,那是金黄色的,有七层高,每一层上面都悬挂着七个金铃。

    一股力量冲入灵骨塔,整座塔都颤动起来,随着令人不安的颤抖,那些金铃摇晃着,发出心碎的声音。

    那种悠长而尖锐的声响,简直能把人的耳朵震出血来。

    确实,那老人的眼耳口鼻都流淌着鲜血,他浑身的精气,几乎都被灵骨塔给抽干了,到最后,当铃声爆发出最大的震颤时,老人已经变作了一堆枯骨。

    但于此同时,塔林中的三百座灵骨塔一起震碎,在这些灵骨塔里面。赫然坐着一个个身穿灰色长袍地老人。

    这个情形,不止让杨浩他们吃了一惊,就算是对战中的三百元老也感到不可思议。

    这时候,三百元老已经退回到至尊圣像脚下了,他们亲眼目睹了灵骨塔的剧变,而塔内震撼出场的那些老人,使得众人齐声呐喊。

    “师父!”

    “师尊!!”

    “上师!!”

    灵骨塔中的灰袍老人一个个睁开眼睛,面容肃穆的走出来,淡淡看着杨浩他们。

    “他们是什么人?”杨浩问赫德。杨浩心里的震撼是难以言说的,他看得出来。这些灰袍老人都是圣域级别的高手。每个都是元老身份,只是这些元老,却是扬浩从来没有听说过的。

    “元老不死地传说,难道是真地?”赫德一顿长斧,吼道,“那些人,是从前死掉的元老,他们早就已经死一个灰袍长者,走出元老人群。虽然此刻他们阵中一片喧乱,但新出现的那三百个灰袍元老都沉稳异常,迅速替下同僚。在丹鼎剑派面前建立了防线。

    “至尊拥有无上大能,他早就知道,仙游后会有人对元老院下手,所以便定下元老不死不灭的规矩。”灰袍老人说,“我们这些人。蒙至尊不弃,赐我们无限寿命,为了防备今日之事,所以都自愿封闭入灵骨塔内,以无识无息大法闭关,一旦有敌人来犯。就从灵骨塔中破关而出。”

    杨浩叹口气:“元老院数百年基业,果然不是眼前的一点点实力。”

    “没错。”灰袍老者傲然道,“所以,你们就去死吧!!”

    说完,元老们便发动了反击。

    这一回,丹鼎剑派的人真正感觉到了压力。

    元老院积蓄五百年的实力,如今完全的展现在面前,六百个元老,所布列的大阵,威力增加何止是一倍。

    龙佑军团地九个大剑师团,在瞬间被击溃。当数百个元老冲杀过来时,就算赫德这样的圣域巅峰高手,也难以力挽狂澜。

    唯一没有加入战局的,却是杨浩。

    他只是朝天空射出了一支怒火之箭。当那火焰刺向天空,并且绽放开如烟花般地烛丽光芒时,元老山的夜空,终于雪亮了。

    整座元老山的四面,都亮起了光芒,有不计其数的人攀援在峭壁上,朝着元老院这边进发,震耳欲聋的呼喝声,数不胜数地施旗在空中飘扬。

    这场景,犹如是冷兵器时代的超级战场一般,无数的战士已经将元老山团团包围,他们密密麻麻采是蝗虫一样密集,完全不要命的向山上冲来。

    “那是……”灰袍元老的首领目瞪口呆,他

    闭关上百年,自然不知道冲上来的是什么人。

    不过杨浩很乐意为他解答:“我们丹鼎剑派和龙佑军团,从正面进攻。南面进攻地是行商总会的四十个剑师团。西面是皇室的禁卫军兵团,北面可是你们的老朋友十剑流。今天攻上元老山的,是整个帝国中最强大的力量,也是反元老院势力的所有。就是今夜一战,我们要决定胜负。”

    杨浩的声音,象是死亡判决一样,让元老们心惊胆颤。

    刚才只是杨浩的人,已经打的三百元老招架不住,可是如今四面八方都有新的力量加入。行商总会的四十大剑师团,是行商们积

    蓄多年的老本,以前只不过出现了一次,就已经将干剑流吓退,现在四十个剑师团集体出击,象是完全不要命似的猛冲。正所谓蚂蚁啃大象,大象也抵挡不住。

    而十剑流的攻击,对元老们的打击更重。

    十剑流是什么人,那本来就是元老院的下属,被看作是仆人的。如今剩余的六个剑派,居然听从杨浩的命令,对以前的主子全力进攻,简直要让那些元老崩溃了。

    最令人崩溃的还是西面的攻势。虽然那里并没有南北两面那样的气势十足杀声震天,却是进展最迅速的。在不声不响中,防守西面的十个元老已经被干脆的杀掉,黑衣黑甲的禁卫军已经杀到了元老们的身后。

    这一支力量,确实是最强大的,因为带队的人正是银河帝国至高无上的主人——英烈皇。这个老皇帝今日一身戎装,手持巨剑,身先士卒一马当先,凡是遇见他的,都会被他砍死,就算有那么一两个漏网之鱼,也绝逃不出奉奉的手掌心。

    英烈皇和泰奉,今日带着皇室内的最高武力,超过二十个圣域高手和数万禁卫军武士,与元老院搏命来了。

    至此,反元老系统的势力完全的展示出来,正如杨浩所说,今天一战,是最后一战,是你死我活,不得两全的一战。

    所有的恩怨,所有的过去,都要在今天做个了断了。

    随着英烈皇和杨浩的号令,漫山遍野的剑师,开始向元老做死亡攻击。这些剑师简直不把自己的性命当回事情,不顾一切的朝着元老冲过去,目的只是为了延缓他们一秒钟的动作,让自己的同伴可以将长剑刺入。

    用剑师们的鲜血铺就的进攻线,把六百元老逼退到至尊的圣像脚下,就算是长期闭关的元老也无以为继。

    英烈皇和杨浩这面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不要说对战,就算是一人丢出一把剑,也能杀掉上百个元老。而元老院满打满算也就六百个人,纵然都是圣域高手,但在对方圣域高手的压制下,根本难以展开各种大术。

    包围圈越缩越小,眼看着六百元老就要命丧当场。

    但不知是否至尊在天显灵,正是危机的关头,从皇城的方向飞出了八道流星,只是转瞬间功夫,已经到了元老们的头顶上。

    八大执事元老,竟已脱困。

    之前,杨浩和英烈皇特意留出破绽,让九大执事元老杀进皇宫偷袭,实际却留下了老剑圣,立下难以破解的结界,意图就是要把这九个人长期的困在皇城里面。

    但世事没有十全十美,虽然九人确实被困结界,但其中的鬼元老,却还是想到了破结界的方法。

    最终的结局,鬼元老与老剑圣两人同归于尽,光明与黑暗的力量融合一体,化作乌有。

    侥幸逃脱的八大执事元老,知道元老山情况紧急,一点都没敢耽搁,就飞了回来。

    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情况竟然会糟糕到这种程度。

    元老山被攻破,元老院整体推毁,只留下梵光杖还孤零零竖着,整个灵骨塔林都已经变作灰烬,可就算是六百元老,也已经死伤超过两成,唯有苦苦招架,没有还手之力。

    整座元老山上,到处都是反元老院的军力,铺天盖地的剑师用完全不要命的打法,目的就只有一个,杀死元老。

    戊一看着脚下的情形,心惊的难以自遏。

    但八个执事毕竟拥有常人难有的智慧,他们到后,首先做的并不是加入战团。

    如果他们立刻出手,那正中杨浩和英烈皇的下怀。只要进入包围圈,不管你是哪个层级的高手,用人命丢也丢死你。

    戊一带着执事元老们,只是做了一件事情,他们退带着还活着的五百多个元老,带着凳光杖和元老院中所藏的宝贝神器,一口气的退走了。

    以八个执事元老的力量,纵然能集体转移这么多人,但也离不开多远,更何况他们根本不可能撤出元老山。所以剩下的元老们,都退到了山顶的丹鼎派洞府门口,建立起了最后的防线。

    在他们的背后,就是元老院唯一不可失去的东西。

    至尊的肉身。

    这终将是最后一搏了。

    “他们还是出来了。”英烈皇走到扬浩身边,老皇帝的长发披散,犹如雄狮一般,可目光中带着忧伤。

    杨浩知道,英烈皇是在缅怀老剑圣,他的师父。

    “执事少了一个人,也不是没有损失。”杨浩安慰道,“不过现在八大执事回归,再加上五百元老固守洞府,我们再要包围,就没那么容易了。”

    “强攻!!”英烈皇傲然长笑,“我等了多少年,终于等到这个机会,就算执事都在又怎样?如今我们数以十万计的剑师在此,给我强攻!强攻!!”

    泰奉微微点头,朝着前方做了个手势。

    禁卫军系统一马当先,朝着洞府杀去。

    “他们不会坐以待毙的。”杨浩说,他远远遥望着山顶的洞府,以及一直萦绕在洞府上的阴云。

    那块阴云,已经萦绕了上千年,从来没有消散过。这不是至尊的神能,而是丹鼎派历代祖师的力量汇聚。

    扬浩没有预料错,八个执事元老正有此打算。

    站在洞府门前,五百多个元老稍得闲暇,立刻打尘恢复灵力,四个执事元老代替了元老主力守住上山的路。这里小路狭窄,有天险之象,每次最多冲上五个禁卫军剑师,执事们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掉。

    元老山上的玄雷结界尚在,就没有人敢轻易的飞到山顶上来,否则玄雷的威力。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尝受地。

    戊一看着剩余的五百多元老,个个疲惫不堪,身上大多带着伤口。这已经是元老院最后的力量,每一个人都珍贵无比。

    不过时至如今,戊一已经恢复了冷静,做为元老院的最高决策者,他必须要带着元老们解决危机,并没有时间去追悔莫及。

    “怎么样?计算出来了么?”戊一问还在旁边掐指计算的天策元老。

    天策又悉心计算片刻,叹口气,拉着戊一闪到一旁:

    “算出来了。”

    “几成胜算?”戊一问。天策元老做为全天下计算最为精确的人物。他铁口直断。说是多少绝不会错。

    戊一原本的打算,是守在这里等待元老们功力恢复,然后趁对方不备时居高临下,一举逆袭,只要能将扬浩或者英烈皇杀死,今天的战局,至少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但屡遭失败,让戊一也不敢随意妄断,在行动之前。

    要让天策计算胜率。

    天策元老灰色长须被血黏在脖子下面,显得很狼狈,但他凝视着戊一时。却毫无可笑意思:“上师……”

    戊一微震,他和天策同属执事,虽然戊一是总召,但大体上两人地位相等,天策怎么会称他为上师的。

    “怎么?”戊一扯着天策的袖子。

    天策元老叹口气。从身上取出一块玉石:“上师,这是我修炼百年地仙器,叫做凝玉玺,虽不如神器,却也有我毕生修炼地大能,上师替我收好。”

    “这是做什么?”戊一怎么敢拿。“天策,你我相交百年,已如兄弟一样,有什么话就直说。”

    天策元老望了眼远处,最黑暗的时刻即将度过,黎明到来前,一抹红光从地平线上湛现。他刚才算到的东西,却不可说。

    天策把凝玉玺塞进戊一的衣服,摇头道:“你的反击计划,没有一丝胜算,还是不要进行了。”

    “一丝胜算也没有?”戊一大惊,他压低声音道,“天策,有没有算错,我们元老院几百年积累的力量都在这里,难道杀个杨浩,杀个英烈皇都没有半点胜算?”

    天策固执的摇头:“时不我予,现在已经不是我们的天下了。”他拍拍戊一的肩膀,指着漫山遍野地族旗给他看,“整个世界,整个字宙都在反抗我们,甚至连十剑流都在反抗我们,这还是元老院的世界么?”

    “可是至尊留下了这样强大的力量,难道我们?”

    天策苦笑:“至尊留下元老院,本来足可镇压天下。

    可谁料到这天下会出杨浩这个人,他一个人就把所有反对我们地势力串联起来。现在他们手中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我们了。”

    戊一手颤,却默然不语。

    “他们有四个圣域巅峰高手,数十个圣域,上万个大剑师,不计其数的剑师。这是什么力量?是数百年来,元老院之外所有力量的集合,要想在这样大军从中杀两个圣域巅峰,恐怕只有至尊本人能做到。”天策淡淡道。

    “那就没法子了?”戊一凝思,做为元老的总召,他当然不会轻易放弃。

    用才天策地意思很简单,那就是自己这方虽然单体实力强,可对方人数太多,用人海战术拖就能拖垮元老。要想从万军里杀掉扬浩,必须要淌过这人海,几乎不可能。

    但如果先把人海给蒸发殆尽呢?

    戊一猛然睁开眼睛,目光落到了元老山顶萦绕不散的阴云上去。

    天策元老也省的,吓的退了一步:“你……你要用它?”

    戊一阴沉沉的点头。

    “可是,自它建成后,就再也没有妄用过。”天策元老心有余悸,“当年至尊杀上铜炉山时,丹鼎派的人也没敢使用。”

    “那是因为他们正在祭祀,没有足够地人发动这个结界。”戊一神情阴狠,“现在,我们有八个人在,足够他们两人所说的,便是自铜炉山洞府建立时,就已经设立下的玄雷结界。

    这道结界乃是丹鼎派第一代祖师所建立,建立之初,只是对整座铜炉山的防御而已,就象是现在这样,凡是飞行上山,又不懂结界闭合之法的人,都会遭受雷击。

    但这不过是玄雷结界的初衷,在未来的很长日子里,一代又一代的丹鼎派师尊,都对这个结界加以改造,并补充进了大量的力量。

    总计有超过十二个散仙和四个飞仙,对结界进行了全面的改造。

    等到最后一个飞仙再打开结界时,便可以很嚣张的称,这个玄雷结界,以成诛仙大阵。

    他并没有吹牛。

    当年至尊刚刚仙宗一统,要在这里建造元老院,至尊带着第一批三十个元老,想尝试一下这个玄雷结界的威力。

    所以至尊不顾劝阻,以散仙之威能打开了结界。

    数百年过去,当时的情境已经没有人知道,但结果大家都很清楚。

    至尊自己被轰掉了半条命,而三十个元老则没有一个存活下来。据说那三十个人中,至少有五个是圣域巅峰,但结果还是一样,挫骨扬灰连尸首都没有剩下。

    事后,至尊很放心的将元老院和自己的肉身留在了山上,以他的话说,如果没有五百个圣域高手用命来搏,玄雷结界根本就是不可抗的。

    很显然,杨浩他们并没有五百个圣域高手,他们所有的圣域加起来,也不过几十人而已。能将元老院逼到这种绝境,完全是靠人多势众。

    人多是种优势,但在玄雷结界面前,却会变作劣势。

    “你真的要用?”天策叹口气,“一旦用了玄雷结界,整座元老山灵气会全部散尽,没有几百年无法恢复。”

    “元老院都不在了,如若不用,我们连至尊的肉身都守不住。”戊一面无表情,“我们还有别的选择么?”

    天策元老无语,沉默良久。看到禁卫军剑师又不要命似的冲上来,这一回,上来的人里面夹杂着圣域高手,还有大量远程武器的轰击,就连防御的几个执事都有些抵御不住,无奈之下,刚刚休息了一会的元老们蜂拥而上,再度将攻势压制下去。

    “你别忘了,一旦玄雷结界启动,那元老山的防御就陷入瘫痪,任何人都可以直接飞到山顶上,我们的天险也会失去作用。”

    戊一元老点点头,却不以为然:“结界启动后,那些该死的叛逆都活不成,还有谁能飞上来?”

    他这话,说的没错,甚至连天策都难以反驳。

    但没错的话,却不一定会成为现实,往往,还要变作整个计划的致命破绽。

    此刻戊一却是不知道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