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五章 神龙奇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九卷 第五章 神龙奇剑

    扬浩已经让龙佑军团替下了禁卫军的攻击。

    只是短短时间内,禁卫军就丢下了上千具尸体,那些铁甲武士的身躯,几乎要把上山的路给填满了。

    元老们虽然被逼向末路,可爆发出来的力量,依旧是难以想象的,如果不能尽快的压制住,最后胜负还是难以预料。

    如今扬浩这面最大的困境,就是元老们凭借洞府前的天险,执意固守。而杨浩的人又不能直接飞到洞府上去,稍稍离地漂浮已经接近于玄雷的临界点了,稍微再高一点,恐怕会被打的四分五裂。

    擎厉所带领的龙佑军团,确实是帝国已知最强的大剑师团,这些人不像禁卫军一样,长期接受秦奉的特训,而是一直在战场上,接受着各方势力的追杀。

    做为潜龙阁的守护军团,他们是血和死亡考验过的战士,在这些人身上,拥有着帝国贵族们所不具备的强横和勇气。

    尤其是擎厉现在所率的龙鳞剑师团,更是具有超强的防御性,这些大剑师浑身穿着金色锁片扣成的盔甲,带着饰有龙纹的密钢头盔,手中还有一面重达几十公斤的厚盾,这些厚盾之间都有齿纹,可以环环相扣,组成一个盾阵。

    而且龙鳞剑团所修炼的力量也甚是古怪,当他们的能量激入盾中,就可以让整面巨盾的防护力提升几倍。

    难怪当初元老院倾巢而出。也被龙佑军团挡了多日,这支队伍,确实有些本事。

    现在,龙鳞剑团就是冲在第一线,用盾阵牢牢地控制住元老院的攻击,将接触点狠狠压制着。

    而在后面做远程攻击的,居然是十剑流。

    这一点,让英烈皇和赫德都大为赞赏。英烈皇就站在杨浩的身边,长剑遥指山顶吼道:“小子,你真有一套。

    居然让十剑流这么卖命。”

    杨浩不动声色:“给他们的好处这么多。现在也该他们出点血了。”

    “用十剑流对付元老院,亏你想的出来。”赫德怪笑,“十剑流受元老院的指点,把飞剑绝技学会不少,真是克制起来刚刚好。”

    对于围攻元老山,扬浩有过不少的备用方案,让十剑流来做攻击,自然也是其中之一。如今龙佑军团顶住第一线,让十剑流放出各自修炼的远程飞剑来偷袭元老。尤其是冥色。他们的偷袭技术早就炉火纯青,再加上执事们曾经传授过偷袭地功法,如今用起来更是熟练。

    只是几个回合之间。就已经让元老们伤痕累累了。

    十剑流反噬元老院,而且还重创多位元老。

    这个场景,只是看着,就已经让元老们气到血脉贲张,咬牙切齿了。

    战局虽然有利。可扬浩并没有乐观,他一直抬头望着洞府顶端地阴云,那团阴云不知何时,已经悄然的放大,足足有几倍的宽度。

    “来了。”杨浩淡淡道,“该来的总会要来。”

    “什么来了?”英烈皇还不明所以。

    “你看!”扬浩遥指天空。

    英烈皇猛然抬头。正好看到天空中有第一缕雷电划过,奉奉身边的一个圣域高手被彻底洞穿,劈成了两半。

    天空又阴沉了下来,因黎明而变得灰蓝色的天空,此时让乌云给彻底的遮住,真有些遮天蔽日的感觉。而在云层的中间,隐隐传来轰隆隆地雷声,象是无数铁甲武士齐步踏过,震耳欲聋。

    “那是什么?”英烈皇也感觉到不对。

    奉奉迅速靠近过来,在英烈皇身上建立起了黑色的防御团,可他没有杨浩快,杨浩的丹鼎屏障术早就打开,笼罩住周围五十米他方。

    但下一道玄雷闪电轰至。

    杨浩的屏障术瞬间瓦解,下方至少三个十剑流的剑师丧命。

    “玄雷结界!”杨浩按捺着翻腾起来的血气,“果然厉害,果然厉害。”

    “当然厉害!我的师尊,把它称为诛仙结界,号称举世无双,有这个结界在,丹鼎派洞府就永远不会消亡。”

    混元子也不知是担忧还是夸赞。

    而由八个执事元老启动地玄雷结界,此时已经慢慢转盛了。刚才轰出的两下,只不过是它的热身而已。

    就在人们注意力逐渐集中的当口,玄雷的第一波降临“第一波玄雷,名叫四方震天雷,由天空中降下神雷,不管遇上神还是佛,都直接轰灭。”

    随着混元子的声音,就在杨浩地不远处,行商总会的剑师团里面,就降下了十多个神雷。

    每一个神雷落下,就看到火光一闪,然后地上被轰出个足足有数米的大坑,而原本站在这上面的人,自然就被轰的形神俱灭了。

    围攻元老院的队伍,一时大乱,人们不知道神雷会落在哪里,便纷纷四散,仓惶躲藏。

    “第二波,名叫九天钻心殛。九天之电,绵延而下,落在人群中,根本就无所遁形,越是逃窜,越是会被电击中。”

    那玄雷结界,就像是有智慧的,竟准确无误的落下了一条条犹如长龙般的闪电。这些闪电婉蜒曲折,可就是阻拦在逃窜的人身上,仿佛谁心中带着恐惧,就会被结界找到。

    反而是扬浩这里一群纹丝不动的人,并没有受到伤害。

    杨浩看着周围犹如地狱般的情境。在玄雷结界的疯狂攻击下,队伍早就没有了阵型。丹鼎剑派和龙佑剑派还算好,受创最重的还是行商总会的队伍,那些剑师虽然也受过训练,但毕竟上战场的经验少,遇到攻击就恐惧万分,反而成为了玄雷的最佳目标。

    一时之间,几百到曲折的长电在空中展现,每一道电殛的下方,都有行商的剑师在悲惨的嚎叫。

    杨浩虽然并没有动,可眼中也有了焦虑。

    “怎么办?”英烈皇一跺脚,就要冲上去,似乎要和这结界拼命。

    可扬浩拉住了他。

    没有动,并不代表没有反应。混元子本来就是这座山头的主人,当然对元老们动用玄雷结界早已心知肚明,他们不可能毫无准备。

    只是,这结界威力太大,现在还没有将全部的威能都展现出来,所以反击并不是时候。

    就在英烈皇犹豫之时,玄雷结界的最厉害一波攻击,终于现身了。

    “诛仙玄雷阵。”混元子几乎是用赞叹的口吻称颂,“史上最伟大的结界,再也不可能超越的力量。”

    不用混元子说,杨浩也已经感觉到这最后一波的厉害了。说实话,虽然混元子之前已经多次交代,杨浩还是被这不可思议的力量震惊了。

    从天空中那个巨大的乌云团开始,一道道五彩的光芒降落下来,这可绝不是祥云或者是异光,而是真正的玄雷。这种玄雷,比之前的电闪更要强悍百倍,每一道的光芒,都足以让圣域高手毫无希望的被杀死。

    而更令人胆寒的,是这五彩玄雷数量太多了,每一平方米之内,都包含着十道以上,几乎元老山上的每一寸,都被这玄雷给覆盖了。

    扬浩和英烈皇、赫德这样的圣域巅峰,还可以利用自己惊人的速度左右闪躲,可是他们的手下,即使是圣域高手,也难免被玄雷击中。

    击中就是死,而且是身体被彻底的焚毁,形神俱灭,毫无转圈的余地。

    漫山遍野的攻击者,此刻人数众多却成了劣势,杨浩这边的剑师,虽然四处逃窜,却无法逃脱这从天而降的神罚,成千上万的人,在玄雷中被活活杀死。

    “杨浩!!!”赫德怒吼,他的削金之裂频频发出,却只能救下少数几个人。

    而扬浩拖着蓝翎左右闪躲,也喘不过气来,一直到赫德叫喊,这才醒过神来,他的影月破体而出,扬浩御剑飞行,上浮到了元老山的顶端。

    “现在,是时候了!”扬浩满面神光,他右手挥动,指尖黑色的指环散发出奇异光芒,“长剑犹在手!”

    “长剑犹在手!!”

    随着扬浩一声比一声响亮的呼吼,天空中出现诡异情形。

    黎明的地平线上,金黄色的阳光出现,这些光芒不是直接射到人眼前,而是飞速的游走,在空中有幻化成一条条金色的长龙,带着火焰,带着无穷尽的力量。

    等到扬浩将潜龙阁的手势完成,这些金龙已经到了眼前,他们并没有现身,而是直截了当的刺向元老山顶端的乌云,刺向了玄雷结界。

    五百条金龙,一起刺中玄雷结界。

    这宇宙中蕴藏着最大能量的防御结界,在三波攻击之后,力量释放大半,却被那五百条金龙刺中本身。

    那些金龙,是由五百个圣域高手幻化的。

    这才是杨浩手中最值钱的牌,也是扬浩藏到现在最后的王牌。

    潜龙阁核心团,整整五百个圣域,五百个潜龙。这些人早在杨浩发出的号令下,从四面八方集中于此,一直等到现在这个时机,结结实实的给了元老院致命的一击。

    玄雷结界犹如一个气球,在空中震破,化作了乌有。

    再强大的力,也会有一个尽头,就如至尊曾经说过,至少也要五百个圣域,才能够对抗玄雷结界。而如今,杨浩手中果然有了五百个圣域高手,自然而然,元老院的最终溃败,也是难以避免的。

    当漫天遍野的五彩玄雷突然消失后,人们发现,这天空竟然大亮了。乌云从元老院的山顶散去,阳光早就挂在半空里。将金色阳光遍洒。

    看见扬浩高高地飘飞着,赫德和英烈皇也小心翼翼的飞了起来。果然,当那乌云被金龙驱散后,玄雷结界的力量已经告终,再也没有电殛了。

    元老们的末日,终于要来临了。

    扬浩这面禁制全去,数万剑师统统都可以飘飞起来,直接绕过天险关卡,降落到丹鼎洞府前面的平台,几乎与元老们混杂在一起。

    一场超级大混战开始了。

    充当前锋的。居然是十剑流。扬浩将王氏家族、炎氏家族和冥色给放了出去。有炎氏家族那些杀不死的剑手当人盾。王家的剑师可以毫无顾忌的廊杀。而冥色则使用他们的三杀论,突如起来地施展暗杀术,最后地成果反而更加可观。

    元老们猝不及防,被十剑流打的手忙脚乱。而更可怕的是,杨浩一方的人手几乎是无穷无尽的。就算十剑流被杀退,但后面还有行商总会整整四十个剑师团,他们功力不行,但却也勇猛异常,犹如潮水般涌来。不少元老根本来不及施展高强力量,就已经淹死在人海之中了。

    这已经是蛮横不讲理的打法。扬浩和英烈皇明知元老们单体实力强劲,所以就用人多欺负人少。

    五百个元老在几波厮杀下来。损耗已经过半,只有接近三百个带伤的元老,还死死守卫着洞府的大门。

    至于八大执事元老,则更是陷入苦战。

    戊一元老眼睁睁看着天空中金龙飞过,将玄雷结界击破。但一直到潜龙阁五百圣域现身,他还是呆呆的站着。

    戊一想不通,这五百个圣域是从哪里来地。至尊一统仙宗,用元老院代替宇宙中的修炼门派,以元老院的侦骑,就算有一个圣域也都逃不脱他们地眼睛。

    除了皇城有老剑圣。外域有赫德尚可以掩护几个人之外,其他每个星系的高手,一有跨入圣域的苗头,就会被元老们带走。

    有可能成为新的元老,但更大的可能是被活活折磨死。

    不管怎么样,戊一很有信心,这个字宙中漏网地圣域高手绝不会超过五十个。可是今天,已经连续两次让他失望了。奉奉手下带出来的圣域高手,加上扬浩的人,数量已经接近百人。

    而更可怕的,是潜龙阁的这五百个人。

    全部达到了圣域,从来没有在宇宙中留下过名号,甚至很多人,都没有向外人展露过自己的实力。

    杨浩高高飘在丹鼎洞府地上方,他扬声对戊一说道:

    “上师,不用猜了,我告诉你,这些人,就是潜龙阁真正的实力,也是潜龙阁五千年不灭的秘密。”

    “真正的实力!!”戌一瞠目结舌。

    “当初在潜龙阁星系,司徒海拼着一死也没有离开,要掩护的就是这些人,潜龙阁的核心力量,他们只有一个名字,就叫做潜龙。”杨浩眼眸中带着光芒,声音悠远,“潜龙永远都隐居在宇宙各个角落,他们不主动与人交往,不泄露自己的实力,很多人都甘愿终生默默无闻,虽然他们都是一等一的高手,都是跨入圣域的顶尖武者,可是,他们并不会肆意使用武力,因为他们是潜龙。”

    “那为什么?为什么现在要出现,为什么??”戊一面孔扭曲,狰狞无比。

    “因为我发布了潜龙令,因为那句誓言。”杨浩手腕一翻,“长剑犹在手!”

    “长剑犹在手!!”五百个潜龙同时呼喊。

    “喝啊!!”龙佑兵团和禁卫军一起应道,

    “喝!!”

    戊一退了一步,洞府冰凉的石壁将他支撑住,可是那种冷冽,已经深埋他心底,戊一从来就没有这样恐惧过,那种恐惧已经象是最冷的潮水,把他给湮没了。

    这个世界上,第一次有力量,超越了元老院。

    这是至尊开设元老院后,从来都没发生过的,可是现在,就活生生出现在戊一的面前。

    七个执事都看着戊一。

    戌一元老长喝一声,凌云壮志再度回到身上:“以死尽忠!!”

    元老们愣了一下,但很快明白了戊一的意思。

    这已经是元老院的末路了。六百个元老只剩下一半,防御被破,玄雷结界被破,十剑流也叛变。

    几乎所有的力量,都被扬浩给撕碎。

    现在,他们陷进了如此的绝境,只有一条路,唯一的路,那就是拼死一战,为至尊尽忠。

    戊一声音刚落,便怒吼着,带着七个执事元老扑进了潜龙群中。

    他们八个人,苦战数百圣域高手。

    天崩地裂,日月无光。

    后人回忆起那一战,只会说朝霞染红了天空,而潜龙和元老们的血,象雨一样洒在元老山上。

    八个执事元老,虽然已经穷途末路,却依旧象是疯狂的野兽,在潜龙高手的阵中左冲右突,数百人竟不能挡。

    英烈皇手持重剑跃跃欲试,可杨浩却比他更快一步,已经出现在戊一元老的身边。

    戊一早就想要杀杨浩,见他送上门来,怎会放过这机会,立刻丢下面前的对手,一把奶白色的小剑,急速朝杨浩射来。

    寒冰墙瞬时出现,将戊一的飞剑挡下,不等飞剑破墙而出,扬浩的千里流杀已经发动。

    影月气势磅礴如铁流滚滚而来。

    戊一纵然自持甚高,也不敢轻迎其峰,只能向旁边躲闪。

    可这正落进了杨浩的陷阱里面,一片雪白的剑芒之海,正等着戊一。杨浩的剑之奥义简直是无穷无尽的围杀力,戊一进去后,才发现,自己周围的一切,都是剑,都是这世界上最强大的剑的力量。

    这是司徒海流传下来的力量,是会永远传承下去的。

    但戊一毕竟是圣域巅峰,上百年灵修可不是白费的,见情况紧急,他竟然原地打转起来,一股股乳白色的光芒从他身体上喷,将周围的剑芒一股股的融掉。

    这是戊一修炼多年的“灵元气”,可以说,是他的护命真气,当初至尊将戊一定位执事总召时,怕他压不住资历更老的元老,便将这“灵元气”传授给他。

    灵元气也同样是至尊自己的护身真气,当初在丹鼎派一战中,保的至尊不死,便是它的功劳。

    如今戊一为了避开剑之奥义,将这灵元气完全耗尽。

    但他的末日,就近在咫尺了。

    漫天的剑芒,消散在乳白色灵元气的海洋里,可戊一稍稍抬头,却正看见了一支箭朝他飞来。

    于是,戊一心里升起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受一一绝望!

    那是一支黑色的箭,完全由黑色的凶焰组成。遥远飘飞着的杨浩,口中诵念着远古时代的歌谣,火之奥义在他的身边萦绕。

    这支凶焰箭已经汇聚了杨浩和祝融的全部力量。

    戊一早就耗尽防御,他无力可挡,甚至就在他思索怎么阻挡时,黑色的凶焰之箭,已经刺中他的胸口。

    戊一的绝望,化作了痛,痛彻心扉的痛楚。

    “终于要见至尊了。”戊一捂着胸口,看黑焰一点点朝他的胸口烧去,那种痛,并非肌肤上的,而是心底里。

    至尊仙游之前的景象,戊一还历历在目,当初屡屡嘱托,要他看护好元老院,看护好肉身,但是今天,元老山一片根籍,至尊肉身也即将不保。可是他唯一能做的,却只有以死谢罪了。

    抱着必死的决心,戊一却听到胸前喀嚓一声响,从心头到肌肤的痛楚感觉竟完全都消失了。

    他低头一看,却大惊失色。

    只见扬浩射出的怒火之箭上的凶焰,正被他胸口的一道道玄光所吸收。

    那玄光正是由天策元老塞入的凝玉玺散发出来的,此刻,那枚圆融的凝玉玺,已经被凶焰箭射成两半,里面的灵力疯狂外泄,正好将凶焰安全吞噬掉。

    只是……戊一心中大恸,他立刻低头去看。

    正好看见天策元老的尸体,象片树叶似的飘落下去。

    凝玉玺是天策元老的性命所修,象这种法宝,都是元老们毕生心血凝结,并且加入了自己的灵念和神魂,上百年修下来,威力竟可与神器相媲美。

    但威力虽然大,危险也是不小,这种性命修成的法宝,一旦被人破了,则炼宝人自己也会遭到反噬。

    此刻,天策的胸前,便已经破了一个大洞。扬浩的怒火之箭的威力,完全转移到了天策地身上。将他的心脏洞穿了。

    鲜血就像瀑布似的落下,数百年来,元老院第一个死在战场上的执事元老,正悄然的湮没与人群中。

    天策死了,他用自己的命,换了戊一的性命。

    这才是天策之前所算到的景象,以天策元老的精妙预测,他早就看见戍一将死在杨浩箭下,而这场仗也必败无疑。

    但人世间的无奈就在于此,哪怕是执事元老这样站在巅峰地人也没有办法。天策可以看到。却无法阻止。他唯一能做地。就是将自己性命修成的法宝放在戊一的胸前,用自己一命,换回戊一。

    “天策!!”戊一失魂落魄,竟跌足摔了下去,“天策!!!!”

    另六个执事也蜂拥而上,落回丹鼎洞府的大门前,两百多幸存的元老建立起了最后的防线。

    天策躺在戊一的怀里,六大执事围在周围,这八个相交百年的老者。如今终有生死离别。

    天策元老目光恬静,看看戊一,看看黑风看看容逦。

    他叹口气,竖起手指,说出了一生最后的预言:“我们地时代……已经过了……”

    在天策闭上眼睛的同时,元老山顶上的冷风呜咽着吹过,整座山地林子。都在瞬间枯黄,而天空中,更有血红色的云彩,仿佛是在为这个预言家送别。

    元老们个个落下眼泪,他们知道,这代表了什么。

    几百年了。执事元老从未有一败,可是一夜之间,已经折损两人。就算剩余七个,还手握两百元老,可这能改变什么?

    就像是天策死前所说,这已经不是他们的时代,宇宙已经改变,历史抛弃了他们。

    任谁都已经无能为力。

    但真的无能为力么?

    戊一感受着天策尸体的冷却,甚至是神念地散去,他满头白发也枯竭了。

    “我们的时代……”戊一哭似的笑着,“我

    们的时代就算过去,可我们还是要守着至尊的肉身,可鬼元老、天策你们都不能白白的死掉。”

    戊一虽是这么说,可周围一片寂静,甚至连丹鼎派也停住了攻势。现在场面已经一目了然,元老院穷途末路,哪怕有最后一搏地本钱,却绝对不能翻盘,其充量是多杀些人而已。

    元老山的最后失陷,几乎已经是定局。双方的底牌都已经亮出,最后的一轮搏杀,已经没有悬念了。

    六个执事,两百多元老的目光都集中在戊一身上,做为元老总召,他的一举一动,都关系着元老院的生死存“我们……败了么?”黑风元老颤抖之声打破了平静,虽然他的话音极低,但还是让几个执事听到了,几个人悚然抬目,目光落在洞府的大门上。

    就在这门口面,是至尊永世不灭的肉身,元老若败,那永世不灭就成了个笑话。

    可是,这难道不已经是个败局了么?

    戊一却肃穆,摇头道:“我们还没有败,诸位,至尊包容宇宙无所不知,今天之事他早已经料到,难道你们忘记,至尊还留下了最后的一道奇招么?”

    黑风和几个执事,几乎跌坐在地,他们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戊一:“你……。你是要用……”

    “当日至尊仙游之前,将我们九人召集到面前,至尊说他仙游后,世间百年里必然会出现天才人物,这个人将在短短时间内,获得神的力量,统御半壁宇宙。”戊一回想,睁中星芒闪烁,“如果有一天,这个人将我们逼上绝路,我们就可以用那最后的绝招。”

    “可是……”容逦面露不忍,“那一招,是

    要用人性命换的,至尊说过,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不可以妄用。”

    “难道现在,还不是万不得已么?”戊一惨笑,握着天策冰凉的手。

    众皆默然,大家都已经明白,至尊当初留下的话,便是对应了今天。

    那个横空出世的天才人物,自然就是扬浩。他在极短的时间内,就从普通学生,蜕变成圣域巅峰的高手。而且手下统御着半个字宙的势力,今日一战,丹鼎派精英全出,实力竟然已经超过元老院。

    生死攸关的时刻已经到来,而至尊留下的最后一击,也必须要发出去。

    问题是,由谁使用。

    执事们都很清楚,那个绝招要使用,并且以至尊交代的方法使用,一定会付出生命的代价,那完全就是用命相搏。

    “我……我来吧。”黑风沉默一阵,突然说,“就我来吧。”

    “不。”戊一摁住了他,“反正要用,就要使出最强之力。这里七个人,鬼元老不在,只我最强,而且我是至尊亲传的总召,这尽忠的事情,当然要让给我。”

    “可是,你还要照顾大局。”黑风元老皱眉。

    “大局?”戊一苦笑着摇头,四周已经一片狼藉,都被逼到这种境地,还有什么大局可为,戊一悄然道,“这招一出,大局就定了,有你们几个在,自然能收拾干净。”

    周围只余几个执事的沉重呼吸声,元老们虽然不知道他们在商量什么,但大致上已经明白,执事元老将要做出最后的一次反扑,而这次反扑,会让更多的执事死去。

    戊一身边的六个执事元老,脸色极为难看。在之前死去两个人,已经使他们心恸难忍,而戊一更是这近百年来他们的首领,要眼睁睁看着他去送死,又怎么会好过。

    还是戊一自己豁然一笑:“虽有百年相交,总有生死离别,更何况我们是为至尊尽忠,我只比你们早走一步。

    在那边,还有鬼和天策与我做伴。各位……”戊一站起来,整整长袍,恭然行礼,“如上师仙游回来,请告诉他,弟子戊一已经尽力了。”

    话音才落,戌一脸上已经有了白色的祥光,他脸朝天,双手张开。

    一股奇特的力量,从他的周身回旋起来。

    “神器!!”戊一的声音,更是苍凉料峭。

    随着他的话语,鬼元老留下的屠龙钉,以及在元老院里的梵光杖和圣光盾,都出现在戊一的头顶。

    戊一慢悠悠的腾飞起来,三个神器围绕在他的身边,一种超越了圣域的力量,从神器上散发出来,并且萦绕着戊一元老。

    “仙器!!!”戊一再用那奇特的声音吼叫。

    戊一自己那把乳白色小剑飞出,旋转进神器的序列里面,虽然光芒不济,但至少也增强了力量。

    下面的执事元老都不敢怠慢,各自都将随身的法宝射元老们虽然不知何故,但依然是照着法子,将自己修炼一生的法器射向空间。

    至少有三百件法宝,顺着神器旋转的孤线,一起将戊一牢牢围住。在戊一的身上,有神的光芒湛现,那金黄色掺杂着乳白色的气息,缓缓散发出来,犹如是一场神之雾笼罩了大地。

    突然!

    戊一的身体爆发成一条金龙,那耀眼的光芒,让空中的太阳都黯然失色,仿佛全世界的光明,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这条金龙在空中划过,竟然把周围的空气全都抽空。

    当它出现时,元老山在震颤,地球在震颤,甚至连整个字宙都在震颤着。

    “神龙奇剑!!”混元子用难以描述的语气喊起来,“他还是留下了这道剑术,他还是留下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