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六章 神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九卷 第六章 神罚

    (-  杨浩默不作声,几个圣域赣峰都默不作声,他们已经没有言语再来表示内心的震撼。当天空中的神龙乍现时,投的威力,让所有顶级的高手都目瞪口呆。

    那是他们无法想象的境界,那是他们根本难以理解的一个跨越巅峰的奇招。

    这一招剑法,并不是创世神所创,也不是哪个神族创下。当年就是一个普通的剑手,领悟到了神龙奇剑。

    从那时开始,他就象是换了一个人。在曾经的土地上,他纵横无敌,最后竟统一了所有的修炼者。

    那个人,被人们称为至尊。

    他仙游后,也将这一剑的剑法留了下来。

    杨浩曾经见过两次,都是由王氏家族的人使用出来。

    但是很不幸,王家的人只学了剑招,而没有学剑式和剑意,更没有投入至尊门下,学会最艰难的心法。

    但如今却不同了。

    使出这一剑的,是至尊的亲传弟子,也是执事元老中实力最强的一个。更何况还有三大神器,无数法宝增加能量。

    更有甚者,戊一是用消耗生命力的方法,来催动自己的力量达到一个真正的巅峰。

    甚至是突破巅峰。

    “当年他用出这一剑,就轰平了我们八个山门。”混元子的声音里含着绝望,“如今这一剑,差不了多少,差不了多少。”

    “难道……”赫德突然惊醒了。“他想用这

    一剑,杀掉我们所有人?”

    一言惊醒梦中人。

    什么叫逆转胜,这才是真正地逆转胜。

    就算是被逼入绝境,但只要这一剑存在,就永远有翻盘的机会。这是至尊留下的压箱底的东西,也是最后的一道保险。

    只是为了自己的肉身,不止是清空全宇宙的修炼者,还要布置十剑流、元老院、玄雷结界,甚至还要留下神龙奇剑。

    这样的重重心机,不愧是千年前最强的智者。

    英烈皇看着空中掠过的神龙。手中重剑已经垂下。现在再走已经来不及了,英烈皇转头去看扬浩。

    果然,杨浩动了。

    他一直都在等这一刻。或者说,是混元子一直在等这一刻,一千年前地仇恨,就是败在神龙奇剑之下。

    而一千年后,混元子地弟子和至尊的弟子,将重新开始一次决斗。

    这将厘清千年的恩怨。

    杨浩从丹囊里,小心翼翼的请出一粒火种。这是被他包裹在真气之中,几乎不会熄灭的。当这里小如指甲盖的火种被拿出时,周围的人们。顿时感到了如坠火山口般的炎热,甚至连空气中的氧气都稀薄了。

    杨浩托着地,就是从神谕带过来的一小撮源生之火,那是扬浩修炼影月后剩下的。

    源生之火,除了是锻造地神火外。还有一个巨大的作用。

    它可以让杨浩有足够的能量,发出丹鼎派火系剑法的至高一剑,那也是这世界上,唯一可以与神龙奇剑相媲美的剑式。

    在混元子喃喃不断地咒语里,杨浩把源生之火吞下。

    顿时,他整个人都变成了红色。火红的颜色。

    本来以杨浩现在实力,是无法炼化源生之火,如果不慎,还会被这火反噬,将神魂都彻底烧灭。但好在杨浩获得了火之奥义,这世上已经没有哪种火焰可以伤害他。

    所以源生之火的能量,已经可以完整的存在于扬浩的身体。

    所以,源生火焰之能,在杨浩周身萦绕着,杨浩嗓子里,不由自主的吟唱起了那首属于火神地远古歌谣,在这一刹那,他又成了祝融的传承。

    就像是一团火似的杨浩飘飞到了空中,他左手影月,方手灸融弓,但只是这样还不够,远远不够。

    对手使用的是至尊留下的最强一剑,还有三样神器和几百件法宝做为力量支撑。

    赫德也想到了,率先大吼:“神器!!神器!!!”

    他率先就将手中的削金之裂高高抛弃,甩向杨浩。

    英烈皇、奉奉都将兵刀丢给扬浩。

    他们的武器虽然不算神器,但都修炼多年,力量自不用多说。

    但真正给杨浩带来力量的却是丹鼎派早有的准备。

    十剑流的门主,见杨浩已经准备全力一击,便将六把镇派神剑丢向空中,而蓝翎拔出随身所带的四把神剑,也掷向了杨浩。谢风

    霆自是不甘落后,他那把永远藏于手掌中的小短剑,也首次露于大庭广众下,那竟是犹如手指般长短晶莹剔透的一把匕首。

    自此,扬浩周围环挠着整整十三把神器和众多剑手甩上来的护身法宝。

    十三把神器加上元老院的三件神器,这几乎是目前已知神器之大成了,但只是这数量上,杨浩已经具有压倒性的胜利。

    而更重要的是,自至尊传下十剑流后,十把创世神留下的神剑,有了首次齐聚的机会。那是自神族被封闭以来的第一次相会,也是十把神剑各自蕴藏力量再度风云相会的契机。

    杨浩的剑也出鞘了,他变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神,火焰之龙在他的面前只是如蛇般细小,在他的身上爬行蔓延,扬浩手上有一把绝焰之剑,狠狠的,朝着空中的神龙奇剑斩去。

    扬浩此时所用的,是丹鼎派至高无上的一招剑式,也是混元子都没有炼成功的一招,名字叫做“绝焰奇剑!”

    每个丹鼎剑派的人,都需要记住这名字。

    因为这招剑式,曾被誉为史上最强和不可战胜的剑招。甚至在神龙奇剑问世,扫平八方修仙门派后,绝焰奇剑也被认为,是唯一可与神龙奇剑一较短长的。

    但它们从来都没有真正交手过,因为混元子并没有炼成这一招。

    如今,混元子的弟子,却正式代表着丹鼎派的历代先师,用绝焰奇剑,向戊一所化的神龙,狠狠的斩去。

    宇宙第一剑法所化成的神龙,被杨浩一剑砍中,戊一悲鸣阵阵,浑身灵光外泄。

    扬浩可不会手软,嘴里咆哮不断:“我斩!我斩!我斩你个蛇头!!!“

    他手里的绝焰奇剑已经凝聚了十多把神器之威能,尤其是那十把神剑,它们本就是一套神器,至尊为了保管才将其分开,如今合并在一起,竟然绽放出逸越其他神器的光芒,一道七彩之光,垂直射入天际。

    戊一的神龙奇剑抵挡不住扬浩,只能靠那三把神器抵御。十大神剑狠狠敲击在梵光杖和圣光盾上面。让两件防御性的神器也突然爆发,圣光不断涌现,融合了神剑之光。

    在丹鼎洞府上,也出现了如莲花状的水晶光华。

    杨浩才不管有什么奇迹出现,他奋起余勇,用绝焰奇剑用力朝戊一劈去。

    蛮横的实力,化作一道弧光,将戊一打的现出原形,这白袍老人喷出彩虹般的鲜血,整个人如石块似的向下坠去。

    元老阵中,发出阵阵惊呼声。

    因为任谁都看明白,戊一已经败了,甚至是至尊留下的神器,留下的神龙奇剑都败给了杨浩。

    而杨浩是不败的,不死的,就像是他身后的白披风那样,只要高高飘扬在空中,他就只进不退,永无失败。

    杨浩的绝焰奇剑上,烈临还没有消退,跟随着戊一的轨迹飞下,竟然要用奇剑的最后威力,一举将剩下的元老统统抹去。

    一剑杀尽所有元老,这也将是宇宙中永被传唱的奇迹。

    那巨大的,拖着长长火焰的神剑,象是天地神罚似的从空中落下。两百多元老和七个执事都闭上了眼睛。

    他们已元力再战,也没有勇气再战。

    到今天,元老院羽翼尽去,法宝尽毁,折损过半,外面强敌环伺,而自己这方却连防御之力都没有。

    元老们心神早已尽丧,在杨浩那强横一剑面前,他们连挡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连至尊留下的神龙奇剑都败了,更何况是他们呢。

    所以数百元老,几乎束手待毙,就等着杨浩的奇剑落下。

    烈焰将天空烧的滚烫,那种热度,似乎能将人的毛发都点燃,可是元老们等了一会,却等不到死亡的降临。

    有大胆的抬头一看,竟见到了做梦都想不到的一幕。

    杨浩幻化的巨剑就要落下,可是神器中的十把神剑,却有光芒直射进丹鼎洞府,似乎与洞府上的莲花光华相呼应。

    就在扬浩的巨剑落在元老们的头顶时,竟有一只雪白雪白的手,直接伸出洞府之门,握在了巨剑之上。

    嗤嗤!

    两声刺耳的声响。

    杨浩头也不回的被弹了回去,绝焰奇剑刹那间在空中消失殆尽,一股冰寒的空气从洞府中吹出来,将所有的热量都一扫而空。

    刚才还遇神杀神的扬浩,此刻仿佛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击,喷出一大口血,落回自己阵中。

    众人大惊失色。

    目光再度集中到丹鼎洞府前,可那只雪白的手却突然消失了,洞府门前还是空白一片,要不是扬浩已经颓然倒地,人们恐怕还以为刚才自己是眼花呢。

    但天空中的异象,却越来越明显。

    十把神剑聚合后射出的光芒,会同洞府顶上的莲花状光华一起,变成了一道犹如天洞般的光芒幕帘。

    洞府里面,一个人的肉身,穿越出整个山洞,与天空中圣洁的光芒会合在一起。

    仙游的神魂,终于又与那具存放了数百年的肉身融合在了一起。

    就在这璀璨而华丽的幕帘中,一个身影缓缓的落了下来。

    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

    他白发直垂腰间,却童颜红面。脸上露着慈悲地笑容,眼眸中却怀带着对这世间的轻蔑。

    无数白云翻卷着,拱卫在他的身边,而所有的光华,已经变成疏璃般的实质,让他更显得圣洁无比。

    那样的出尘不凡,那样的绝世风采。所有见到他的人,都被深深的镇服,犹如神魂出窍。

    几个执事元老呆了半天,终于有人反应过来。戊一虽然受创甚重。可毕竟是至尊的嫡传弟子。他号哭着跪下大喊:“上师!上师!!”

    其他几个执事也一起跪下,大声哭道:“上师!!!

    恭祝上师仙游回归!”

    还活着地两百多元老,纵然有地没有见过,但猜也猜到空中之人,乃是元老院唯一崇拜的至尊上师,也是如今宇宙中唯一的神。

    两百元老五体投地,高声呼喝:“至尊赐我力,至尊赐我能!至尊赐我力,至尊赐我能!!”

    一时之间。呼啸声响彻山林,之前所丧失的勇气,陡然间回来了。

    至尊不过膘了执事们一眼。并没有说话,他身上光华万丈,面容庄重又冷酷,缓缓朝着杨浩这面看去。

    “你们……”至尊的声音,象是从天空上飘

    下来的。优雅而清澈,“就是叛乱者?”

    下方沉默无语,甚至连威武若英烈皇这样的勇者,都不敢回答至尊的话。

    “凡逆我者,均是叛乱。”至尊淡淡的抬起手,“叛乱者。进暗黑地狱,永世不得生。”

    这就是裁决。

    随着至尊地手指,有一片实质化的白色光芒,从天空中降落,这光华,来自于神域。一道道细若游丝的神域圣辉,急雨般地落下。

    英烈皇这一面,就像是陷进了真正的地狱。

    一种光,一种纯粹而绝对的光,在天际中落下,这光,象是能够扫清一切黑暗和污秽,却被指引着,将叛逆者的生命割除。

    凡是至尊手指点着的地方,人们惨叫着死去,这些人地、灵魂和精神,都在神域圣辉之下蒸发殆尽。

    没人有机会反抗,在神的大威能之下,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至尊面无表情,庄重又慈悲的眼睛,默默看着数千人,数万人在圣辉中死去,这是死亡的海洋,也是裁决的海洋。

    宇宙中最强悍地武力,今日完全集中于此,元老院都被压迫到了末路,可这样的力量,在唯一神的面前,却比弱柳还要弱。

    他根本无需战斗,只是将光芒普照,当至尊想要人死的时候,那些人就会死去。

    这不是人类可以抗衡的能力,也不是圣域者能够理解的力量。

    当至尊的手指,点了五下之后。

    这元老山上的人们,已经死伤殆尽。之前蓬勃的生命,骄傲挥舞的旗帜和气吞万里如虎的壮志,现在已经成了空白,真正的空白。

    行商总会的四十个剑师团,全军覆没,数万人连一具尸体都没有留下

    十剑流数千名剑师,连带着六个家主,这是十大剑派百年积累的实力,亦

    全军覆没,家主粉身碎骨。

    禁卫军团数十个剑师团,几万黑甲武士,全军覆没,黑甲落满山崖。

    甚至连龙佑军团和五百个圣域级的潜龙,也在至尊的威能之下,被杀的只剩下一半的人,这些人疯狂躲闪着神域光辉,已经生不如死。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不再是流血的一天,真正的死亡,是与鲜血无关的。

    而是那些活生生的人,刚才还在身边厮杀的战士,突然被夺走了生命,全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杨浩挣扎着起来,他看到了行商剑师的死去,看到十剑流家主们临死前恐惧绝望的眼神,他看到潜龙们的悲愤,还看到了浩剑团被消灭时,眼睁睁盯着他的伤痛。

    “他……回来了……”混元子直到现在,

    才有余力说出第一句话。但他却再也说不出第二句。

    千年前,混元子引来天劫,试图杀死至尊报仇时,至尊还刚刚成为散仙,虽然已具有神能,但并没有如今那么宏大的力量。

    但现在,从至尊周围那些实质化如疏璃的光晕来看,他已经突破了飞仙的境界,根本就不是杨浩这样圣域巅峰可以对抗的。

    今天之事,已经不可为了。

    杨浩攥着灸融弓,心里却万分清楚。今天本来就是场豪赌,只是杨浩这面的胜算更大一点。当双方王牌出尽时,元老院本已经没有翻盘的机会。

    只是,谁都不想发生的那最小概率的一幕发生了。

    仙游多年,连半点消息都没有,所有人都以为已经死了的至尊,竟然再度降世。

    而且成为了飞仙。

    散仙、飞仙、金仙。这正对应着下位神族、中位神族和上位神族。至尊已经拥有了中位神族的神能,更可怕的是,在这个字宙里,所有的神都被结界封制力量,只有至尊可以掌握完整神能。

    他是无敌的,是至高无上的,几乎不可能有对手。

    扬浩看着至尊指尖散发出来的神域光辉,心里的绝望无以复加,他看着自己的亲人朋友死去,更是心丧若死。

    此时,杨浩终于感受到混元子千年前的心绪了,当见着至亲的人在身边死去,那种感受,简直让人崩溃。

    杨浩回头,见英烈皇还是一脸傲然的举起了阔剑。

    “泰奉!”英烈皇吼道。

    “在!”奉奉的双手已经抽出袖子,脸上竟露出一丝微笑。

    “年轻时,我们携手杀人。今天呢?”英烈皇大笑,“今日,我们又有机会了。”

    “没想到……又能回到年轻时的战场。”奉奉双手一搓,一股黑气笼罩住了他和英烈皇。

    英烈皇一马当先,带着秦奉,朝着空中,向光耀九州顶天立地如神如佛的至尊杀去。

    杨浩没有说话,热血却在他的体内喷涌。

    英烈皇和秦奉两个孤独的影子,在华丽光芒里面显得赫然黑暗,他们就像是太阳上的黑子,渺小而无力。

    但这个时候,他们却不再后退了。

    坐在皇位之上,英烈皇迦冉从风华绝代的年轻剑客,变成了权衡利弊的老人,他的壮志被消磨一空,他的剑也没有从前锋利。

    但是今日,英烈皇明白,这是他生命的最后时刻。

    如果这是场赌局的话,那英烈皇和杨浩都投入了所有家当。

    至尊出现,他们就输了,输的一干二净。

    再没有什么利弊,需要英烈皇去权衡,他早就失掉一切,唯一还拥有的,就是手里的剑,和身边的兄弟。

    秦奉象影子一样,跟随着迦冉。

    “我不如地狱!谁入地狱!!”英烈皇仗剑刺入至尊护身光芒时,疯狂大吼,“长剑犹在手!!”

    “长剑犹在手!!!”

    英烈皇迦冉和秦奉在一瞬间就被至尊身边七彩光华溶解掉。

    这世上的英雄,死时总那么简单。

    从洞府的另一侧,突然跃出个妖婉的身影。

    “父皇!!”弦澜公主眼睁睁看着英烈皇赌命般的送死,泪流满面。这个女人被容逦元老关在洞府旁的空间里面,当玄雷结界被破后,整个空间的能量失去,她才可以出来。

    可一冲出,就见到了这一幕令人心碎的场景。

    弦澜的心真的碎了,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她是皇室的叛徒,是在帮元老们做事情。但只有弦澜自己明白,她一心为的只是自己的父亲,弦澜不要父亲死在元老院的手中,所以才会忍辱负重,去做那个妖姬。

    但现在,一切都完了,以前所做的一切都没了价值。

    弦澜双目哭的红肿,媚惑人的容颜也消去了颜色。她飘在空中,孤单单的看了容逦元老一眼,从容逦的眼里,弦澜看懂了很多。

    可是这个女人,还是决绝的摇头,也转身朝着至尊的身体撞去。

    几乎是不带任何力量的,撞进了至尊的光辉里面。

    “弦澜!!”容逦惊叫。

    但已经来不及,银河帝国妖魅动人的公主,足智多谋的美女,也是元老院培养多年的妖姬,在至尊的圣辉里蒸发的无影无踪。

    扬浩亲眼目睹这一切。

    他血管里的血液,几乎快要化作火焰,手中的炎融弓,更是腾腾冒起了怒火。

    “杨浩!!”赫德拦在了他面前。老人熊很清楚杨浩要做什么,“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快走!”

    杨浩脸色很平静:“你带着人走,带着所有地人,回神榆自治领。我们的飞船,足够运载了。”

    虽然认定今天是必胜的,可扬浩在出发前还是准备好了逃生飞船,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还真的用上了。

    “你呢?”赫德问。

    “我为你们断后。”杨浩朝天上看。至尊的神罚还没有完。更多的光辉象雨点似的落下来,如果没有人阻拦一下,这山上剩余的人也逃不出去。

    “要走一起走!!”龙云、谢风霆和蓝翎都围过来,“不能扔下你一个。”

    “走!你们都走!!”扬浩突然怒了,“今天的事情,本来就是我丹鼎派的宿怨,跟你们无关,都给我滚!!”

    “扬浩!”龙云也咆哮起来,“我们是你兄弟。绝不会丢下你一个人。”

    “我不留下,谁都走不了!”杨浩冷冰冰地望着赫德,“老狗熊。你带着他们立刻逃,说不定以后还能为我报仇。”

    “可是!”赫德还想说。

    杨浩却一握炎融弓,整个人飘飞起来,不顾别人地呼吼。杨浩现在很清楚,自己这边积累许久的力量。在至尊到后已经被消耗殆尽。

    甚至连英烈皇和秦奉都死了,老剑圣一支几乎绝迹。

    如果再不当机立断,恐怕连最后这点人马都保不住。

    现在潜龙阁还剩下两百多圣域,龙佑军团,丹鼎剑派都有一半人在,更重要的是杨浩身边几个人都没出事。

    只要他们回到神谕。至少还有自保的能力。

    所以扬浩必须留下,只有他留下拖住至尊,才能给别人逃生的机会。

    赫德愣愣的看着扬浩朝着至尊飘去,他那究竟岁月的毛发,竟然白了大半,终于,赫德猛然一震长斧,怒吼道:“走!!所有人都跟我走!!!”

    削金之裂在空中划过,一个虫洞剖出,黑色的光晕旋转着时空的辉映。

    龙云和谢风震红着眼睛,见杨浩在空中已经拉开了炎融弓,将至尊地注意力完全吸引了过去。他们知道,这是杨浩用自己的性命来给他们创造逃生的机会。

    这几个人终不再犹豫,召集所有地潜龙,召集丹鼎派剩余的残兵,统统钻进了黑洞。

    当赫德最后进入黑洞,并且一斧抹平时空痕迹的时候,扬浩那支黑色的怒火之箭,正向着至尊的面门射过去。

    这是近千年来,第二次有人对至尊有如此大不敬地行动。

    而第一次,也同样是杨浩在洞府中,想要刺杀至尊的肉身。而第二次,竟然是直接行刺至尊。

    扬浩的怒火之箭变成了黑色,这种凶焰,只有领悟火之奥义的人才会使用,当杨浩嘴里吟唱起那首远古的火之歌谣时,凶

    焰变的又粗又长,霸道无比。

    这道火箭,曾经需要四个执事元老才勉强能够接下,而且还会让每个人都身受其苦。也是这道火箭,将鬼元老重伤,甚至还一箭射死了天策元老。

    世上最强大神器,再加上火之奥义所射出地这箭,已经是扬浩最强的武力。

    可至尊只是伸出粉雕玉琢般的一只手,朝着火箭轻轻一拍。所有的凶焰顿时消散,这支箭轻轻巧巧的被拍散神和凡人的差距,就是如鸿沟般宽阔。

    但是至尊的目光还是过来,因为杨浩的攻击,比其他人太强了,强到至尊觉得已经超越了手下那些元老。

    “你?”至尊不动,下一瞬间却已经和杨浩近在咫尺,“这是炎融弓?”

    杨浩被至尊说来就来吓了一跳,想要再后撤,可怎么来得及。

    至尊伸出手,抓住炎融弓,杨浩猛吐真气,一股凶焰朝至尊的手腕扑去。可是在圣光里,凶焰简直比最乖的虫子还要乖。

    至尊根本不玩花巧,使劲一扯,杨浩紧握的炎融弓已经被他夺去。

    “果然是炎融弓!”至尊的目中射出异样的光芒,极指摁在弓身上,用力抹了下,杨浩顿时觉得心中大恸,仿佛是与炎融弓之间的联系,被人掐断了。

    至尊就在这一指间,把扬浩和神弓之间的灵魂印记给活生生抹掉。

    祝融在弓内哀鸣,可是,握在比它还要强的至尊手中,他却唯有认命了。

    杨浩忍受着丹田内的剧痛,他左右观望,发现自己人都已经溜掉了,元老山上空空荡荡,牺牲的战士尸体早就被圣先蒸发殆尽,除了赤裸裸的土地外,这里根本看不出来曾发生过怎么样的大战。

    扬浩也想要溜了,他虽然有舍生忘死的精神,可没有象英烈皇一样,蠢到一输就要去死。

    但他还是晚了一步,因为至尊已经将炎融弓握在手里,再度将目光投到杨浩的身上。

    更准确一点,是看到了扬浩的丹田,丹田里的东西。

    “混元子!”至尊居然变了脸色,这着实不容易,“居然还没死?”

    也难怪至尊有这么大的反应,他那个时代的高手,早就被封的被封,死掉的死掉,如今居然还看到一个死敌,简直就是奇迹。

    杨浩根本不答话,转身就要使出光流影履。

    真是开玩笑,混元子和至尊可是宿仇,真要被抓起来,老家伙千年老命一定会葬送掉。

    至尊怎舍得让杨浩走,他一招手,杨浩的光流影履顿时失效。

    光流影履是对空间的控制,而这种控制更是神的专长,要说转移空间,至尊比扬浩强N个段位。

    “你真的还活着?老朋友!”至尊的表情很古怪,他望着杨浩丹田的模样,简直能用惊喜来形容。

    可随后出手,却毒辣毫不留情,他竟然伸出两只手,要撕裂杨浩的丹田,把混元子的魂魄给抓出来。

    杨浩遇袭,影月立刻破体而出,准备护卫主人,可是至尊却随便一指,这神器就只能在空中呜咽,再也进不得一步。

    这下,扬浩真的没戏唱了,他完全掌握在至尊的手里,只能眼睁睁见着那几只手指,以很猥亵的姿态,来撕裂他的下半身。

    “他***,什么至尊!简直就是为老不尊恋童癖!!”杨浩临危不乱,愤恨大骂,“你要杀就杀,戳我下面干嘛?”

    至尊瞟了他一眼,似乎觉得杨浩不值一提,只是给面子才开口道:“小子,你倒是有情谊,死到临头还要维护他!若不是已经进了丹鼎派之门,我还可以收你入元老院。”

    “屁!”杨浩嗤之以鼻,他鼓动全身真气,将火之奥义再度挥发到最高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