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七章 血色之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九卷 第七章 血色之夜

    “没用的。”混元子突然开口,他沉默了许久,但此时,他却感到了绝望,“没用的,徒弟,就这样吧。”

    “师父!!”杨浩从来没听混元子这样颓丧过。

    “还是败在你手里了。”混元子对着千年宿敌说,“叫你一声至尊,放了我徒弟吧。”

    扬浩心里一阵酸苦,他如果能动,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杨浩深深知道,师父对这个仇人有多大的怨恨,那是一千年来都没有磨灭的。灭门之仇,杀妻之恨。

    可是为了自己的徒弟,混元子居然这样低声下气。

    至尊笑笑,却掐紧了杨浩的脖子。杨浩顿时四肢无力,气若游丝,生命之力在一点点的流逝。

    “不降!”杨浩从嗓子眼里挤出声音,“师父,不降!!”

    “降不降,都要死。”至尊冷冰冰的加重了手上之力。

    杨浩顿时感觉到血液凝固,浑身僵直,他用最后一口元气,恶狠狠的吼道:“长剑扰在手!!”

    这就像是临死前的致命声音,在空旷元老山上飘荡。

    如果这里还布满龙佑军团和禁卫军的话,应该会有地动山摇的应答:“喝啊!!”

    “喝啊!!”真的有个声音,在半空里炸响。

    不过只是单薄的女声,虽然单薄,但还是充满了悲壮。

    连至尊都吃惊了,他丢开杨浩。转头去看。

    蓝翎单人只枪,已经犹如银龙般地刺过来,那义无反顾的举动,犹如相忘于江湖般挥师而来。

    至尊愕然,智慧如他也想不通,怎会还有人去而复返的。杨浩明明就是逃走者的弃子,用一人之力保护所有人离去。

    可为什么,还会有人来救他。

    但来的是蓝翎。杨浩从空中飘落时,望着蓝翎那执拗的眸子,心中只有苦涩。

    “相爱有两种。不能在一起。那就相忘于江湖。”蓝翎曾说过,“现在,就相忘于江湖吧。”

    她决绝的,舍掉一切似的,朝着至尊刺去。

    英烈皇和奉奉,就是这样刺去,他们已经不在了。

    蓝翎依旧要走上这条不归之路。

    至尊叹口气,仿佛了然于男女之情,他没再去看蓝翎。只是弹了下怀里的弓弦。

    炎融弓的长弦。

    看翎象是颗弃子般,被震飞了出去。空中洒起一片红色地血雨。

    “看翎!!”杨浩虽然快要掉落,但还是奋起余勇。

    想要去接住女人。

    至尊哪里还会给他这种机会,轻叱一声,左手掌陡然放大,竟然遮蔽了天空,直截了当地向着杨浩的丹田抓来。

    杨浩急速躲闪。却眼睁睁看着看翎向着元老的阵营坠落下去。

    正在此时,从洞府之下,射上来一团纯粹的能量,一口叼住了看翎,便以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飞快的向着宇宙飞去。

    “剑灵!”杨浩猛然想起。在剑冢里面,可不是还藏着剑灵么,这只麒麟的魂魄,一直隐藏着,幸亏及时冲出来,才能救走看翎。

    可他自己却没有那么好运了,至尊压根不顾看翎的情形,那只魔掌一直跟随着杨浩。

    杨浩身上有混元子,还有丹鼎派干年的传承,这对于至尊才是最紧要地。

    “妈的!拼了!!”杨浩发现自己根本逃不掉,在神域高手的追踪下,自己压根就没路可走,“师父,我们拼了!!”

    “拼了!!!”混元子也怒吼。

    “拼?”至尊大笑,“就凭你们?当初我是散仙地时候,你也不是我的对手,如今我晋升飞仙,你用什么跟我拼?”

    扬浩不逃了,反而朝着至尊飘飞过去,一直到两个人齐头,才冷冷道:“飞仙有什么了不起?别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上位神族的存在,他们永远都比你强,比你强的多!!”

    “一群圈禁的蠢货!”至尊淡淡笑,“我很快就会超越他们。”

    “是么?那么……”杨浩地眸子里突然湛现

    璀璨先芒,与刚才大不一样,“那么,就尝试一下上位神族的愤怒吧。”

    “什么?”至尊愕然。他却看到,杨浩已经摘下了五枚戒指,那五枚一直带在扬浩的手上,几乎从未离开过的戒指。

    至尊仙游那么久,根本不知道扬浩到过神隐界,自然也不知道这些戒指的来历。

    可当扬浩将那些戒指摘下时,里面时隐时现的神域力量,让至尊大为变色:“是那些……”

    “就是被你圈禁地蠢货!”杨浩咆哮,“尝尝蠢货们的愤怒吧!”

    他竟然没有亲吻戒指,而是将五枚神戒,一股脑儿的,全然不顾的,向着至尊掷去。

    五枚神戒,在一瞬间同时绽放出里面所有的力量。

    每枚戒指,总共可以使用五次神术,那是暗天使王、黑龙王、闪族神、泰坦神和迦楼罗封印在内的,五个上位神族的神术,

    足可翻天覆地。

    而如今,这么多神术的能量,一起爆发开来。

    玄光的,犹如地狱般,在元老山蒸腾起了白色的蘑菇云。

    扬浩拼死用真气护住身体,可还是被超强的能量,狠狠的推了一把,以至于被甩出地球,彻底失去了知觉。

    而至尊更是狼狈,他虽然具有中位神族的能力,但如此庞大的神力,就像是一个水库里的水决堤而出,全部都压到了他的身体上。

    如果他撒手不管,也飞出地球的话,大不了就看着这个星球被神术之力炸毁。

    可是元老山上却是他的老窝。他地弟子和元老院都在这里,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舍弃的。

    所以至尊毫无办法,他只能一甩袖子,将整个波都包裹到自己的身体边,让所有的神术在衣袖里面炸开。

    当那团白色蘑菇云升腾起时,至尊脸色变得惨白惨白,他的神光也黯淡而稀薄了下来。

    过了许久许久,当神术的力完全消退,元老们小心翼翼的围过来时,至尊这才猛然恢复。他的白袍被轰成了黑色。一个个破洞冒着浓烟,简直就像是个叫化子似的不堪。

    “该死的小子!!该死地混元子!!”至尊完全不顾绝世之神地形象,一手指着宇宙狂骂,“不管你们逃到天涯海角,我都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元老山一战,是人类史上最惨烈的一场战役。

    虽然没有神魔大战来的辉煌,也没有数十万人厮杀的惊心动魄场面。

    可是,就在小小的元老山上,却留下了难以胜数的人类高手的生命。整个智慧人群百年来所积累的最高武技者。一夜之间屠杀殆尽。

    此战过后,宇宙间的武技水准,迅速倒退百年。回到了百年前圣域凋零地境地。

    元老院损耗掉成立数百年来几乎所有的人才储备,连元老院建筑群都没有守住,六百圣域元老最终只剩下两百,九大执事元老死了两个,戊一被废。再没法恢复到圣域巅峰。

    但相比起皇室所遭受的损失,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银河帝国皇室自成立以来,都没有遇见过如此彻底地失败。

    帝国最高首脑英烈皇迦冉,死。帝国禁卫军最高统领奉奉,死。帝国公主弦澜,死。帝国枢密院首席大臣、内务首席大臣、外务首席大臣为首的七十八个大臣之家室。

    死于元老们的反扑之夜。

    禁卫军和行商总会的大剑师团,在此役中全军覆没,近十万剑师,居然连一具尸体都没有留下,唯有遍野的黑甲诉说凄凉。

    丹鼎剑派也遭受不亚于皇室和行商总会地损失,杨浩嫡系的浩剑团损失过半,丹鼎派内堂全灭,十剑流全灭,龙佑军团和潜龙阁只剩下一半高手。

    至此,风云一时的丹鼎剑派从帝国舞台上消失,门下弟子各安天命,剩下为数不多的高手,跟随赫德长老冲出地球,不知所踪。

    元老山之役后的十二小时,元老们展开了全面的反扑。他们轻而易举地攻占了皇城,杀尽禁卫军和奉奉下属后,将皇储立为银河帝国新任皇帝,从此时起,元老院的傀儡政权正式登上帝国的舞台。

    行商总会也是元老们的奔袭目标,不过九大理事早就逃出地球不知去向,但行商总会对行商们的统治,也在这一刻画上了句号。

    历史上,将这一天称为血色之夜,就是为了纪念埋葬在元老山的近十万高手。

    这些人虽然死了,且没有留下名字。

    但日后的所有史书上,都记录下他们一个共同的称谓“反抗者”!

    他们是反抗元老暴政,反抗至尊的先驱者。

    那些死去的人们,和英烈皇一样,都是帝国不可磨灭的英豪。

    后世史学家在研究血色之夜时,往往会很疑惑,因为寻遍资料,人们也没有找到杨浩的下落。

    血色之夜是“不死战神”杨浩首次记于史册的失败记录,但同样也是杨浩这一生唯一惨败的经历。

    以研究者的话来说,正是血色之夜暴露了至尊的全部实力,这才有后来的双神大战。

    或者说,就是从这个充满血腥与壮丽的夜晚里,双神大战的序幕,已经缓缓拉开了。

    血色之夜后的某天,东部外域纳兰多猎手星系主星。

    处于纳兰多星臂的猎手星,是东部外域一个重要的港口和交通枢纽星。

    这里资源贫乏,也没有工业或者农业经济,唯一盛产的只有宇宙中横行无忌的冒险者。

    这里原名自然不叫猎手星,只是长期以来,宇宙中的冒险者和怪物猎手,都以这里行星做为自己补给的中转站,以便进入东部外域捕猎,久而久之,这里便成为星际猎手的大本营。

    整个东部外域的发展,几乎就是一本星级猎手的史书,从第一个冒险者进入东部外域,并且发现天使星开始,不计其数的星级猎手踏入这个蛮荒未开的区域。

    他们在这里的捕猎对象,除了雪夜星狮这样的灵兽之外,更多的还有人,天使星的美女们,便是通过猎手的走私渠道,慢慢流入银河帝国的贵族层。

    数百年过去,现在的东部外域早就不是以前的蛮荒之地,虽然大量的灵兽还是存在与许多星系中,但在东部外域的核心区,却已经有了自己的联邦。

    猎手星空度海城中,夜晚最繁忙的,自然是冒险者酒吧了,这个藏在破巷子里面,且外表看起来陈旧的象是二十世纪古董的酒吧,是顶尖探险队头目和佣兵队长们最爱来的地方。

    这些彪悍的家伙喜欢到这里的原因,完全是因为酒吧地老板。是一个比他们还要彪悍百倍的人物。

    冒险者酒吧的老板,人称鬼刀杰克,是冒险者圈子里面公认的第一高手。无论是冒险者团队还是星际猎手,都是脑袋绑在裤腰带上的危险职业,一般能混到活着退休已经很不容易。

    而鬼刀杰克不止自己活了下来,就连他那整个冒险者团队,都完整无缺的存活了下来。

    更加令人恐怖的是,在他们还驰骋东部的时候,鬼刀佣兵组已经是东部最强大的队伍,几乎控制了大半灵兽的供应。而时至今天。这个记录都没有人打破过。

    鬼刀杰克退休后,干脆住在了东部,并且开了这个酒吧。每天晚上,留守大本营地佣兵和冒险者老大们就会群居于此。

    那些粗鲁地家伙如果在别的地方碰见,恐怕一言不合就会大打出手,可是在冒险者酒吧里,他们最多也只是互相辱骂一下,谁被鬼刀杰克瞄一眼,就会乖的出奇。

    虽然这个独眼老头子已经退休。可他的鬼刀一点都没有退步,甚至有见识广的人说,老杰克在退休后。竟然已经达到了圣域的境界。

    就算借给冒险者们几个胆子,恐怕也不敢去招惹一个圣域高手。

    老杰克坐在吧台后面,看着周围喝酒喧哗的冒险者头领们,竟然微微皱起了眉头。

    最近的日子,可是不太平。帝都的血色之夜虽然没有波及到这里,可是统领整个东部外域地星灵共和邦已经有了迅速的反应。

    大批共和邦的士兵进驻猎手星,并且到处张贴告示,新闻里也屡屡播放着有关某个神秘人地讯息。

    星灵共和邦成立以来,东部虽然安静了很多,可就一个老猎手看来。这恐怕正是黎明前的黑暗。老杰克心里面总有些不安,感觉到银河帝国的巨大震波,迟早有一天会波及到这里来。

    一个衣衫褴褛的流浪汉走进了酒吧,本来喧嚣的地方,陡然间宁静了下来,至少四十多双眼睛,紧紧盯着流浪汉。

    这个酒吧里地,基本上都是熟人,就算是再不济的,也得冒险者排行榜上进前百名的高手。可这个流浪汉头发极长,衣服又破,还处处看见被烧灼过的痕迹,显然不属于哪个装备齐全的冒险者团队。

    流浪汉仿佛不晓得人家在看他,只管自己找了张空桌尘下,淡淡的说:“酒!”

    “唔!”老杰克应道,随手倒了一杯黑啤,手腕一抖,诺大地木头杯子,居然象流星似的朝流浪汉飞去。

    “嚯!”边上有眼力好的人惊叹起来,老杰克果然是宝刀不老,随手一推,杯子上就能凝结这么大的力量,如果现在再出山,要制服几头怪兽恐怕连鬼刀都不用,只是手劲就能把怪兽撕碎。

    老杰克这一下,摆明是要给流浪汉难堪。这也是冒险者酒吧的规矩,随便哪个新人进来,都要吃老杰克这记下马威,毕竟这个酒吧里的,个个都是有名有号的高手,可不是谁都能胡混进来,如果新人接不住杰克的酒杯,或者被泼了个落汤鸡,那就只有在一片嘲笑声中被丢出去的份。

    但今天这个下马威,似乎是重了一点。

    “老杰克心情不好啊。”几个相熟的冒险者队长悄悄嘀咕。

    加了几成力量在内的一记重击,不要说是新人,就算是几年锤炼过的星际猎手,也不一定能接下。

    但还没等众人赞叹完老杰克的手劲,新一轮的惊呼又爆发了。

    流浪汉居然头都不抬,当那啤酒杯还在空中,如流星般疾飞时,举起手轻轻一招,那只诺大的杯子,就像小猫似的,乖乖的进了他的掌心。

    连老杰克都呆了下,刚才自己用了几分力,他当然很清楚,可这样轻巧就能接住,甚至半点酒都没有洒出来,开酒吧至今恐怕都没有见到过。

    今天,显然是第一个。

    酒吧安静了几秒钟,顿时又喧嚣了起来。冒险者们向来崇尚武力,这个流浪汉露的一小手,已经足以让他安耽的坐在这里喝酒了。

    边上的几桌佣兵,继续他们之前的话题。

    “元老院下的赏金通缉令,你们接到没有?”脸上有刀疤的佣兵首领问。

    “哪张?最近赏金通缉令可着实不少。”一个中年壮汉,明显有兽性血统,但肩膀上金色的徽章,却表明他是一个高阶团队的领袖。

    “嘿嘿,每张都是好价钱啊,这次元老院可真舍得花血本。”刀疤舔着手指,数手中的一叠通缉令,“行商总会九大理事,每抓住一个就有一亿帝国币,外加元老院加持过的阔剑一把。”

    “呵!”巨大的诱惑,让周围不少冒险者围了上来。

    不过壮汉却不以为然,他用手掌大小的匕首,用力切了块桌面上不知用什么异兽烤成的肉,塞进嘴里一阵狠嚼,又舔舔手指,“那九个老理事我见过,都是星狐一样狡猾的人物,现在不知道躲在哪个外域逍遥快活,上哪里抓去?”

    众人窃窃私语,大多数人都对壮汉的分析表示认同,行商理事现在虽然被通缉,可毕竟通知行商们达几个世纪之久,这些老家伙余威尚在,冒险者也不敢随便去碰。

    “那这张呢?”刀疤又翻出几张淡金色的通缉令,“元老通缉丹鼎剑派的所有人,一个普通剑师悬赏百万,大剑师悬赏千万,圣域悬赏两亿,抓到十个人,帝国就册封冒险者团队为帝国皇家专属佣兵团。”

    刀疤念完,洋洋自得看看周围。他自以为这样的悬红,已经足够吸引人了,就算有人不稀罕钱,可帝国皇家专属佣兵团的称谓可是不容易得到,一旦获得,以后再走私猎杀可有御免令了,在帝国中都能横着走。

    可谁想,边上的人一阵讪笑,却又相互打趣起来,根本就当没听见。

    刀疤虽然刚来东部不久,可到底是一个组织的首领,脸上有些挂不住,恼怒道:“这么高的悬红,十年来都没有看到,更何况只要抓几个剑师和大剑师,难道东部的人都没胆量么?”

    壮汉嘿嘿一笑,又奋力割起肉来,一边教育晚辈道:

    “区区几个剑师当然不算什么,可你要明白,抓这些剑师意味着什么。”

    “什么?”

    当刀疤疑惑的问时,老杰克注意到,一直默默喝酒的流浪汉,也侧着耳朵,似乎专心的听。

    “浩剑团和龙佑军团现在正在神谕自治领,谁都知道,可谁敢去抓人?”壮汉满手流油,吃的大汗淋漓,“神谕自治领现在的代管不过是一只老人熊而已,名字不过是叫赫德。这只老人熊也不过是曾经反帝国同盟的精神领袖,外蒙左旋臂之战的老英雄,他也不过刚刚突破圣域巅峰,而赫德手下,也不过是几百个圣域高手而已,如果你想去送死,那不妨去赚赚这几千万看。”

    刀疤的冷汗,顺着光头,一直流淌到粗黑的脖子上。

    别人的名字没听过,赫德可是鼎鼎大名的人物,他以一人之力就能保住西部外域的独立,在冒险者中也被奉为神明。再听说赫德已经达到圣域巅峰的境界,那真是借几条胆子,也没人敢去神谕自治领捕猎。

    “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么清楚?”有个家伙疑惑的问壮汉。

    壮汉一把将刀插在肥肉上,满脸悲愤:“我一个兄弟,居然加入了龙佑军团,在血色之夜里,死在了元老山流浪汉浑身一震,却又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酒。

    “你们真要发达,那干脆去抓杨浩那小子吧。”壮汉多少有点愤愤,“谁抓住了扬浩,至尊就收谁为关门弟子,以后别说当元老,就算是做执事元老也都不在话下!!”

    壮汉这几句话,显然是酒喝多了,又想起自己那冤死的兄弟,一时管不住舌头。却唬的周围几个人连连摁住了他。

    “你小子疯了?敢在这里说扬浩的坏话!!”几个相熟的连忙捂住壮汉的嘴,点着墙上几张告示道,“没见着么,星灵共和邦将杨浩认定为救世主,谁敢侮辱他,就像在帝国侮辱至尊一样,是重罪!”

    “我怕他!!”壮汉虽然还嘴硬,可声音已经轻了不小,就算是强龙也压不过地头蛇,何况这里早就是星灵共和邦地领地。

    流浪汉不由自主的顺着人们的指点。去看墙上所帖的告示。

    显而易见,东部外域的科技水平,远远不如帝国核心区那么高。所以在这里发布公告,还是需要用告示的方式。

    不过这告示,未必贴的也太多了。

    整个酒吧的墙壁上,至少有十几幅电子公告图,在那上面,赫然是扬浩刚刚成为西部领主时的样子。那是的杨浩英俊帅气,英武挺拔,身上穿着淡蓝色地帝国领主制服。银色地披肩刻着龙纹。在身上熠熠闪光。

    公告上写着硕大的字:“宇宙救世主——不死战神杨浩!”

    除此之外,居然再没有别的文字。

    据说,这没头没脑的告示,自从血色之夜后就开始出现,一开始只是偶尔现身与星灵共和邦首府,可没过多久,整个东部外域就到处贴遍。

    星灵共和邦的军队传达高层命令,任何侮辱诽谤扬浩的人,都将被拘捕并判处重罪。

    那壮汉显然在冒险者中有很高的人望。一时义愤说错了话,立刻有几个看似很不好惹的人站出来,对着满酒吧的人喊话:“刚才。我们铁锈狼佣兵团地老大喝醉酒说了几句胡话,在座都是自己人,大家给面子,只当没有听到。”

    铁锈狼佣兵团,在宇宙的冒险者团队里。也是赫赫有名的,曾经有过单独消灭一个星球所有异兽地辉煌战绩。

    这样的凶悍团队,自然没人敢惹,酒吧里的老手们都举起酒杯,示意自己不会乱说。

    两个铁锈根佣兵的目光,落在了酒吧中唯一的外来客。流浪者地身上。似乎唯有这个人,一直埋头喝酒,并没有做出承诺。

    那个流浪汉,自然就是扬浩。

    元老山战役后,杨浩被神戒的巨大冲击波甩出了地球,并且在宇宙中漂浮了许久许久,杨浩自己早已经失去知觉,幸亏混元子及时接管身体,才让受创很重的肉身得以恢复。

    足足有一个月的时间,才让扬浩恢复了过来,但他的精神还是有些颓丧,巨大的挫败以及和至尊之间难以拉近地差距,还有元老山上死伤遍野的兄弟,都让扬浩深深的自责。

    不知不觉中,他居然以流浪者的身份来到了东部外域。

    听到铁锈狼老大那番责怪自己的言论,杨浩并没有生气,相反,他正觉得自己确实对不住那些死伤的兄弟。那些人将性命交到杨浩手里,到最后却连尸体都没有留一具。

    但铁锈狼佣兵团的两个下属,却很不友善,他们见扬浩不说话,蹬蹬蹬走过来,一掌拍在桌子上:“滚浪汉,你听见刚才的话么?”

    那人的手掌,仿佛是铁铸的,一拍就在桌面上留下了深深的掌印。

    扬浩神情丝毫不变,只管自己喝酒。

    “装哑巴!看你死到临头还装不装。”一个浑身横肉的铁锈狼佣兵拔出背后的双面斧,朝着杨浩握酒杯的手剁去。

    冒险者就是这样简单,一言不合就开打,大家都凭拳头吃饭。

    以往情况下,铁锈狼的拳头总归是最大的,不过今天却有些意外。

    就在人们为流浪汉那双看起来白嫩的手惋惜时,他们眼前陡然一花,等再仔细看清楚时,那两个佣兵已经被人丢出了酒吧,趴在地上连爬都爬不起来。

    这下,酒吧里可炸了窝。

    一屋子四十多个人都站了起来,虽说有些人跟铁锈狼不对盘,可大家都是一起喝酒的主,被外人欺负到头上,那还了得。

    尤其是铁锈狼的老大,那壮汉名叫沙棱,是圈子内极具声望的好手,见手下被丢了出去,酒意完全醒了,抓起插在烤肉上的匕首,就朝着杨浩冲刺过来。

    但还没冲到杨浩面前,就已经被人握住了手腕。沙棱一肚子的怒火,哪管是谁,用尽蛮力翻开腕子,就朝拉自己的人身上捅去。

    可手掌一阵刺痛,那把匕首居然已经到了对方的手心里了。

    “你!!”沙棱这才看清楚,拦着自己的竟是老杰克,“老杰克,你帮外人?”

    “我在帮你,蠢货!”老杰克冷冷的喝道,将匕首甩回了自己的柜台。就算别人看不清,可以老杰克的水准,早就明白这流浪汉绝对不是普通的冒险者,也不是沙棱这些人能对付的,说不定这满酒吧四十多人加起来,也不过对方一招对付的。

    而这里正是老杰克的地盘,不管是面子也好,朋友之意也好,这件事情他都只能抗下来。

    “年轻人,请你出去。”老杰克走到杨浩桌前,不带毕点感情的说,“这里不再了。”

    “我只想喝酒。”杨浩淡淡道,“他们要杀我,我就出手,他们不杀我,相安无事。”

    “你不走的话,我会请你走。”老杰克继续用无情的语气说,“我请你也不走,我的鬼刀也会请你走。年轻人,如果你常在东部的话,应该听过老杰克的鬼刀,鬼刀是不会为难人的。”

    一股寒气,在这阴暗潮湿又充满酒精味的酒吧里盘旋,人们不由自主的退开几步。

    鬼刀当然不会为难人,可鬼刀却会杀人。

    杨浩放下酒杯,抬头朝老杰克看了一眼。

    满脸岁月沧桑的老杰克,与杨浩对视,却被杨浩长长乱发下俊秀的脸惊了一下。他并没有认出杨浩是谁,可是那种凌然于众人之上的气质,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

    “圣域?”杨浩发现老杰克的能力,微笑道,“和一个圣域交手,应该会把联邦军引来吧。”

    老杰克眼里,闪出凶狠光芒,退休多年,他已经久未出手,但并不代表杀气已经消磨光了。

    随着老杰克的手指一颤,一把造型奇怪,浑身漆黑只有顶端有血红花纹的短刀,出现在他的掌心。

    “鬼刀!”周围人惊呼,又退开许多步,要不是想看老杰克出手,这些人恐怕早就逃到外面去了。

    凌厉的刀光,在杨浩周围湛现,鬼刀的锋刃就像是波涛一样,象扬浩席卷过来。

    杨浩笑了,他看出老杰克这几下刀术的精妙,圣域高手毕竟不同寻常。鬼刀的锋芒切开的并不只是风而已,而是空间,老杰克用鬼刀割裂了杨浩周围无数个空间,然后用空间的剖面做为难以阻挡的武器。

    一个人如果交织进两个不同的空间,会有什么结果?

    空间的法则是创世神所定下,就算是神族也难以违逆,所以只有被活活撕成两半这一个结局。

    老杰克此时至少割开了二十多个空间,就是要用这密织的空间之网来把杨浩绞到粉碎。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