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第三章 仙隐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卷 第三章 仙隐界

    (-  杨浩一直觉得,那四位上师的身上,隐藏着许多的秘密。这四个人,尤其是天璇子,完全不像是普通的圣域高手,他们的气质和神态,简直比至尊还要高深莫测一点。

    事实征明,扬浩又看对了。

    当杨浩和师名媛,跟着那四个上师跨入空间传送门后,陡然之前,扬浩感觉到周围的气场有急速增强的趋势,他就像是站在一个风声凌厉的峡谷里面,被狂风呼呼的逆吹。

    等他稳下心神,才突然发现,这些气场和能量的急剧增强,竟然是来自于身边。

    那四个上师的力量,竟然急速膨胀,膨胀到了一种可怕的底部。

    从圣域开始,几秒钟后身上就绽放出圣域巅峰的光芒,但这只是开始,很快,这几个人又开始冒出神域的光芒,这几乎是和至尊同等级别的。

    但真正让扬浩张大的嘴再也合不拢,是天璇子的身上,竟有了金色的神域之光。

    那只是记载在传说中,连混元子都只听说而没有见过的事情。

    金仙!

    人类修炼者所能达到的最高等级,相当于上位神族的元上强者。

    这个人就站在杨浩的面前,而且不久前,杨浩刚刚还击败了他。

    到这种时候,杨浩才知道,什么叫天壤之别了。跨进那扇空间传送门,就是天地云泥之差别。

    而金仙跟杨浩之间力量地差距。更是高山和小草的巨大落差。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让扬浩目不暇接且心神震荡,他都没有发觉,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如世外桃源般的地方。

    周围山明水秀,阳光和熙的照耀大地,完全是远古时代地球的模样。

    “这……这是哪里?”杨浩好不容易问出一句正常的话。

    来到了这里,天璇子看扬浩的目光,都带上了一丝温情,他叹口气道:“这里是仙隐界。你去过神隐界,就该知道这里是怎么来的。”

    杨浩的脑袋象是被闪电轰击了一下。他顿时明白了过来。

    至尊仙宗一统后。曾经利用神魔大战地双方,来设立一个陷阱,这个陷阱,就是用十把创世神剑,建立一个巨大封禁。

    这个封禁,集中了所有神族地能量,所以,竟然把创世神留下的神禁给打开了,最终的结果杨浩也很清楚。这个字宙中的神族。都被关进了神隐界,他们只要一出结界,力量就会下降到百分之一的地步。

    这个封禁。让至尊清除了所有神族的威胁,并且使他成为了宇宙唯一神。

    这个故事,杨浩是深信不疑,并且没想到有什么漏洞,可是后来。在帝都的时候,杨浩逐渐发现了一个问题。

    这个世界上,并不只是有神族的。

    还有人类的修炼者呢?那些在无数年之间一步步修炼成仙,变成和神族拥有同等力量地散仙、飞仙和金仙呢?

    他们去了哪里。

    一切的真相,将在今天,将在这里被打开。

    天璇子凝视着杨浩。知道他已经明白,便点头道:

    “没错,你想得没错,这里,就是仙人们隐居的地方,象这样地仙隐界,总共有几十个。以前修炼成仙的人,都被关闭在这里,所以宇宙里唯一的仙人,唯一的神,还是只有至尊一个。”

    扬浩跟着天璇子,朝仙隐界的聚集地走去,心中还是乍舌不已。他从前到过神隐界,知道那些神族拥有多大地威能,但他们却只敢呆在封禁里面,一步都不敢走出去。

    可这些仙人却大胆许多,居然敢派人出来,还收了师名媛为弟子。

    不过以金仙的力量,就算是封制百倍能力,也足可达到圣域之力,虽然跟以前比低了一点,但自保还是没问题的。

    杨浩想到自己居然战胜了四个金仙,不由暗中兴奋,那大概是宇宙洪荒开天辟地以来,从没发生过的事情。

    “你是丹鼎双修派的弟子?”天璇子突然问道。

    “是。”杨浩恭敬答道,记载传奇中的金仙,一般只出现在太古时代,那天璇子地年纪可是不得了。

    天璇子点点头,带着杨浩走进了一座颇具中国古风的房子。这房子建立在九层石基上,木头搭建,黑瓦白墙,倒有些象是元老院的建筑。

    就在走进这建筑的时候,混元子突然醒了过来,本来封闭四识的他,仿佛被某种力量催醒。

    在

    房子里,空荡荡的,只有地上一个个蒲团。上面坐着数十个至少飞仙级别的修炼者,看起来,仙隐界里的仙人可比神族要苦修多了。

    天璇子带着扬浩走过去,点点蒲团上一个老者说:

    “那是你的师尊。”

    扬浩愣了一下,突然感觉到混元子非常非常的抓狂,几乎是抓狂的挠破他的丹田冲出来了。杨浩这才省的,天璇子的话,根本不是对他说的,而是对混元子说的。

    蒲团上一直安坐的老者睁开眼睛,仔细的看了扬浩丹田一眼,才幽幽叹口气:“呵,怎么落到这层境地。”

    混元子癫狂到不能自已,杨浩知道事情紧急,他立刻元婴出窍,将身体让给混元子控制。

    果然,当杨浩离开身体后,混元子噗通一声,在那老者身前跪下,哽咽着叫道:“师父,师父……”

    听见这跨越千年的声音,一行坐着的大仙,都悚然动容。

    杨浩更是惊的不能自已,坐在蒲团上那人,难道是混元子的师父,亦是在至尊攻占铜炉山之前就飞升的云鹤子大仙。

    这位云鹤子上师,乃是混元子的嫡传师尊,当年飞升之前,就把丹鼎派掌门一位让给了混元子,可谁料到,没过多久,整个丹鼎派就被至尊覆灭。

    “弟子不孝。”混元子嚎淘大哭,完全没有千年老鬼的样子,“弟子不孝,弟子没有守护师门,丹鼎派灭在我手里,弟子是千古罪人。”

    云鹤子呆了一会,虽然丹鼎派覆灭,他早已经知道,可如今又被混元子提起,心里自是百味杂陈,他将手放到混元子头顶,轻轻抚抚,“连我们都成了这样子,何况是你呢。这些年,真是苦了你。一干年,当年艳绝于世的天才,竟变作这个样子。”

    “只要能复兴丹鼎派,弟子就算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混元子这么说,他也是一直这么做的。

    云鹤子目光有点落寞,丹鼎派对他而言,早就是个远去的记忆,曾经广亲的铜炉山群,早就不复存在,漫山遍野的弟子,也只有混元子这一个孤魂野鬼。

    曾经的辉煌,早就进入历史的故纸堆,而他们这些人,万人心目中的神,那些飞仙、金仙,都成了禁制中的囚犯。

    云鹤子深深叹息,他知道混元子这些年来的痛苦,酸楚道:“我确实没有着错人,将掌门之位传给你,一点都没有错。”

    混元子呜呜的哭着。

    周围那些仙人,也有不少落下眼泪,他们各自的门派,也在仙宗一统中,被至尊消灭或者废掉,可惜他们并没有混元子这样的弟子,为重兴门楣而千年奔波。

    师徒俩相拥流泪了一会,扬浩才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并再度朝着师公下跪行礼:“丹鼎双修派第八十六代掌门大弟子杨浩,叩见师尊。”

    云鹤子好不容易有些微笑,急忙扶起杨浩:“不必多礼,你现在也是堂堂掌门之尊,丹鼎派能在你手里恢复,算是对师门有大功。”

    话没多说几句,云鹤子已经从身上摘了好几个东西,一股脑儿的往杨浩身上塞。

    周围的人看的眼睛发直,有相熟的人早就认出,那几个都是云鹤子修炼千年的护身法宝,今天居然一点都没留,全塞给了自己的徒孙,显然对这个重建丹鼎派的天才徒孙是疼爱有加。

    云鹤子自己塞完东西,又带着杨浩到坐在最上端,显然地位超然的天璇子面前道:“浩儿,这位天璇子上师,乃是我们丹鼎双修派第三代祖师爷,你拜他一拜吧。”

    扬浩闻言,立刻跪下叩拜起来。

    要知道,对方可是屈指可数的几个金仙之一,那相当于上位神族啊,能够和自己扯上师承关系,当然好处是大大的啦。

    天璇子面露温情,不像在外面似的冷漠,对扬浩点头道:“起来吧,你做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很好,很好。”

    要说起来,云鹤子做为师公,刚才就把全副家当塞给杨浩做见面礼了,天璇子这样地位,这样辈分,当然不能太寒酸,他正要在身上掏时。

    云鹤子却忽然开口:“祖师爷,那个镯

    一语既出,满座惊呆。

    好几个蒲团上的仙人都暗自偷笑,这里人谁都知道那镯子是什么来历,天璇子平日看的比性命还重要,又怎么肯舍得送人。

    可谁料,天璇子呆了一呆,居然真的把镯子脱下来,带上了杨浩的手腕。

    那是个沉重的镯子,似乎是陨石般的材质,但却又温润如玉,在黑色里,淡淡流转着星空的蓝紫色。

    “这镯子,名叫辰月。”天璇子说,“造物主三十神器中,它排第二,仅次于炎融弓。”

    扬浩惊讶看着似乎普通的镯子,没想到,这东西居然会有如此大的来历。

    而周围的惊讶声,更是此起彼伏,简直有惨叫的意思。

    “辰月镯”在这个仙隐界,甚至是以前的整个仙界都是大有名气,不晓得多少上仙打过它的主意,可天璇子不惜翻脸也从不肯让。

    做为数得着的太古上仙之一,据说天璇子就是依靠着辰月的巨大功能,才可以成为金仙的。按理说,一个门派中的掌门灰灭成仙后,就应该将法宝传给下一代,使得自己以后的门徒,也可以多出几个仙人。

    但天璇子却始终不舍地这宝贝镯子。就算做了金仙也一直带在身上,这直接导致自第三代后,丹鼎派就再没有出过金仙级别的上仙。

    所以天璇子也被仙人们嘲笑为史上最小气最吝啬的祖师爷。

    可今天不知为何,这最吝啬的老头子居然开窍,将自己这个镯子平白的送给了杨浩。看来就算是丹鼎派的祖师爷爷,对杨浩这个小子,也是看重的很啊。

    云鹤子帮杨浩骗到一件顶级神器,却还是没罢休,居然带着杨浩到边上,给蒲团上坐着的仙人一个一个磕头。

    这招简直是太绝了。那些人虽然不是丹鼎派一脉的。

    可现在都落难在仙隐界里面,早已没了门派之别,而扬浩怎么说也是个晚辈,给自己磕个头也没什么。

    问题的关键是……头是不能白磕地,人家叫一声上师或者祖师,自己总要出点血,给点见面礼吧。而边上地云鹤子眼睛又贼又毒,当你考虑要给什么的时候,他早就已经指名道姓的要了。

    如此一圈下来。扬浩可赚的盆满钵满,至少弄到了几十件不亚于神器的法宝。

    那些仙人们,对着扬浩时都笑容满面。可心里都暗暗咒骂丹鼎派果然没一个好人,小鬼是吸血鬼,老鬼更是剥皮鬼。

    这一日,在仙隐界中引发了个很大的后遗症,那就是许多仙人们再不愿意见新人。甚至连自己门下的新人都不要见了。

    无他……法宝送光了呗。

    把众仙家盘剥一空后,天璇子和云鹤子才带着杨浩朝仙隐界的核心地带走去。

    “元老山一战后,丹鼎派还能剩下多少人?”天璇子边走边问杨浩。

    杨浩说:“元老山之战前,丹鼎派全盛时期,弟子总数达到几十万,几乎全部都是贵族。而我们的丹药。也卖到了帝国地每一个角落。可那之后,弟子大多散尽,只有几千个最核心的子弟还留在神谕自治领。”杨浩顿了顿,“不过,现在潜龙阁也效忠于我,所以两百多圣域潜龙和九个龙佑军团也编进丹鼎派里,实力并不算弱。”

    “潜龙阁?”云鹤子嚯的一声,“这个组织居然还在?还没被至尊消灭?”

    “那些家伙号称不灭,自然有点本事。”天璇子淡淡道,“我和第一个建立潜龙阁地家伙有些交情,今天你做潜龙阁的首领,也无不可。”

    杨浩点点头,没有多问。天璇子的年岁早已不可考,说他五千年前就已在世,并与潜龙阁建立者有交集,那也是可能的。

    “我们这是去哪里?”杨浩觉得越走越偏,他们正在向一座黑黝黝的高山走去。

    “你马上就要看到一个奇迹。”云鹤子有些得意地说.“

    徒孙”你有生之年能够看到它,那可真是天大的福气呵。”

    “啊?”杨浩今天的福气已经足够好,他都有些麻木但云鹤子却并没有吹牛,他和祖师爷天璇子两个人,将杨浩送到了那座黑黝黝的高山下,令其抬头:“看吧,就是这个。”

    “这个?”杨浩眨眨眼睛,看不出所以然,那不就是做黑色的高山,大概有一千多米高,整座山似乎都是铁铸的,但又冒着冷冷地寒气,在不同的区域,都有大量不同的玄奥灵咒刻着,与之前那个传送阵法有些类似,应该是不少吸收星辰力量的组件。

    “这是个炼丹炉。”云鹤子迫不及待的解释起来。

    “炼丹炉?”扬浩还是茫然不知。

    可他肚子里的混元子却已经清醒过来,他愕然吼道:

    “大丹鼎?这是大丹鼎?”

    扬浩骤然一惊,这才明白,自己正面对的,是一个多大的奇迹。

    那座黑色的,并不是山,而是山一样大的一个炼丹炉。而丹鼎双修派的人,把它称之为大丹鼎。

    无论是太古时期,还是现在,大丹鼎,都被认作是人类修炼史上的一个奇迹,不仅到造这丹鼎的人被认为是奇迹,就算铸造和建立这大丹鼎的人,也成为了奇迹的一部分。

    历史上有所记载的大丹鼎,只有一个,那是在太古时期,丹鼎双修派的一个祖师爷发明,他创造出大丹鼎制作方法,并将其成为终极之鼎,也就是只需要这一个炼丹炉,就可以废弃天下所有丹炉了。

    大丹鼎的问世,彻底改变了丹鼎双修派的命运,让这个门派的弟子,比服气派更容易修炼,门下弟子只需要找齐全材料,然后往大丹鼎里一丢,便能炼出主丹。

    正是这个大丹鼎的存在,让整个修炼者世界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并且主导了第一次修仙繁荣期。

    但是,繁荣的背后,却依旧隐藏着门楣之争。就在第一次修仙繁荣期间,服气派的高手联合数十个门派,突袭丹鼎双修派,虽然没有消灭丹鼎派,却成功的将大丹鼎击毁。

    从那时起,丹鼎双修派就有了一蹶不振的百年。失去大丹鼎后,所有弟子的修炼都停滞了下来,如果不是后来再度出了几个天才人物,并且找到替代品,恐怕早在几千年前,就已经没有了丹鼎派。

    大丹鼎被人毁掉后,再也没有重建过。这并非是丹鼎派的门人不想重建,而是他们完全没有办法做到。

    当年的祖师爷虽然设计了丹鼎的建造方法,却是口口相传,到了被毁的那一代,铸造大丹鼎的方法早就已经失传了。

    而就算有图纸,当年的人们也不可能重铸,因为大丹鼎的建立,需要不计其数的仙器,需要大量灵力,就算是将当时丹鼎派的所有都押上,也不可能做出来。

    就是这样,大丹鼎成为了丹鼎双修派几千年来最大的遗憾,一直到混元子教导扬浩时,他还经常叹息,如果能有大丹鼎,扬浩的进境,应该比现在还要快许多。

    但是如今,那传说里的大丹鼎,却正在杨浩的面前这真是一个奇迹,杨浩看着巨大如山的炼丹炉,再看看每个位置上精巧又玄奥的灵符,里面不知道灌输了多少灵力,消耗掉了多少资源和异宝。

    “这是怎么造成的?”混元子看的呆了,“师父,这怎么可能呢?”

    “本来是不可能的。”云鹤子抚须微笑,“但遇上天璇子祖师后,一切都成了可能。”

    天璇子还是淡淡的:“大丹鼎,正是老夫的创造。进了仙隐界后,众仙友闲来无事,就把这个东西给重建了。”

    杨浩连连吐舌头,闲来无事可以搞这个大动静,那这还真是闲到家了。不过也只有在这仙隐界里面,能够重新造成大丹鼎。

    首先是大丹鼎的创始人在这里,有天璇子在,比任何图纸都要好。再加上这里所有的仙人都正在落难,当然没有门派之见,那些灵力放在身上反正没用,干脆贡献出来,找点事情做做。

    所以,历时整有五百年,举世无双的大丹鼎,终于再度现世。

    倒是便宜了杨浩。

    天璇子带杨浩上上下下看够了大丹鼎,又简单讲了讲这丹鼎并不用火,而是以星辰能量为源的原理,最后终于切入正题。

    “你现在已经过了履霜境,丹鼎派修炼已有大成,但要突破现在的境界,却需要花费一番功夫。”天璇子沉默了一会,还是说出来,“用过去的方法修炼,你要到至尊的境地,恐怕还要修上几百年……问题是,等你修成散仙,至尊可能已经是金仙了。”

    “也就是我永远都赶不上他?”杨浩有些不甘心,“难道我们就没法子报仇了?”

    “有大丹鼎在,难道也不成?”混元子更是心有不甘。

    天璇子抚摸着大丹鼎冰冷的外壳:“有它在,自然会好一点,但以往丹鼎派的修炼法子,还是太难,太慢。”

    这话如果是别人说出来,大概会被一帮仙人群殴至死。丹鼎双修派已经号称史上最简单最容易地修炼流派。

    如果他们都算难,那些服气派的不如去死了算。

    但天璇子说出这话,却无人敢反驳。因为这一位,乃是丹鼎派第三代祖师爷,也是传说中天分和悟性最高的一位,他三十岁不到已经到达散仙境地,六十岁之前修炼成金仙,而且还是丹鼎派最后一位金仙。有生之年,设计出大丹鼎,以及后世九大主丹中的四种。

    可以说。丹鼎双修派就是在他的手里发扬先大的。

    天璇子倒是不着急。慢悠悠的说:“这数百年来,我也颇有感悟,再加上大丹鼎的吸收星辰之能力,我倒是想到了一个速成的方法。”

    “速成?”杨浩呆了一呆,却没有太欣喜,对他来说,速成的东西一般都是有风险地。

    云鹤子也表情古怪,不插一句嘴,哼着不知哪朝哪代地山歌。

    唯有混元子很起劲:“祖师爷有什么速成的方法。快在这小子身上招呼,这小子身体强壮的很,吃什么丹药有顶得住。”

    杨浩那个郁闷啊。他现在深刻感觉到,进入丹鼎派就是进入了贼窝。先前觉得云鹤子带着自己到处打秋风还不错,可现在想起来,大概就是为了这速成的事情。

    果不其然,当天璇子说出速成的方法时。不但杨浩腿脚发软,连混元子都嘴硬不起来了。

    “说起来很简单。”天璇子尽可能和缓的解释道,“大丹鼎原本是炼丹的,也就是吸收星辰之能,将能量都凝聚在丹药里面。可是小小一粒丹药,能够聚集多少的能量。我就想到另一个速成之法,干脆直接将人放进大丹鼎里面,由炼丹变成炼人,星辰之力不是完全聚集在人体中,效果更甚千倍。”

    扬浩听完这话,浑身打了好几个寒颤,腿软的连逃都不敢逃。

    要说起来,杨浩现在也是圣域巅峰地高手,东部和西部的共主,站在外面,也是颇有些身份的人。

    可就算是天神下凡,也没有被人这么玩地。

    炼人?

    用史上第一炼丹炉来炼人?这也算速成的方法?这压根就是速死的手段。

    别说杨浩本来就是个聪明人了,就算最笨的笨蛋,也会知道这个方法不妥。大丹鼎是什么东西?那是炼丹炉,是融汇最强烈的力量,把各种材料放在一起熔炼地炉子。

    哪怕丢一块宝玉进去,等出来的时候都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更何况是丢个人进去!

    杨浩只是看看那黝黑色的大丹鼎外壳,就已经能想到,里面炎炎燃烧的火焰,不可思议的能量波动,然后自己的皮肤、骨骼被一寸一寸地烧成灰烬。

    “不行……不行……”杨浩头摇得象拨浪

    鼓似的。

    混元子平时混一点,但关键时刻,还是站在徒弟这一面:“各位师尊,这件事情确实不妥。杨浩虽然修炼有所小成,可到底还是凡人的身体,

    怎么经得住大丹鼎的熔炼,上次不过是炼剑的一个小炉子,已经让扬浩差点死掉了。”

    杨浩听着师父的话,连连点头,他倒不是不想速成仙人,但这法子未免太过凶险了。

    天璇子微微一笑,仿佛预料到对方的反应,竖起一掌,说道:“这个法子,对别人来说,也许是凶险万分,偏偏对杨浩而言,只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凶险程度大大降低。”

    “恩?”

    “你别忘了,自己早就领悟了火之奥义。”天璇子提醒道,“大丹鼎吸收星辰之力,化作元上火力。在这火中,几乎没有什么杂质可以生存。但你身负火之奥义,天下的火根本伤不了你分毫,你担心什么?”

    “但是……”混元子比杨浩了解的多一点,

    “大丹鼎里的熔炼,可不是普通的火烧啊。”

    “风险是有,但不算是凶险。”天璇子倒是信心十足,“有我们为你准备的众多法宝,再加上一班仙人的护法,保你在七天修炼后,直接飞升成为散仙。”

    “散仙!!”扬浩愕然,这跟他如今,可是有两个境界的差距啊,只要七天时间,就可以直接成为散仙,以后他也是相当于下位神族了,而且还是没有被封禁力量的那种。

    “没错,就是散仙。”天璇子道,“虽然比至尊现在的飞仙境还差一点,但之后多加修炼,绝对是有一战之力。”

    混元子沉默了,这件事情,风险很大,但诱惑更大。

    杨浩可以说是宇宙中的第二大高手,除了至尊之外,就应属他了。而东部加上西部的军力,足可与帝国元老院一较高下,唯一忌惮的就是至尊的无上神力。

    如果扬浩自己也成神的话,纵然不能消灭至尊,但也不见得怕他,这对东部西部的独立大有好处,更不要说丹鼎派的重振计划了。

    可问题归根结底,还是在于风险上。

    天璇子似乎还嫌吓唬杨浩不够,又继续把凶险程度加大了:“其实修炼的七天,你至少有一半生还可能。真正的问题,是出在你成为散仙后的渡劫。”

    “渡劫还用怕么?”混元子笑,“这里那么多仙人,大家出点力,把天劫顶住就行了。”

    “所谓天劫,正是造物主设下的一种能量,也是我们仙人和神族之间的区别。”天璇子叹口气,解释道,“神族是造物主创造的一种完美生物,以它们本身的力量,变成让普通人认为是神。神族的力量进境,是符合造物主规律的,它们生来就是上位者,所以力量进境时,不会引发所谓的天劫。但普通人类就不同了,普通的智慧人群,属于造物者秩序中的下位者,我们不应该获得如神一样的力量。但人类一直孜孜不倦的追求力量,我们创造了无数种修炼的方式,终有一日可以达到神的境界。造物主为了尽可能避免这种情形发生,就创造了天劫。”

    “祖师爷爷的意思,天劫是造物主用来挡住我们修炼的?”杨浩问。

    “就是如此。”天璇子冷哼道,“在造物主的秩序中,等级森严分明,他的完美体系,是让普通人类永远成为神族的奴隶,成为这个体系的垫脚石。一旦我们中有人成功修炼,即将获得神的力量,天劫就会适时出现。那是造物主留在宇宙里的力量,尽可能的为修炼者制造麻烦,不知道多少人苦修一生,最后却毁在了天劫里面。”

    “那……”杨浩想到自己也将要经历天劫,

    不由惴惴,但还是想道,“这里有这么多前辈高手,帮我顶个天劫应该没有问题吧。”

    “几十个上仙,顶一个普通的天劫当然没问题,就算来十倍天劫,也尚可一试。”天璇子说。

    杨浩长出一口气,既然是这样,那应该问题不大,没什么风险啊,反正天掉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