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第四章 南部天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卷 第四章 南部天空

    (-  “问题是,这里是仙隐界,是处在于神禁之中,这里降落下的天劫,要比平常足足强一百倍。”天璇子苦笑,“所以,扬浩,你要好自为之。”

    杨浩听的头疼。

    以天璇子的意思,呆在仙隐界里遭劫,将会有百倍威力的天劫出现,虽然一群老神仙可以帮自己,但最后,最大的压力还是在自己的身上。

    这可真不是闹着玩的,一个普通的天劫,就足以将人打到灰飞烟灭,而百倍天劫力量,那会是什么东东?会不会砸的连灰都剩不下来呢?

    天璇子看扬浩沉思,知道这事情风险极大,而扬浩又身负重重担子,倒也不勉强,只是说:“眼下的事情,你自己考虑,是否要进大丹鼎修炼,都在你一念之间,你可先回去休息,等想好了再回来。”

    杨浩默然,他看着硕大的炼丹炉,在自己面前孤零零的矗着,就好像自己的心里面也有如斯一座山伫立着。

    自己将要做的,将是生与死的抉择,而造物主所留下的精巧安排,是否真的已经跨过了生死呢?

    夕阳残红,如血如泣。

    天璇子等人,知道杨浩需要考虑,便任他一人留在大丹鼎,自顾自的走了。

    扬浩呆立了一会,干脆把大丹鼎当作一个高山,手脚并用的爬上去。以他的功力,要飞到山顶自然不难,不过正在烦恼中。宁可出一身汗来排解。

    坐在大丹鼎地鼎盖上,扬浩极目眺望,意外的看到了绝美的景色。这个仙隐界大概也受过仙人们的改造,将这里变成无数年前地球时的景象。

    远处,残阳之下,是一望无际的碧绿草原,草原上,有一弯清河流淌。虽然没有牛马吃草,却已经给人在草原上的苍凉之感了。

    残红的光芒洒在大地上,洒在草尖上。让这幅美景多少染上些许血光。让扬浩不径意想起了元老山上,那成堆成堆死在至尊指下的战士。

    就将这残阳光辉,当作那些兄弟未曾流出的血吧。

    “想什么?”师名媛也跟了上来,自然地尘在杨浩身边,她顺手一撸头发,将长发卷在后面,扎了起来,把绝美地面庞,露在夕阳光辉里面。

    “恩。”扬浩支吾了一声。“师尊们,要我进大丹鼎修炼。”

    “我知道了。”师名媛脸色微变,“我想劝你别去。

    太危险了,我问师尊,他说百死一生,活下来的机会很渺茫。

    “我知道。”

    “总有别的办法。”师名媛说,“我帮你想别的办法。

    “你?”杨浩笑着看看她。女人变的英气很多。比之过去的女人味和骄气,现在更加惹人怜爱一些,“你变了好多,都快认不出来了。”

    “你是不是跟人说过,我是你的妻子?”师名媛偏着头问。

    “恩。”扬浩直认不讳,当师名媛为他受伤昏迷后。

    一直到圣熊星那段日子,杨浩都把她当成自己的妻子。

    “可后来,为什么还有别的女人?”师名媛脸色黯淡,“我刚刚收到从西部传来地消息,你和一个女人,都已经订婚了。”

    “你消息还真慢。”杨浩自嘲道。

    这种事情,他怎么解释?难道说我喜欢你也喜欢蓝钥,还喜欢另一个叫凌紫烟的女人?全世界美女都给自已好不好。

    师名媛却流泪了。

    在这如血的残阳下,连落下来地泪珠子,都是红色的。

    杨浩慌了手脚,赶紧去替她擦拭,师名媛本来心痛痛的,一碰到扬浩的手,就浑身软了下来,靠在杨浩身上,呜呜的哭着。

    杨浩搂着师名媛柔软身躯,这绝美地女人,完美无玻的身体,毫无保留的贴着自己。

    “好了,好了。”扬浩亲吻师名媛的耳垂,“我在你身边呢。”

    “你还爱我么?”师名媛哽咽着问。

    “当然,你一直是我最记挂的人。”杨浩说,两根手指捏着师名媛的下巴,看女人梨花带雨地模样,比平时更加可人。

    “那为什么……”

    “你昏迷的时候,为我昏迷的时候,我一直都把你当成自己的妻子。”杨浩幽幽的说,“跟你分开后,经历了太多太多,我知道你过的很好,就已经很开心了。”

    “可我一直在等你。”师名媛咬着嘴唇。“我等你来接我。做什么首领,做什么执政,都不是我想要的,我就是想帮你多做一点事情,等着你来接手。可你呢?你却跟别的女人风花雪夜快活的很。”

    说着说着,师名媛满肚子的火,一把推开了杨浩,霍然站起来。

    她今天穿着一身机甲装,短裤只到膝盖,露出匀称的小腿,可这腿很快就离开了扬浩:“既然是这样,那你也没必要再把我当成你的妻子,你就跟那个女人开心去吧。”

    “我?”扬浩张口结舌,这世界上,翻脸最快的动物,莫过于女人了。

    师名媛半点都没有

    折损女人的威名,双手叉腰,愤怒到了极点:“你想要修炼就修炼,不想修炼就回你的西部去,我不想再看到你这种薄情寡义背信弃义抛弃妻子的男人了。”

    杨浩挠头,尴尬的说:“我不回去,暂时就住这儿。”

    “随便你。”师名媛冷冰冰的抛过话来,“反正明天开始,我就离开共和邦了,你爱住哪里住哪里,也看不见我。

    “你去哪?”杨浩吃惊道,现在只有星灵共和邦内是最安全的,出了这里就是帝国的疆域。如今皇储被元老院立为傀儡皇帝,整个帝国的政权都掌控在元老们地手里。

    一旦被发现,那是极度危险的。

    “最近听说,南部出现了一件神器。”师名媛一甩长发,风姿飒爽,“我要帮你……我要去夺这件神器。

    “帝国南部?”杨浩直皱眉,那里虽然也不算是帝国的核心区域,但却一直是帝国能够掌控的地界。而且南部是宗教极其繁荣的地区,其中以崇拜至尊的至尊圣教为主,那些宗教徒都是不要命的家伙,犯在他们手里也不是好玩的。“你小心点。多带点人过去。”

    “你还会关心我么?”师名媛狠狠瞪了杨浩一眼,还不忘踹他一脚,转身就跳下了大丹鼎。

    扬浩蹙眉,无奈的望着师名媛驾驭闪电遁去的背影。

    这个女人,倒是有些嘴硬心软,虽然嘴上说着再也不要见杨浩,可实际上,去南部就是要帮杨浩再弄一件神器。

    只是,以现在地情形看。师名媛和蓝翎她们一定是格格不入。如果以后杨浩再找到看翎和凌紫烟,这三个女人之间关系如何处理,还真是件令人头疼地事情呢。

    这也确实活该杨浩头疼。谁让他到如此地步,招惹谁不好,居然骗到手了帝都首席圣域冰美人,元老院培养的第一狡猾女诸葛,还早就有一个成为共和邦首领的未婚妻。

    这样彪悍的三个女人站在一起。将会有怎样的故事呢?

    银河帝国南部,本来是很太平的。甚至在神谕自治领和星灵共和邦相继独立,帝国连年征战的时候,南部区域一直都相安无事。

    因为在银河帝国的南部,统治这里的,并非是星系政权。而是人们心中地信仰。这里的人,几乎全部都笃信至尊圣教。这是一个推崇至尊为宇宙唯一神的宗教,人们在共同地信仰下,接受元老院派遣宗教长的管理,自然是没有任何风波。

    但元老山之战过后,这里却有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云都嘉星团,是南部区域中最重要的一个星球,这里处于交通枢纽要道,无论是到帝国核心,还是到南部其他星系,都必须经过这里的加速空间站。

    而因为地理位置上地优越,所以云都嘉星团是行商总会在南部的商品集散地,属于繁华的贸易星球。

    仅仅是这样一个星系,就占据了整个南部一半的贸易总额,地位举足轻重。

    在云都嘉星团上,总共有两亿人口,超过两千万行商,和五千万追随行商的雇员。这里几乎就是个行商们建立起来的星球。

    但是,在元老山之战后,原本安稳地日子终于起了波澜,由于行商总会在此战中落败,导致总会的九大理事被迫逃亡,整个行商系统群龙无首陷入崩盘状况。

    而元老院控制的力量,趁机大肆压迫行商,让这个贸易之星拉开了混乱的序幕。

    天启楼是云都嘉星团上最著名的酒楼,由一老行商开设,传了三代。当初云都嘉星团刚刚建立时,许多行商因为吃不惯南部的食物而犯相思病。老行商就开了天启楼,专门制作帝都中心区域的美食,从而风靡一时。

    百年已过,天启楼还屹立在云都嘉星团上,无数行商在这里伫足品味美食。

    此刻倒是下午,天启楼内的人不多,只有十来桌,三三两两散布装饰华丽的大堂里,跳空三层的大堂是天启楼的特色所在,这里的墙壁都刻划着帝国皇室的花纹,据说天启楼三个字,还是当年先帝赐的呢。

    虽然人不多,不过今天的食客中,却有两桌很引人注目。天启楼现任老板宁水东虽然心神恍惚,可还是一直瞄着那两桌的食客。

    巧的是,两桌居然全都是女人。

    其中一桌是先来的。坐着两个女人,其中一个看起来象女武士,穿着亮白色的软甲,一把银枪放在桌边。这女武士容貌极其美丽,尤其胸部丰满异常,十分的吸引男人目光,但偏偏这人面色冷冷的仿佛能够将周围一切都冰住。不过她却对身边另一个女子很关切,前前后后的扶着她坐下,还专门为她倒了茶水,甚至点菜时都专门斟酌了半天。

    被女武士照顾着的,是个抱着婴儿的女人,虽然怀中正抱着一个似乎刚刚出身的婴孩,但这女人却并不像少妇,美艳的如同风情万种的大姑娘,这女子与女武士恰恰相反,眉目之间总流转着媚人的神情。

    不过鉴于她身旁的女武士杀气过大,也没哪个男人敢于过去搭讪。

    这两个女人在这乱世,身边也没有男人照顾,显然情况并不怎么好,但她们吃的却极其细致,在点菜的时候,好几种菜式连伙计都没听过。宁水东自己过去听了,才知道是帝国皇室特有的名菜,他连忙吩咐厨房要小心的制作。

    宁水东点菜完回来之前,还特意瞄了一眼女人手中的婴孩,绝对不满百日的孩子,在母亲的怀里呼呼大睡,倒是不在乎外面环境的变化,这孩子生的唇红齿白极为动人,只是不知道父亲是谁。

    就在宁水东一直揣测这对玉人的来历时,另一桌食客却也出现了。并且让整个天启楼都为之生辉。

    那是五个美色元双地女子。

    云都嘉星系是南部重镇,这里人来人往,有美女当然是司空见怪,但如此多数量,还是美丽到这种完美状态的女人居然一下子来了一对,还是没有男人跟着的,情况实在是少见。

    但依旧没有人赶去随意挑拨这群美女,因为是人就能看的出来,她们也不是好惹的,这些女人居然全部身着机甲。胸口上还有星灵共和邦的徽章。

    这对美女的首领。是留有长长黑发且身材极为高挑的师名媛,她虽然处于帝国控制的地界,却并不避讳自己的身份,而对于酒楼里男人们火辣辣地目光,也早就习惯。

    进入天启楼后,师名媛左右逡巡一圈,只是在看那一对女人地时候稍微愣了下。

    但师名媛没有认出那是谁,虽然那里有一个她曾经十分痛恨和厌恶的凌紫烟在。

    那的确是凌紫烟和看翎。

    她们两个人的行踪,必须从元老山之战开始说起。在进攻元老山之前。杨浩就将凌紫烟送到了银河系的一个加速空间站上,并且派了一个剑师队保护她,无论是否胜败。都不许凌紫烟怀着孕还来冒险。

    元老山大败后,杨浩留下来拖住至尊而让赫德带着人逃走,可谁知看翎却去而复返,最后被至尊震伤。幸亏剑灵及时出现,驮着看翎冲出了地球。

    也就是从那刻起。杨浩与看翎彻底失去了联系。

    其实看翎伤的并不算重,剑灵带着她在宇宙里飞遁不久后已经清醒,只是她并没有看到杨浩丢出神戒导致大的情形。与大部队失散后,看翎首先想到的就是去找凌紫烟。

    也幸亏她想到了凌紫烟。

    赫德这个糊涂鬼,带着所有的人马直接就飞回了神谕自治领,居然把扬浩地老婆孩子落在了空间加速站上。结果元老们派人清扫丹鼎派残余时。正巧发现了凌紫烟,他们知道凌紫烟所怀是扬浩的孩子,怎么会放过,元老院的下属大开杀戒,准备将凌紫烟带回去。

    扬浩留下地剑师拼死抵抗,最后全部牺牲,在最危急的关头,幸亏看翎和剑灵赶到,她们一阵厮杀,将凌紫烟救出。

    从那时起,这对女人外加一只剑灵便开始了流浪的日子。她们不能呆在帝国,就阴差阳错的跑到了南部,一边修养外加生孩子,一边打探扬浩的消息。

    现在孩子是生了下来,杨浩却消息全无,今天,看翎和凌紫烟抱着孩子到云都嘉星团来,就是想看看,有没有偷渡飞船可以去西部自治领地。

    真是造物主的捉弄,如果杨浩看到天启楼里的一幕,他大概恨不得去撞死算了,史上最彪悍的情敌碰头场面,就在这里诞生了。

    不过幸好,虽然师名媛和凌紫

    烟对了下眼,但却都没有认出对方。毕竟一年时间,变化都太大了。

    师名媛和凌紫烟都曾在雷蒙星的凌飞星辰海生活过,但那时,凌紫烟是老板的身份,天天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简直比花蝴蝶还要花。哪里象现在这样素面朝天,怀中还抱着一个奶娃,别说师名媛了,就算她师父容逦元老来了,怕也一眼认不出来。

    而师名媛地变化就更大了,以前凌飞星辰海里从没人要的名妓,如今已经是星灵共和邦的总执政,圣域级别的首领,她一身戎装却又靓丽的身影,根本不能和以前相提并论。

    所以这三人虽然相遇,却还没有爆发出什么火花。

    当然,这只是暂时的。

    宁水东一直关注着师名媛这桌,倒不完全是她们这桌美女比较多,而是因为大家都已经看出这些美女的来历,她们居然都是东部的叛军。

    这也未免太大胆了,南部虽然也属于外域,可毕竟是元老院控制的地盘,就这样大咧咧的跑进来,连制服和徽章都没有改变,她们不怕被人围攻,宁水东可怕给自己招惹麻烦呢。

    但师名媛那里却斯斯文文的吃着东西,完全不顾人家的目光。天使星的女人,自从摆脱了被男人购买、玩弄的命运后,就一直保持着这种高傲。

    下午的阳光,透过挑空的中庭洒落下来,照耀在皇室金色的徽记上,显得异常美丽。宁水东凝视着两桌美女,竟有些处于梦幻中的感觉。

    如果宇宙真的能和平如这样一个下午,到处都是安静的品尝美食的人,那该多好呢。宁水东心里瞎想着。

    但梦想,一直都是为破灭而存在的。

    仿佛是嫉妒这里太过安静,很快,外面就传来了喧嚣声,一阵刺耳的吟诵传进宁水东的耳朵,他痛苦的扭曲了面孔,却不得不振作精神迎了上去。

    “谁是老板?站出来!”一群身穿黑色斗篷,衣服背部绣着巨大的剑式徽章的人冲进来,很没礼貌的嚷嚷。

    “我是,我是。”宁水东堆起了笑容,“几位圣教大人是来吃饭么?”

    黑斗篷先不搭话,而是用力踹了宁水东一脚。这宁水东虽然是行商,也从小也练过些武技,但黑斗篷踹过来的时候,居然躲都不敢躲,任凭他将自己踹倒。

    “行商!”黑斗篷用鄙夷的口气说道,“至尊赐我力,便是要赶绝你们这帮行商。”

    宁水东倒在地上,表情已经很僵硬,可还是勉强说道:“圣教大人,今天需要小的做什么?”

    “奉元老院和宗教长令,天启楼即日起马上结业,一该人员全部离开云都嘉星团,这块土地收归圣教所有。”

    黑斗篷冷冷的丢下了一纸命令。

    宁水东浑身大震,抓起命令看了几行,就哀求道:

    “圣教大人,我们只是小行商,在云都嘉开这酒楼已经三代,是祖上传下来的祖业呵。”

    “小行商也是行商。”黑斗篷根本不容解释,“行商总会居然敢联合扬浩谋逆,至尊早已判决所有行商同为叛逆,只是赶你们走,已经很留情了。”

    宁水东脸色煞白,他担心的这一天,终于还是到来了,他拉下脸哀求道:“各位圣教大人,我们宁家在云都嘉开天启楼,已经历时百年,这里就是我们的家,如果没了天启楼,我们就没家了。而且我们也是信奉至尊圣教的,早就脱离了行商,早就不是行商了。”

    “混蛋!”黑斗篷抽了宁水东一个嘴巴,盛气凌人道,“行商不可以信奉圣教,你这是对至尊的侮辱!”

    这下子,整个酒楼的人都惊动了。尤其是那边看翎一桌和师名媛一桌,她们都冷冷的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看翎比较冲动,本来已经想冲出来了,但幸好凌紫烟紧紧抓着她,不让她动。

    宁水东叹了口气,知道今天的事情无法善了了,只能点头道:“既然如此,各位圣教大人请多给我一点时间,家业虽然不要了,可要走总有些东西整理,我们这家子人数众多,搬搬家也要一个月时间啊。”

    “一个月?”黑斗篷阴笑,“就今天滚蛋,所有东西都不准搬,全部充归圣教。”

    就算是再笨的人,也都听懂了,这哪里是要清扫行商,根本就是凯舰别人的财富,想要掠夺为己用。

    宁水东哪怕没脾气,到这种时候也急了,他从地上爬起来,愤怒道:“天启楼是我们家族辛苦打拼出来的,怎么能轻易送给你,帝国到底还有没有法律了,还有没有王法了?”

    “我们就是法律!”黑斗篷蔑视道,“至尊的话就是法律,至尊座下的我们,就是执行法律的人。”

    “如果我不搬呢?”宁水东朝左右使了个眼色,已经有几个伙计悄悄的去关大门了。

    “不搬?”黑斗篷和几个手下还不知死话,“你敢不听至尊圣教的命令,那就死无葬身之地!”

    “好!看看谁死无葬身之地!”宁水东眼中精光猛闪,整个人象是猛虎般扑了上去。

    黑斗篷正是趾高气昂的时候,哪里想到宁水东会突然动手。这些至尊圣教地人。实在是目空一切太久了,他们忘记,行商也是走南闯北吃刀口上饭的人。他们忘记,将人逼急了,可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

    宁水东扑上来的时候,黑斗篷大概是圣教里有些地位的高手,还算反应的快,朝旁边撤了几步,跌跌撞撞的逃开了。

    可他的那些手下却惨了,宁水东抽出腰间藏着的软剑。刷刷两下。便已经抹掉了一个人地脖子。另外两个小喽罗转身要跑,却被天启楼地伙计在门口堵住,一伙人各自家伙,硬生生将他们给砸死了。

    宁水东满脸黑气的提着软剑,朝黑寺篷走去。

    “你要干什么?”这下子,黑斗篷可有点软了。

    “狗急了跳墙,人急了灭口!”宁水东恶狠狠的说。

    黑斗篷却忿忿道:“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他迅速摸出身上的一把短剑,这不过手掌大小的短剑与宁水东的软剑相比。实在小的可怜。

    周围的天启楼伙计笑声一片,简直不把这小孩子的玩意当作事情。

    可看翎和师名媛却同时叹了一口气,这两个圣域高手已经发现。在短剑之上,居然闪烁着灵光,这说明这把剑是经过元老们处理地。

    南部这种落后之地,不能和帝国核心区相比,这里的武器都是普通货色。能有一把合金剑就算很厉害了,而元老院加持的利器,向来只有军官才能装备。

    果然,当宁水东地软剑劈向黑斗篷时,他手上短剑光芒闪烁,居然反而将软剑给切断了。宁水东大惊。只能后退,他的伙计们见状不妙一拥而上,谁知他们手里的铁根等物件更是不堪一击,短剑只是轻轻一个回旋,就已经全部切断了。

    黑斗篷狞笑连连:“敢跟圣教作对?我手上这把,可是元老亲赐圣剑,上面还有元老的圣力,今天就用你的血祭剑。”

    宁水东心中长叹,他武器已断,自知必死,便闭上眼睛,等至尊圣教地人取走性命。

    “圣者无敌!破!!”白色的圣光闪耀在天启楼中。

    宁水东等不到死亡,睁开眼睛一看,只见黑斗篷正张牙舞爪的扑到他面前,只是这个人,却再也不能前进一步因为他的咽喉已经被一根银枪洞穿,那雪亮雪亮的枪尖,从背后进入,刺破咽喉,血液浓稠的流淌出来。

    宁水东被吓地倒退几步,这才看清楚,原来是那个穿白色软甲,手握银枪的美女战士出手了。

    看翎丢下圣教徒的尸体,还是脸色冷冷的。

    宁水东心脏狂跳,今天虽然暂时躲过了危险,可其实真正的麻烦才肿刚开始。

    “谢谢你,小姐。”宁水东朝看翎行礼,可还是对她和抱着孩子走过来的凌紫烟说道,“不过你们快点离开吧,这个麻烦是我们惹上的,千万别把你们也牵连进去。”

    “需要这么怕他们?”看翎冷哼,做为一个圣域高手,她害怕的东西还真的不多。

    “两位大概不是南部人。”宁水东招呼伙计搬走尸体,又解释道,“在我们南部,至尊圣教的势力大的惊人,他们都是信奉至尊的狂热信徒,几乎控制了南部所有的宗教管理权。前段时间,新的宗教长上任后,至尊圣教更是疯狂扩张,上个星期,他们刚刚杀死了云都嘉星团上的执政,也是我们本地的行商长官。”

    “一个宗教就可以随便杀人?还敢杀星团执政?居然没人管?”

    “谁敢管?”宁水东苦笑,“至尊圣教直接受元老院控制,而现在帝国就是元老院管辖的,至尊圣教做事情,还不是元老们的指派。他们杀掉执政后,现在云都嘉最高山上的至尊圣殿,已经成了星球的最高行政中心了。那些圣教徒穿着黑斗篷到处压榨行商,已经要把我们赶绝凌紫烟皱眉,她倒没有想到,元老院这么快就会把目光转移到南部。以她之前的推论,在元老山之战后,元老院至少也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够完全掌控住帝国核心区域,并且将帝国贵族圈和皇室圈全部控制起来。

    但目前看来,南部一定有些什么原因,让元老院迫不及待的想要将手伸过来。

    “这个月来,至尊圣教究竟在南部做了什么?”凌紫烟疑惑的问。

    宁水东压低声音,悄悄说:“我们行商虽然没有了领神,可私底下还是有些联系,其他星系的人传来的讯息,和我们这里差不多。帝国内部已经下了命令,要求清空南部的居住者。至尊圣教只是这一命令的执行人,他们死命的驱赶行商,将行商的财富,都搬回他们的圣殿里去。”

    “清空南部?”看翎都变了脸色。

    宁水东连忙做出禁声的手势:“这是我们千方百计才打探来的消息,并没有公开宣布。”

    “这怎么可能?”看翎深深呼吸,“南部虽然人口不多,但至少也有几干亿,星球数不胜数,这么多居住者,这么大的一个区域,怎么可能请空呢?”

    “有可能。”凌紫烟突然说,“以前北部就曾经这样清空过。”她是元老院培养多年的间谍,对于元老院内部的事情,自然知道的清楚,“许多年前,整个北部的人口,就被几次大迁徒清空,而后来,北部的星球全部都枯竭死亡了。”

    听着凌紫烟的话,连看翎都有些发晕,这么说来,元老院是想同样对付南部,用不了多久,整个南部就只会剩下一颗颗死星。

    在听着凌紫烟话的,并不只有宁水东。师名媛她们那一桌人,听到了这个时候,突然之间离开了桌子,结帐后默默的朝外走去。

    看翎用警惕的眼神看着师名媛,虽然她们看不出对方真正实力,但却能感觉到高手的气息。师名媛没有回应蓝钥的警惕,瞟了她一眼后,自硕自的走了。

    “你们也快走吧。”宁水东长叹,“今天的事情,一定没法保密,我们这楼子肯定开不下去了,我们也要准备逃亡。”

    “可以去哪里呢?”

    “东部或者西部。”宁水东苦涩的笑笑,“现在,只有叛军的地方,才勉强可以生存。我们打算去神渝自治领,那里还有杨浩理事尘镇,毕竟他是我们行商的领袖,不会看着我们不管的。”

    看翎和凌紫烟有些神情籍淡,她们都知道,杨浩一直都没有回神渝且不知下落。

    但到了如今的乱世,人们有一点点信仰已经够不容易了,何必再去打击他们呢。

    下午的阳光,已经渐渐散去,天启楼屹立百年的中庭,也在这阳光的消散里,变的越来越冷清。

    也许,它就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