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第五章 情敌相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卷 第五章 情敌相见

    至尊圣教,是南部独有的一个宗教教派。

    按理说,当至尊仙宗一统后,宇宙中就不允许宗教的存在。但是,宇宙里很多地方都是蛮荒未开,尤其南部,原住民过多,而且大量星球处于蒙昧阶段,根本不可能接受正常的殖民统治。

    所以元老院便在这里发展了至尊圣教,用宗教的形式管理着南部众星球的人民,而星系执政却只管横征暴敛,掠夺资产。

    但元老山之战后,整个局势都有大的改变。南部各星系的支柱行商,被打为帝国叛逆,而原有的星系执政,也分出了不同阵营,隶属于英烈皇或者杨浩阵营的,也成了清洗对象。

    元老院的兵力本来就不足,在大战中又折损大半,实在没有精力来处理南部的事情,所以将清洗的工作,完全交给了至尊圣教。

    这才有了至尊圣教纵横南部,肆意倾轧行商的一系列事情发生。

    云都嘉星团上的圣教圣殿,是南部各星系里最为庞大的,这也被成为是圣教的骄傲。在愣枷山的顶峰,上百米高的圣殿城堡耸立着,这和其他地方所见建筑大不一样,居然完全是用一块块巨石堆积而成,圣殿的顶,是一块从宇宙中飘飞过来的巨大陨石,重达上千吨的陨石压在圣殿的顶上,让整个建筑看起来有黑暗和沉闷的气息。

    这圣殿是建立在冷愣枷山顶峰一块突出于悬崖地平台上。一面对着云都嘉星团的几个大型城市,而另一面是辽阔的黑海。

    黑色海狼拍打着悬崖的声音,会一直索绕在圣殿的天空中,让这里始终有皮鞭抽打似的庆声。

    看翎和凌紫烟,就站在这阴冷恐怖的圣殿前面。听到的海浪抽打悬崖的声音,凌紫烟不由大皱眉头,用手拈捂住儿乎的耳朵。

    “你真要和至尊圣教地人作对?”凌紫烟无奈地问,“大小姐,别忘了你现在只是一个人,别忘了你已经不是雪夜星狮团的骑士了。”

    “难道看着不管么?”看翎用银枪的枪尖在地上画圈圈。“你受得了。我可受不了。”

    凌紫烟撇嘴,以她的牲格,当然是先找到杨浩,把儿子安顿下来再说啦,可看翎就是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一路上,不知道惹了多少麻烦了。

    已接近傍晚,天色慢慢暗沉下来。海边的夕阳总是分外的艳丽,余脾洒在女人们的身上。让她们多少有些画中人的感觉。

    但命运女神仿佛还嫌这里不够混乱,还没等看翎开始动手,从她们身后。又出现了一队人。

    凌紫烟捅捅看翎:“是酒楼里的美女小分队爱。”

    看翎回头看,果然是师名媛她们一行天使星地美女,此刻依旧一身机甲装扮,刚刚才爬上来。

    看翎看看前面阴沉的堡垒,再看看身边的凌紫烟。倒是犹豫了。这些天使星人地路子没摸清楚,万一自己动手的时候,把凌紫烟给抓走那就麻烦了。

    师名媛见到看翎她们时,也是吃了一惊,不过马上醒悟了,会意笑道:“原来你们也来了。”

    “你来做什么?”看翎直截了当的问。

    “跟你想做的一样。”师名媛目光放到城堡上去。至尊圣殿里面应该有感应雷达,已经察觉到外人的侵入,这个古堡开始动,不少穿黑色斗篷地圣教徒往外冲,人数不少。师名媛又露出一个极其动人的笑容,“杀光这些混蛋。”

    看翎吐吐舌头,她也没想到,有这样美丽笑容的女人,居然会杀气那么大。不过,既然是同一目的,看翎对师名媛也有了几分好感。

    “你们是天使星的人?”凌紫烟问。

    “恩。”师名媛点点头,凌紫烟看她的眼神有些古怪,不过师名媛还是没有认出对方来。

    看翎却已经等不及了。

    至尊圣教地人,大约出来了五百多个,在城堡前的一块草地上列成方针,摆开防御的架势。

    看翎的银枪朝天一指,一道银色光团急速射入空中,很快,天空中有了反应,一只样子古怪的异兽如同火流星般飞了下来,轰然落地后,匍匐在看翎的脚下。

    这便是丹鼎派的剑灵,曾经圣兽麒麟的神魄化成,之前它都是在铜炉山上,保护着剑家的安全,在元老山一战里,剑灵救走了看翎,于是就一直跟着她们。

    看翎轻轻飘飞到列灵的头顶上,银枪给漠的指点着那五百多个圣教徒的方阵,又抛下一句话给师名媛:“我一个人就可以,不用你们出手,照顾好找朋友。”

    说完,剑灵巳径犹如火箭般刺了出去。看翎脚尖点在剑灵的头上,朝着圣教徒们发起了冲锋。

    “她真象是个骑士。”师名媛赞叹道。

    凌紫烟莫测高深的笑笑:“她本来就是骑士。”

    “她一个人能行么?”师名媛倒是有些喜欢看翎的个性,敢杀敢拼,又敢爱敢恨。

    “她以前是帝国最年轻的圣战高手,斩几个圣教徒,有什么不行的。”凌禁烟的笑容更加浓了。

    何止是行,现在的战况,完全是一面倒。

    虽然至尊圣教人数众多,一下子就将看翎给包围住,但看翎与剑灵这一人一骑,完全象是根入了羊群,厩杀起来如入元人之境,那银枪锐利至极,简直所向披靡。

    远远望过去,看翎就是一道黑夜中的闪电,她身上右着骑士所应该拥有的一切。

    圣教徒的血,在黑色的人群里肆意抛洒着,虽然他们个个都忘乎生死的往前冲,但其充量,不过是再给看翎的枪尖添加几个怨鬼而已。

    “太阳下山前,应该能结束战斗。”凌紫烟得意的很,就像在廓杀的是她自己似的。

    不过以看翎现在爆发出来的圣战之力,凌禁烟的话也不算离谱。几百个普通划师级别的圣教徒,无非是待宰的羔羊而已。

    可师名媛却不这么想,她确实看见看翎那无可匹敌的锐气和圣域的力量,但她同时也见到了看翎即将遇到的危险。

    这危险,就深埋在那一堆榷几乎送上枪尖的人里面。

    看翎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危险巳径有多接近,因为她是一个善良的人,一个善良的人是绝对不会想到以人命为代价吸引高手注意力这种战法的。

    看翎很善良,至尊圣教却很邪恶。

    至尊圣教的现任宗教长则是邪恶到极点的人物,而比邪恶更可怕的,这位宗教长先生,乃是个元老。

    这位宗教长是半个月前刚刚到南部赴任的,他之前不过是元老院中苦修的一位元老,如令人手不够,才将他调往南部。

    做为元老山之战的幸存者,宗教长当然认识看翎,而且深知看翎的实力。如果正面交手,他很可能不是看翎加剑灵的对手,更何况外面还有凌禁烟这样的隐秘高手在在。

    所以当他从圣殿里看到看翎时,就订下了一个计策,一条毒计。

    宗教长妥排现在圣殿中所有的圣教徒一起出去,对蓝钥展开了围攻。他很清楚,以那些圣教徒的实力,唯一的结果就是被看翎杀死。

    但这正是他要的结果,宗教长自己也换上了普通至教徒的黑色斗篷,混进那些庸手的队伍里,看着看翎将圣教徒一个个刺死,看着自己下属的血液,将草地杂的猖狂。

    他在等一个机会,这个机会很快就要来了。

    看翎终归是个人,是人就会有疲倦的时候。五百多个圣教徒,就算站在那里让人杀,也足够使人精疲力锅了,更何况还是在苦战之中。

    所以看翎偶尔还是会有些破绽露出来,虽然这些破统对于圣教徒来说,根本来不及利用。但对圣战高手来说,却完全不相同了。

    宗教长就看见了这一个破绽,当看翎将整个背部露在他面前时,他知道,机会终于来了。

    宗教长的双手一握,乳白色的玄光涌出。这道掌法是成一元老传授给他的,当初创圣司徒海,就是死在这一掌之下。

    宗教长将双掌贴到看翎的身后,只要动力一吐,毒学的力量就会完全涌入看翎身体,将这个女人经脉震断。

    他似乎巳径着到看翎喷血而亡的样子了。

    轰!!轰!轰!!

    三道比手臂还粗的闪电募然出现,垂直的落在宗教长的头顶上,就算他是圣域高手,是元老,也难以承受这么大力量的打击。

    宗教长嗽嗽大叫,浑身冒着黑烟,身体已经血肉模糊受创极重。

    更麻烦的是,看翎已经发现了他,并且明白自己刚才差一点被他偷袭。剑灵怒吼,飞射到宗教长的身边,这个元老还没有从雷击的痛楚中反应过来,看翎的银枪已经洞穿了他的生命。

    并且,宗教长的尸体被看翎高高挑起,狠狠丢在了圣殿的广场前。

    冷列的目光,从看翎眼中发出,漠然的扫视着被震撼的圣教徒。这些人就算再瘤枉,也已经了解到自己跟看翎之间巨大的力量差距。

    甚至连如神一样的存在宗教长都被杀了,那自己继续战斗,不就是白白送死么。

    有了这样的想法,那些圣教徒便没有斗志,先是三三两两的有人逃窜,到最后,看翎银枪刺到哪里,哪里就有一大群人抱头鼠窜,这五百多号圣教徒丢下了一百多具尸体和宗教长的性命后,一拥而散,朝山下逃去。

    师名媛和她的手下只是保护起凌紫烟,并没有追杀圣教徒。在南部,至尊圣教的教徒少说也有上千万,要杀是杀不光的。

    看翎依旧是高高站在剑灵上,夕阳的余辉从正面照耀着她。让她看起来象是镀了一层金边似地美丽。

    她的银枪拈着地面,血液一滴滴淌落,在草丛里形成一个血坑。

    剑灵威严的遁巡四周,发现已经再没有敌人,这才载着自己的主人回到凌紫烟的身边。

    看翎收起杀气凛然的目光,好玩的望着师名媛:“刚才那道闪电,是你放的?”

    师名媛抬了抬下巴,不置可否。

    “你不错么!”看翎说。

    “你也不错。”师名媛笑笑。

    这两个同样年轻,同样美丽又同样达到圣域境界的女人,居然起了相互争胜的心。

    “哦。天!”凌紫烟头疼了。无奈地看着儿子,“以后千万别学你姨,暴力啊。”

    看翎和师名媛地眼里,根本就没有别人了,她们相互望着,似乎要将对方的所有绝技与力量都看穿。

    这种时候,这种地方,似乎并不适合两个人自相决斗。

    看翎将目光盯住了远处那座怪兽一样的巨型圣殿。

    “哦?”师名媛也看见了。

    “看谁先把它毁掉。”看翎脸上浮出一个动人的笑容。

    “好!”师名媛杨杨头,欣然应战。

    凌紫烟简直要疯掉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女人,都是圣域级别的高手,还要互相较劲。

    较劲也就算了。偏偏要挑战这么高难度的事情。在面前的可不是小茅草屋,而是用巨石堆砌起的超大型圣殿。

    这么大个圣殿,别说拆了,你就是橇块石头下来,都不是容易的事情。

    但那两人。却偏偏当了真。

    看翎依旧站在剑灵之上,银枪直指城堡,开始了骑士地重逢。

    而师名媛的机甲也呈战斗状态,一股奇特的电能量,在她地身上盘旋。

    师名媛的机甲,其实大有来历。甚至现在东部叛乱的局势,都和它有关。当初几个仙隐界的上师带着师名媛回到天使星,虽然拉起了叛乱的旗帜,可她们很快发现,自己地力量太弱,而且科技力量薄弱,几乎没法与帝国的军队抗衡。

    为了改变这一局面,几位上师利用了东部最强的一项科技技术“机甲”,原始机甲只是战士单体的一种防御装备,分为常态和战斗状态。在战斗状态时,机甲会变身,把整个战士都包裹起来。

    这个技术其实也算不上什么,最多让东部的美女战士稍微增加一点防御力而已。

    但几个上师稍加改造后,整个情形就不同了。

    天璇子不愧为丹鼎派最具有创造力的天才祖师爷,他在每具机甲上都增加了一个秘法阵,这个雕刻上去地秘法阵,可以让机甲在战斗状况下吸收一点点星辰的能量。

    虽然只是一点点,却已经是很强大的变化,这一点变化,足以让人的实力增强一倍。

    就是有了这些

    机甲的武装,星灵共和邦才可以盯住帝国军的几次镇压,甚至将荣耀军团都打败。

    现在,当师名媛的机甲变成战斗状况,完美无缺的将她的身体包裹起来后,她整个人都不相同了,疯狂涌起的力量,让她如神一样漠然的漂浮在空中,一道道蓝色的弧形闪电,在她的周围盘旋。

    凌紫烟赶紧带着天使星的战士们走远,她已经预料到,这两个家伙马上就要发疯似的攻击了。

    果然,最后的结果,比凌紫烟想象的还要严重。

    看翎脚尖一掂,从剑灵身上飞射出去,她和银枪竟然融为一体,化作了一条银龙,轻轻的在圣殿的某个点上一触。

    而于此同时,凌紫烟召唤来的蛇型闪电,也轰然命中了圣殿。

    最后的结局,那庞大到恐怖的圣殿,居然被两个圣域高手的力量震成了碎片,轰隆隆的倒塌下来,碎石犹如从高峰滚落,呼啦啦的全顺着悬崖,跌落到黑海里去了。

    “我真服了你们……”凌紫烟拍着胸脯,朝手牵手笑嘻嘻回来的两个女人说。

    只不过联手一击的功夫,却让这两个女人已经惺惺相惜,如同好姐妹似的交好了。

    师名媛笑着走回凌紫烟身旁,仿佛那边山崩地裂似倒塌的圣殿,只是件平常的事情,她向看翎伸出手说:“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师名媛,星灵共和邦首席执政。”

    “星灵共和邦?”

    “师名媛?”

    看翎和凌紫烟有截然不同的反应。

    蓝胡只是稍微吃惊了一下,也伸出手和师名媛握住:

    “我叫看翎,她是凌紫烟,我们是帝国的叛军。”

    “凌紫烟?”师名媛这才愣然回头,再仔细去看凌紫烟,只是望了半天,她也没法把眼前这个素面朝天亲切可人还抱着婴孩的女人,和自己记忆里那个风姿娇婉的妓院老板联系起来,“你是凌紫烟?”

    凌紫烟也终于认出了师名媛,她张口结舌,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世界上,巧的事情就算不少,可哪里有巧成这个样子的。杨浩的三个女人,居然能够在一个地方遇到,而且还结下深厚的战斗友谊。

    而更让凌紫烟惊讶莫名的是,师名媛居然成了星灵共和邦的首席执政。

    这还是以前那个师名媛么?还是以前那个因为电力防御而被嫖客们取笑,号称从来没人要的头牌名妓的师名媛么?还是以前经常让凌紫烟欺负的女人么?

    凌紫烟脸色白了一白,她发现师名媛似乎有些怒气在郁结,那身机甲也蠢蠢欲动,开始要变作战斗准备。

    凌紫烟深知自己跟对方是有过过节的,今天要被追究起来,那可真是惨了。她当机立断,迅速楼楼怀里的孩子,说了一句足够救自己的话:“杨浩的孩子,简直快比他爸都重了。”

    这根本就是一句废话,刚出身的小孩,怎么可能比爸重。

    但这句话的关键,却在于开始处的两个字——“杨浩”

    正如凌紫烟预料到的,师名媛的怒火迅速平息掉了,相反的,有种迷茫的情绪笼罩住了她。

    凌紫烟不愧是元老院精心培育的小狐狸,这回又让她给赌赢了。虽然她不知道杨浩目前的下落,可师名媛与杨浩之间的关系可是清楚的很,只要把杨浩的儿子抬出来,那她一定会心软加手软的。

    看翎有些莫名其妙,她看出凌紫烟和师名媛两人有点异乎寻常:“怎么了?你们认识?”

    “不。”师名媛迅速而坚决的摇头,“不认识,就不认识。”

    凌紫烟嘴边有个笑容:“是啊,不认识。”

    虽然说是不认识,不过这三个人之间,已经有些尴尬情绪在盘旋了。

    现在凌紫烟知道三个人的身份和跟杨浩的关系,算是知情最多的一个。而师名媛只知道凌紫烟怀抱的是杨浩的儿子,而看翎这个名字她也听说过,正是杨浩在帝都找的女人。最无辜就是我们的看翎美眉啦,她简直就是个冤大头,在师名援那浓稠的要滴下来的哀怨目光里,却什么都不知道。

    “首领小姐,你应该很忙,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

    凌紫烟终于打破尴尬,已有所指的说。

    “不要!”居然看翎和师名媛同时喊了起来。

    尤其是看翎,这个冤大头拉着师名媛的手,还依依不舍:“不要么,师姐姐的武技这么高,我还想多跟她研究研究呢。”

    凌紫烟猛翻白眼,研究什么呀研究,再研究下去,连老公都研究没了。

    但不管她怎么翻白眼,看翎却完全没看到,反而兴高采烈的和师名媛研究起圣域的修炼方法来。

    凌紫烟唯有迎风长叹,这样的人生实在太彪悍。

    但不管怎样,苍天为证,杨浩最亲密的三个女人,三个潜在的超级大情敌,终于很诡异的走到了一起。

    历史的车轮,一直笔直以及很直的,继续朝前滚动着。

    离开愣枷山后,师名媛干脆邀请看翎她们到自己地飞船上。

    反正看翎她们两个人现在也没地方去。而且到处搭偷渡飞船也不是很方便,就来到了师名媛那艘纯白色,外表极其漂亮的双子星号上。

    要说起来,这艘飞船在宇宙中也是蛮有名气的,并非是它的科技舍量,而是它的外形。这是一艘联体型飞船,两个船舱通过一个过道连接在一起,下面是总控制舱。整艘飞船是轻型的,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翱翔的白色燕子。

    一般来说。不管商船还是战斗型飞船。都尽量让自己与宇宙的底色保持一致,最不济也要和同配置的飞船长的一模一样。因为大家都清楚,打仗中很重要地一条规则就是枪打出头鸟。

    你越是显眼,你越是出位,就越容易被别人当成目标。

    而象双子星号这样纯白色,放在蓝色宇宙背景中简直比星辰还要耀眼,自然是很危险地。不过师名媛却从来不担心这些,做为一个女人,外观的漂亮才是她孜孜不倦所追求的目标。其他事情就再说了。

    控制舱内,凌紫烟坐在船长的位置上发呆。

    这飞船里面,早就有自动飞行路线。不用人手工控,凌紫烟只是盯着飞船迁越的航线图,呆呆的思索着什么。

    在南部居然遇到师名媛,这让凌紫烟极为吃惊。虽然以前做元老院间谍的时候,她多少也知道一些师名媛的事情。可却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还成了星灵共和邦的总执政。

    不过,师名媛现在地身份,不是凌紫烟考虑的重点,她最铬思索的,还是杨浩地下落,是否跟师名媛有关。

    她和看翎一直没有回到神渝自治领。唯一的目的就是寻找杨浩。自从元老山之战后,杨浩与至尊惊天动地打了一架就再不知所踪。他没有回到神渝,自然也不可能去已径死亡的北部。所以看翎和凌紫烟就来到南部寻找。

    但找了那么久,也没有半点音讯,莫非杨浩是到了师名媛所在的东部?

    凌紫烟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之前师名媛听到自己抱着地是杨浩的儿子时,那种表情绝对不是老情人的迷惑。

    杨浩在宇宙里飘荡,没有回神诉又没有来南部,那么去东部找师名媛是唯一选择了。

    就在凌紫烟费尽心思揣测杨浩下落的时候,突然听见了一声尖叫,似乎是看翎的声音。

    凌紫烟吓的回头去望,看翎刚才还拿着衣服去不远处地浴室洗澡呢,以她的本事,应该没有什么能够吓的如此花容失色吧。

    等了半天,看翎的声音消失了,可浴室的方向却传来哗哗的水声,接着师名媛被看翎用力推出浴室。

    浑身湿涯涯的师名媛悻悻的离开浴室,走到凌紫烟所在的控制舱。

    “你们在干嘛?”凌紫烟见了那两个女人就头疼。

    师名媛鬼笑:“我才冲到浴室里,想欣赏下裸女么,就被她

    赶出来了。”

    “偷看蓝钢洗澡?”凌紫烟张口结舌,无奈摇头道,“你真是太绝了,想要知道情敌的消息,问我就好了,干嘛偷看她。”

    师名媛眼睛骨碌骨碌转几圈,果然靠过来坐下,小意的问:“凌紫烟姐姐,那你说,是我漂亮还是看翎漂亮?”

    “姐姐?”凌紫烟肚子里嘀咕,师名媛果然长大了,为了套取情报连这么无耻的称呼都叫的出来,不过她还是一本正经答道,“看翎和你一样漂亮,不过呢,她胸比较大,你腿比较长,这两样都是杨浩喜欢的。”

    “哦。”师名媛脸一红,微微点头,可突然清醒过来,“杨浩喜欢?关他什么事情,干嘛要他喜欢。”

    “杨浩不是在你的地盘么?”凌紫烟故作轻松,疾出奇问。

    “你怎么知道?”师名媛震惊莫名,这事情,除了星灵共和邦几个核心成员外,根本没有外泄过。

    “哦!!”凌紫烟狡猾的笑起来,像是只小狐狸,“果然,他真的在你那里。”

    “你诈我?”师名媛哪嘴了,虽然她成熟了不少,而且当上了总执政,可是聪慧程度跟凌紫烟比起来,还是要逊色不少。

    “杨浩真的去了星灵共和邦?他什么时候到的?有没有受伤??”凌紫烟一叠声的问,

    不过师名媛却把嘴巴闭的牢牢的,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任是凌紫烟怎么问也不肯开口,就要让这女人着急一下。

    但她又怎么斗得过凌紫烟呢,那可是连杨浩都要请教的女诸葛啊。

    凌紫烟轻轻杨眉,笑道:“既然你不肯说,那我就把你和杨浩的关系告诉看翎,让她来问你咯。”

    “不要!”果然,师名媛大惊失色,“不要啦,不要,凌紫烟姐姐,干万别告诉看翎。”

    “为什么不告诉她呀?人家可是杨浩现在正牌未婚妻呢。”

    “我还是杨浩的正牌大老婆呢。”师名媛撅嘴,“哼,水性杨花的男人。”

    “要我不告诉看翎也可以,不过你得先跟我说杨浩的下落。我可不想孩子刚生下来就没了老爸,就算断胳膊断腿也不太好啦。”凌紫烟撇嘴道。

    师名援被她彻底打败了,无奈低头道:“他才没事呢,好端端的在星灵共和邦里接受上师们的特训。”

    “特训?”

    师名媛简单的把自己的经历和仙隐界的事情告诉了凌紫烟,只是将大丹鼎修炼的危险一段隐去,毕竟杨浩会不会接受修炼还是未知数,师名媛也不想让太多人为他担心。

    凌紫烟听说杨浩不止没事,还因祸得福得到了几位金仙的特训,不由也放下心来,不过,她又偷瞄师名媛说:

    “你跟杨浩重逢,他有没有跟你说过看翎的事情?”

    “哼!”师名媛一个人坐在船长位置上生闷气,好半天,才偏头问道,“凌姐姐,那个孩子真是杨浩的么?”

    “恩。”凌紫烟点头。

    “儿子都这么大了,还有一个未婚妻,这个大萝卜,死杨浩!”师名媛越想越生气,一团团蓝色的电孤在她身边飞来飞去,把凌紫烟给吓的不轻。

    “好啦好啦,你也别生气。”凌紫烟尽力安抚,“反正我不参合到你们的关系里啦,到时候,让杨浩自己找你们说清楚。”

    其实以现在的情形看,凌紫烟反而是地位最稳固的一个,反正她连孩子都为杨浩生了,可以说占据得天独厚的优势,别人拍马赶都赶不上,她自然乐得看人家的好戏啦。

    不管师名媛怎么生气,凌紫烟怎么悠闲,这两个女人倒是有一致的决定,那就是暂时不告诉看翎,她们这几个人的混乱男女关系。

    要是以看翎眼里揉不得沙子的脾气,知道杨浩还有别的女人,一定跑到星灵共和邦去找他拼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