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第八章 丹鼎的秘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卷 第八章 丹鼎的秘密

    “祖师爷?”杨浩迷惑,不知道天艇乎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看样子,你已经知道了创世神消亡和诞生的秘密。”天璇子皱眉道。

    “你也知道!”杨浩还以为,只有自己听说过呢。

    “那是因为,在丹鼎派的典籍里面,有一个秘密。”

    天璇子悠然长叹,“这也是我们丹鼎一门最大的秘密,本来引以为傲,谁知道竟会引发灭门惨祸。”

    云鹤子补充道:“这个丹鼎派的机密,向来只有历代掌门才可以看到。你师父混元子虽然也是掌门,可刚刚上任就遇到灭门大祸,所以连他都没有看见过。”

    “是什么?”混元子好奇心大起,当初只差了一步,他就能正是解开掌门典籍之谜,可却被至尊破坏殆尽,连掌门典籍都被夺走。

    天璇子出神了一会,他目光盯着脚下的青草,仿佛那正是他留在典籍里的回忆,思索了片刻,天璇子才说:

    “那是关于怎么成为最高神的方法……”

    “什么??”杨浩和混元子同时大叫起来。

    成为最高神的方法?就写在丹鼎派的掌门典籍里面?

    这位面太匪夷所思了,成为创世神,那是宇宙间最大的秘密,也是亿万年来,创世神消亡后,都再也没有实现过的事情,怎么可能就记录在丹鼎派的典籍里呢。

    如果真的有这种方法。为什么丹鼎派历代先师,就没有一个成为最高神呢?

    仿佛看到了杨浩地凝惑,天艇子说:“有了方法,却不一定能够修炼成功,历代丹鼎派的先师,在飞升之后,无不向这个目标努力,但却住往功亏一篑。我已经是历代人中最为接近,但与最高神的力量,还是差之千里。”

    “究竟是什么方法?”杨浩扶着天璇子。在草地上盘腿坐下。

    天璇子用手捂着胸口。不知道是刚才顶天劫时受伤,还是回想太多,心情受到了影响,皱眉道:“我们所说的最高神,也就是现在外面人所称的造物主、创世神,他的名字有无数个,但在这世界里的人,却都以他为尊,因为这世界。就是他创造的。最高神虽然拥有大能,可却也难逃生死规律,他在消亡后。绝大部分的力量封存在一个神秘地方,而其余的能量,就造成了这个世界,化作了无数个位面地宇宙。”

    “也就是说,只要能够找到最高神地能量。就可以成为新一代的最高神。”杨浩自然早就想到过,他背后的星云之图,就是找到那力量的地图。

    “你以为有星云之花,就可以成为最高神?”天璇子摇头苦笑道,“小徒孙,你错了。错的很厉害。最高神的智慧是环环相扣永无疏漏的,他自然不会将机会留拾唯一的人。差不多每个位面,每隔一千年,就会出现一个所谓的创世神继承者,这个人就有机会获得星云之图,但也仅此而已。譬如在我们这个位面,最高神地继承者,几乎都在丹鼎派之内。那副星云之图,我有,云鹤子有,混元子有,你也有。”

    杨浩呆了,彻底的呆掉了。

    他本以为,混元子和他两个人同时是创世神的继承者,这已经够巧了,完全是巧夺天工。谁知道这世界没有最巧,只有更巧。居然每隔一千年出现一个继承者,都存在于丹鼎派之内。

    不过转念一想,杨浩突然间也想通了。说不定丹鼎派地第一代祖师,就是个继承者,并且获知了一些秘密,所以从此后,便专门挑选创世神的继承看来做丹鼎派的掌门,这样一来,可以保证这个秘密不被外泄。并且如果有人真的继承了创世神的位置,丹鼎派也会千秋万代,永垂不朽了。

    杨浩不由地佩服这位丹鼎派创始者的聪明智慧,他不仅仅第一次将某个神封禁入神自己的武器里去,还有这样久远的谋划,真是太厉害了。

    但哪怕再厉害的人,也难免会有点疏漏,譬如这一位算计到万年之后的高人,就没有想到,终有一天,至尊会因此而将丹鼎派消灭,并且夺走典籍。

    “这是个意外,但历史中,总归会有意外发生。我们地祖师爷千算万算,将各

    种可能都算尽,可就是没有想到,居然会从其他位面跑来一个高手。”天璇子道。

    “其他位面?”这次连混元乎都惊呼起来,他跟至尊交过手,虽然是败了,但却没有发觉至尊有穿越位面的能力,那个人似乎要到后来,才真正成为仙人的。

    “丹鼎派第一代祖师留下的遗训,几乎将我们这个位面的最高神继承者都收罗到丹鼎派的旗下,确保不会出任何的意外。”天璇子了解的事实显然很多,“但哪里有尽善尽美的事情,至尊这个人,就是其他位面的继承者。至尊可能是卷入了他那个位面的一场大争芊,结果被人用大能量轰破时空,进入了我们这个位面,能力也一退千里。

    据我估计,他曾经很可能达到过金仙的层级,所以才能有这么顺利的修炼历程。”

    混元子呆呆的沉默着,如果真是一个曾经的金仙,那混元子似乎输的也不算太难看,毕竟他以前连散仙都没有到。

    “没人知道,至尊是怎么打探到,我们丹鼎派里有一本成为创世神的典籍,所以他便安心在这个位面里居住下去,并悉心筹划了许多许多年,这才有一代掌门飞升,另一代掌门未曾接位这种时机里,突然全力侵袭。”

    “可既然大家都是继承者,又有了典籍的帮助,为什么就没有人能够真正获得创世神的能量呢?”杨浩不解的问。

    “我们都获得了创世神的能量。”天璇子的回答很高深,“从我们一生下来开始,就获得了创世神的能量,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个生物,每个呼吸,每个循环,无不是创世神力量所化,所以我们的力量就是创世神的力量。我们没有成为新的创世神,并非是修炼不够,而是我们还没有找到创世神封存在秘密地点的绝大部分力量。”

    “那么多代人,都找不到?”

    “你没有足够的力量,根本就无法打开宝藏的大门。”天璇子说,“流传在丹鼎派的典籍,其实就是教我们,怎样才可以迅速搜取足够多的能量,多到可以找到秘密宝藏。”

    “有这种方法?”杨浩感觉有点不妥,“人的修炼不是要循序渐进的么,快速的攫取力量,会不会带来副作用。”

    “何止会带来副作用,根本就会毁灭这个世界。”天琐子脸色芥白却又凝重,他将手搭在杨浩的肩膀上,“徒孙,你记住,丹鼎派历代先师,虽然被人们称之为邪教中人,可都是些正直的人,他们为了保护这个世界继续存在,一直遏制着自己的。他们并非不能成为创世神,更多的原因,是他们不忍。”

    “不忍?”

    “就是不忍。”天璇子闭上眼睛长叹,“在那本典籍里,清楚记载着一种方法,是最快获得力量的速成法,按照那法子训练,用不了多少年,一个人就能急速的成为金仙。”

    “就算至尊这样?”杨浩突然感觉到一丝寒意。

    “是的。”天璇子说,“这个方法,我教给你,用不用,全凭你自己良心而为。”

    杨浩的坐姿有些僵硬,可能是今天获得的秘密太多,让他有些难以承受。

    “最快攫取力量的方法,就是掠夺星辰之力。”天璇子压低声音,慢悠悠的说,“正如那大秘密中所言,这个世界的星辰宇宙,都是最高神的力量所化,虽然只是用了一小部分的能量,却足以让人称霸宇宙。所以,我们第一代祖师发现,只要将宇宙中星辰的力量吸收一空,就等于是吸收了最高神一部分的能量,自然可以急速修炼。”

    杨浩有点俘然,这筒直就是难以想象的修炼方式,掠夺星辰的能量,那是人可以做的事情么。

    混元子毕竟比杨浩有经验的多,迅速就找到了事情的症结所在。

    “如果星辰之力被掠夺一空,那这颗星辰会怎么样?”混元子问。

    “唯一的结果,就是死亡。”天璇子面无表情,“被吸干力量的星辰会趋于死寂,甚至是这星辰上的人类、生物、一切的一切,都会死寂,星辰永远不再循环转动,也不会再产生任何的生命。”

    杨浩突然想到了宇宙中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星球的死亡。

    这种现象已经存在很多年了,甚至是杨浩出生之前,就已经有星球开始逐渐的死去。以物理学常识而言,宇宙最终将会灭亡与热寂现象,但那是整个字宙的共同死亡,而不是单独星球和单独星系的死寂。

    就譬如银河帝国的发源地银河系,这个星系中拥有超过二千亿颗恒星,但却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完全死亡。这些恒星没有自己的能量,没有热量和光,更不可能带动周围星球转动,几乎让银河系陷入了绝对零度的大寒给时期。

    为了让死去的银河系运转,智脑王在大批恒星上装了热核装置,并且调动全宇宙的能源,为银河系提供特殊的动力,从而在智脑王的控制下,整个银河系才可以正常运转。

    这一段历史,在帝国的每本教科书里面都有写,大家似乎早就司空见怪。但现在的问题是。银河系究竟是怎么死地?

    按理说,星系的生命历程会很久远,对它们而言,亿万年也只是一瞬,可为什么在短短几百年间,银河系就彻底的丧失了生命呢?

    杨浩原本想不通,但今天听了天璇子的一番话,他终于明白,原来有人吸干了整个银河系的能量。

    这太恐怖了。

    至尊为了了解丹鼎派的那个大秘密,所以苦心经营。

    成为正道首领后。一举洁灭混元子所带领的丹鼎派。抡夺到那本典籍后,可想而知至尊有多兴奋,他几乎迫不及待的要尝试典籍里面记载的方法了。

    那个方法,是足以让星系死亡,甚至让星系上的生命都死亡地。丹鼎派历代先师,虽然被称之为邪教,却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轻易尝试,他们保持了相当地正直。

    偏偏是一个正道的领神,竟毫不颈忌的使用了。

    相信至尊的迫不及待。早已经到了顶点,他根本没法忍受哪怕几天时间的等待,更加不可能再花上一段时间修炼。并让自己有能力飞到别的星系去。

    所以,至尊就选择了银河系首先开刀。

    他头脑里面唯一的理智,只不过让至尊饶开了地球这个自己也要生活的地方。而银河系的其他恒星,其他星团,都成了他搜取力量地来源。

    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那些星系一个个枯萎了,灿烂的星团也失去了颜色,整个银河系在至尊的疯狂吸噬下迅速地死去。

    丹鼎派的掠夺星辰能量的方法,虽然很强悍,可也有很大的毛病,那就是浪费。绝大部分的星辰能量,都会毫无作用地白白流失掉,只有一小部分才能为己所用。

    至尊为了能够变的更加强大,他越发疯狂的吸噬星辰之力。一直到他发现,整个银河系除了地球外,其他的星团生命,完全的被他吸噬干净了。

    他自己,也处于一种死寂之中,那是很恐怖的死寂,是没有生命,没有光和热,甚至没有一丝风地寂寞。

    至尊终于了解到,这种方法的可怕之处,但此刻却已经来不及,因为至尊犹如一个吸毒的人,第一次尝到毒品的甜头后,就只能一头栽进去,永远也出不来了。

    这也就是银河系除了地球之外,再没有智慧生命的原因。至尊的那次试验,将银河系中,除了人类外所有的智慧生命,都一次性杀死了。

    超过亿兆的生命体,死在了至尊的手里面,他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血腥最残忍的杀手。

    虽然绝大部分的星辰力量都被浪费,可吸噬入至尊体内的部分,已经足够让他成为散仙,并且能够一统地球的修炼门派。

    这就足够了,对于第一次尝试而言,至尊已经获得了他想要的。

    从那以后,至尊开始了称霸全宇宙的路程。他利用神魔大战的机会,封印了所有的仙、神,然后扶植银河帝国皇室上台,将银河帝国的铁骑洒向四面八方,几乎把这个位面的宇宙,都置于自己的掌下。

    至尊,究竟要做什么?

    他为什么需要有人来管理整个字宙,要称霸那么多星球,难道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权力欲么?

    天璇子今天的一番话,也让杨浩终于明白,这么多年来,至尊在做的,究竟是一件怎么样见不得人的事情。

    那个老怪物,居然就像是吸血鬼一样,在抽着这个宇宙的血液。

    根据银河帝国的官方消息,整个宇宙的北部,已经彻底的死亡了。

    那说明这么多年来,至尊已经把北部无数个星系,难以计算的恒星力量,一点一点的吸收干净了,而北部那些智慧生命,那些生物,那些曾经美丽而璀璨的星辰,都被至尊消灭了。

    他变成了飞仙,以惊人的速度扩展力量,却是用四分之一个字宙的生命换回来的。

    杨浩想到这里,禁不住打了几个寒颤。他可以想象到,至尊就像是一只吸血的编蝎一样,趴在宇宙的身上,大口大口吸食着美味的力量。而宇宙中人类和其他生命的命运,他就完全不管了,甚至这个位面宇宙被他毁灭,至尊也只会换一个位面继续,反正他的目标是成为最高神,而这些宇宙,都是垫脚石而已。

    天璇子看杨浩想的默然,脸色苍白,便同时将这个曾在典籍上记载,并且使得丹鼎派那么多先师都不敢动用的方法,丢进了杨浩的脑袋里。

    可是,这沉甸甸的意识团,就像是把刀子似的,插在杨浩的心口上。

    他想要和至尊为敌,难道就要学至尊一样,做一只丑陋的吸血编蝎,将宇宙的生命吸干么?难道他也可以不管别人的生死,将他人的性命做为自己成功的基石么?

    杨浩需要胜利,但如果他的朋友,他所热爱的一切都消失的话,那这胜利还有什么意义?

    如果要和至尊一样做丑陋的事情,才可以获得最后的胜利,那杨浩岂不是变得和至尊一样了么?就算两人间的战斗能留下一个人,那依旧是个至尊,对这个字宙而言,毫无区别。

    这林林总总的思猪,让杨浩心烦意乱,他不知道自己该做出怎样的选择。

    也正是这个时候,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阵神器的光辉。

    这光辉,是从很遥远的南部传来的,那不知是什么样的神器,竟然可以将神的光彩,笼罩满整个字宙。

    杨浩悚然一惊,将目光投向了南方。

    杨浩他们所看到的神器光辉,正是在南部宇宙的无名星球上,从辛魁手里散发出来的。

    师名媛、蓝翎、辛魁,这三个女人的处境,已经相当的危险。她们所处的那个山峰顶端平台,早已经被密密麻麻的至尊圣教徒给占领,留给她们三个人的位置,都不足十平方米,她们已经被团团包围,只有背靠背,才可以顶住这个巨大的包围圈。

    她们三个人的力量是有穷尽的,可对手的人数却象是毫无穷尽。三个女人,唯有依靠着手上强悍的力量,才能够勉力支撑。

    看翎和师名媛都是圣域级别的高手,那些圣教徒在她们的眼里面都不值一提,但问题是,就算一个个的砍死,那也需要力气。

    她们杀得了一个两个,可杀了几百个上千个后,单单看那些血肉模糊的尸体,就有些手软,可圣教徒们早就被洗了脑,依旧发疯似的住上冲,用身体趟着一条血路。

    而辛魁则比看翎她们更差一些。辛魁虽然是个女神,并且在神隐界与杨浩还有合体之缘,如果论起固有力量,看翎和师名媛加起来再乘以几倍都不是辛魁的对手,但神族却背负着神禁,辛魁现在出了神隐界,她的力量早就被封闭了百倍,在常人的眼里,她恐怕连剑师都算不上。

    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有她手里面,那把不知道从何而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如此巨大力量的神器——银色长斧。

    神器纵然厉害,可辛魁却快要没有举着长斧杀人的力气了。圣教徒似乎也看出,辛魁这里最为薄弱,所以集中力量,朝着她冲过来。

    辛魁长叹,如今真的已经到了危急存亡的关头。如果没有神禁,就算整个星球,她都可以在眨眼间毁掉,可现在,却偏偏让这些小人物逼入了绝境。

    无奈之下,辛魁只能放弃原则,动用神器上真正的力量。

    她用尽全力将神斧高高举起,并且念了一句古怪的咒语。

    这咒语真的非常古怪,听起来玄奥而悠远,并非是哪种智慧生物该有的,那每个字节,都象是巨大的钟敲打在心弦上,令人心魂震动。

    如果有上古龙族在这里,它们或许会震惊,因为辛魁刚才所念的,乃是一句龙语魔咒。这种魔咒,是上古神龙赐予,专门为上位龙族所准备的,在这世界上,大概只有黑龙和银龙可以使用。

    但是现在,辛魁却轻而易举的念了出来。

    她只是念而已,并没有真正的魔力,那龙语魔咒的力量,却是从辛魁手里的银色长斧中爆发出来的。

    那是一声龙吟。

    巨大而恢宏的龙吟,从小小的银枪中突然爆发,让周围两个圣域高手都吓了一跳。幸亏这龙吟针对的目标并不是她们,否则就算她们能顶住,那也够惨的。

    但现在,惨痛的却已经是周围那些圣教徒了。

    龙语魔法中。有许多起强地法术,但对于群体攻击来说,莫过于龙吟了。曾经封制在杨浩的一个神戒里的龙吟,就干掉过上百只魔兽,那种场面,简直令人发指。

    龙吟的最大毛病就是象花生酱一样,将力量均匀的涂开,但在单一生物面前,就显得比较弱。所以对付本身实力就强大的对手,龙吟并不是好的选择。

    但是现在。却再好也没有了。

    那些圣教徒。所依仗的就是人多,而每个人的力量其实都很普通,甚至有的只是平凡人而已,连一点武技都没有。

    当龙吟地威能油开时,整个山峰顶平台上地数千名圣教徒,都在同一时间被这巨大的声浪给爆开了头颅。

    在外人看起来,似乎是龙吟的声浪过于强大,导致这个平台上的人同时,其实却并非是这样。因为看翎他们,就几乎没有听到龙吟的声音。

    龙,永远都是一种精神力强大的生物。而他们的神术,自然也是用精神力发出。龙吟之力,并不是在声音强弱,而是发出了一种精神波,只有目标才可以听得到那记令人抨然而死的声音。

    这精神波太强大了。强大到普通人的脑袋根本无法承受,所以这几千人才会在同一时间头颅。

    几千具无头尸体倒在地上,鲜血早已流淌成河,并且随着石头缝,哗哗地住山下流。还在不断奋力攀爬的人们,被血水浇到头上。都没有爬上山,已经浑身是血的,成了一个血人。

    这些人虽然被血水如雨般淋到,可是圣教地命令,对他们来说早就战胜了恐惧,所以还是不管不顾的住上爬,用几十条生命为代价,换回一个人站立到峰顶的平台上。

    可就是在平台上,这些圣教徒第一次遇见了如此恐怖的场面。

    简直犹如地狱一般,不,比地狱还要可怕。

    到处都是没有头颅的尸体,鲜血和脑浆,混合着破碎地颅骨,形成了一片血色泥泞,如果要冲过去,就必须踩过这片沼泽一样的泥泞。

    可这都是自己同伴的脑髓啊。

    那些自以为心如磐石,早就将至尊当成比生命更重要的圣教徒开始哇哇大吐,空气中漂浮的生脑髓的气味,让他们感觉到,在下一秒钟,地上地沼泽里,就会加入他自己的脑浆。

    在至尊圣教中,虽然他们都以至尊为崇拜,可还是有一些自己的教义,自己的戒律的。譬如他们的教义里面,如果违抗至尊的圣令,就会导致脑袋五雷轰顶而死。

    可是今天这一战,五雷轰顶早就见识过了,现在又有了脑袋,可谓最可怕的事情都一一出现。

    圣教徒就算再白痴,再虞诚,也感受到了人世间最大的恐惧,他们已经不敢再往前一步。

    看翎拄着银枪,大口大口喘息。遍地的尸首,也让她感到很恶心,可跟死比起来,恶心一点也算不了什么。

    “好强啊,你。”看翎桶桶辛魁。

    “不是我强,强的是它。”辛魁苦笑,晃了一下银斧。

    “这是什么神器?”师名媛疑惑道,“看它的样子,似乎比造物主神器都还要强大,在这个世界上,有过这样的神器么?”

    辛魁沉默了,摇头道:“等我们能活下来,再告诉你们吧。”

    “那些人还敢靠近?”师名媛不屑的点点圣教徒,“都是些没脑子的木偶,可就是木偶,也知道怕。”

    “他们不敢,可还有别人。”辛魁有些失神的抬头,“看吧,真正的对手,马上就要来了。”

    师名媛和看翎也抬头,她们真正的对手,果然来了。

    在天空上,有二十二个身影出现,他们是直接从外太空飞近的,并且极有目标感,直截了当的落在了峰顶平台很显然,他们的目标,就是那把神器。

    看翎看到来的人,心便沉了下去,简直沉到了谷底。

    因为那些人,她全都认识,熟识,并且深知对方的实力。

    其中二十个身穿玄紫长袍的,是元老院中资深的二十位元老,当日元老山一战,在杨浩的痛击下,几乎损失了一半的元老,可这二十个却依旧活了下来,可见功力之深厚。

    而另两个身着黑袍的一男一女,看翎只是看一眼,就已经绝望了。如果只是二十个元老出手,她们三个或许打不过,但冲杀出去,总是有一线生机。

    但有这两个人在,那就没什么好说的,她们的命运已径不在自己手里,就算想死也难。

    天空中落下的,就是熔通元老和黑风元老,这两个执事,用冰冷刺骨的目光,紧紧盯着看翎,让看翎如芒在背。

    “杀!”黑风拾手,向下一劈。

    二十个元老立刻冲上去。他们应该已经到了一会,却在天空上观察这里的战局,所以早就将三人的实力摸的请清楚楚。

    而且他们的目标,主要就是那把银色长斧,所以二十个元老各有分工。

    看翎和师名媛各自面对两个元老。一个圣域打两个圣域,就算看翎和师名媛平时比圣域强一些,却还是被他们给压制住,进退不得,也不能给辛魁更多的帮助。

    而可怕的是,执事们居然派了十六个人去对付辛魁。

    这简直是蛮横到不讲理,一个圣域元老,已经是宇宙中顶级高手,杀个把剑师就像捏死蚊子一样。可面对辛魁这样连剑师水准都不到的人,却派了足足十六个元老。

    辛魁却精神大振,这个女人是对手越强她就越来劲,虽然身上神禁封制了力量,可毕竟是神族,神族有自己的骄傲,怎么可能被几个圣域吓倒呢。

    当十六个元老围拢过来时,辛魁眼中精光大咸,她一握银斧,那斧子身上,立刻有神域之先闪烁出来。

    这让元老们陡然大震。要知道,唯有神和仙人,才会拥有神域的光芒,而现在这世界上,也只有至尊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但这把斧子中,却出现了神域光芒。

    不等元老们从震惊中醒过神,辛魁已经速度绝快的劈出了两斧。

    那简直是时间和空间所交织的绝妙斧术,跟这斧术相比,连赫德的削金之裂都只是小学生的玩艺。

    两个元老,被这惊世之斧砍死了。四片身躯颓然倒下,腐臭的内脏在地上流淌。剩余的十二个元老看的目瞪口呆。

    辛魁却已经被自己那两斧抽干了力量,她脸色死白死白,目光中已经有绝望的神情。刚才那两记斧术,本不该由她使出,可到如此境地,却再没有别的办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