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第三章 傀儡皇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一卷 第三章 傀儡皇储

    赫德从三晶海,带来了一个巨大的鸟巢反重力建筑,这个庞大如一个反扣的鸟巢似的建筑中,竟然可以同时容纳上万个议员就座。

    从最底层开始,银色的建筑物呈原型阶梯上升,一共有一百五十多层,最高的顶上,坐在漂浮的银质总执政宝座上的,自然是杨浩。

    杨浩的下一阶,是东西部的执政师名媛和赫德。

    看着自己座位底下那一万多张肃穆的面孔,杨浩终于感觉到,为什么皇位会这样吸引人,这种高高在上的权力感,确实是人心底里的梦魇。

    不过当下面有一万多个议员的时候,杨浩也充分意识到,为什么英烈皇为一直维持君主制,而不肯实行议会制。

    因为民主……实在太烦了。

    那一万多个星系执政,根本谁都不服谁,开始呢哩哇啦的乱吵一气,连最小的小事情,都有几十个星系执政可以针锋相对,如果不是座椅被反重力装置给固定了,那些人大概早已经扭打成一团了。

    杨浩听的实在太烦,就去看师名媛和赫德。

    师名媛本来也是个小女孩,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对杨浩摊摊手,表示无能为力。而赫德那老狗照更是够绝,居然一早就睡着了。

    在这种一百五十分贝以上的喧嚣环境里都能睡着,不愧是圣域巅峰的高手啊。

    今天这场议会。主吵地议题是对银河帝国的关系。

    因为宇宙联合邦成立后,势力过于庞大,甚至让本来宇宙中正统帝国都不寒而栗。元老院虽然已经扶植皇储成为傀儡,但对于帝国资源的掌握,还是不够稳固,尤其是军队方面,效忠的舰队,甚至还不到一半。元老院对智脑王也是极为头疼,在叛乱中,智脑王明显站在英烈皇这一边。可是叛乱失败后。元老院发现自己不能拿智脑王怎么办。

    因为这实在是关系重大,如果没了智脑王,不要说军队无法运转,就算整个银河系,都会因为失去动力而崩塌。无奈之下,元老院只能暂时容忍智脑王的疏离存在。

    正因为这一系列的问题,再加上两个执事元老在杨浩手中一死一伤,这让元老院更是忌惮,他们无奈的派出了特使。竟宣布要和宇宙联合邦建立外交关系。

    这简直太令人匪夷所思了,堂堂银河帝国,居然向叛乱者低头。要跟叛乱者建立外交关系,那不就等于承认宇宙联合邦存在的合法地位么?

    这一重大的变故,也成了联合邦第一次议会的讨论议案,究竟要不要和银河帝国建立正式地外交关系,这是摆在所有议员面前地难题。

    如此一来。东部和西部两派议员间的差别就体现出来了。东部星系,向来小富即妥,他们刚刚宣布独立的时候,还远远没想到,竟然会有今天的成绩,而且他们的星球。已经过上比从前好得多的日子。所以东部大部分的议员,都竭力支持和平谈判,要求尽快建立外交联系,并且签订和平协议。

    但是西部议员却持反对态度。以雷蒙星明皇后,圣照星凯文以及大杜反抗组织领袖为首的西部激进派议员,长期和帝国对抗,他们看到了帝国的兴威和衰亡,也知道,帝国提出议和,不过是缓兵之计,他们要求立刻起兵,对银河帝国进行最后地打击,并且将帝国完全诣灭。

    这双方争论的不亦乐乎。西部所依仗的,是目前已经起出帝国很多地军队实力。而东部议员却拿至尊说事,在他们看来,只要没人能够起越至尊,就永远不可能消灭元老院。

    唯一可以下最后决定的人,却高高在上,努力从海啸般的辱骂声中,听取有用的建议。杨浩被双方的争吵,搞地头大如斗。

    其实这两面的意见,都是有点道理,关键还在于最铃的抉择。

    是听任元老院的缓兵之计,大家留到最终决战呢,还是先发制人,赌一把至尊不会再出手?

    总而言之,杨浩是很不爽,永远被一个至尊悬在头顶的感觉,实在是太不爽了。

    就在西部议员对东部议员丢出第一只靴子,并且即将引发一场议会血战的时候,几个卫兵突然跟着一群人人冲了进来。

    本来开议会这种时候,是不允许任何人打扰地,可那几个卫兵,却怎么也拦不住冲进来的那群人,就算能拦也没运胆子”

    因为打头的,就是两个圣域高手,而且其中一个,还是总执政的老婆之一。

    看翎气势汹汹的冲进议政厅,反倒让所有人住嘴了。

    一个令人惊艳的美女拎着长枪,满脸人家欠她钱的表情,让议员们都乖乖闭上嘴,大家可都知道,总执政的这位夫人脾气暴躁,随时都可能刺人家的。

    看翎不是来刺人的,而是带了两个人进来。

    “杰克?”杨浩立刻就认出其中的一个,那不就是冒险者酒吧里面的鬼刀老杰克么。

    杨浩自然不会忘记,他刚刚在东部流浪时,就与鬼刀老杰克交手,并且还从他那里学到了空间切割的本领。一个小小酒吧,却隐藏着个圣域高手,可见宇宙里有多么的卧虎藏龙。

    不过另一个人,却让杨浩皱起了眉头。那个衣着破烂,但恭敬有礼,显然很有教养的中年男子,杨浩似乎是见过,但却记不起来究竟是谁。

    还是看翎认得,她介绍道:“这位是克莱德将军,他是……

    “啊!”杨浩陡然惊醒,他终于记起来,这位克莱德将军是谁,自己何止是见过,简直见过很多很多次了。

    克莱德将军,他是银河帝国中颇有声望的一名军人,尤其是对皇室的忠诚令人印采深刻。在皇室三十六分支战中,最后元老院反扑时,皇室中的军队大部分逃散,唯有老剑圣和秦奉还守护在英烈皇的身边,而那时,很少有人注意到,还有一个极年轻的禁卫军士兵,也站在宫殿里,站在英烈皇的这面。

    那个就是克莱德将军。

    从那一夜后,克莱德将军走上了光辉的路途,而杨浩进入帝都的那段时间,克莱德正是做皇储护卫队卫队长的时候,以英烈皇的想法,是要将克莱德培养成未来皇储手下的枢密院大臣,所以早已经安排两个人亲近了。

    每次皇储来见杨浩,这位克莱德始终都陪伴左右,是皇储的第一号亲信。只是这个人长相普通,令人印象不够深刻,杨浩才没有立刻认出来。

    看到帝国皇储的首席亲信找上门来,杨浩知道事情必定有所变化,他挥了挥手,顿时,整个议政厅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本来色彩纷呈,光怪陆离的议政厅,竟然整个都变作了灰色,更奇怪的是,这里呆着的上万个人,似乎被人点定住,个个都呆若木鸡,再也不会动了。

    杨浩只是挥手之间,就已经将这里分割开了两个空间,把他和克莱德将军划入了一个只有他们两人存在的时空中。

    杨浩从总执政银座上飘下,看着目瞪口呆的克莱德,微笑道:“将军,我们好久不见。”

    克莱德呆了一阵,立刻朝杨浩行半跪军礼,起来说:

    “领主大人,一阵不见,你怎么变得这么厉害。”

    杨浩已经成神的事情,在外域传的沸沸杨杨,可在银河帝国内部,就是禁止传播的,谁敢乱穿流言,会被人击毙,所以知道的人并不多。

    只是杨浩之前杀死黑风元老一事,却是掩盖不住,已径让克莱德这个层面的人洞察了。

    “皇储还好么?”杨浩的脑海里,浮现出那个懦弱的皇储来,不由的叹了口气,虽然皇储成为元老院的傀儡皇帝,不过杨浩并不会责怪他。毕竟在帝都时,皇储帮过杨浩很多次,几次都挺他化险为夷。

    克莱德却是一脸颓丧,稍稍说了下皇储的事情。

    在这里,杨浩也不得不佩服英烈皇的老谋深算,那种政治家的本领,是杨浩永远都学不会的。

    就在攻击元老山的前一段时间,英烈皇已经对皇储做了保护,将自己的禁卫军体系和皇储的人都切割开。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胜了,自然不用说大权在握。可如果输了的话,元老院也必须有皇室的人才可以控制局面,所以一个置身事外的皇储,必然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正如英烈皇所料,在元老院的大规模反扑中,始终没有伤及皇储本人,他很快就被元老们捧为新一任的皇帝,虽然没有人生自由,但毕竟还活着。

    杨浩听到皇储的近况,点头道:“陛下请将军过来,是要谈外交的事情么?”

    克莱德左右看看,发现那上万人还是如木偶一样不会动,知道这是杨浩故意搞出来,让两人私密说话的,他也不磨蹭,立刻说道:“我不是正式出访,而是陛下派我偷偷跑出来的。”

    “偷跑?”杨浩呆了呆,这才反应过来。克莱德浑身破破烂烂,又一脸疲倦样子,当然不是跟着外交大部队飞到东部,而是通过走私渠道避开元老院的眼线出来的。

    其实克莱德这一趟的凶险,比杨浩所能想象还要大很多,他至少十多次差点被元老院系统的人发现,而且一路上,还有莫名其妙的力量在追杀他,幸亏在冒险者酒吧遇上了鬼刀老杰克,这个圣域高手自从碰见过杨浩一次后,对于这种古怪的人很是关注,被他知道克莱德的使命后,便一路保护他来到天使星。

    “陛下有一件机密的事情,所以要我一定亲自见你。”克莱德说。

    “什么事?”杨浩神情凝重起来。

    “领主大人。”克莱德双目紧紧盯着杨浩,“你还想推。翻元老院么?”

    “那当然。”杨浩朝四面挥手,“如果不是为了推。翻元老院,我何必搞这么麻烦,上万个议员天天吵架,烦都烦死了。”

    “那就好,皇储让我告诉你,想要推。翻元老院,颠覆银河帝国,现在就是时候。”克莱德说。

    杨浩忽然有了一种哭笑不得地感觉。因为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正是银河帝国现任皇帝的私人代表,可是这个皇帝却邀请杨浩去推。翻他的国家,这简直就是今天大的笑估。

    但克莱德并没有半丝讲笑话的表情,他很实在的说:

    “皇储让我转告你一句话。当初你曾对他说过,是要做傀儡皇帝,还是要做自己,他现在已经决定了,要做自杨浩的脑中,犹如一道闪电掠过,他当然记得。自已曾经说过的这番话。那还是和公主退婚风波的时候,杨浩劝皇储不要害怕元老院地话。

    “他要做自己?”杨浩开始明白皇储地心理了,“陛下终于不想做傀儡了?”

    “陛下说,英烈皇终生英武,虽然死在至尊的手下,但也无怨无悔,只是英烈皇错了,他以为给儿子带去一生平妥是件好事情,但陛下却觉得。不能跟随父亲上战场,是种不孝。”克莱德说,“现在。陛下决心扭转这个错误。”

    “怎么扭转?”

    克莱德快速的对杨浩说了几句话,这几句话,却将彻底逆转目前的宇宙局势,并且改变整个字宙联合议会的走向。

    “至尊又闭关了。”这是克莱德所说的第一句话。

    杨浩很俘然,他并不奇怪这个消息。但很奇怪,克莱德和皇储是怎么知道的。

    克莱德并没有说,从他的眼神看,有一种痛苦正在蕴结着,可想而知,皇储为了获得这个秘密。付出过多么沉重的代价。

    但这都是值得地,皇储知道值得,杨浩也知道。

    如今全宇宙唯一的担心,就是高高在上的至尊,只要至尊闭关后不再出现,那么,一切又尽在杨浩地掌握中为此,杨浩深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的点头。

    “还有。”克莱德的话并没有说完,“皇储决定退位,他宁愿将银河帝国并入宇宙联合邦,也不要再做傀儡了,只是现在,元老院控制着他的一切,所以,请杨浩领主务必务必,帮助陛下,消灭元老院。”

    杨浩听到这里,眉头一皱,一个新的计划,涌了上来。于是,便低声地询问了克莱德几句。

    克莱德的脸色也急剧变化,他凝思一阵,终于悄然点头。

    难以言喻的笑容,浮现在杨浩的面孔上,就是在这几句窃窃私语中,一个伟大而又冒险的计划,已经被确认而属于杨浩的新秩序,也将在这个计划中完成奠基。

    勉忧皇元年,也是宇宙联合议会元年,成为所有宇宙战记上不得不提到地重要转析点。

    因为已经统一数百年的宇宙,终于在这一年中被分裂成两部分,而号称唯一神的宇宙,也首次进入了双神世节己”

    但真正在这一年的年初,映入人们眼帘的,便是宇宙联合邦和银河帝国之间的首场大战。第一次的战役,就是决定性的,也是双帝国世代唯一的一次。

    在这次号称双神战役中,东部邦几乎拿出了所有的家底。

    五十万艘战舰,横豆在东部第一螺旋星臂附近,与银河帝国的十二个死星堡垒对捍,而在师名媛的统帅下,超过干万士兵一起上阵。

    二千多个星系执政,都带着自己的

    卫队进入战区,几乎东部所有的议员,都投入了这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仙隐界中,飞仙以上的仙人,都忍受着百倍的力量缩减,充做普通战士,进入了军队剑师团中。

    而本来就实力不菲的冒险者团队,更是倾巢而出,世界排名榜上的前一百名,全部加入了东部军队。而许多退伍良久的老冒险团队,也在鬼刀杰克的带领下,冲在了战争的第一线。

    东部拉出这样的阵仗,完全就是拼命架势。

    银河帝国当然不敢怠慢,实际的说,是元老院不敢掉以轻心。他们终于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断开了智脑之间的联系,使用人类手工控制各种独立智脑,这样虽然能够削减智脑王对帝国军队的控制,但同时,也让帝国军的战力,缩减了四成。

    但即使是这样,帝国积累百年的超级军力,在东部摆开防御时,还是很让人震惊的。

    荣耀军团和重建后的泰坦军团,再加上数十支家族军,号称一百万战舰,犹如一头怪兽般,葡甸在星臂左侧,对着东部战舰虎视眈眈。

    剑师团方面,元老院更是派出五十名元老和两位执事元老的阵容,力求一举压倒东部的圣域战士。

    按理说,实力反差如此强大的战局,根本就没有必要开端,就连师名媛都知道,无论他们进攻还是防守,都不会撼动帝国军队所建立的防线。

    但是这一仗,却必须要打,而且还非打不可。

    因为东部,要牵制住银河帝国一半的军力,这样,才能为西部的真正攻势创造机会。

    没错,这的确是杨浩布置下声东击西的战略,宇宙联合邦的优势,完全都集中在西部神渝自治领的区域里。

    杨浩漂浮在三晶海星系的上空,他看着漫无边际的军舰从军港中流出,朝着前线进发,心里面也荡漾着难以言说的感受。

    想当初,他也是从这里进发,前往地球的,但那时,不过区区一个傀儡首领,连半艘军舰都指挥不动。

    而如今呢?从三晶海里面飞出去的舰队,数量竟然已径达到帝国军的两倍,甚至连科技等级都丝毫不逊色。

    这不得不感谢三晶海星系之前的史蒂夫执政,如果没有他的心机深沉,恐怕还攒不下这么对的军舰,而之后,智脑王的全力帮助,也让三晶海的技术力量迅速超越了银河帝国。

    不可思议的大军,前所未有的大战,即将在三晶海星系和银河帝国外沿之间展开。

    就在杨浩出神时,赫德长老,突然出现在身边,他也随着杨浩看军舰如同十多条银丝线一样,如梭的在宇宙中穿梭,叹道:“很壮啊。”

    “是啊。”杨浩点头,“谁能想到呢,我们竟然会在战舰上拥有绝对优势。”

    “失道寡助。”赫德一身戎装,仿佛又回到当年和司徒海一起抵挡帝国军舰的时分,气势豪壮,“元老院以前是何等嚣张跋鹿,可短短百年之间,他们几乎失去了一切。帝国皇室不再支持他们,智脑王和军队不支持他们,十剑流不支持他们,甚至连帝国中的人们,也都不再奉他们为神灵。”

    “我经常在想,这个字宙中的生命,究竟需要些什么?”杨浩淡淡的说。

    这话虽然简单,却透露着绝世的狂傲。杨浩现在,确实已经有资格想这个问题了,因为他是宇宙中唯二的神,他可以带给所有生命们变化,他可以让人活就话,让人死就死。

    如果在双神之战中胜利,他甚至可以成为一切的主人。

    “活下去。”赫德朝杨浩点点头,“他们不需要别的,只想活下去。”随后,赫德便消失在了黑蓝色的宇宙背景里,今天一战,他将有更要紧的事情去做。

    杨浩出神的看着赫德浩失的地方,突然哑然失笑。

    没错,就是活下去,人们所要的就是这样简单和质朴,但又有哪个神真正懂得呢?

    当年的神族不明白,他们发动了一场又一场的神魔大战。

    至尊同样不明白,他为了提高力量,甚至不惜毁灭每一个位面的宇宙。

    而如今,终于快轮到杨浩了。

    杨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感觉到了肩膀上的重量,但是心中却信心满怀,他的身体中,仿佛燃烧着火焰,这已经不止是为自己而燃烧的了。

    同样燃烧着的,还有这个字宙。

    更准确的说,是莲藕座星臂。这个古怪名字的星臂,位于三晶海和帝国内域的交界处,是一个遍布防御工事的地方。银河帝国虽然认可了神渝自治领的存在,但并没有放弃疯狂备战,所以在这个星臂上,竟遍布着上百个死星堡垒。

    如果只是这样,还不是太可怕,在这里防御的帝国将领,是一个真正的防守狂人,他居然在星臂的几千颗大行星上,都构筑了类似于死星的防御和反击工事,从而让这些行星,都拥有了同样的防卫能力。

    简而言之,整个莲藕座星臂,就是一条横豆在三晶海和帝国之间的防御链,是任何人都难轻易击破的。

    “怎么样?”杨浩出现在末日号战列舰上,这艘标志性的战舰,已经被漆上巨大的丹鼎派符号,并且成为旗舰。

    今天西部之战的总指挥是龙云,他虽然也是第一次指挥这样大规模的战役,但身边却有了一批强力的参谋做支撑。

    这些参谋的名字说出来,恐怕会撼动整个字宙。

    其中包括了原帝国枢密院次席大臣,原枢密院参谋总部的全部十三名高级参谋将领,二十二名原帝国一级上将。

    这些人,都是在元老山之战静,受英烈皇安排而提前离开地球的。当事败后,他们留在地球的亲人全部被元老院扑杀。而这些人,则只能逃亡到神渝自治领,如今已经是杨浩手下地高级参谋官。

    当然,这批人中,并没有原枢密院首席大臣。因为这位老阁魁,在听说英烈皇和秦奉死于至尊手下后,拒绝了神愉自治领军事总长的职位任命,在某个月夜,面对着地球的方向,朝着自己的太阳开了一枪。

    枢密院首席大臣。他是英烈皇手下三大亲信之一。他虽然没有和英烈皇一起面对至尊的魔手,但却把对皇室的忠诚保存到了最后。

    宇宙历史上,终究会留下他的名字。

    龙云见杨浩出现,立刻打开莲藕座星臂的防御图,忧心仲仲的拈着地图道:“这真是一块硬骨头,听说里面的将官,是一个白痴似地人物。”

    “白痴有什么好怕地?”杨浩笑了笑。

    “他白痴归白痴,可是痴在防御上。”龙云苦着脸,“有熟悉他的参谋说。那个人在生活上完全是个白痴,可一说到防御术,就变成了今天才。在帝国内部的军棋推。演中。只要是那个疯子布下的防御,那几乎就没有人能够攻破。最后还是智脑王亲自演算,使用了帝国全部军力攻击,才完成了破防。”

    “那还是有希望咯。”

    龙云的眼神更加无奈了:“问题是,那次演算中。智脑王的军力损失了一半多,战损比超过了一百比一。”

    杨浩啊了一声:“难怪元老院敢这么大胆,知道我们声东击西,还敢把主力调到东部,原来是在我们这里埋设了这么一块硬骨头。”

    “谁说不是呢。”龙云连连摇头,“这块防御链。已经被他经营了很多年,几乎是牢不可破。如果我们绕过这个星臂,直接攻入帝国领域的话,那随时有可能被他的死星军团击毁我们的补给线,从而我们地大军,只能被活活困死在帝国内域中。”

    “招降过了么?”杨浩问了个重要的问题。

    当杨浩重新起兵后,抬降一直是个放在守卫的战略,因为帝国中地将领,大多对元老院不满,尤其是枢密院首席自杀后,那些深受栽培的军官更是愤怒,便纷纷投靠了杨浩这一边。

    不过今天,这一招似乎也不灵了。

    龙云摊手道:“我们已经派了三个上将去括降,其中两个还是那白痴的老上级,人倒是被客客气气的送回来,可是抬降请求也没有答应。那个白痴是想好好的跟我们打一仗。”

    “他支持元老?”

    “不,他只是想打仗而已。”龙云很是无奈,“要不然,怎么叫他白痴呢,那个家伙,生平最大地愿望,就是打一场防御战,如今终于被他盼到了,又怎么会轻易放弃?”

    那就只能打了。

    但又怎么会容易,对方经营了数年,又是逸级防御大师级人物。龙云这边才几个月准备时间,纵然舰队数量多了一些,可如果真的达到一百比一的战损比率,那就算冲过去,也不可能再突

    击入帝国的核心了。

    但不管怎么样,这场被着做帝国生死战的莲藕座星臂防御大战,终还是开始了。

    一直到正式开火的那一瞬间,龙云还不清楚,杨浩为什么会布置这么古怪地战术,在他看来,甚至是整个参谋本部看来,杨浩完全就是瞎指挥,他的排兵布阵有很大的问题,如果照这样打下去,联合邦军队不止不会赢,反而有可能输掉这场仗。

    莲藕座星臂的防御,是建立在数以万计的星球上的。

    几千颗大行星,被改造成坚不可摧的起级防御工事,组成了一条防饰链,这条防御链几乎是固定的,随着星球的公转和自转,始终雄系在相应轨道上面。

    而上百颗死星堡垒,则隐匿在大行星防御链之后,这些具有相当机动能力的死星堡垒,是对方华戈将军手中最大的资本,有了这百颗堡垒,就有了一笔可观的机动力量,进可攻退可守,真的联成一线,完全能够形成交织活力,抵挡住几万艘战舰的攻击。而当联合邦军队退却时,又可以飞出来做为攻击力量。

    按照龙云和大狄军官制定的战术,将集中最强大的一批战列舰和泰坦级舰队火力,对一至两个点进行重点攻击,力求撕开整个防御链的关键部位,并且能够让小型舰队突击进去,如果这些舰队可以飞入防御圈,并且击毁华戈将军的指挥舰,那就有了胜利的希望。

    但杨浩却连连摇头:“这个计划不可行,甚至还会毁掉我们进攻的机会。”

    “为什么?”龙云觉得,这已经是最好的作战方案了,集中自己一方的优势兵力,撕开防御上的缺口,属于常规军事战术。

    “问题就在战损比上。”杨浩说,“摧毁一颗防御行星,预计要损失上千艘战舰,这个战损比,实在是太高“没有办法。”龙云说,“对方的防御实在太密集,我们只攻击一点的话,对方能够轻松的形成交叉火力,对我们的攻击舰进行齐射和覆盖,一千艘战舰对一颗行星,这已经算不错了。”

    “可是,你别忘了行星是运动的。”杨浩用手指在星空图上划出一条弧线,“当我们付出几干艘战舰,摧毁了一粒防御行星后,却会因为自转轨道,在原来位置的附近,再出现其他的行星,这样周而复始,在每一个点,至少有三个防御行星做为备选。”

    龙云脸色难看,但却也是早就想到了:“没错,要撕开几个口子,我们总共要损失的战舰,大约要过五万艘。”

    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几乎相当于东部军十分之一的军力了。不过在西部庞大舰队的支撑下,却也勉强能够接受。

    “这个数字,至少还要扩大很多倍。”杨浩却玲峻的看出了问题的症结,“就算撕开缺口,又怎么样呢?按照你们的计划,将要派出大狄快速反应舰队进入缺口。可是你不要忘了,对手还有上百个死星堡垒做为机动部队,这些死星堡垒藏在防御圈内,等我们的小型飞船进入后发动攻击,你觉得小飞船在没有重型舰队的支援下,可以抵抗多久?哪怕你注入十万艘快速飞船,也难以完成破坏敌人指挥舰的任务。”

    龙云沉默了,杨浩所说的这点,他们不是没有想过,但相较起来,这已经是最好的作战方法,对手本来就是精研防御的疯狂家伙,这种人构筑的防御圈,哪里还会有什么弱点。

    可杨浩并不打算让这样的战术计划过关,他摇头道:

    “按照你们的方案,西部军就算拼掉十万艘甚至更多的战舰,也不过扫请对手外围几个防御点而已,对大局根本无补。我们的舰队,只会被拖在这里,一直到东部军被击溃,帝国大军得以回手施援,等到那时,我们就完了。”

    “那怎么办?”龙云一脚瑞开自己的椅子,他也是苦闷异常。好不容易有大举反攻的机会,却偏偏被一个疯子拦在半路,自己庞大的舰队,每天耗费惊人能量,却对此无能为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