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第四章 惊神一怒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一卷 第四章 惊神一怒

    杨浩闭上眼睛,想了一想,竟提出了那个更加疯狂的方案。

    “命令所有舰队包围莲藕座星臂,对一切防御行星和死星堡垒,做无差别远程攻击。”

    “什么?”龙云俘然,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如果之前的点子是世上最糟糕的话,那杨浩提出来的这个,显然又夺走了最糟糕的宝位。

    凡有一点点军事素养的人,都不会发这样的疯。

    众所周知,不管是重型飞船也好,还是防御工事也好,都有自己的能量屏障来吸收攻击。除非是用齐射,杏则能量屏障在能量耗尽之前,是不会被击破的。

    所以之前,龙云他们准备集中飞船的能量来释放齐射,就是为了能够击破几颗行星的能量屏障,达到摧毁的目的。

    但是杨浩所提的方素,等于是双方都放弃齐射机会,互相乱射,拼的可不是飞船数量,而是能量的多少了。

    要知道,白痴将军经营这里这么多年,所积蓄的能量,多到不计其数,并且都在星臂的基地中。

    整个莲藕座星臂的能量,完全是耗之不尽的。

    可龙云的舰队却不同,远离基地带来的恶果,就是能量的短缺,战火一开,如果不尽快结束掉,他们那么大舰队要维持能量屏障所需的能量简直是今天文数字,很快就会耗尽。

    到了那时候。整个舰队真地成了宇宙中的孤舟,连想逃都不行。

    龙云提出了最为强烈的反对意见,但是杨浩却显得很有信心,这虽然是他亲手指挥的第一场战斗,可是杨浩请楚,这场仗,他只会胜,而不会败。

    当战斗开始后,连华戈将军都有些看不懂了,他真不敢相信屏幕上所看见的事实。联合邦军就如同三岁小孩子一样。站在远处毫无目标的胡乱开火,这种漫无边际的作战方式,根本就不可能打散星臂的防御。

    虽然对方的攻击很散乱,可毕竟数量众多,在宇宙中,大量的粒子光束和递级武器,都形成了一条条虹彩般地攻击线路,简直让整个字宙背景亮彻如白昼。

    在这样高密度和散乱地攻击里,华戈唯一的选择。就是开启能量屏障,并且命令所有防御行星,包括内部的死星堡垒一起反击。

    当然。反击也是散乱元章的。

    打了十多个小时,战况完全呈现古怪到搞笑的场面。

    纵然打的劈哩啪啦,火光四射,能量冲天,这么热闹的情况下。双方的战损比例居然是零。

    宇宙第一攻防战,到目前为止,还是一场笑话而已。

    但很快就不是了。

    就在一片最曹杂的混乱中,杨浩已经悄然离开了末日号战列舰,漂浮在闪亮地宇宙空间中。自然,在惊天动地的大乱斗里。不会有任何一艘飞船注意到他。

    因为现在,星臂防御里的灸一个部分,都处在胡乱开火地颧枉状态中,基本上是谁打我,我就打回来,而没有半点战略计划,也没有统一的攻击组织。

    这才是杨浩要的结果,只有乱,最混乱的场面,才可以让他完成没有人能够想象的事情。

    如今,杨浩面对地,就是莲藕座星臂防御链条上,一粒最为嚣张的防御行星,说它是防御行星,简直就侮辱了它的光辉形象,因为就在它的整个球面上,密密麻麻布置着无数的炮台。

    其中有星际导弹数十万枚,磁轨炮炮台五十万门,粒子炮和激光炮炮台各百万门。可以说,在这粒行星之上,除了炮台之外,其他东西就少之又少了,它是整个防御链中,攻击能力最强的一个,大乱斗中就可以看出,它一个行星,就足足担当了几个防御星地攻击量,十足的攻击型选手。

    但杨浩选择它,就是因为它的攻击力比较强,攻击力强的另一个意思,就是防御薄弱,这是豆古不变的道理。

    就要从这里下手了,杨浩如神般漂浮在空中,他的眼睛中,并没有这漫天遍野的战火,而只有自己的目标,这个目标,正疯狂喷吐着攻击的火焰,丝毫不知道,死亡即将降临在自己的头顶。

    杨浩的身旁,汹涌起一阵阵的能量波浪,他正在施展丹鼎派的

    秘法,也就是天璇子传给他的,能够吸取星辰能的方法。

    这个方法,并不是容易实现的,要不然,至尊也无需花费这么多时间,去支持银河帝国的扩张,并且建立起庞大的元老院了。

    吸取星辰之力的秘法,有一个巨大的缺陷在里面。

    那就是施法者,在开始秘法的时候,本身是很脆弱的。哪怕如至尊这样的飞仙,在吸收哪怕一粒星球能量的时候,也是脆弱如纸,或许一颗飞弹,就能够干掉他。

    至尊是绝对不会去冒这种风险的,所以他只有在完全没有威胁的星球上,才会施展吸取力量的大术。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兴师动众的让银河帝国统治大半个地球,再一个区域一个区域的清空人口,目的就是为了可以毫无风险的吸取能量。

    但此时,杨浩却没有这样的条件,他所面对的,是史上最庞大的一次战争,无数的舰船,无数的炮塔,形成了一个无缝隙的火力铺设网络。

    所以杨浩只能使用这个办法,他需要用无差别攻击来吸引敌人的眼球,当没人注意到他这个神的存在时,才是最好的机会。

    现在就是了。

    杨浩穿着黑色的联合邦元帅支付,修长的身体在熠熠战火里,显得更加华丽。他冷冷的伸出手,对准了下面正疯狂喷吐炮火的那颗星球。

    陡然之间,杨浩浑身大震,他脸色苍白的抬头,周身的力量似乎都失去了。

    但更加可怕的是,下面的那颗行星,居然也震动了起来,完全是逆反自转轨道的震动,随后,带着银色璀璨星芒的能量流,迅速的从行星上流出来,并且淌入了杨浩的手掌心。

    整个莲藕座星臂的战斗,竟然逐渐的停歇了下来,数十万舰船和巨大行星之间的攻防,从震天响的喧嚣,到慢慢沉寂。

    因为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令人震惊的一幕,不可思议的一幕。

    那颗刚才还不可一世的防御行星,在杨浩的作用下,竟然迅速的枯竭了。

    无论是从屏幕上,还是用肉眼看,都能清晰的观察到,那粒行星的白色大气层迅速消散,星球上的植物和有限动物在一瞬间死去,而那么多炮台的能量,都汇聚进了星芒能量流,被杨浩给彻底的吸干。

    整颗星球在几分钟之内,竟然彻底的枯竭,变成了一粒毫无生机,没有半分能量的死星球。

    而在银河帝国将士们看来,只不过是杨浩挥挥手而已。

    不死战神挥挥手,一颗星球就被毁灭了,彻底的摧毁了,这是什么样的力量?

    华戈将军才刚刚点起一支烟,就看到了这让人精神崩溃的一幕,他呆呆的坐在那里,手指一直颤着,直到烟烧到了指尖,这才惊醒过来。

    太强大了,不死战神太强大了,而且这是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只有宇宙中的神,才能有这样的力量。

    华戈将军本来对自己的防御很有信心,他知道,自己的星臂防御带,就是一座不可摧毁的堡垒,哪怕是付出极大代价,撕开外围缺口,但仍旧无法彻底的消灭整个防御帝。

    可是现在,他却对自己的信心产生了怀疑。

    因为他所面对的,根本不是一支军队那么简单,他正面对的,乃是一个神,一个神的愤怒。

    当华戈着到杨浩化作一道金光,穿过已经死去的防御行星,从这个防御带的缺口钻入星臂内部时,终于跳起来,歇斯底里的咆哮:“死星!!快调集死星过去拦住他,干掉他!!!”

    虽然,银河帝国军陷入极大的恐慌中,但华戈的命令,还是被不折不扣的执行了。

    超过五十个死星堡垒,正以扇面形状,向杨浩进入的方位寻觅踪迹。

    杨浩速度再快,也没办法直接横穿整个星臂,他正在一个巨大的屏障中飞行,超过光速的巨大摩擦力,形成的火焰,在他身后拖曳成了一条火焰的长尾,使他犹如一颗慧星似的,非常瞩目。

    摧毁那颗防御行星,杨浩除了提根士气外,更重要的就是撕开一个防御缺口,能够让他飞到星臂核心区去。

    龙云的计划,并非不能执行,但执行的人却不同了。

    小型突击舰队,根本无法完成如此重大的任务,它们在死星堡垒的围剿下,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杨浩决定,他一个人来完成整支舰队的使命,他要飞到星臂的最核心基地中,摧毁华戈所在的指挥舰,让整条防饰臂陷入瘫痪。

    就在杨浩那条长长的火焰之光,快要穿越到星臂核心时,终于有两颗死星堡垒赶到了。

    当这两颗死星堡垒,以战斗形态在杨浩面前展开时,帝国军队终于安心了。因为他们知道,没有人可以穿过两颗死星堡垒地防御。

    死星堡垒是专门为战斗而产生庞大武器,它和舰船不同,舰队具有高制动性能,并且需要配合起来团队作战。

    但死星堡垒单个就拥有强大的力量,它内置强力能源,可以将能量护盾开足整整一个月而不散,相当于一颗小卫星的球体上,布满了各种炮台和攻击性武器,在几十个逆核装置推动下。可以运动者作战。简直就是一个能够在宇宙里飞行的堡垒。

    在帝国军事教材中,一般认为两颗死星堡垒所构建的防线,已经足可抵档一整支全配额的舰队,哪怕里面有战列舰也无济于事。

    而如今,两颗死星堡垒所面对的,只是一个人而已。

    所以在寻常人看来,哪怕杨浩拥有吸干整粒行星的大能,也未必能够立刻冲过这道关卡,只要稍微慢一慢。等五十颗死星堡垒全部到达,就算是神也要被干掉了。

    事实也是这样,两个死星堡垒上的炮台。几乎在同时开火,粒子炮、磁轨炮和激光炮象是瀑布般的打在杨浩地保护屏障上,强大地冲击力,让杨浩都禁不住退了几步。

    这两个死星堡垒的目的,并不是杀死杨浩。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它们只是要拖住杨浩几分钟,只要死星大部队赶到,这一场仗就算是大获全胜了。

    打仗打的,就是时间。

    杨浩远远的看了着两粒死星,他心中泛起了一阵浓烈的杀意。这种杀意,是从前杨浩不会有的,以前的他,是正直和宽厚地化身,但是现在,做为一个真正的领袖,杨浩很清楚,只有以杀止杀,那才是唯一的办法。

    银色地长斧,在杨浩的手中出现。主神之斧出现时的光辉,让整个星臂在陡然之间被银光笼罩,而还不等这银光沾退。

    杨浩已经犹如天神一般,出现在一粒死星堡垒的上空。

    “喝!!”杨浩大吼,手持长斧毫无花哨的砍下。在主神之斧上,出现了一道长有几十公里地银色斧光,犹若雷霆般落在死星的顶上。

    轰!!轰!!!!!

    不可思议的能量,从主神之斧上倾泻而出,那颗死星堡垒的能量护盾,几乎毫无抵抗力的破碎了,而整一粒用合金铸就的死星,也被银色地斧光彻底穿透,从上往下劈成了两半。

    担着火花和强烈电子孤的光芒,硕大的死星被缓缓分成了两半,所有的炮台都哑掉了,而宇宙中的星光,甚至都没有这颗死星时的光芒更加明亮。

    杨浩手持长斧,仿佛脚踩在火球似的团之上,甚至都不朝旁边看一眼,银斧又横扫过去。这一次,里面爆发出来的,是一声龙啸,这惊人的声浪,犹如波涛般,将剩余的那颗死星扫出了轨道,在宇宙中连续翻滚了几个跟头,最后声浪竟然侵入了死星的内部,让它从内到外的炸裂开。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两颗不可摧毁的死星堡垒,就结束在了杨浩的手中。

    两团巨大的火光,在苍茫宇宙中或许是微不足道的亮光,但在帝国军队看起来,就好像是催命符一般,他们根本就不敢想象,这世界上竟有如此的力量。

    不死战神的名号,在今日一战后,终将再度光耀整个宇宙。

    “什么!!”华戈看到屏幕上死星所产生的火光,就像是触电一般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怎么会这样,那是什么人啊?”

    “神。”在华戈发出惊呼的下一秒,一个搽着银斧的身影,就在华戈的指挥舰上出现,并且淡淡的说,“你可以称我为神。”

    华戈脸色惨白,将军制服都没有穿整齐,领口敞开着,显得很颓丧。他已经看见,自己面前的人是谁。

    那是一个极年轻的军官,身上所穿的制服肩章和白色的披风,都显示出,他就是联合邦军队的最高指挥官,也是号称不死战神的超级武士。

    华戈虽然心中惊惧,可良好的素养,还是让他立正,向杨浩行了一个军礼:“元帅!”

    杨浩做为联合邦的最高执政,兼任着联合邦军的元帅一职,他点点头,又看到指挥舰上一个个亮着光芒的按钮,问道:“你就是星臂的防御官华戈将军?”

    “就是我!”华戈的粒子枪就别在腰间,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毫无的勇气,仿佛面前的这个人,真是自己元帅。

    杨浩点点头:“你布置的防御很不错。”

    可是这句话,停在华戈将军的耳朵里,更像是嘲讽,他苦笑道:“元帅见笑了,在你的面前,就象是小孩子玩具一样。”

    “不。”杨浩却摇头,走到华戈的正前方,一双锐利的目光盯着他,“你错了,你的努力,并不是玩具。”

    “恩?”华戈俘然。

    杨浩指指屏幕上,现在大战几乎都停顿了下来,所有帝国守卫,都看见杨浩扑进了核心基地,在没有接到指挥官命令的情况下,几乎没人敢再反击。

    而龙云也忌惮杨浩的安全,命令暂时停火。

    所以这片宇宙,竟突然的宁溢了下来。

    杨浩失神的笑了下,又对华戈说道:“将军阁下,你所面对的,是超过银河帝国全部舰队两倍的庞大战力。可是你没有退却,也没有放弃,你的勇气,已经证明你是个真正的军人。”

    华戈嘴角一动,但心里面却泛起了波澜。

    真正的军人,这个词汇,似乎离华戈很遥远很遥远。

    十年年前的帝国最高军校门口,走过了一排意气风发的青年英才,其中前面的五个,都是贵族子弟中的伎伎者,他们以当年度最优异成绩,考入了帝国军校。而在之后的时光中,这五个人也不负众望,成为帝国里最耀眼的将星,他们各自成为了枢密院本部高官和各大主力舰队的司令长官,声望日益高隆。

    但那时候,并没有人注意到,排在队伍最末的那个瘦弱的年轻人,这就是华戈。他不过是个平民家的子弟,并没有可以依靠的家族背景,他的考试成绩也不是很好,在当年入学学生中,是最差的一个。

    常理来看,这样的军校生,最多能混入帝国军团,升至少将已经是祖宗积德了。

    就在众人质疑的目光中,华戈默默努力着,他放弃了帝国中最多人选择的舰队指挥学,而是精修防御术,在漫长的岁月里,他不止是将帝国的防御战理论学了个遍,甚至自己都写出了几部作战理论书。

    但事实证明,出生对于一个军官而言,是至关重要的。

    纵然有学术上的成就,华戈还是被派往帝国最偏远的莲藕座星臂做驻守司令官,一个少将的军衔,更像是安慰。

    华戈从没有机会证明自己的实力,他从来没有获得过一个机会,可以征明自己同样是帝国中最耀眼的将星。

    这才是华戈不肯放弃抵抗的原因,他要抓住人生中唯一的一次机遇,哪怕是死在这场战争中,也要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没有人会忘记你的名字,华戈将军。”杨浩仿佛知道华戈在想些什么,他伸出两指,平压在华戈的少将肩章上,“宇宙的历史中,会记录下你的名字,你终将以今天的一战而成名,每个人都会知道,你是这个字宙中,第一防御军官,你不负名将之名。”

    “我是名将么?”华戈强忍住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他昂头,让眼泪蓄在眼眶中。直到现在为止,他的防御并没甫发挥作用,甚至被杨浩轻易的杀了进来,这场仗,他似乎是败了,而且败的很轻易。

    “你当然是。”杨浩点头,“短短一年时间,你不用帝国支援,凭借一己之力就能建造起伟大的防御带。你所部署的防御,没人能够轻易打破,甚至是你的学长,你的老师,你的前辈们,都束手无策。联合邦军参谋本部的作战方案,竟然说要突破你的防线,必须损失一半的舰队,再看整个帝国,有谁可以挡住我的舰队?除了你之外。”

    “但我还是败了。”华戈很颓丧,他感觉到自己,还是没弃抓住人生唯一的机会,他明知道帝国将会没落,但还是赌了最后一次,只是赌输了。

    “没有人可以和神斗。”杨浩说这话时,身上绽放出神的光辉,那种光辉甚至透出了指挥舰,散发到宇宙中杨浩并非是自吹自擂,他继续盯着华戈,淡淡说道:

    “元老山一战。我败在至尊地手下,我败了,却没有输,因为只要人生还在继续,我们就有机会。”

    “哪怕是和神斗?”华戈双目中重又绽放出光芒。

    杨浩微笑,他伸手,将华戈没有扣紧的将军服扣上,甚至替他拉挺了制服的糟皱。华戈年纪比杨浩大,但在这一系列动作里,他就像是回到了军校中。接收着长官们的教导。

    “华戈将军。我可以放了你。”杨浩说的很自然,哪怕是华戈的军舰上,可他要毁灭这个基地,简直易如反掌,“带上你的人走,到两千光年外的帝国阵地上重新布置防御,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重新再战一次。”

    杨浩说完,转身。便要离去。就像是做了一件最平常和最简单的事情,仿佛他放走地,并不是自己所遇到地大麻烦。

    杨浩仿佛没有想到。华戈如果脱出了今天的困境,下一次的防御布局会更加紧密,甚至紧密到连杨浩自己都突破不进去。

    到那时?真的还有其他办法么?

    但杨浩并没有改变决定,在他的眼里,这场战争。早已经不是胜负的问题了。

    走了两步,华戈却募然开口:“元帅,我真的是名将么?”

    杨浩背对着他:“名将是不需要别人来说的,因为你本来就是了。”

    华戈一震,苍白的脸上,却慢慢浮现出笑容。苦涩。

    又带着兴奋地笑容。

    就在这一瞬间,他忽然完全都懂了。从十年前进入军校的那个早晨开始,他一直都在试图证明自己,他比别人勤奋,比别人卖力,甚至在被发配边疆后,还执着的要证实自己。

    就算是明知帝国必败,他也要打这一仗,因为他将此做为证明自己地最后机会。

    但是,华戈却忽略了,他其实早就是别人眼中公认的名将。甚至是龙云一口一个白痴的叫他,但却不得不承认华戈的厉害,一个公认的名将,又何需再去证明呢?

    何必再要去浪费成百万地士兵生命,只是满足自己的执着呢?

    华戈的脸上,又恢复了荣光,这是他在当年,站在军校学生队伍末,走入校门时的荣光,他双脚并在一起,向杨浩的背影行了一个最标准的军礼:“元帅阁下,莲藕座星臂防御军团,愿意向你效忠!”

    杨浩默然了一阵,才转过头,看着华戈:“你决定了?”

    华戈面色肃穆:“我决定了,这个决定早就应该下。

    我不支持元老院,我们都知道,你才是代表了正义,帝国地辉煌,只有你才可以重现。所有的军士,都不愿意支持杀害英烈皇陛下的人,我们在战斗,是因为我们只有战杨浩点点头,表示了解华戈的话,对一名战士而言,他们只有战斗,因为存在价值就是战斗,整整一年的辛劳布防,并不是为了投降的,哪怕再无奈,也要保持做为战士的尊严。

    “可现在不同。”华戈脸上浮出笑容,“就像是您说的,我们已经无需证明自己,我们的尊严,我们的价值,应该是站在正义的一方,应该是赢得这个字宙的胜利。”

    “赢得这个字宙的胜利?”杨浩很吃惊华戈会说出这句话,但是沉吟一下,却觉得这个刚肿投降的将军,说出了一个真理。

    杨浩为什么要发动这场战争?英烈皇为什么要向元老院挑战?

    他们都不是为了自己的野心,他们也不是为了证明什么,唯一的原因,就是华戈刚才所说的那句话。

    赢得这个字宙的胜利。

    只有这个理由,才可以让杨浩大开杀戒,才可以让英烈皇虽死犹荣,只有这个理由,才能够让在这场战斗中的名将、高官们,甘心情愿的付出自己的生命。

    但是现在,胜利已经抓在杨浩的手里面了。

    正在杨浩准备命令华戈结束所有防御,正式接受联合邦军部命令时,指挥舱中的雷达却拼命的疯叫了起来。

    而且不止如此,整个莲藕座星系的所有军舰上的雷达,都疯狂的呜叫起来,凄厉的声音,甚至在这片宇宙中串联起来,如海潮般此起彼伏。

    红色的灯光,在每艘军舰的指挥舱中闪亮起来。

    最高等圾的红色警报,居然在刚刚到来的和平里有炸开了。

    华戈一下子紧张起来,就算是联合邦大军压境,也没有到红色警报的程度,他扑倒指挥台上咆哮:“出了什么事情?”

    “将军!十二点钟方向!!”士兵的声音,仿佛很绝望。

    每个星际战士,都很清楚红色警报代表了什么。那是比遭遇不可战胜的强敌才会亮起的蓝色警狠更加高的层级,那正说明,智脑判断舰队遇到的,是己方毫无抵抗能力被消灭的敌人。

    毫无抵抗能力被消灭!!!

    在莲藕座星系,有整个帝国最佳防御将官华戈苦心径营的防御链,还有三晶海星系那强大的匪夷所思的舰队。

    简直就是这个字宙中最不可能被击败的实力了。

    但即将到来的攻击,却是这些军队毫无抵抗能力就要被消灭的。

    透过一人多高的屏幕,杨浩和华戈同时看到十二点钟方向的景象,但此刻,在宇宙空间中,并没有出现太大的波动,只有一个大约有几十公里宽的虫洞突然出现。

    这已经足以令人吃惊,在这个区域,原本没有虫洞存在。

    当然,帝国中有一些了解空间规则的强者,是可以劈开虫洞的,但只是一个人大小而已。但在那个方向,却有一个几十公里宽的虫洞,正闪烁着瑰丽的色彩。

    “那……会出来什么?”华戈听着飞船上疯狂的警报声,却明显的,一点一点镇定下来。

    杨浩对他的名将评价,完全没有错。这个只有三十多岁的将军,却拥有一个将官最重要的素质,那就是遇乱更静。

    华戈将军站在指挥舱前,用令人诧异的平静语气,下达了一系列的命令,首先就是关闭了所有防御阵地的红色警报,然后命令一切防御力量的炮火都转向那虫洞。

    华戈将军的命令,几乎是放弃了对联合邦军的反抗,而开始建立针对那虫洞里即将出来的事物的防御线。他至少对自己的防御实力很有信心,在他的心目中,没有什么是可以让这个星臂防御带毫无抵抗能力的。

    但杨浩却下达了一个完全相反的命令。

    撤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