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第七章 最强的神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一卷 第七章 最强的神器

    但身处神迹当中的杨浩和至尊,却象是呆住了。

    当圣洁的光芒如同水流般淌过杨浩,并且缓缓干透后,杨浩失神的看着远处那朵星云之花。

    神族曾经告诉他,这朵星云之花开放的时候,将会为他指明一条道路,那就是创世神消亡后,将自己能量埋藏的地点。

    现在是时候了。

    星云之花正在慢慢的变亮,虽然它是由杨浩的身体开放出来的,可是投射到宇宙背景后,却由宇宙中无数的恒星提供能量。现在几乎能够用肉眼看到,一粒粒燃烧的恒星,都将自己星辰的力量输送了过去,让星云之花由暗红变到火红,色彩越来越闪亮,到最后,仿佛是一朵正在照照燃烧的火焰之花似的。

    陡然间,从星云之花九个花辩的中间,射出一条红色的光带,一直延伸,最后流淌到杨浩的脚下,就如同是为他铺开了一条红色的地毯。

    至尊和杨浩两个人,几乎是一起走上了这条红色的光带,以两人的飞仙境界,就算穿越整个字宙也毫不费力,如果在星云之花的带领下,竟然速度更快。

    整个星云之花,亦是创世神所留下来的神术,要启动它,除了继承者要径受的三次黑暗洗礼和三次光明洗礼外,还需要大量恒星之力。所以就力量而言,实在是非同小可。

    杨浩和至尊并没有直接动手。两人犹如合作者一样,任由星云之花地光芒带领着,在宇宙中急速的穿行。

    不知道多少时间划过,等两人到达终点时,才发现,竟然已经穿过了大半个宇宙,而他们所在的位置,不止至尊熟悉,就连杨浩也是熟悉万分。

    因为他的修仙历程,就是从这里出发的。

    杨浩转头。呆呆凝望着不远处的一粒星辰。那熟悉的颜色和一如往昔的运转方式,就好像杨浩当初仍旧在学校中读书一样。

    那是雷蒙星,杨浩最早就是在那里遇上了混元子,也是在那里成为了丹鼎派的传人,他认识了明皇后,开了自己的春药店。

    那时候,杨浩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有如此地成就,自己竟然可以成为。这个字宙真正地掌控者。

    星云之花虽然将两个人带到这里,但却并没有结束,那道红色的光束骤然凝聚。象是一支针似的,猛然戳到很远距离的一个星系之外,那本来象是混池的宇宙,被这先束一戳之下,居然破了一个洞。

    杨浩和至尊悚然变色。因为两个人都从这洞口里,感觉到了一股强大到极点的力量。

    那根本就不是人类甚至也不是神可以想象的力量,如果拿金龙神那样的上位者,与这力量相比,依旧是一粒石子和整个字宙之间的差别。

    那种浩瀚,是不可以想象地。就算是从洞口流出来的,最少一点点能量波,就已经象是巨浪般,把杨浩和至尊吹的随波逐流了。

    这两个人,已经是这宇宙中地主宰,是这里最强大的力量。可却难以抵御这洞口外围的一点点能量波。

    星云之花砰然而碎,就像是一枚水晶花,被炸成了晶莹的红色粉末,在宇宙间消散无踪。

    一切又重归寂静。

    杨浩看到星云之花破碎,脸色也籍淡了下去,他曾经答应主神们的使命,终于完成了,但是现在,那些主神却早已经化作了斧中地神魂,再也见不到这一幕了。

    但至尊却一直紧紧盯着那个洞口,他的心中,简直象是被无数光明穿刺,激动到难以言述。

    “没想到,居然是在这里。”至尊摇头道。

    不要说是至尊,就算全宇宙的人一起来想,都不会想到。创世神的能量,竟然就埋藏在外蒙左旋臂之外。也就是帝国舰队征战宇宙的终点。

    当年,银河帝国大肆扩张,就是在这个地方,遭到了赫德和司徒海的阻击,最后停下了脚步,再也没有向外扩张一厘米。

    可是谁又会想到,就是离从前地战场不到一光年的地方,就埋藏着至尊苦苦寻找多年的创世神能量。

    至尊心中的悲怜,是别人难以体会的,他苦心孤诣这许多年,可成功的机会,却始终离他一步之遥,如果当年,他下令再往前推进一光年的话,那也许就不是今天的结果了。

    但世事就是如此,越是你拼命想要得到,却往往与你差之千里。

    但至尊还算是星云的,因为今天,他终于等到了。

    这么多年的奋斗,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他唯一的期待,就是可以找到创世神所埋藏的力量,而现在,一切终于成为现实了。

    创世神消亡后的力量,就藏在他们远处,那个已经打开的洞口里面,其中摧绦晶莹的光芒,仿佛这其中的能量,已经迫不及待的,要让人们去继承了。

    至尊能够感受到,与洞中所散发出来的能量相比,自已以往所吸收的星辰之力是微不足道的。创世神大概只用了百分之一的能量创造了世界,而这洞口中,就是深藏着创世神其余所有的能量,谁可以继承这力量,谁就能够成为新的创世神。

    一切都到了终点,现在,只需要解决唯一的对手就可以了。

    至尊看见杨浩还闭着眼睛,感受着从洞口传出来的能量,感受着心底里翻腾的回忆。他脸上浮出了一丝冷漠。

    都结束了,他等待千年的目标,杀死无数人的大动作,一切都结束了。什么平分天下,什么双神世纪,都没有必要了。

    现在,只要杀掉面前的这个小子,那洞口中的力量,就都是自己的。而自己,当然是这个世界唯一的最高神。

    从今住后,他就是真正的唯一神了。

    至尊挥手,从旁边一捞,炎融弓被他从某个密闭空间中取出,又随手一捏,一把神剑被取了出来。

    裁决之剑。

    至尊拉开弓,竟然用裁决之剑为箭,玲冰冰的剑锋,对准了杨浩。

    “杨浩,从今天开始,丹鼎派再也没有存在的必要。”至尊狞笑道,“剩下的一切,都是我的。”

    “你真以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么?”杨浩回头,象冰的眼神,射到至尊身上,让他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至尊甚至感觉到,杨浩身上的杀气,比他的还要浓烈,还要汹涌澎湃。

    他的感觉是对的。

    因为在这一战之前,杨浩比谁都清楚,他们两人之间,必须要死一个。这是不死不休的结局,这个世界上,只要有神就有战斗,双神时代便是战斗的时代。

    杨浩要杀至尊的心,从他加入丹鼎派的那刻起就被埋下了种子,随着时间的前进,随着他看到越来越多的事情,了解到越来越多的秘密,如今已经变成了参天大树。

    所叹,今天要死的人,应该是至尊。

    炎融弓的火焰汹涌而起,杨浩听到了祝融那熟悉的嘶吼声,而裁决之剑上,阴冷的黑光蔓延着。

    实在不能不佩服至尊的想象力,居然将这两样神器结合在一起。

    杨浩手一伸,主神之斧,已经到了他的手上。

    至尊的眼睛,瞬间瞪圆了:“这是什么?”

    杨浩冷笑:“这是天下最强的神器,虽然现世不久,却已经超越了炎融弓,它不是创世神所造,但比创世神三十神器更强!”

    “不可能!!”至尊怒吼道,可是他仿佛感受到了主神之斧中那五个咆哮的神魂,有这五个声音的呐喊,就连炎融弓上的火焰都籍淡了不少,但至尊还是连连摇头,“不可能,不可能,这个世界上,怎么会出现比创世神三十神器更强的武器?”

    “创世神能够创造这个世界,却无法改变这世界。”

    杨浩双手握斧,一股惊人的气势,从斧上传到了他的身体上,凛然壮志,让杨浩衣诀飘飞,玄光四溢,“难道你不知道,这世界的每一个生命,都是自由的,他们可以选择一种,更强大的存在。”

    至尊瞳孔收缩,他已经察觉到,杨浩的主神之斧里,封印着五大主神的神魂,这一变化,让至尊简直不敢相信,他从来没有想到,竟然会有神放弃自己的生命,宁愿成为杨浩手里的武器。

    而且还是这世界上,最强大的五个主神。

    “为什么会这样?”至尊咆哮。

    “因为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你了!!”

    至尊愤怒到极点,全力催动炎融弓,裁决之剑带着黑色的凶临,也带着自己阴根的神力,朝着杨浩飞来,简直就是一团黑色的厉光。

    杨浩根本就不躲闪,他高举着主神之斧,吼道:“喝啊!!!”

    主神之斧上的银光爆闪出来,竟像是能够穿透一切的黑暗。杨浩高高跃起,毫无花有的砍出一斧,但这一斧,却凝聚了杨浩的飞仙之力,凝聚了主神之斧中的超级大能,重重的劈在了裁决之剑上。

    这是主神之斧和炎融弓这两大神器的第一次决战。

    主神之斧上的光芒,就像是撒安的大先明术般,铺天盖地的倾撒开来。而那把栽决之剑,号称十大神剑之一的裁决之剑,在这银光中,在杨浩的巨大一劈下,竟然彻底的溃散,被主神之斧砍成了极其细小的黑色丝芒。

    那把十大神剑之一,创世神三十神器之一的栽决之剑,彻底的粉碎了,从此后,再不存于这个世界。

    杨浩双手持斧平伸,目光中有凌厉杀意,他根本不给至尊反应时间,手掌一推,无数的白色利芒就在至尊的面前出现。

    这上万道白色利芒,就是司徒海传给杨浩的剑之奥义,它们如同雪花一般在至尊的身旁飞舞,采是下了一场绝世地雪。

    “雕虫小技!!”至尊玲然道。

    以飞仙的能力。采这种奥义当然不是什么难以对付的事情。

    至尊伸出方手,手掌中顿时出现了“不死之剑”“瑰宝之剑”“幻灭之剑”,他握着三把神剑,竟然转如飞轮,阻挡起那些雪芒来。

    杨浩注意到,至尊的握剑方式,和老剑圣的竟如出一辙,也是那么写意的捏着,犹如是手中捏着几支笔似的。

    三把神剑当然强过小小的剑芒,只要是神剑到处。杨浩的剑之奥义便如泡影似的破灭掉。

    可是至尊却不曾想。以杨浩现在地等级,又怎么会用出这么简单地招式呢。

    “凶临!”杨浩请亮的声音,在空中炸响。

    陡然之间,漫天的剑芒之上,都爆发出了足有三指之长的黑色凶临。

    上万道剑芒,就有上万道凶临。

    这是剑之奥义和火之奥义的第一次融合,也是神战历史上不可复制的奇诡一幕。

    至尊在刹那间便陷入了绝境,他的身边,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剑光。还连带着火神积蓄上万年的愤怒之凶幅。

    这种凶幅,只要粘上一点就再也甩不脱,甚至会从人地拈尖。一直烧到人灵魂中去。

    至尊粹不及防,三把神剑就在与剑芒相交的时刻,被凶临烧入。

    本来以至尊的实力,只要稍花功夫,就可以将凶临逼出剑身。重新抢救回三把神剑。可现在是什么时候,周围是上万道带着凶临地剑芒,至尊只要一分神,就会被剑芒刺中,很可能落的一个万临烧身的窘境。

    他到底还是泉雄的性格,当断则断。立刻撒手,任由漫天凶焰将三把神剑给吞噬掉,但一次同时,神剑所爆发的力量,也化掉了将近一般地剑芒。

    但杨浩的奥义术却还没有完,即使只有一半的剑芒,对他来说,也足够了。

    “空间之裂!!”

    杨浩如撕金裂帛般的声音,又在至尊的头顶炸响。那些围挠在至尊周围的剑芒又有了变化,每一道地剑芒都搅碎了宇宙背景,在杨浩能量的疯狂注入下,竟然撕裂了一个个的空间,并且打开了空间风暴。

    死亡,终于向至尊裂开了笑脸。

    现在至尊身边的,是有三种不同奥义融合的超级神术。

    剑之奥义、火之奥义、空间之奥义。

    五千道剑芒,已经拥有将人切成无数碎片的威力,凶焰的火光,更是能够从烧透灵魂,而现在的一个个空间风暴,可以把所有的生命都搅碎成最基本的分子。

    三者融合唯一,向着至尊扑来。

    这不是杀人的大术,而是屠神术。

    直到这一刻,至尊才明白,他面前的杨浩,早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丹鼎派的小学徒了,也不再是元老山上宁求一死的圣域高手。

    杨浩早就和他一样,是飞仙级别的神,是这个字宙间,拥有着无数奥义和神力的掌控者。

    但至尊实在明白的太晚,他已经陷入了绝境。

    绝境……并不是死境。

    至尊毕竟做了这个字宙上千年的主人,他遭遇过无数强敌的挑战,能够话到今天,除了心根手辣外,他也有其他人所不具备的敏锐和起快的反应速度。

    就在杨浩的空间奥义叠加到另两个奥义上时,至尊已径知道,这是他今天所遇到最大的困局了。所以他一手伸到身后,朝着虚空中一抓,等到再伸回来的时候,已经洒出了上百个闪烁着圣光的东西。

    那是上百件的法宝。是元老院积蓄百年,并且在历次大战中剩下来最后的法器,不晓得有多少元老,为了这些仙宝而呕心沥血,费尽心机的修炼。

    可是在至尊手里,却采是洒豆子一样,轻松的丢了出来。

    这些仙宝与杨浩的剑芒对撞在一起,爆发出惊人的能量,竟然将一个一个空间风暴口,都给炸毁了。

    至尊用出仙宝的无比决心,手法之绝妙,也是令人乍舌。这上百件仙宝,放到修炼者手中,任何一个,都能成为一个家族的象征,但至尊却不过是轻易的丢出来,与杨浩的奥义战法同归于尽而已。

    自然,至尊除了将这漫天的剑芒扫光,他还获得了战局的主动权。杨浩一招出尽,新招未出之时,便是至尊的机会。

    只见至尊的身体,陡然间的拔高,有疏璃先的虚拟身体,突然跨越了人类身体的极限,变成了比星辰还要巨大的超级圣像。

    此刻的至尊,就采是当初元老山降临时一样,充满了妥详和宁静,但是他的目光里,却是案落和蔑视的。

    至尊微微抬手,一道道圣光,从他的指尖洒了下来,这圣先呈乳白色,是圣洁无比的,但是落在杨浩的身边,却变作了一道道的带着杀气的光芒。

    在元老山之战时,至尊就是用出这一手,轻而易举的将叛乱者一句杀灭。

    这是至尊所领悟的光之奥义。

    用光的能量杀人,这是至尊在漫长的修炼过程里面自我领悟的,创世神的各种奥义里面,空间之奥义最为复杂,而光之奥义是威力最大的。

    每一个创世神,都曾被成为光之神。而每个世界的初始,都以光为最基本的开始,这正是因为光里面,包舍着巨大的扑素的力量。

    杨浩没有办法躲,因为至尊化作如此巨大的身体,他的圣光,将这整个星系,连带着多个位面全部覆盖到了。

    杨浩就像是落在了一片光牢之中,只能用身体来扛。

    就在杨浩的身旁,九个疏璃虚像正式出现,一片片请亮的吟唱声,在这九个疏璃虚像中响起。这更采是神佛降临时的华丽场景,可其实却是杨浩把他的神威散发出来。

    光能落在护卫杨浩实体的疏璃虚像上,就如同冰雹打在玻璃上,发出铸铸的声音。

    圣光和虚像之间,几乎是相同的能量,两者相击,不断的发生引起宇宙撼动的,一个个的能量黑洞,就在杨浩的虚像附近被炸出来,又陡然隐没掉,无数的星辰之力,被两个人象是疯狂的消耗掉。

    时间在拼命的流逝,至尊完全不要命似的倾泻圣光,向着杨浩攻击,可他体内的神力毕竟有局限,势头已经在缓慢的减弱。

    而杨浩这里则情势也很危急,他的九个琉璃虚像已经被击破六个,只剩下最后三尊还勉强护卫着他。

    这两个人都是飞仙境,神力几乎相当,如果在这样虚耗下去,恐怕他们吸收的那么多星辰之力全部耗尽,也分不出胜负。

    至尊当然了解这点,他陡然一收,圣光在深黑色的宇宙中完全的消散,周围又陷入了一片冰冷的黑暗。

    但是很快,这黑暗又被青色的玄光所替代。

    至尊竟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空中化作了一条青色的长龙,朝着杨浩射来。

    神龙奇剑!!

    时隔干年,至尊终于又用出了这一记,曾经击败混元子,杀死丹鼎派满门的神剑。

    那咆哮的巨龙在空中划过时,宛如一个时代和另一个时代,终于交接在了一起。

    杨浩住嘴里丢了一颗剑丹,顿时,他的身体上,也燃起了熊熊的火焰。丹鼎派史上最强之剑“绝焰奇剑”开始爆发。

    杨浩的身体化作了一个怒火缠身的巨人,在他的手中,握着一把火惕僚绕的巨剑,找准至尊的巨龙龙头,很狠一剑斩下去。

    当日在元老山上,杨浩就是这样一剑斩断了戊一的龙头,最后将戊一杀的一败涂地。

    但是毫无疑问,至尊和戊一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做为神龙奇剑的创造者,至尊所变的那条青龙,完全笑傲宇宙,晚视一切众生。

    当杨浩的火剑与神龙相撞后,发生了一次有史以来最大的宇宙。

    空前的能量在他们两人的碰撞里面互相抵沾和互相绞杀,大半个字宙都感受到了这次的余波,而整个雷蒙星系和附近数干个星系的星球轨道,被波震偏,甚至有大量的能量被射到远处,给未来的星系重塑带去了持续的能源。

    而杨浩和至尊,被剧烈的震开,重新回到了原型。只是他们两个人的能量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只能任由波将他们两人分开。

    肝才的中心,一道悬崖般的口子赫然出现,这个位面宇宙,竟然被他们的厩杀炸开了一条巨大的口子。

    他们将天给桶破了。

    五彩斑澜的华丽光芒,从那个字宙的破洞里面喷涌进来,形成了杨浩和至尊之间的一道光华万丈地屏障。

    这些光芒。是从其他位面宇宙喷射进来的,就好像是从别的河道里涌进了新鲜的水。

    杨浩透过那晶莹剔透的光芒之屏,默默看着至尊。

    至尊也喘息着看他。

    这两个人之间的战斗,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下一击,很可能就是最致命的。

    而他们也很清楚,如果两人之间没有决出最后的胜负,没有一个真正的胜利者去继承创世神地力量地括,那么位面之间能量的倾泻,会很快就将现在这个字宙给冲挎掉。

    杨浩所爱的一切。他所要照顾的一切。都会被这看似烛丽的光芒给毁掉。

    所以他别无选择,只能胜。

    杨浩再次高高举起主神之斧,那把银色的长斧,在他的手里面,散发出令人沉醉的光芒,犹如是夕阳西下,最后一次余辉沥满人间。

    “最后的一招!”杨浩默默念着,就在斑澜光芒屏障之后,至尊地目光。让他浑身斗志都昂杨起来。

    杨浩开始吟唱一首歌。那是唤醒主神之斧中神魂的曲子。

    “神魂曲!”

    随着他凄恰的歌声,闪族神地魂灵还是悲鸣,逛楼罗的神魂开始尖叫。龙族的神魂还是怒吼,泰坦的神魂开始咆哮,暗天使王的神魂,发出了最后地愤怒。

    杨浩一挺长斧,高高跃起。将自己身体的所有力量,一股脑儿的全部充斥在神斧之上,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和力量,朝着至尊的头顶砍去。

    “杀!杀!杀!杀!杀!!”

    杨浩每喊一个杀,在主神之斧上,就有一个神术爆发出来。

    闪族神云尚的逆流。让时间停顿了足足三秒钟,所以杨浩才刚刚举起长斧,可是下一瞬间,就已经飞临到至尊地头顶。

    龙族发出的龙啸让四面八方的星辰之力全部震开,甚至让至尊无路可退。

    逛楼罗撒发出金翅鸟的金色光芒,这光芒,照耀着至尊的眼睛,使他在转瞬间失去了视觉。

    泰坦神把他全副的重量,都加在了主神之斧上,如今这一斧中的力量,已经超越了已知的任何极限。

    而暗天使王撒安,他毕生的心血,所有的战斗技巧,穷极一生被光明天使追杀的愤怒与暴庆,都融合进了这一斧之中。

    所以这最后的一斧,不止是杨浩用出,还是五大主神将自己全部的能量注入进去,力求一击必杀。

    至尊还能怎么逃呢?他的退路早断,他的力量也洁耗的差不多。虽然还有炎融弓,虽然还有各种神器,但他似乎已经无计可施。

    就在杨浩那银色的斧光,即将落到至尊头顶时。

    至尊突然昂头,在他的双目中绽放的,并不是绝望的光芒,而是生机,而是浓浓的战意。

    至尊双手一伸,再拿回来时,他的手中,多了九件东西。

    神器!

    炎融弓!神恕之剑!兽心之剑!引力之剑!瑰宝之剑!星辰之剑!治疗之剑!众心之剑!梵光杖!圣光盾!

    至尊所有的神器,都已经被他握在了手中。

    然后,他用力一捏,居然,这许多创世神所制造的神器,在他的掌心里面,被捏的粉碎。这些神器,甚至包括了炎融弓在内,都被至尊一捏之下,全数毁掉。

    从此后,世间再无炎融弓,世间再无十大神剑。

    虽然神器被毁,但创世神孕育其中的力量,却统统的爆发出来了。这种能量是长期积蓄在神器之内,并且一点一点的供神器使用的,如今一下子出来,其中的威力,竟然远远的超过了主神之斧。

    没有穷尽的创世神金光,从至尊的手心里面爆,照耀到正勇猛砍下的主神之斧上,竟然将它的力量完全沾退,而五大主神的神术,也在这来自本源的能量中被破除。

    就算是五大主神,那也是创世神所创造的,他们即使拥有跨越这个宇宙的力量,但却不能够去对抗创世神的巨大神力。

    甚至,连杨浩的身体,都被这金光重创,几束光芒贯穿了他的身体,最后的几个疏璃虚影被打的粉碎粉碎。

    至尊虽然失去了全部地神器。可现在的场面,却是他远远的占据了优势,杨浩精疲力竭,力量已经被抽取一空,而且身受重伤,就连维持自己在宇宙中的生存都显得困难。

    可是至尊却还有最终的余力。

    他伸出手,一把挡住了落下来的主神之斧。杨浩并没有反抗和争夺,只是飘远了一点距离,任由至尊夺去那把长斧。

    “这是我的了!!”至尊一抢到主神之斧,就被其中那汹涌澎湃的主神能量所惊骇。他不敢想象。那些神族,真的会把自己的力量,自己地灵魂,永远都封闭进这把长斧中。

    那种骄傲地生物,居然真的这么做了。

    可又怎么样呢?

    现在,这把主神之斧,还不是落到了至尊的手里面。

    至尊双手紧握,高举着咆哮:“是我的!!这世上唯一的神器,也是我的!!!!”

    宇宙中能够找到的神器。都在刚才的一战中被消灭了,而主神之斧以它超越炎融弓的威力,显然已经是此世界地最高神器。

    但可惜。这把神器,却又被至尊夺走。

    至尊将一股力量注入主神之斧,虽然感觉到里面神魂的不满和凄恰,但那长斧上,还是射出惊艳的银光。

    一道斧光。朝着杨浩劈去。

    这只是至尊地试探而已,杨浩轻而易举的躲开,但是至尊已经完全确信,这把长斧,是自己能够掌握的,他已径掌握在手了。

    “杨浩!!”至尊高举银斧咆哮道:“你还有什么?

    你连最后的神器都被我夺了。你还能剩下什么?”

    “从第一眼看见这银斧时,你就想夺走,对么?”杨浩的语气很古怪。

    “没错!”至尊狞笑道,“我是这世界上唯一地神,神器当然归我所有,只有最强者,才能够拥有这样的武器!!”

    杨浩昂头,淡然道:“在这把主神之斧中,封印着五个主神的灵魂。”

    “废话!”至尊哼道,“难道我感觉不到么?交融弓里封印着一个神,就有这样大的威力,而这把斧子里有五个啊,五个。”

    “闪族神、逛楼罗、泰坦神、黑龙神、暗天使王,这五个主神,并不是象祝融一样被人骗入神器,而是宁愿自己放弃生命,封印入主神之斧。”杨浩说道。

    但至尊却听不进去,在他看来,只有更高的力量和更大的威力,才值得吸引他地注意力。

    杨浩却继续喃喃道:“所有的神族,已经认识到自己曾经的罪过,他们后悔发动的一次又一次的神魔大战,所以对于你的神劫封印,神族们并不忌恨。可是,现在你却代替了神魔大战,成为这个字宙的头号敌人。”

    至尊阴冷的看着杨浩,宇宙中的玄光流转,其他位面璀璨的能量光团象是水银似的一泻千里。但这两个上位者,却开始自说自话。

    “为了阻止你毁灭这个宇宙,毁灭整个世界,五位主神开始了一个计划,这计划的第一步,就是将自己的神魂封印进夜斧之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