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原来如此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4.原来如此

    “出什么事情了?”

    李建林吓了一跳,眉雨婷是怎样的人啊,什么事情能让她如此慌张,李建林的心都快吓出来了。

    “安副院长……她,她死了……”

    眉雨婷已经吓得哭了,泣不成声,李建林一听脑子嗡一声,手没稳电话,电话掉到了地上,也吓了宝儿一跳。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弟弟,你别吓我!”

    宝儿已经哭鼻子了,李建林脑子一片空白,怎么死了?死在哪儿了?怎么死的?这是怎么回事?李建林缓了好一会儿,直到宝儿把电话捡起来给他,眉雨婷毕竟是女人嘛,哭得稀里哗啦的。

    李建林听着眉雨婷的抽泣声,终于脑子清醒了许多,问眉雨婷,安副院长怎么死的?死在哪儿了?

    “她……在死在会所里,车娇给她服务的时候死的……建林,现在该怎么办啊,我害怕……呜呜……”

    “眉姐,别害怕,我马上过一来,车娇呢?马上控制祝糊,不准任何人进现场!”

    “呜……我怕,建林,你快来啊……”

    “眉姐,别害怕,我马上过一来,车娇呢?马上控制祝糊,不准任何人进现场!你听到了吗?听到了吗?”

    李建林急得声音稍大一些,眉雨婷才止住了哭声,答应李建林,要她快点过去。

    “先不要报警,等我!”

    “嗯,你……快点来啊!”

    李建林冷汗都出来了,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他必须得赶来现场去,至于报警肯定是要报,但他必须得先到现场去看了发后再说。

    宝儿也知道事情了,眼泪啪嗒啪嗒的滑落,李建林来不急安慰她了,拉了她上车,一路狂飙向会所开去,李建林知道,这事情跟自己是脱不了关系的,搞不好整个会所都会完蛋了,他给陆锦波打电话,交待后事,他唯一能想到的和这个事情没有关系的人只有陆锦波了。

    “建林……怎么了?我刚和李院长吃完饭呢,出什么事情了?”

    “陆姐,你别问了,如果我出事情,麻烦你把我的存款给我妈,帮我照顾我妈!”

    李建林挂了电话,不多时车就开进了会所的停车库里了。

    眉雨婷已经像一滩烂泥一样,都快哭死了,她是被吓得害怕而哭的,车娇比她更惨,已经吓晕过去了,一直没醒来,会所的保安把现场都控制了起来,这个事情白发魔女还不知道,就算她知道了,也跟她没关系,事情还是得李建林和眉雨婷来扛!

    李建林进去包箱里,宝儿和眉雨婷吓得不敢进去,李建林也害怕,但他必须得进去,他小时候见过死人,倒不是害怕死人,而是害怕他后半生恐怕要在监狱里度过了。

    李建林进去就看到,安副院长四仰八叉的躺在按摩椅上,她那丑陋而臃肿的身材简直就是一座小内山,按摩椅旁边的桌上堆满了各种吃的,她的身上都是油油的,应该是在车娇给她服务的时候死的吧,可是是怎和死的呢?

    李建林小心的靠近了过去,发现安副院长的嘴里塞满了食物,李建林看了看发现不对劲,伸手去把了下她的脉搏,这一把下气得他大骂,这安副院长根本就没死嘛!

    再看看她嘴里的食物和酒,李建林马上就明白了,桌上的食物是相克的,李建林抬腿飞起一脚踢在了安副院长那鼓鼓的肚皮上,这一下可不得了,她的嘴就像是火山喷发一样,各种淫秽物一下子都喷了出来了。

    “咳……咳……”

    李建林抱起安副院长出去,吓得外边的人一阵鬼叫,李建林气得直骂,“车,去开车,人没死,都他妈的愣着干什么!”

    “咳……”

    安副院长又喷出东西来了,这一眉雨婷反应过来了,才去开车,之后她送安副院长去医院,李建林回包箱晨,照着着车娇的脸就是两巴掌,还不醒,李建林去打了冷水泼她身上,这一次终于醒了。

    “啊……人不是我杀的……不是,不是……”

    车娇一醒就抱着头鬼叫,李建林上去把她提了起来,狠狠的再抽了她两耳光,桌上的食物是相克的,会所里根本不会提供那些食物,李建林知道这一定是车娇带来的。

    胖的人都贪吃,安副院长吃了那些相克的食物,而且肯定是吃得太猛,也撑着了,造成了暂时性的休克!

    李建林真是气着了,骂道:“说,为什么要害安副院长?不然我把你交给警察!”

    “我……什么都不知道,不关我的事……呜……你不要杀我!”

    李建林绕到了车娇背后,突然发现桌子底下的包半开着,里边装满了钱。

    李建林冷冷一笑,心说,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